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唐玉翻了個白眼,轉身朝書房走去,她爸的好東西都在書房裏放着。 接下來的時間裏,馮陽光被唐玉一家熱情的款待,根本沒有把他當做外人來對待。

當然有一半時間都是在唐富貴問馮陽光在答,把馮陽光相關的問了個遍,還十分細節,就差問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了。

在聽到馮陽光這些年都是一個人過,並沒有親人,他們表面上是替馮陽光傷心心疼,實際上心裏則是有些欣喜。

馮陽光是孤家寡人的話,那麼說明不管是唐玉嫁出去或者是待在家裏都可以,這樣他們也不用當心自己女兒嫁出去可能被欺負,畢竟現在婆媳關係那麼緊張,如果不好處理呢。

總得來說,馮陽光這個這個男朋友是過了父母這一關了,變成了準女婿。

就在四人圍着桌子就像是一家人一樣其樂融融,正在交談的時候,這時門鈴響了。

叮咚叮咚!

看來是有人上門拜訪。

唐玉拿起電視遙控按了一下,他們面前的電視上立刻出現了門外的畫面。

入眼而來的是一個尖嘴猴腮,帶着眼鏡,滿臉都是討好笑容的男人,年齡跟唐富貴差不多。

馮陽光第一眼的感覺就兩個字“猥瑣!”

一旁的唐玉看到電視上的人,原本滿帶笑容的,瞬間就變了,比變臉還快,像是看到什麼不喜歡的東西,這下馮陽光來了興趣。

對唐玉低聲好奇道“這人是誰?感覺你很不喜歡他。”

“他叫甄好人,是我爸爸的合作伙伴,我不喜歡的是他的兒子,他兒子你也認識。”

“我也認識,姓甄?”馮陽光憑藉自己強大的記憶力回想起來了,主要是這個人他印象有點深刻,“你說的不會是甄帥吧?”

“對,就是他,我一想要見到他就煩,幸好你上次擊敗他,我才能安生這麼長時間。”

“忍忍吧!對方肯定是來祝賀你父親生日的,來者皆是客,咱們私底下怎麼罵都可以。”

“再說了你現在是有男朋友的人,可以義正嚴詞的拒絕他,我會站在你這邊的。”馮陽光說着捏了捏唐玉柔若無骨的小手。

這時楊雯也把甄家父子二人給領進門了,對方手裏提着大袋小袋的禮物,一看華麗的包裝就知道價格肯定不一般,果然是有錢人。

“老甄,咋倆什麼關係,怎麼來還送上東西了?這也太見外了吧?”唐富貴臉帶笑容道,看樣子很歡迎兩人的到來。

甄好人聽到唐富貴的話笑的更加開心了,對唐富貴的話十分受用,滿臉堆笑道“那的話,今天可是你的生日,送上禮物是應該的,而且我送的都是一些小禮物,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隨後雙手抱拳,對唐富貴祝福道“希望老哥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越活越年輕!”

“呵呵!其他都還好就最後這個我看不太實際,越活越年輕那不是成妖怪了嗎?哈哈哈。”唐富貴半開玩笑道。

突然甄好人身邊的甄帥注意到了沙發上的馮陽光,畢竟裏唐玉實在太近了,現在馮陽光長得跟七八個月前差不多,不過穿上西裝氣質不太一樣。

甄帥看了好多眼才確定的,這不就是當初害他斷手的那個人嗎?一想到他的手就有些隱隱作痛。

奪女之恨加上斷手只恨,使他面目全非、心態爆炸指着馮陽光就大罵,全然不顧周圍的人。

“小子,你居然敢出來,你跑不掉了,我一定要報仇。”

隨後他朝一旁的父親道“就是這小子把我手打斷的,還讓我當衆出糗。”

馮陽光也不害怕,坐在沙發上紋絲不動,笑眯眯的看着這父子兩人,找他算賬?那就要看這兩人有沒有這本事了,他可沒把這兩隻小螞蟻放在眼裏。

甄好人眯着眼睛看向馮陽光,上下打量起馮陽光,像是要把馮陽光印在心裏,他朝兒子低聲道“你先受點委屈,等以後再跟他算賬。”

甄帥經過父親的安撫也好了一些,能冷靜下來,暗暗點了點頭,他知道該怎麼做。

唐富貴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切,他有些奇怪爲什麼自己的準女婿會跟這兩個人有過節,不過一邊是半個兒子,一邊是合作伙伴,他站了出來當和事佬。

“老甄!你兒子跟我準女婿是不是有什麼過節啊?”

