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你,林大哥。」衛萱亦是甜甜一笑。

「倒是我小家子氣了。」齊陽洒然笑道。

望著眾人開心的模樣,林風露出一抹淡淡笑容。

自己並非小氣之人,區區一點斗靈幣何須敝帚自珍,更何況,這次收穫確實足夠豐盛。

混亂沼澤固然是危險,但同樣的。天材地寶卻是不少。

光是異獸,這一路便獵殺了上百頭之多。

不說異獸結晶。單是這百頭異獸的屍體,便已價值不菲。還有各種仙果仙草,二星、三星仙果不算,光是四星仙果便採集到三株,每一株的價格都不比菩提花遜se半分。

但……

「前提是能走出沼澤。」林風輕嘆,眉宇間閃過的憂慮不為人知。

越往前。越是心緒不寧,心中的jing覺越來越強,但卻什麼也做不了,唯有祈禱……

運氣好一點。



繼續往前走著,倏然間林風眼前一亮。

遠處。是一片巨型的小山脈。遠遠望去,就好似一個大型堡壘般,模樣頗似一個匍匐的巨獸。在這片混亂沼澤極是少見,這一路走來,丘陵谷底荒野看得多了,這種小山卻未曾見過。

畢竟沼澤之地濕氣強,腐蝕xing更強,就是有山脈,也早已塌陷。

「哦?這裡的靈氣好濃郁。」林風訝道。

走近這座小山,感覺更是清晰無比,便是連空氣都『乾淨』了許多。

「對哦,這裡好奇怪。」齊陽亦是感到一分好奇。

「這座小山肯定有怪異!」齊月眼眸爍爍。

林風笑笑,齊月說的確實沒錯。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眼下…自己一行人卻是沒閑情去探索。

越往前,靈氣便越密集。

感覺就好像走進一片洞天福地似的,林風眼眸微微璨亮,這裡的靈氣密度幾乎可以比擬紅se沼澤外圍,倒是奇異的很。眾人亦是好奇的打量著這座小山脈,突然

「林大哥你看!」衛萱驚喊道。

眾人目光望去,林風雙眸jing光一閃,倏地輕咦了一聲。

衛萱所指之處,有一個直徑不到一米的窟窿,命魂感應中,那裡……

正是靈氣最密集之處。

「哦?」林風走向那『窟窿』。

果不其然,靈氣的密度不斷上升,讓的自己心之悸動。

這個『窟窿洞』很深,深到超出命魂的感應範圍。但好似一個管道似的,靈氣不斷的從『窟窿洞』中滲透而出,相當奇異。這也造就了周圍靈氣密度,以這個『窟窿洞』為中心點,向外擴張。

似乎,有什麼奇妙在裡面。

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林風微微笑道。

眾人輕輕點頭,兩女雖略感可惜,但卻對林風惟命是從。

微微踏步,剛離開這個『窟窿洞』不到三十秒,倏然間,林風胸口劇烈跳動起來。

整個人猛的一震,面se頓時大變!

糟糕!!!



(即將回歸風揚谷,一場風暴等待著林風~~)(未完待續。) ()「大家不需要擔心。」林風徐徐開口道。

璘亮的雙眸環望著驚訝的眾人,林風抬起頭,帶著淡淡信心。

「明ri我便會迴風揚谷,大家只需要在這裡安心修鍊便可。」林風點了點頭,目光炯然,「其它我不敢擔保,但快則半年一年,慢則三、四年,我一定會將你們帶迴風揚谷。」

這或許會花費自己許多時間,但……

做人,要有始有終。

眾人聞言眼眸頓時亮了起來,其它人他們或許信不過,但林風……

他們卻是百分百的相信!

他既然說的出,就一定做得到!

「太好了!」衛萱喜道。

「就是,林大哥你早點說嘛,害得人家剛才好擔心。」齊月露出笑臉盈盈。

三、四年?

