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秦帝國的武者頓時鬆了口氣。

秦月璃把手向測元石上一按。頓時顯現出來。

秦月璃!天秦帝國!十九歲!真元境一重!

“譁——!”

臺下武者頓時驚呆了!這是七國論戰第一個真元境登臺。而且還是十分年輕的十九歲!

齊絲硫目光微微一凝,此時戰天台上的情形十分明確。

天秦帝國真元境!

而天荒帝國和天齊帝國最強者只有靈元境九重!

正常情況下,根本不用比!勝者也已經註定是天秦帝國。

齊隆和藍旭東頓時心頭一顫,暗歎,此番登臺,註定要敗了!

雖然靈元境九重和真元境一重只有一個小境界只差,但其中卻包含有一個大境界!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忽視的!這一個小境界的差距要遠比同境界的差距要大的多!

所以,他們幾乎毫無勝算!

而樊豪吳澤等人更是驚懼的無以復加,靈元境九重便已經讓他們看到了下等帝國和中等帝國的巨大差距,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個真元境武者!在下等帝國,真元境已經可以成爲一方王侯!

荒擎風暗暗一嘆,也沒有說太多,便道:“自由選擇對手!”

秦月璃呵呵一笑,在三人面前微微打量一番,齊隆和藍旭東頓時心中一緊,口中默唸,千萬別選我!我還想在這戰臺上多呆一會!

不料,齊絲琉卻看向韓千雪,微微一笑,道:“韓姑娘!我們兩個論戰如何?”

韓千雪微微一驚,沒想到秦月璃竟然挑選她,她在臺上修爲最低,沒想到唯一真元境的秦月璃竟然先選她。

不過韓千雪並不畏懼,畢竟她上臺本就不是來爭奪少年王的!便盈盈淺笑,道:“好!”

秦月璃緩緩點頭,隨即一踏步,再次飛身到七號次戰臺!

韓千雪也緩緩跟上去。

兩人都是一柄長劍,開始戰鬥起來。

秦月璃之所以選擇韓千雪,自然是瞭解到,韓千雪是韓千雨的姐姐,而韓千雨和荒孤庭現在還有名義上的婚約。

所以,她纔想會會韓千雪。

而另一邊,藍旭東和齊隆則鬆了口氣,隨即目光凜冽的看向對方,雖然掙得少年王無望,但至少要贏一個人,在臺上多站一會兒!

兩人迅速戰鬥了起來。

下等帝國的三人自然也選擇對手,剩下一人候戰!

毫不意外,韓千雪在和秦月璃鬥戰數十個會合,便元力耗盡,只能認輸。

秦月璃笑道:“好吧!認輸就認輸吧!你實在太弱了,也沒什麼意思!”

而另一邊,齊隆終於以半招之差勝過藍旭東。

第二場,齊隆對戰秦月璃!

吳澤對戰樑魯!

齊隆知道自己很難取勝,所以率先出手,手中一柄丈八蛇矛,猛然長嘯一聲,向秦月璃衝殺而去。

但在境界的巨大壓制之下,齊隆的元力在靠近秦月璃之時,便瞬間被她一招瓦解!

“再來啊!”秦月璃嘻嘻一下,看着齊隆,讓他再次進攻。

林小熙在臺下看着秦月璃遊刃有餘的招式,羨慕的笑道:“師父!你看,月璃姐姐好厲害啊!”

荒孤庭笑着點點頭,道:“你未來也會和他一樣厲害!”

林小熙笑了笑,隨即道:“師父!月璃姐姐這麼厲害,你能打過他嗎?”

荒孤庭溫潤一笑,道:“你說呢?”

“嗯…應該,能吧!”林小熙想了想,道:“師父這麼厲害!月璃姐姐應該不是師父的對手!”

荒孤庭滿意的點點頭:“你這麼想便對了!身爲武者,自然要有永不言敗的信念!”

林小熙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好了!月璃下一招,齊隆就接不住了!”荒孤庭話音未落,齊隆便被打下戰臺。

而下等帝國之中,吳澤戰勝!

“我宣佈!六國論戰十九歲!少年王!天秦帝國!秦月璃!”

這本就是沒有任何懸念的論戰,所以觀戰區的武者都比較平靜,沒有太過驚訝!

“天秦公主竟然這麼厲害,而且還如此美貌,像個仙子一樣。”有武者驚歎道。

“我聽說過,她是天秦十三公主,很受天秦皇帝的寵愛。而且天賦很高!天秦帝國誰人不知?今日才見到她的真面目!”

秦月璃受了尊榮,高興的跳下戰臺,林小熙連忙跑過去迎上,一本正經的道:“恭喜月璃姐姐獲得少年王的稱號!”

秦月璃呵呵一笑:“那當然!我纔不會比你師父差呢!咦!對了,你師父呢?”

