「第三,不要忘記找到吾的空間水晶,裡面有宮主賜予吾的奇寶,汝方可使用以便獵血,如有朝一日汝離開了結界,請將其還與宮主,替吾向宮主賠罪,吾辱沒了吾之神聖使命。」

「願吾魔煞宮天長地久,永立天地!」

在最後,還有一行小字。

「吾從後山想要跑到碑前,將這石板放到顯眼的地方,不料低估了傷勢,未能如願,恐怕。」

沒有了下文,刻道這裡,他就死了。

秦戎抬起頭來,看向那太陽,長長的彈出一口悶氣。

看著骷髏依靠的那顆大樹,彷彿那句骷髏一如這一百年,依然依靠在那裡,懷中抱著這塊為後人、為他的魔煞宮在生命的最後一顆刻下的石板,低著頭,空空的看向地上的草坪……

秦戎的視線落在了骷髏風化后,灑落的的那堆骨粉旁的草叢中,一顆深黃色的寶石靜靜地躺在那裡。

秦戎認得這種寶石,他在秦家的時候,在族長的手中見過,族長的空間水晶鑲嵌在了一枚戒指上,而這枚空間水晶則是做成了一顆吊墜。

空間水晶並不是天然生成的,而是屬於一種血鳴器,主人可以將珍貴的物品存放在裡面。

但是空間水晶的製造條件苛刻。

拓印師必須要找到,擁有能打開空間的血魂技的血魂的血師,而因為這種血魂稀有異常,所以極少有人能夠擁有,以至於空間水晶也變成了稀缺產品,即使是偌大的秦家也只有家主一人擁有。

沒想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了一顆。

秦戎撿起了深黃色的水晶,抹去了幾粒剛剛灑落在上面的骨粉,這顆空間水晶的頂端串聯著一根銀色的吊鏈,能夠那麼長時間依然銀亮如新,顯然也不是凡品。

秦戎從丹田中提取出一絲血之傷,注入空間水晶。

百鬼幽冥體還有一個特性,就是能在非冥想的狀態下,緩慢的生成血之傷,雖然速度遠慢於冥想狀態,但在關鍵時刻也能起到很大的幫助。

和血之傷一同進入空間水晶的,還有秦戎的一絲意識。在家族時,秦戎曾見過族長使用空間水晶,所以現在依葫蘆畫瓢。

隨著血之傷的侵入,秦戎的那一絲意識終於看清了空間水晶中的全貌。

和秦戎想象的是一塊獨立的房間並不相同,空間水晶中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虛無空間,而在黑暗中,五個透明的水泡格外顯眼。

在水泡里分別存放著一個木質的羅盤,三個純白質地的瓷瓶以及那個最大的水泡中還放著一箱空的集血瓶。 秦戎將那一絲意志小心地附在那個裝著羅盤的水泡上,「潑」的一聲輕響,水泡像是被針戳一樣,破了。

水泡中的那個木質的羅盤也消失在了虛無中,然後出現在了秦戎的手上。

秦戎感受到了手中的異樣,低下頭來,看到了忽然出現的木製羅盤,隨即瞭然,原來空間水晶是這樣使用的。

按照之前的方法,秦戎將空間水晶中所有的物品全都取了出來。

翻來覆去的看著手中的羅盤,秦戎猜測這很有可能就是魔煞宮宮主賜予余秋的那個寶物,雖然看了半天也沒能看出什麼所以然,不過魔煞宮宮主賜予余秋的寶物顯然不會是那箱集血瓶。

另外三個白瓷瓶中全都裝著丹藥,雖然看上去也是寶貝,但顯然不是一件法寶,顯而易見,余秋所說的多次保他性命的寶物應該就是手中的這不起眼的木羅盤。

秦戎不知道那瓶中的丹藥有什麼用途,雖然看上去應該也是好東西,但丹藥不可以亂吃,所以秦戎只能先將它們放在了一邊。

秦戎無奈地咧了咧嘴,這幾件東西中,只有集血瓶是他知道如何使用的,至於那木羅盤,秦戎搗鼓了半天,也沒能弄出些什麼。

事實上,無論是這木羅盤,還是那些丹藥,全都是天地間難得的精品,甚至就連那箱集血瓶也是最最高級的品種。

集血瓶可以容納的血魂是有限制的,如果容納的血魂過於強大,集血瓶會被血魂強大的能量破壞。

但這一箱集血瓶的承受限額極大,即使是最頂級的血魂也能夠容納。

結界內的妖獸無疑是極強的,因為結界的限制,魔煞宮宮主只能派遣血徒進入結界獵血,然而讓血徒和這些強大妖獸對抗無疑是以卵擊石,所以魔煞宮宮主為了增加獵血的成功率,給這些血徒配備了最好的裝備來儘可能的提升這些血徒的實力。

這些血徒帶進來的寶貝其實遠遠不止這些,但其他的丹藥都在兩次的戰鬥中消耗光了,而其他的稍遜於木羅盤的法寶也在戰鬥中損毀丟失。

木羅盤我不會用,丹藥也不知道有什麼作用,至於這箱集血瓶,我更是一點用都沒有,難道拿來去扔妖獸的頭嗎?

