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聲音響得就像是悶雷,巨人的身體一下子升空十多米,身上的鬥氣開始無規律震動。

「碰!」

第五次聲音響起,巨人身上的鬥氣,就像是破碎的玻璃,瞬間消散。

「碰!」

第六次聲音之後,巨人的身體已經飛到了數百米高空,一身鋼筋鐵骨的他,竟然從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碰!」

第七次聲音后,巨人身上的每一寸皮膚,好似承受著劇烈的震蕩,骨骼發出陣陣脆響。

……



擊摧命手,是一種可以造成傷害疊加的招式,每疊加一次,破壞力提升數倍!

東方修哲仰著頭,望著開始下落的巨人,不禁暗道:「糟糕,剛剛一時激動,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他可是進行了九次攻擊疊加,最怕的就是把巨人打成肉醬。

好在他的擔心沒有實現,巨人的身體只是幾十處骨折,身上只是出現了上百道迸開的傷口。

巨人還活著,只是已經奄奄一息了,張開的大嘴滿是血沫。

東方修哲在巨人落地的剎那,接住了他。

戰鬥到此終於結束。

此時的巨人,身上的皮膚再次恢復原有的綠色。

赤紅的雙眼也恢復了本來顏色,正在不甘和恐懼地盯著一臉欣慰的少年。

「還好還好,總算還有一口氣。」東方修哲笑了笑,然後稱讚一句道,「你這防護力果然非同一般啊!」

綠臉巨人嘴巴顫動了兩下,似乎想要說什麼,可是此刻的他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來。

東方修哲使出了一個「恢復術」來,雖然不能立即治好綠臉巨人的傷勢,但卻讓他的傷勢得到了極大的好轉。並且可以用虛弱的聲音說出簡單的字來。

「碰……到你這……怪物,我……認……了……」

綠臉巨人竟然閉上了眼睛,一副任憑處置的架式。

東方修哲蹲下身體,手掌輕輕地放置在了綠臉巨人的額頭上。

時間在這一刻,好似靜止了下來。

再說那邊的瞭望台,已經炸開鍋了,一個個將領瞪直著雙眼,簡直不敢相信戰鬥的結果是這個樣子。

「這尼瑪太變態了吧,那個少年……他……他還是人么,竟然一擊。只憑一擊,就將那個完成變身的怪物給打敗了!」

「我的老天,這是從哪個空間跑出來的超級怪物,竟然讓我們遇到了,這太扯蛋了!」

「聖級高手么,那個少年他是聖級高手么,怎麼會有如此年輕的聖級高手?」

「妖怪變的,一定是妖怪變的,親王府要有大災難了。沒有人可以阻擋,沒有人!」

就在這些將領還在震驚不已的時候,那邊的東方修哲已經通過「搜魂之法」了解了綠臉巨人的痛苦經歷。

原來綠臉巨人在很小的時候就被抓起來當成貴族折磨的寵物,後來經過幾次換主。落在了達拉姆親王手中。

達拉姆更是不把他當人看,除了每日變本加厲的折磨外,更是每天只讓他以生肉為食,以鮮血為泉。慢慢地讓他變成了現在這種充滿殺戮之氣的怪物。

值得一說的是,綠臉巨人的這一身強化鬥氣,是他在被折磨的過程中偷學到的。

綠臉巨人沒有自己的名字。更是不知道自己來自於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該如何,他只是渴望自由!

「想不到你這竟然還是天縱奇才,這一身的本領竟然是偷學來的,如果有人專門教導,真不知道你這個怪物還能夠強悍到什麼程度?」

東方修哲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充滿了期待。

此時的他,有一種撿到寶的感覺,雖然不知道這個綠臉巨人出自何種族,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他一定是古族,不然的話,不可能完成那種詭異的變身。

綠臉巨人始終緊閉著雙眼,一副認命的架式!

東方修哲不在多說廢話,伸出一根手指,點在綠臉巨人的眉心處,將他所思所想,通過陰陽五行術的奇特秘術,傳遞給了綠臉巨人。

一瞬間,綠臉巨人突然睜大雙眼,一臉渴望地盯著東方修哲,用顫抖的聲音問道:「真……的?」

「當然,跟著我以後,你不但可以自由,而且衣食住行都不用愁,如果可以的話,我還可以幫你找尋到族人!」東方修哲很認真地說道。

他的想法,剛剛已經通過秘法傳遞給了綠臉巨人知道,此刻無需再過多的說明。

綠臉巨人,仰望著天空的黑雲,眼眶之中流下來的液體,不知是不是從空中掉落的雨滴?

契約很快完成,一抹光芒射入綠臉巨人的額頭上,消失不見。

東方修哲展開那神奇的植物能力,為綠臉巨人修復著破損的身體組織。

時間大概過去了一柱香,綠臉巨人從新站了起來。

他震驚地打量著自己的雙手,不僅是為了自己的傷可以如此快康復,更是為了自己體內的鬥氣竟然精純了數倍。

「給你治療的過程中,我順便打通了你體內堵塞的經脈,以後你再變身的時候,就不用再昏迷好幾天了!」東方修哲笑著解釋道。

他這邊很開心,那邊遠遠觀看的瞭望台,已經是死一般的安靜。

誰也沒有料到,被打敗的綠臉巨人不但恢復如初,而且還和那個少年聯合了起來。

這尼瑪簡直就是不想讓親王府存活的節奏啊!(未完待續。。)

… 趙寶萱詫異得快結巴了:「顏顏,你跟那個棒槌私下訂婚了?不是說沒交往多久嗎?」

訂婚可不是開玩笑啊!

