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胖看到了自己的劍:“我的黑虎劍,要被那大劍吞了,那就是萬鈞劍吧?”

不等何許回答,已經有人率先衝向了那萬鈞劍。但還沒等跑過去,身後齊刷刷的大石頭砸來,這貨轉身之下,還沒有什麼動作,就被石頭給埋了。自然是後面一幫人出的手。

瘸腿長老告訴大家:“寶劍已出,各憑本事。”說着也是衝了上去。此時大家一點都看不出之前的勞累,一個個各自吃下了恢復體力的藥物就上了,看來也都是早有準備。何許指望大家一起累成狗的想法沒實現。

肖胖急眼,問何許搶不搶?

何許說搶,但不是搶那大劍,搶那一堆小劍當中綠色的那把。

肖胖問那把劍有何特殊,爲何要搶?

“你傻啊,那把劍不是鋼鐵所鑄,你看不到嗎?那它爲什麼會在這裏?別的劍估計都跟你黑虎劍一樣被沒收的,這把劍呢,怎麼進來的,一定有問題。”

“那萬鈞劍?”

“萬鈞劍不去管,那不是萬鈞劍,真正的萬鈞劍拿不動,他們搶到也拿不走。能拿得動的,一定不是萬鈞劍。”

何許很理智,並沒有被奪寶衝昏了頭腦,這時候了還能認真分析。

就這樣天下英雄大亂,一個老頭往劍柄之上抓去,被瘸腿長老給一拳打飛。然後瘸腿長老剛要拿,旁邊五六個人同時打來。瘸腿長老也是不得不避退。

現場打的好不熱鬧,那些普通的劍根本沒人理會,被打鬥的氣勁衝的亂起八糟落到現場地面上。肖胖聽從何許的吩咐,一直盯着那把綠色的劍。眼看那把劍被打飛起來,當即就是一把抓住收好。

何許也沒閒着,拎着百寶囊不急不慢的收着被打飛出來的劍,還不忘提醒大家:“這滿地的寶劍都不再受磁力影響,你們也趕緊取出武器打吧,光用拳腳多沒意思。”

這貨就是看熱鬧不怕事兒大,而聽到他的提醒,大家也的確是各自取出了武器。瘸腿長老大棍子呼呼劃過,將一個準備抓起萬鈞劍的傢伙打飛,然後自己一手抓到了劍上。

巨大的寶劍被抓起來,但他立刻感覺到了不對,這劍太輕了。看着好大,還不如自己的棍子重,假貨。

想通這點,瘸腿長老手上用力,假貨被直接震碎。

所有人停止打鬥,目瞪口呆的望着瘸腿長老。

瘸腿長老告訴他們:“這不是萬鈞劍,我們一陣哄搶,恐怕忘了萬鈞劍根本拿不動。這就是一把普通的鐵劍,連武兵都不算。”

所有人不敢相信,尤其是那些受傷了的,簡直欲哭無淚。血灑了一地,到頭來是假貨。至於死掉的,就沒機會憂傷了。

之前提議讓何許他們出手的年輕人又說話了:“何師兄,你能想到怎麼移走天外飛石,那應該也能想到怎麼找出真正的萬鈞劍吧?”

何許雙手一攤:“找不到,剛打開你們就一哄而上,我還沒看到有什麼呢,怎麼找。”

何許一副抱怨的樣子,大家都是無話可說,的確人家把天外飛石移走了,最後卻是他們衝上去搶了半天。

年輕人問何許剛剛做什麼了?

何許從百寶囊中把撿來的劍都倒出來:“我撿這些了,我們費力移走了天外飛石,卻擠不進去。我們吃不到肉,撿點垃圾換口湯喝不過分吧。你們不會覺得這些裏面有萬鈞劍吧。覺得有的話你們可以買,看中哪把買哪把,一百金幣一把。”

何許商人本色再次展現,隨時隨地不忘做生意。而肖胖緊了緊自己的百寶囊,慶幸剛剛太亂,沒人注意到自己。

一幫人真的開始挑選,何許無奈:“你們覺得真正的萬鈞劍,我能收進百寶囊嗎?”