秦戎兩眼一黑,欲哭無淚。

說明書敢不敢寫的詳細點,你丫寫點有用的會死嗎,你窮寫八寫你的經歷關我屁事啊!你把用來刻「願我大魔煞宮永世長存巴拉巴拉」的時間,用來刻丹藥的功效或者法寶的用法多好!敢不敢機智一點?

不是常說人之將死,一切都看得清明了嗎?

清明個鬼啊!

余秋也好,小西子也罷,敢不敢好好的寫說明書啊,敢不敢寫點對我有用的啊!

秦戎將心中的鬱悶化為吐槽一股腦的發泄出來,兩眼一翻,對著天空翻了一個巨大的白眼,表達出他對某些人深深地怨念。

有好寶貝卻不能使用,這簡直比殺了秦戎還要痛苦。

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秦戎將這些本該是進貢在魔煞宮宮主府邸中的珍品慢慢的收回了水晶。

相比取出,將物品放入空間水晶就要簡單很多。

只要將空間水晶輕觸物品表面,然後用一縷血之傷將兩者連接起來,物品就會自動被吸入空間水晶。

木製羅盤、白瓷瓶子這些寶貝在秦戎幽怨的眼神中,慢慢的消失在他的手中。



秦戎找了棵樹靠坐下來,閉目沉思,按照余秋的猜測,只要得到結界內妖獸的血魂或許就能離開這裡。

秦戎暗自思量,即使只是猜測,不過只要有可能我就一定要試一試。

雖然這麼想著,但只要一想到當時那兩隻超九階妖獸的戰鬥,秦戎頓時就萎了。

天呢,要是這裡所有的妖獸都那麼NB……太可怕了!

靠在樹榦上,秦戎長呼出一口氣,沉寂了幾秒,忽然猛地跳起,大喊一聲:「干!怕毛!老子可是有冥王血魂的男人!實在打不過大不了使用【暗影】逃走!」

在剛才的反覆自我催眠下,秦戎終於被激起了血性。

秦戎總是能夠極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或者說利用自己的情緒,必要的時候能夠通過自我催眠的方法強迫自己進入狀態。

既然決定要去獵血,那麼剛才的那種低沉的心理決不能留在心裡,否則只會影響自己的發揮。

總之,秦戎這次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既然如此,還不如風風火火走一遭!

將余秋的骨粉埋了,秦戎雙掌合十,朝余秋的墓拜了一拜,說道:「前輩,祝我成功。」

說完,便轉身離去,不知為何,卻透露著一股毅然決然的氣氛,秦戎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樹林中……

看到秦戎走遠,藏在樹后的那個身影才悄悄地跟了上去。

……

暖風吹拂,在草地上形成了一道道波浪,紫色的樹葉沙沙作響。

碧綠的草地上,秦戎背靠著樹盤腿而坐,閉上的雙眼透露著沉靜。

「呼……」

秦戎輕輕的將胸腔中淤積的空氣吐出,結束了冥想,秦戎睜開雙眼,眼前是一片黑白色的樹影。

秦戎正往後山山腳的方向走去。

余秋特地留言說後山的妖獸比前山的稍弱,秦戎自然是去後山獵血,但在樹林中很容易迷失,所以秦戎圍繞巨墳的山腳向前走,這樣可以避免走錯方向。

經過半天的徒步,秦戎終於來到了紫樹林的盡頭。

再往前依然是一望無際的樹林,但不同於之前的紫色樹木,那片樹林中的樹木顯得更加怪異。

黑色的樹榦,比墨汁還要深邃,慘白的樹葉,比白骨還要煞白,紫色樹林和黑白樹林之間涇渭分明,彷彿勢不兩立的兩支軍隊,相互對峙著,沒有一棵樹逾越這層邊境。

秦戎心中有著自己的打算。

他要將可能浪費的時間壓縮到最少,因為他知道樹林中不會有妖獸出沒,所以他剛開始並不急著冥想來恢復血之傷,而是馬不停蹄的一直趕路,直到來到了紫樹林的盡頭,那個時候他已經筋疲力盡了,休息的時候正好可以冥想,恢復體力和恢復血之傷兩不誤。