在漁城這種不算大的二線城市,訂婚相當於結婚啊!

許諾顏梗著脖子:「就是因為知道宋南柱找了別人,我不服氣,才說要訂婚的啊!誰知道姓董的已經懷孕了!」

趙寶萱無語:「你要是知道姓董的懷孕了,你也懷一個,是吧?」

拿自己的一輩子賭在個騙子身上,值得嗎?

許諾顏不出聲。

趙寶萱翻個白眼:「你就算慪氣贏了,對你有好處嗎?那是個大活人啊,結婚了是可以離婚的!為什麼離婚的人會有單親家庭啊?不都是有孩子的嗎?」

她真是想不通,為什麼很多女孩子總認為用懷孕的方式就能要挾男朋友跟自己結婚。

沒有感情的話,結了婚還不是一樣離婚嗎?

難道有了孩子再離婚不比單身時分手要麻煩多得多嗎?

怪不得戀愛專家說戀愛腦,腦子裡長的都是草。

怪不得大人們總說不摔個頭破血流就不知道回頭。

別人她可以不管,可這個長草的是她閨蜜哦,好氣!

她只恨自己當初阻攔的態度不夠堅決。

許諾顏的心情煩躁:「好啦,你別再罵我了。」

趙寶萱心軟,好吧,失戀的人最大:「那你現在呢,你舅能幫你收拾完爛攤子不?」

許諾顏點頭:「能啊……」

必須能收拾啊!

新戲還沒拍完,消息傳出去,劇組可以換角色!

另外,許家在漁城有頭有臉的,一點不利的消息也不能傳出去。

趙寶萱現在決定不能相信許諾顏的說法了:「你老老實實跟我說,如果只是偷偷訂婚,你舅舅不會這麼緊張,你是不是還有什麼把柄在別人手上?照片?錄音?還是……」她想到一個驚人的問題:「你也懷孕了?」

許諾顏連聲否定:「沒有沒有!我答應了我媽,不結婚是不會跟男人那個的。」

這是許家同意她出去拍戲拍廣告的底線。

趙寶萱絞盡腦汁給許諾顏想完美的解決辦法,有的人卑鄙無恥,為了搏出位什麼事都做的出來,跟宣傳的人設完全不一樣。

她覺得閨蜜不能白白的浪費感情讓那個棒槌看笑話,可是也想不出什麼有效的手段來,怎麼看都是許諾顏吃虧,只能幹巴巴的安慰道:「你就當被狗咬了吧!」

許諾顏點了支煙,煩躁的不行:「去他的,老娘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趙寶萱腹誹,你看走眼的時候多了,衣服和化妝品買錯了還能送人,男人看錯了,只能當垃圾扔唄。

這些話說出來特別傷人,她只能自己默默的在心裡說。

許諾顏吸了兩口煙,像是大徹大悟:「萱萱,你以後找男朋友可得看清楚了,什麼暖男,什麼甜言蜜語都是騙人的!」

趙寶萱再次無語,姐們兒還沒從失戀的陰影中走出來呢,就開始當人生導師了。

許諾顏的一支煙還沒抽完,電話就不停的響起來。

助理,經紀人,二舅的助理,沒完沒了的打電話商量怎麼處理這件事。

王翠郁發來簡訊,問趙寶萱幾時下班,有沒有空過去吃晚飯?

趙寶萱想也沒想就回了個簡訊,說自己跟許諾顏有約,晚上準備去逛街。

這個時候許諾顏正需要人安慰呢,她怎麼能把閨蜜扔下來自己去相親呢?

他高高興興的相親給許諾顏看,那不是打閨蜜的臉嗎?

王翠郁過了好半天才回了個簡訊:「穆太太就這麼兩天有時間,你要逛街以後多的是機會,等你結婚的時候,你跟許諾顏逛街逛個夠,你的禮服都由她給你挑,我不管,行了吧!」

趙寶萱看著親媽回的這個簡訊覺得莫名其妙,心裡想,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準備結婚了?相親都還沒相准呢,怎麼就說到挑結婚禮服了?

她看著還在辦公室里不停打電話的許諾顏,又回了個簡訊:那我帶顏顏一塊過來?

王翠郁的簡訊幾乎是秒回:不用了!!!

三個感嘆號,足以見得王翠郁有多憤怒。

趙寶萱把手機扔回袋子里,覺得親媽的怒氣來得莫名其妙,簡直不可理喻,都是她爹給慣的。

許諾顏把手機打到沒電了,換了辦公桌上的座機打電話,一邊說一邊抓頭髮。

許志成過來看見趙寶萱還站在走廊上:「寶萱,你被罰站了嗎?」他現在很喜歡跟寶萱開玩笑了:「顏顏挨罵就把氣撒到你身上了,是嗎?」

趙寶萱搖頭:「她還沒說完呢。」

許志成推開門往屋裡看了一眼,許諾顏又氣又急的聲音傳出來:「劉姐我不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