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山盟海誓,相思斷腸不能忘的誓言變成了一個可悲可笑的空談。

妻子找到這朵花,製作成斷腸毒藥。

重生漁家女 既然愛情沒有讓他履行‘相思斷腸不能忘’的諾言,那就用另一種方式讓它實現。

殺死丈夫後,妻子也服下絕情斷腸紅死去。

情到最深處,便是絕情。

這就是絕情斷腸紅的由來。

林洛將這個典故說給三人聽,三人也是一陣唏噓。

不過這絕情斷腸紅雖然故事悽慘了一點,但確實全身是寶。

不管是花托、花蕊、花瓣、花苗、花根都各有大用。

賣出去的話,應該可以得到不少錢。

“這朵花就暫且由你保管吧,你對這方面也比較熟悉。”平錫馬上做決定。

林洛也沒有推辭,熟練的將絕情斷腸紅收起來。

反正搜到了什麼東西大家心裏都有數,出去之前再分就好了。

“此地兩頭異獸大戰,血腥之位過去濃重,我們還是快些離開。”平錫提醒一聲,準備離開。

林洛看了看遠處耗狼的屍體。

這也都是寶啊!

別人帶不出去,但並不代表他帶不出去。

儲物空間是可以裝死物的。

“你們先走,我稍後就來。”林洛向着衆人道。

三名隊友疑惑的看向他。

“我用耗狼的屍體做些藥引,可以擾亂其餘異獸的嗅覺,方便我們接下來行動。”林洛補充道。

三人也知道林洛在醫藥這一方面較爲精通,便沒有多說。

“儘快跟上來,我們在前面等你。”平錫叮囑一聲。

林洛點了點頭,便朝着耗狼屍體奔去。 平錫、北冥月和雲萍迅速離去。

林洛孤身一人來到耗狼的屍體旁。

耗狼的心臟被鐵山雞貫穿,又受到他們四人圍攻,重傷之下早就沒了生息。

林洛的手輕輕搭在耗狼的屍身上,默唸一句:“收!”

銀光一閃。

耗狼的屍體消失不見,轉移入林洛的系統儲物空間中。

這東西帶出去絕對能大賣一筆。

【叮,恭喜宿主解鎖異獸圖錄。】

在林洛將耗狼收入系統空間時,電子提示音忽然響起。

“異獸圖錄?又是什麼東西?”

林洛好奇的打開系統界面。

他發現系統界面多了一本書的圖標。

【高品異獸收集進度:1/298。注:不含特殊變異獸。】

【商店已解鎖耗狼幼崽兌換資格。可兌換次數:3次。】

【後續收集異獸精血,即可開啓兌換資格。】

忽如其來的異獸圖錄讓林洛興奮不已。

竟然只要收集異獸精血就可以開啓異獸兌換資格?

這些異獸可都是有潛力成長到八階甚至九階的存在。

自己如果養下一批異獸大軍,豈不是天下無敵?

“不對,系統什麼這麼好心了?”林洛忽然覺得不對勁。

他打開兌換商店一看,果然自己還是太年輕了。

一隻異獸的兌換價格竟然要足足五百億。

看來異獸大軍的夢想破滅了。

不過問題不大,五百億兌換一隻成長上限極高的異獸他依舊不虧。

他在耗狼留下的一地血旁邊,灑了些驅散異獸的藥粉。

這些藥粉雖然對高階異獸沒有太大作用,但對低品的異獸卻十分有效。

可以有效防止耗狼之死引發獸潮這種狗血事件。

稍作處理後,林洛就朝着平錫他們離開的方向追去。

才一會,他就看到平錫等人的身影,他們沒走,而是停留在了半山腰的坡路上。

在他們的身前,還有一隻異獸的屍體。

正是之前重傷瀕死的鐵山雞。

看着模樣,鐵山雞是徹底死透了,在地上都不動彈一下。

林洛也沒在意,繼續往三人所在的地方趕去。

直到走近些,林洛才終於明白三人停下的原因了。

鐵山雞的屍體之下,竟然還有幾顆蛋。

這些蛋上面有着銀色的紋路,每一個蛋都有小水桶那麼大。

異獸蛋這麼好的東西,平錫他們當然想要。

只是鐵山雞死後將蛋裹了起來,它身上的羽毛變得極其堅硬,一般武器都切不開。

他們㛑不管太過用力,生怕把異獸蛋打碎,竹籃打水一場空。

“林洛。你回來了?那邊處理的如何?”

“完全沒有問題。”

林洛回答一句,衆人也都放心。

“你看這異獸的羽毛能不能用什麼特殊辦法解開?”平錫看向林洛問道。

不能用蠻力的話,他們想着林洛的藥道或許能起到奇用。

林洛蹲下身,仔細觀察了一番鐵山雞的羽毛。

這羽毛在鐵山雞死後,似乎發生了某些變化,變得極爲堅固。

他用星神針都無法戳破。

不把這破開,就取不出其中的蛋。

用藥化解的話,倒不是不可以,但這需要很長的時間。

他必須研究完羽毛的成分,才能知道用什麼藥來化解。

“怎麼樣?有沒有法子?”平錫着急問道。

林洛搖了搖頭。

他的確沒有法子,要是硬在這裏停留的話,恐怕會引來其他異獸圍攻。

爲了幾顆雞蛋,把性命丟了划不來。

而且,他只要收取這鐵山雞的精血,便能從商店中兌換異獸蛋,反倒是沒有強烈的慾望。

“對了!好像可以。”

想到這裏,林洛腦海中靈光一閃。

他只要用系統空間將這鐵山雞的屍體收起來,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因爲鐵山雞蛋是生命體,是不會被收入系統空間之中的。

不過這裏還有平錫三人,他不敢輕易暴露系統空間。

一些小東西,他裝作從袋子裏拿出沒問題。

但這麼大一隻鐵山雞的屍體要是收了沒蹤影,那問題就有點大了。

“沒有辦法,我們就走吧。”

平錫也不是優柔寡斷之人,知道孰輕孰重。

隱約中,山體震動,應該有許多異獸往這邊趕來了。

雖然耗狼的血液被處理了,但是鐵山雞這邊依舊有着濃烈的血腥味。

而且,剛纔戰鬥的動靜附近的異獸肯定都能感受到的。

耗狼和鐵山雞一死,其餘的異獸定會來爭搶地盤。

“你們先走,我來想辦法取出這兩顆蛋。”

對於林洛來說,這蛋是其次。

收取鐵山雞的精血纔是重中之重。

三人疑惑的看了林洛一眼,總覺的林洛身上有什麼祕密。

“我們走吧,相信林洛!”北冥月站出來替林洛說話。

她相信一個願意捨命救她這個萍水相逢之人的男人不會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小人。

林洛真要貪圖什麼,也不會做的這麼明顯。

“走吧,隊長,相信林洛。”雲萍也站到林洛這邊。

“嗯,那林洛你小心些。”平錫也沒再多說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