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哥感覺他的臉,就像被楊曉紀噴了一臉的唾沫似的。

無地自容的他,只能是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如果不是公會的會長,還有別的工會的人在,他就甩手離開了。

這會,那雷霆仙女,急忙過來對楊曉紀說好話,道:“原來你這麼有實力啊,之前是我瞎了眼,對了,以後在遊戲裏,你可要帶帶我啊!”

還有那個罵死你,更是卑躬屈膝的說:“老闆,我之前就是胡說,您別生氣,待會我敬您幾杯!”

那邊的公雞才爬起來,被衡阿陽一把握住了腦袋,照臉又是一腳,這公雞當場就昏死過去了。

楊曉紀看都沒有看他們,完全就是一批智障腦癱,理他們還不如回去跟爆女養的狗玩。

纔想起身離開,婉妮也走進餐廳,因爲她那邊收到了消息,說是倫國那邊的進口公司,要求龍國的出口公司,降低出口的成本。

可她看到那位火鳥哥的時候,就好奇的問了句:“你怎麼在這?”

火鳥哥看到婉妮,急忙站了起來,說了句:“婉妮姐,我跟遊戲裏的玩家們吃個飯,你也玩遊戲嗎?”

婉妮笑道:“我玩什麼遊戲?我是來跟我老闆說工作的!”

“你,你老闆?是不是王者公司的楊曉紀,楊總?”火鳥的臉色立刻就變了,變得極其的驚恐,極其的震驚。

婉妮看了看楊曉紀,結果發現楊曉紀的臉色極其的難看,又看了看火鳥,立刻就明白了。

直接來到楊曉紀的近前,解釋道:“老闆,他是咱們公司財務副總蒙晗落的兒子,蒙海遠!”

楊曉紀很是冷冰冰的看了婉妮一眼,道:“看起來,你跟這位財務副總的感情不錯啊!”

給婉妮嚇的,當時就說:“我們只是工作上的來往而已,那次我只是看到了蒙海遠,就說了幾句話而已!”

這時,飯店的服務員,開始上吃的,跟喝的了。

可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楊曉紀的身上,他們可不是聾子,聽的很清楚,楊曉紀很有可能就是王者公司的總裁,那位傳說中的楊曉紀。

不然的話,那火鳥哥怎麼跟孫子似的,站在楊曉紀的面前,頭都擡不起來。

楊曉紀就奇怪了,一個財務副總而已,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的錢,給她的兒子玩遊戲?

想到這裏,楊曉紀也沒說啥,只是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給那個火鳥嚇的,還吃什麼飯啊,也慌亂的跟着離開了餐館。

現在都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但楊曉紀還是回到了公司,並且讓莫滿開啓了公司服務器的數據核心。

這個數據核心,只能是楊曉紀才能開啓,裏面記錄了王者公司所有的財務數據,並且進行全面的計算,與所有公司財務數據進行同步,哪怕是少一毛錢,都能知道。

楊曉紀給兩家公司注資了五百億米刀,平時也幾乎很少過問財務的數據,但是這並不表示,楊曉紀就完全的不在乎這些。

公司服務器的數據核心,是莫滿按照楊曉紀的要求編寫的軟件,功能看似簡單,可實用性卻極其的強大。

搜索到蒙晗落的資料後,楊曉紀發現,公司有超過一千萬的資金,莫名其妙的轉入她的手中。

看到這裏,楊曉紀基本就知道是爲啥了。 王者公司的核心數據顯示,那位財務部副總蒙晗落,一共從公司的財務資金裏,拿走一千萬龍幣。

軟件同時提示,每次都是在員工發薪水之後拿的,一共拿了三次。

楊曉紀把員工的薪水數據仔細的看了一番,發現每次實際發薪與公司財務的數字,有很大的差距,其中有超過一百五十個根本不存在的人,居然也在拿薪水。

看到這裏,楊曉紀都笑了。

人要是貪婪起來,真的是什麼都能用上。

同時,這位王者公司的女副總,也給婉妮打了個電話。

電話中,蒙晗落使用近乎於哀求的口氣,說:“婉妮助理,楊總那邊如何?關鍵的時候,你可得幫我說點好話啊!”