一幫人覺得有道理,看來寶劍不在此處。

可何許就是個壞蛋,他又說了:“不過傳說中萬鈞劍雖然很重,但誰知道是不是拿在手裏也一樣重呢。也許萬鈞劍有什麼特殊之處,拿在手裏其實沒那麼重。所以這些劍裏倒也有可能藏着萬鈞劍。”

何許說着,自己端詳起來。其他人也都讓他說的有點急眼。但這聖光門弟子已經拿到手裏的東西,也不好明搶,只能誰有錢誰上了。

這時候一個土豪走過來,直接扔下一張錢票:“一萬金,我全要了,不要擺在這裏給他們看。”

何許撿起金票:“謝謝惠顧,前輩都拿走就是。”

那人立刻把所有的劍收起來,準備回頭慢慢研究。

何許也把錢收好,感嘆拿着什麼都沒有拿着錢的感覺好啊。這一趟真的算是賺大了,果然還是要多出來走走才行,有益身心健康。

何許開心的哼起了小曲兒,其他人則滿是失落,只有那個買劍的冤大頭心中還有期待。

一直到夜色降臨,白髮書生出現在衆人面前:“各位,我不知道你們當中有誰獲得了好運,又是誰永久的留在了這裏。我是來通知大家,大家可以離去了,明日萬鈞谷將會消失,不會再出現。”

他這話說完,當場有人提出疑問:“那武皇的傳承呢,難道不會再出現了?”

白髮書生說武皇傳承肯定要有的,但是在哪裏,在何時,誰得到,都不一定。反正萬鈞谷不會再有,不可能是在這裏了。

一幫人開始離開,何許來到白髮書生身邊,問他赤火劍呢,能不能還了? 白髮書生將赤火劍取出來,說這劍他已經給自己,爲何要還他?

何許讓白髮書生別開玩笑,樑子都說了,大家是自己人。他是山東武皇的人,跑來搶神劍武皇傳人的劍,怎麼都說不過去吧。

白髮書生說不對,不是搶,是贈予與接收的關係。

何許問他確定不給嗎?

白髮書生說他若肯答應一個條件,倒是可以把劍還給他。

何許讓說來聽聽。

白髮書生把劍遞給何許:“寶劍有靈性,不要隨意捨棄。答應我,從今往後,決不讓其他人再碰到此劍一絲一毫。”

何許看着白髮書生嚴肅的樣子,也不再嬉皮笑臉,把劍接到手中:“放心,這把劍不會再讓別人碰到,誰讓它跟了我呢。”

何許手中赤火劍嗡的一聲,然後竄出一陣火苗。

何許一下子把劍扔到地上,狠狠踩一腳:“燙死我了,我讓你燙我。”

白髮書生看的搖頭:“看來你們倆還得慢慢磨合啊。我說了神劍有靈性,剛剛它是高興你答應不再拋棄他,纔有所迴應,沒想到你…….”

何許說自己就這樣,跟自己混就要習慣自己的作風。揍它纔是好兄弟,真的客客氣氣,那才叫見外呢。

何許把劍抓起來:“你說對不對?”

我是一個原始人 赤火劍微微晃動,看它晃動,何許指着它警告:“不準再燒我。”

赤火劍這次的確沒有冒出火苗,何許滿意。

把劍收起來,何許說有點神奇,這武皇的劍,跟老家小說裏的靈劍有的一比啊,竟然真通人性,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劍靈。如果有的話,就太有意思了,可以智能聊天。

白髮書生說也不是所有武皇的劍都能如此,只有赤火滔天雙劍,可以如此。

何許問爲啥?

白髮書生搖頭:“不知道,但我知道,這正是神劍武皇能稱爲神劍武皇的原因,論劍之造詣,山東武皇也無法與神劍武皇相比。還希望你能認真修習,早日將武皇傳承發揚光大。”

何許說知道了,自己從來很積極的,幹啥都積極。問他爲什麼要沒收自己劍?赤火劍對這次奪寶到底會有什麼影響?

白髮書生回答很簡單:此劍一出,此處所佈置一切失效。此陣因劍而設,而此劍太強,此黑石就是赤火劍斬下,而非萬鈞劍。至於再具體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聽武皇說的。

何許跟白髮書生聊着,花音小聲問樑子,何許真的是武皇傳人嗎?

樑子說是啊,這不都聽到了嘛,還問。

“我還以爲他跟我吹牛呢,沒想到真的是。”花音跟何許來的路上,沒少聽何許說自己是武皇傳人,根本看不上什麼萬鈞劍。本以爲就是吹牛,沒想到是真的。怎麼武皇傳人還把身份到處說啊,不符合套路啊。

花音搞不懂,同時也覺得跟着何許,好像也不是倒黴的事情。這個男人很聰明,也很有身份,並不是之前印象中的那樣。

一幫人開始離去,走到半路就看到了之前花費萬金買了何許撿來那些劍的土.豪,此時正在被圍攻。明顯大家是要把他劍搶來看看。

何許看的無奈:“江湖啊,真無聊。看來爭奪萬鈞劍一事還沒完呢,這些傢伙把劍搶走,然後再有別人來搶他們。最後死一大堆人,卻什麼都沒得到,一場好大的江湖事件,釀造一堆冤冤相報的血案。”

肖胖說趕緊走吧,看他們打仗有什麼意思,趕緊去找沒人的地方,研究他們的收穫。

何許說不急,先回抵山鎮,不要直接跑了。他們幾個這次表現太好,直接跑了讓人懷疑得到了什麼東西。那樣他們豈不是也變成這個被圍攻的倒黴蛋了。

“可我好急啊”肖胖實話實嘮。

何許讓他急也忍着,先回抵山鎮,找個青.樓玩兩天,做出一副還在關注奪寶事件進展的樣子,等最後大家都撤的時候再撤退。

肖胖說不對吧,關注事件進展,要跑青.樓裏去關注?