準女婿?甄帥一聽自己夢寐以求的位置上居然有人了,差點又暴走,心裏比吃了屎還難受,雙眼怒視馮陽光。

甄好人眼疾手快拉住自己兒子,輕笑道“沒事,沒事,都是小輩之間的打鬧,上不得檯面。”

話鋒一轉,他繼續說道“那唐總,我們就先走了,不打擾你們的家庭聚會了。”

“這就走了?不留下來吃個便飯嗎?”

“不了吧,公司那邊還有事,以後再聚。”

說完,甄好人拉着自己兒子,朝門口走去,本來他是想刷一波好感度的,沒想到差點刷成惡意值了。

很快父子倆一同上了一輛黑色商務車,坐在副駕駛的甄帥瞬間破功,照着前面的盒子就是一下,嘴裏還罵罵咧咧“TMD,老子什麼時候受過這種鳥氣,爸…”

“禁聲,等出去離開這再說。”

甄帥只能把話都給憋了回去。

終於車子駛出了別墅,甄好人望着自己的兒子,緩緩開口道“你知道你爸我能爬到今天這個位置靠的是什麼嗎?”

甄帥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是錢?”

“我靠的是隱忍,忍這個字很簡單,但做到卻很難,我經商那麼多年,遇到像你這樣的事多到數不過來,但我最後都報了仇,家業也越做越大。”

“有一句話我很喜歡,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我已經跟太陽國那邊聯繫好了,到時候他們會出手幫助我們,一舉把唐富貴的財產全都奪過來,那時候得罪你的人還不是隨意處置。”

甄帥聽到這就算是再笨也聽懂了自己父親的意思,笑的很張狂。

一張大網正在緩緩編織着。

房間裏,唐富貴看着兩人消失,臉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了,好似剛剛一切是裝出來的。

“玉兒,等下把這人送的東西全都給我扔了。”

“???”馮陽光滿腦子問號,爲什麼要扔了呢,剛剛他們不還是相談甚歡的樣子嘛?怎麼突然就變了?

“好!馬上去!”唐玉似乎已經習慣了自己父親這讓人看不懂的操作,站起身來把禮物拎到一邊,看都不看裏面是些什麼東西。 唐富貴似乎看到了馮陽光驚訝的樣子,拍了拍馮陽光的肩膀,語重心長道“陽光啊!你沒有在這一行不知道這一行的水深,記住一句話,除了你百分百信任的人,比如家人或者夫妻,其他親近你的人不一定就是對你好的人,也許還是準備害你的人,特別是在你有錢的時候啊。”

聽唐富貴的語氣,馮陽光從裏面聽到了心酸和無奈,他感覺自己這便宜老丈人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一會,唐玉空着雙手回來了,看樣子吧那些東西給處理掉了。

“陽光!把你給爸媽準備的藥丸拿出來。”唐玉提醒道,那東西算得上是無價之寶,她想也讓自己父母快試試,改善一下體質。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幸好提醒了。”

馮陽光摸向西裝的口袋,從口袋掏出兩個精美的盒子,在對方兩人的注視下打開了盒子,露出兩顆藥丸的身影。

唐富貴看到之後神情一動,他想起了飛機上馮陽光給他吃的療傷藥。

楊雯發揮了不懂就問的良好習慣,好奇道“這是什麼?看起來跟古裝劇裏那些丹藥一樣,是吃的嗎?”

唐玉把自己吃下去的感受告訴了父母。

“你們看我是不是跟昨天有些不一樣?”唐玉指了指自己說道。

畢竟是親人,要比外人更加了解熟悉一些。

楊雯盯着唐玉看了一會,還真發現了些不同之處,發現唐玉的皮膚可比以前好多了,氣質也有所改變。

看到這楊雯二話不說,直接伸手拿起一顆藥丸完嘴裏送去。

唐富貴也不甘落後,拿起另一顆吃了下去。

兩人待在原地等候藥丸發揮作用。

兩人行雲流水、堅決果斷的操作把唐玉給看傻了,自己父母心有點大啊,都不當心這是假的嗎?