對武者來說,那只是剎那間的功夫,只要安心修鍊,時間很快便會過去。

更何況,這靈氣之地,對武者而言……

本身就是可遇而不可求。

多少人想找一個這樣的修鍊寶地都是找不到。

只要能出去,別說在這裡呆三、四年,就是呆個十年八年,都沒有任何問題。兩女對視一眼,無不充透著一分興奮,在這裡修鍊,她們很快就能到達星河級巔峰,朝星海級衝刺!

踏入星海級,才真正能在斗靈世界立足。

星河級的存在,在斗靈世界如同塵埃般。太多太多。

根本是毫不起眼。

但……

「洞外有句芒巫族看守,林風你怎麼出去?」齊陽眉頭微皺,好奇道。

「我自有辦法。」林風淡然一笑。

逃生的辦法,自己多的是。

若非為了保護眾人,眼下,自己恐怕早已回到混亂之嶺,甚至回到風揚谷。

「把握可大?」齊陽目光閃爍。

「九成以上。」林風沉吟道。

若在外的句芒巫族最強只是星海級巔峰的話,自己絕對能輕易逃出。

一個人,做任何事都會方便許多。

數量?對自己來說,從來不是一個問題。



淡淡的紫氣纏繞。在這片『靈氣之地』,眾人度過了進入混亂沼澤以來最安心的一個晚上。

在這裡,不會有巫族存在,也不會有層出不窮的險境,更沒有那超級颶風,將他們帶到陌生地方。疲累到極點的兩個小姑娘沉沉睡去,這段時間對她們而言,是一生中最為難熬的時段。

但,終歸還是挺了過去。

「多謝你。林風。」齊陽微笑道。

「客氣。」林風淡然笑道。

「沒有你,在這混亂沼澤。我們恐怕死幾次都不夠。」齊陽輕然一嘆,露出抹自嘲笑容,「虧我還一直自視甚高,卻不想坐井觀天,出來闖蕩后才知自己是多麼渺小。」

「誰不是這樣呢?」林風望著天空,輕輕一喃。

每個人,都會經歷這樣的過程。經歷過,嘗試過,才會懂得。才會真正明白。

自己,何嘗不是『坐井觀天』過好多次?

雖然失去很多,但幸運的是,自己還活著。

齊陽微微一笑,卻道林風謙虛,「這次對我來說是個好機會,在這裡修鍊一年。足以頂上外邊五年甚至十年,屆時我一定能成為星海級的強者!」緊握著右拳,齊陽的眼中充滿信心和堅韌。

這段時間,雖然嘴上未說。但齊陽一直感到很愧疚。

身為一個男人,他不止不能保護女人,反而要別人保護。

很慚愧。

「會的。」林風微笑道,「我不在的時候,好好照顧她們。」

「放心,除非我死了,要不然,萱兒決不會少一跟頭髮!」齊陽颯然道,目光望向林風,徐徐點頭,「客套的話我也不多說,以後但凡用得到我齊陽的地方,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林風微微一笑,右手輕拍齊陽的肩膀,旋即站了起來。

「剛才我仔細檢查了一遍,除了zhongyang未知區域,其它地方都很安全。」林風徐徐道,目光投向正是熟睡中的兩女,目光閃爍。自己之所以多留一陣,就是為了以防萬一,怕這裡有什麼隱藏的危險。

多檢查一遍,便多一分保障。

這樣,自己走也走的安心。

「保重。」齊陽站起身,眼中透露著一分不舍。

「你也是。」林風伸出手,手掌相握,兩人對視一笑。

這是男人間的友誼,彼此在一起出生入死建立的感情!

牢不可破!

「保重,萱兒。」林風右拳輕握,目光在那酷似紫瑤的美麗臉龐上逗留,腦海中不禁想起在洞穴中的那番旖旎……自己是將萱兒當作紫瑤的代替品,還是…真的對她有感情了?

林風搖搖頭,卻連自己也不知道。

「就讓時間來證明。」林風心中輕道,旋即回過頭。

不再留戀,不再依依不捨,大踏步的往前行去,自己又怎會不知萱兒只是裝睡,但現在這樣……

對彼此都好。

「保重,林大哥。」萱兒緊閉的雙眸流下一行清淚。

她很捨不得,但卻知道自己現在只會是林大哥的負擔,她……

不想做包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