“不行嗎?我還沒去過你們這裏的青.樓呢,好奇行不行?”何許這話也是實話實嘮,他的確好奇。

肖胖則好奇他們老家的青.樓什麼樣子?

何許說好的很,一羣姑娘站成一排,看中哪個帶走哪個。不同服務不同價格,老少皆宜,雅俗共賞,難得的是絕不嫌貧愛富。認識馬麗之前,都是點單出來過夜。認識馬麗之後,就只能偶爾去吃個快餐了。

何許一點不掩飾,在這個世界,那不是違法的事情,是拉動GDP增長的一項重要支柱產業。相反哪個手裏有閒錢的男人沒去過,那才真叫不正常呢。

回到鎮上,瘸腿長老已經在等着他們。看他們回來,把他們招呼到眼前:“小福,樑子,何許,冷劍,你們這次做的很好。雖然沒有什麼收穫,但你們沒有依靠山門的力量。獨自闖過了重重艱難險阻,到達了地方,這真的非常令人刮目相看。”

肖胖舉起手:“長老,爲何你點名卻對我只字不提呢?”

瘸腿長老問他也是聖光門的嗎?

肖胖說是。

“我不認識你,怎麼提你名字。”瘸腿長老也算是有理有據。

肖胖自我介紹,跟何許冷劍一樣,自己屬於後勤部,是看門燒水的。

“原來如此,你做的也很好,回去我會替你們申請功勞點。明天我們就走,你們隨我一起回去吧。”

瘸腿長老說完,肖胖最先反對:“不行,我們不回,我哥還沒找到止風草呢,任務沒完成,怎麼能回去?”

瘸腿長老說會跟掌門言明,止風草不用找了。

肖胖再次反對,既然接了任務,就一定要完成,他們幾個作爲聖光門的低等弟子,要給所有低等弟子爭臉才行。

何許好笑,這肖胖爲了快點研究明白萬鈞劍,是打死都不會早回去的。看看幾人,何許提議,不如冷劍他們幾個,跟着長老先回去,自己跟胖子繼續留下找止風草。

冷劍表示無所謂,怎麼着都行。

樑子反對:“師兄,幾個意思啊,把我們趕回去。別人我不管,反正我不會,我妹也不回。”

龍小福點頭。

何許看向瘸腿長老,一副請示的樣子,長老嘆口氣:“罷了,隨你們吧,願意回的明日跟我走。”

冷劍表示跟他一起回。冷劍不愛湊熱鬧,這次出來雖然不知道她怎麼想的,但她本心肯定是不願意出來的。也許出來只是爲了幫何許吧,現在看到何許根本不用幫,也就想回去了。

就這樣,人員確定,冷劍隨隊返回,其他人繼續搞事情。

瘸腿長老離開,何許取出地圖:“胖子,跟我說說古道塔在哪裏,那裏有什麼?”

肖胖指着地圖上一個地方:“大概在這裏,在雙晉東面的探海城所屬之地。至於有什麼,其實很多人知道。難得哥你不知道,就讓我們再瞞你些日子吧,到時候你自己看。但我估計,八成跟武皇傳承有關係的。” 何許沒意見,愛說不說。告訴他們看情況撤退,這裏木有事情了。

何許剛說完,旁邊花音突然開口:“離古道塔最近的一個村子,叫紙房子村。那裏是我家,我希望你們不要走那裏,繞一些路過去。”

何許問爲什麼,不讓她的家人知道她跟自己的關係就成了,就說帶幾個朋友回家多好。

花音說沒用,他們兩個之間的聯繫,瞞不過自己家那些人。家裏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受制與他。一定會把他們都扣下,也許不敢殺何許,因爲殺了他自己也活不了。但其他人絕對不可能活着離開。不讓他們走那裏,是爲他們好。

“這樣啊,那就不走,貌似你家還挺厲害啊,我是不是找了個麻煩?”何許有點感覺不妥了,貌似天上真的不會掉餡餅,這是撿了個燙手山芋啊。

……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不亮,瘸腿長老就集結了隊伍開路。何許站在門口,跟冷劍依依不捨的告別。

當然,依依不捨的只有他,冷劍看不出有什麼表情,一如既往。

揮着手送別大部隊,何許問龍小福四下亂看什麼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