婉妮也很無奈的說:“晗落姐,恐怕這次我也幫不了你了,你說你的兒子招惹誰不好,偏偏招惹楊總,只是玩個遊戲,就花了數百萬,我真的不知道他玩遊戲的錢,到底都是從哪兒弄的?你現在還是想想,明天怎麼跟楊總說吧!”

說完,電話就切斷了。

雖然平時相處的感情不錯,但是現在,婉妮絕對不可能會幫蒙晗落說話。

她可知道楊曉紀的脾氣,如果蒙晗落真的是佔楊曉紀的便宜,那楊曉紀不吃了她,都不姓楊了。

蒙晗落轉頭看了看,還跪在她面前的蒙海遠,極其痛苦的說:“我真的不知道還能對你說什麼了,你玩遊戲可以,花錢也行,可你爲什麼要去楊曉紀的面前顯擺啊?”

滿臉後悔的蒙海遠,還說了句:“媽,我真的沒在他的面前顯擺,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也會去參加那個見面會,媽,我知道錯了,以後玩遊戲,我少充錢還不行嗎?”

“還有以後?你知道不知道,楊曉紀是什麼人?他的個人資產超過了數千億米刀,他想弄死你,比弄死一隻蒼蠅還容易,現在你立刻去整理東西,咱們現在就離開花城!”

說別的都是廢話,蒙海遠是她的兒子,他的父親在他還未出生就死了,這娘倆相依爲命,直到去王者公司工作了,日子纔好點,可現在,她們不得不離開這個城市了。

倆人拿好了東西,可纔打開房門,就見莫玲,火舞幾個人站在了門外。

蒙晗落手裏的皮箱也掉落在地,摔開的皮箱裏,都是現金。

莫玲幾個人進了屋,誰都不說話。

因爲沒什麼可說的。

楊曉紀早就知道她要這麼幹,所以,提前就安排了她們來這裏阻止蒙晗落離開。

那蒙海遠看莫玲要去拿那箱錢,還想動手去阻止,結果被莫玲一個穿心腿給踢倒在地,疼的他齜牙咧嘴,爬都爬不起來了。

蒙晗落直接跪倒在地,請求莫玲讓蒙海遠離開,可莫玲卻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道:“那是不可能的,楊總讓你們明天都得去公司!”

現在,蒙晗落只能是跪坐在地,用眼淚來表達痛苦了。

第二天上午,楊曉紀來到公司,就先見了兩個外國人。

一個叫‘莫里斯’,一個叫‘艾格拉斯’。

這倆人穿上西裝,看上去跟普通的外國人沒什麼不同,甚至看臉啥的,還有點中年人的那種男人味。

可實際上,這倆人的來頭可不小。

他們是世界上最大的僱傭兵基地裏的管理,也是僱傭兵作戰任務的指揮者,與業務經理。

生活系游戲 而這個僱傭兵基地,對外的名字叫做,‘黑色火焰’。

首先是莫里斯開口說話。

“楊先生,我們收到你的邀請,第一時間趕來了花城,如果我們的商談能夠儘快的完成,一個小時後,我們就會離開!”

來這裏是談生意的,可不是閒談的,一個小時就已經足夠了。

楊曉紀對黑色火焰的瞭解,也只是侷限在莫滿給他的資料上。

國外的僱傭兵基地有很多,爲什麼楊曉紀只選擇了黑色火焰?

首先是這個基地的僱傭兵,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戰鬥精英,對戰爭有一定的經驗。

其次,他們的口碑非常的好,至少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失敗的任務。

而最重要的一點,他們雖然是僱傭兵組織,可實際上都是敢死隊的作戰模式,而且從不因爲金錢背叛僱主。

所以,楊曉紀就說:“我需要你們幫我打擊海國附近的海盜,並且保證我的貨輪,能夠安全,順利的通過那片被海盜控制的海域!”

看上去有三十幾歲的艾格拉斯,跟着說:“打擊海盜並不是很難的任務,但是我們要求的費用,可不會少,我們使用的都是敢死隊,任務進行的過程中,我們的費用是,每人每天十萬米刀,這其中包括武器彈藥的投入,以及打擊設備的費用,我們會根據你想打擊的規模,來制定多少敢死隊參戰!”