她當時都還不相信這藥丸,吃了之後才相信的。

其實很簡單,楊雯毫不猶豫是因爲對變美邊年輕的渴望,她都快50多了還能保持這麼年輕的樣子,多虧了她平時的保養和用大把大把鈔票砸出來的。

現在有這個機會她當然得好好把握了,至於懷疑的話心裏也有,不過就算是沒用就當吃糖了,反正也沒用壞處。

唐富貴則是吃過馮陽光給的藥丸,知道效果,試過一次當然相信了。

幾秒之後,藥效開始發揮,兩個人感覺身體特別熱流永動,很舒服,跟泡在溫泉裏一樣。

看着兩人享受的樣子,唐玉露出了個陰惻惻的笑容,她剛剛可沒有把副作用給說出來,一本正經道“我覺得你們還是快去廁所!”

“爲…!”話還沒說出口,兩人同時感到自己肚子一陣翻騰,相互對視一眼,朝廁所跑去,現在他們知道自己女兒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哈哈哈!”唐玉看到自己父母狼狽的背影,不厚道的笑了。

馮陽光在一旁默默看着這一切,突然發覺有親人在身邊真好。

時間一晃來到晚上,夜幕降臨,整個魔都燈火輝煌,年輕人開始了夜生活。

餐桌上,唐富貴和楊雯都換了一套衣服,神采奕奕,他們身體狀況比之前好太多了,感覺年輕十多歲了都不止。

主位上手拿刀叉的唐富貴,看着馮陽光,躊躇了一會,還是決定說出來,緩緩開口道“陽光,方便告訴一下你這藥丸是從哪來的嗎?”

“當然是我男朋友自己做出來的了!”唐玉搶答道,看着自己老爸笑容,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她繼續打擊道“你就別多想了,陽光他的藥丸製作成本很貴的,而且這藥每個人只能吃一顆,在吃就沒用了。”

她家可是做醫藥的,知道自己老爸想拿這個賺錢,只要做得出來,能批量生產,那錢就能源源不斷來,超越首富都是時間問題,看看那些爲了漂亮整容和花費天價買化妝品的女人就知道了。

“哎!原來如此,是我想多了!”唐富貴心裏的熱情瞬間熄滅。

馮陽光嚥下嘴裏的東西,開口道“雖然這個藥丸成本很高,但我還有弱化版的,伯父要不要,要的話我可以給你。”

“不過效果的話恐怕只有給你們吃的三十分之一,畢竟用的藥很便宜。”

“能給我嗎?會不會對你有什麼影響!”

“沒什麼影響,等下我就能寫給你。”

唐富貴聽後臉上再次堆滿笑容,這真是上帝給你關上一扇門,肯定會給你打開一扇窗,幸福來得太突然太快了。

他甚至都能看到自己的公司做大做強。

唐富貴他們其實跟普通人差不多,有的只是普通人沒有的商業眼光,在他們心裏一切東西都可以賺錢,重點只是你沒有發現的眼睛。

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實質區別,這也是他厚着臉皮朝馮陽光詢問丹藥的原因,正是看中了其中的商業價值。

“那真是太好了!”他轉頭向楊雯道“把我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來,我要跟我的準女婿喝大一頓,一醉方休。”

“好!”楊雯起身離開飯桌上。

不一會回來的時候手裏已經拿了幾瓶瓶子很好看的東西,看樣子就是唐富貴所說的酒。

唐富貴二話不說一人一瓶,直接和馮陽光對吹起來,可惜喝到最後馮陽光一點醉意都沒有,精神抖擻,酒倒是挺不錯的。

而老丈人已經被他喝到桌子底下,開始說混話,要是唐玉不叫她母親拉開唐富貴,恐怕要拉着馮陽光結拜了。

唐玉當然不幹,男朋友變叔叔可還行,氣的直原地跺腳。

入夜,馮陽光躺在牀上,頭腦很清醒,剛剛的那些酒對於他來說就是毛毛雨。

隨後他閉上眼睛,心神沉浸下去,來到很久也沒有來到的系統空間裏面,他可必須得問清楚,要不然他睡都睡不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