到了血徒的級別,冥想已經可以取代大部分的睡眠了,秦戎可以連續幾天憑藉冥想來緩衝身體的壓力,而不必特地去睡覺。

但是冥想並未能完全代替睡眠,每隔幾天必須要給身體,進行一次至少八小時的睡眠,否則很容易使身體疲勞甚至崩潰。 「咕嚕嚕……」

秦戎有些無奈的摸了摸肚子,最後一塊肉乾已經在之前吃完了,他已經有半天沒有吃過任何食物了。

在結界里根本沒有東西可以用來充饑,樹林里除了樹沒有其他的東西,至於山上,那裡倒的確有可以吃的東西。

有一部分妖獸的肉是可以吃的,但問題在於秦戎得先趕到後山,而且還能順利擊殺一隻妖獸。

秦戎之所以如此焦急的趕路也是因為獵殺妖獸是需要體力的,餓著肚子去和兇猛的妖獸作戰十分危險,在路上的時間花費的越多,餓的就越快。

秦戎站了起來,拍掉了褲子上的塵土,走進了黑白樹林。

募得,原本明媚的天空忽然變得漆黑一片,只有一輪明晃晃的圓月,在夜空中散發著光亮,一陣陰風吹來,撒冷,撒冷。

秦戎回望身後的紫樹林,也被籠罩在夜空中,彷彿這個世界一下子從白天進入了深夜。

自從秦戎進入結界以來,天空一直保持著正午的狀態,明媚而溫暖,一副春暖花開的景象,從來沒有變化過。

但是現在忽然變成了黑夜,瓷白色的樹葉在黑暗中像一盞盞小燈,發出淡淡的白光,為原本陰森的氣氛帶來一絲光明。

本來溫暖的天氣也忽然變得像秋天的夜晚,十分陰涼,冷風陣陣,白色的樹葉發出「薩拉薩啦」的聲音,晃動起來,形成一片耀眼的光澤,幾十里樹葉一起搖晃,很是壯觀。

「籠子里的鳥兒…..這是往哪裡的小路……石頭剪刀布,贏了好高興……殺死那隻知更鳥……呀啦啦啦啦」。黑色系的童謠時遠時近,銀鈴般的聲音在林間回蕩。

黑夜裡,秦戎烏黑而明亮的雙眼釋放著幽深的光澤,透露著機警,自從跨入這個結界,秦戎就已經做好了面對各種突髮狀況的準備。

所以發生這樣的劇變,秦戎並沒有感到驚駭或者害怕,而是如同野獸一般身體前傾,雙腿微曲,隨時準備暴起閃避從四周殺來的攻擊,秦戎微眯著雙眼,眼神凌厲無比,注意著四周。

冥王血魂瞬間融合,秦戎五感大幅度提升,冥王血魂本就是黑夜中的君王,現在在屬於它的領域中,更加如魚得水,在黑夜中秦戎的視野比白天還要清晰。

這歌聲是隨著天空從白天變成黑夜一起出現的,寧靜清脆,但在這種環境下卻又顯得詭異無比,在這裡還有別的人類?秦戎思考著。

有古怪!

秦戎釋放出感知,瞬間將周圍的一切全都掌握。

黑夜才是冥王血魂的主場,在白天,並不能發揮出冥王血魂的全部能力,對四周的感知就是冥王血魂在黑夜中,才能發揮的能力中的一項。

冥王血魂在黑夜中,可以使秦戎掌握周身十米內的所有動靜,即使是一隻螞蟻的爬動,也逃不過秦戎的感知,可以說,五感增強就是黑夜感知的弱化效果。

這並不是血魂技,而是冥王血魂的本能,就好比融合郊狼血魂后,執事會長出鋒利的鋼爪,即使在不適用血魂技的情況下也可以削鐵如泥。

這只是血魂帶來的基礎變化,並非是血魂技,有時從基礎變化的強度,就可以看出這種血魂的潛力。

就像血師與高等血統的燎狼血魂血脈融合后,長出的手爪比與中等血統的郊狼血魂血脈融合長出的手爪,鋒利的多,血統越高的血魂基礎變化越是強大。

但也不是沒有基礎變化極弱,但是血魂技強到逆天的血魂。

在周身的十米內沒有任何異動,四周的情況就像3D圖像般在秦戎腦海中生成,秦戎並沒有放鬆警惕,而是小心的向前移動。

秦戎留下了一滴冷汗,暗自猜測,這裡是遠古君王的陵墓,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或許我這次不小心踩進了什麼機關。

秦戎現在還記得墓碑擊殺怪鳥時發出的詭異技能,那可是連渣都沒有剩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變化秦戎也猜不透,這裡發生的一切越來越超出秦戎本來的預期。

秦戎沒有發動【暗影】,【暗影】是他的保命技能,不到萬不得已,秦戎不會隨意動用。

這片森林旁的山腳已經屬於後山了,那塊宛若通天的墓碑已經看不見,一想到那兩隻強大的超九階妖獸,秦戎心中就不太安穩,但隨即秦戎馬上變用自我暗示,將有一絲動搖的內心鞏固。

怕什麼,乾的過就干,干不過就跑。秦戎對自己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