一個人一天就需要十萬米刀,這個價格可不便宜。

但是楊曉紀卻笑道:“我要最大規模的打擊範圍,最好是讓那些該死的海盜都去見鬼!”

莫里斯跟着說:“那麼我們會投入五十支敢死隊,每支敢死隊有十人,因爲是大規模的打擊,我們會使用重型武器,這就相當於一場區域戰爭,那麼費用方面,每天最少需要七百萬米刀,而這場戰鬥,我們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也需要十天的時間,那麼費用就是七千萬!”

這倆人從坐在面前,嘴裏說的除了錢就是錢,就好像掉錢眼裏了似的。

可楊曉紀卻不這麼認爲。

爲什麼叫敢死隊,想想就知道,他們這個職業,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死。

而得到的唯一安慰,可不是打贏什麼戰鬥的榮譽,而是能夠給他們自己,或者他們愛的人,創造了財富的喜悅。

楊曉紀立刻開出一個一億米刀的支票,交給了莫里斯,並且說:“打擊過程中,如果有人犧牲,就把剩下的錢給他們的家人!”

這倆老外很是感動與驚訝的看着楊曉紀,他們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義氣的僱主,根本不把錢放在眼裏的人。

莫里斯很是感動的說:“你是我們見過的,最好的僱主,我們一定會幫你把那些該死的海盜,全都弄死!” 與莫里斯二人商談之後,楊曉紀叫婉妮把他們親自送出公司,同時叫莫玲把蒙晗落與蒙海遠領到了辦公室。

見到楊曉紀,蒙晗落就懇求楊曉紀的原諒,那聲情並茂的場面,就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還有那位火鳥哥,現在看到高高在上的楊曉紀,真的是把腸子都要悔斷了。

玩遊戲就安靜的玩唄,還非得搞個見面會。

現在弄得遊戲裏的玩家都要把他給嘲笑死了。

特別是在遊戲論壇上,火鳥哥被神祕富豪打臉的標題,被點擊了上千萬次。

楊曉紀慢慢的擡起頭,面無表情的看着蒙晗落,說:“其實我並不在乎錢,我最需要的就是信任,可你做的這些,跟一個賊有什麼分別?你糟蹋的不是我的錢,而是你自己的尊嚴!”

蒙晗落哭道:“楊總,我知道我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吧!”

“不會有任何機會給你了,我也不會爲難你,把你吞的錢都吐出來,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個時候了,還想要機會,想什麼美好的願望啊?

錢纔是最主要的,一千萬龍幣,都可以讓紫禧的老向他們,吃幾年的了。

蒙晗落把所有的錢都拿了出來,可還差數百萬。

那個敗家子玩遊戲,就充值了那麼多,人家遊戲公司可不管你的錢是哪來的,你在遊戲裏爽了,人家就要收錢。

楊曉紀跟着對蒙海遠說:“你不是遊戲充值排名第一嗎?現在去論壇跟大家說說,你充值的錢是怎麼來的,之後你就可以離開了!”

蒙海遠連抗拒的勇氣都沒有,只能是用電話登陸了論壇,把她的媽媽如何從王者公司弄錢,以及他充值的錢,都是人家楊曉紀公司的錢等等,都發布了出去。

整個遊戲論壇都震驚了。

“火鳥哥,你可真厲害,連楊曉紀都敢招惹,要是我的話,打死我都不會那麼幹!”

“原來你的實力是這麼堆積起來的,你還能要點臉嗎?”

“以後我們玩遊戲,還是別充值了,跟隱形富豪比起來,充值的就像二百五!”

看到這裏,楊曉紀還是很滿意的。

他就是想讓每個人都知道,玩遊戲的本身,就已經是一件用生命寶貴時間去享受的舉動了,然後還要花錢。

那些玩遊戲充值的,想要什麼?只是想獲得遊戲最好的體驗?可當你充值開始的瞬間就會發現,其實你永遠都不可能成爲最厲害的那個。

就像火鳥哥,花了數百萬,可在遊戲裏,還是有比他更加強大的玩家。

當他遇到了這些玩家,還不是一樣不開心?

楊曉紀不充值玩遊戲,就是不想成爲那些二百五。

最後,他還是讓倆人離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