秦月璃四周一看,竟然沒有荒孤庭的身影,頓時不滿起來:“這個壞蛋,竟然不來迎接凱旋而歸的本公主!”

林小熙也看了看,果然不見了荒孤庭,連忙解釋道:“師父,可能突然有事吧!剛纔他還在我的身後呢!”

“算了!”秦月璃搖搖頭,“我師父還等着我呢!我要快點回去了!”

林小熙連忙點頭。

秦月璃連忙回到天秦陣營,此刻,秦月璃的師父一臉不豫的看着秦月璃。

秦月璃頓時做出可憐之狀,湊近師父面前,忐忐忑忑道:“師父!人家錯了!你原諒我吧!”

她師父冷哼一聲:“你可沒錯!爲天秦奪得少年王之位,我這個師父是管不了你了!”

“別啊!師父!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肯定還需要您管教才能修爲提升啊!師父…!”秦月璃撒起嬌來。

“好了!”老嫗咳嗽一聲,才緩緩道:“那你說說,你是去幹什了?”

秦月璃怯怯道:“就是去買幾件…衣服而已!”

“買衣服!你還好意思說!”老嫗頓時更生氣了。

“師父!我真的錯了,以後肯定不會這樣了!您就原諒我吧!” 此時,戰天台最深處的閣樓中。

荒孤庭和荒擎夜相對而坐。

荒擎夜看了一眼荒孤庭,嘆道:“天秦和天齊已經全部勝了三場,唯獨我天荒勝了兩場!如此看來,中等帝國之首的稱號,必然無望!”

荒孤庭微微點頭,道:“按照目前的形勢,天荒想要贏得七國論戰,剩下兩場必須全部戰勝!但這種機會似乎很是渺茫!”

荒擎夜淡淡分析道:“下一場,由藍和出戰,他真元境一重的修爲,還是有些勝算,畢竟,三國二十歲要參戰的都是真元境一重!但二十一歲幾乎必敗無疑!齊絲琉真元境三重修爲,三國之中同齡第一,只有韓千山或許能與他周旋一番,但,恐怕也只是周旋,想要戰勝,沒有任何可能!”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這個確實是個問題,但,我也幫不了你!何況勝負本就難料!天荒已經蟬聯三屆首位,今日逢敗,也是情理之中!”

雖然荒孤庭是天荒的皇子,但顯然沒有把天荒帝國這所謂的榮譽放在心上。

荒擎夜深深的盯了他一眼,道:“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你也說的出來?”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我說的話全部都是站在天荒帝國的角度來說,怎麼會是大逆不道?難道一國帝皇就這點容人之量?”

荒擎夜嘆息一聲,道:“我叫你來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荒孤庭搖搖頭,沒有說話。

荒擎夜道:“你的真實修爲恐怕不僅僅是靈元境二重吧!雖然朕不知道你是如何瞞過測元石!但,我相信你的真實修爲肯定不止表面上這般!”

荒孤庭輕輕一笑,道:“告訴你也無妨,我的確隱瞞了些許修爲,但也僅僅是些許,我現在的修爲委實不高,只有靈元境四重!”頓時一股元力從荒孤庭身上涌現。

綜遊戲boss危險 荒擎夜微微皺眉,感知着那股元力,的確是靈元境四重無疑。

荒擎夜感嘆道:“你一個月前恐怕還是毫無修爲吧!這短短一個月,也就是你被廢掉太子之日開始,你的修爲便開始突飛猛進,即便你現在靈元境四重很弱小,但依然是驚世駭俗!能告訴父皇,這期間,你發生了什麼?”

荒擎夜目光灼灼的盯着荒孤庭,對於荒孤庭這個親生兒子的境遇,荒擎夜很是疑惑。

荒孤庭微微沉思,自然不會回答這個問題,總不能說,現在的自己是和他的兒子靈魂融合後的又一個人吧!

先不說荒擎夜也不會醒,若真信了,恐怕就分分鐘把自己鎮壓了!

荒孤庭輕輕一笑,道:“這件事情.我覺得我不能告訴你,武者都有自己的祕密!即便你我之間有父子關係,也是不能透露的!”

荒擎夜知道他不會回答,便再次問道:“好,這個問題,你不回答也就罷了!那你能告訴我,靈元境四重的修爲是如何對抗真元境九重?”

荒孤庭淡淡一笑:“這兩個問題應該都一樣,我同樣不會回答!”

“好!”荒擎夜大笑一聲:“不愧是我荒擎夜的兒子!”

荒擎夜目光一肅 ,冷然道:“現在,朕再問你一個問題,現在,你是否是朕的對手?”

荒孤庭心中一跳,什麼意思?難道荒擎夜想要出手試探他的真實戰力?

他與玄元境之下的武者對戰,精神力可以毫無跡象的運用,但若是和玄元境武者對戰,必然要暴露強大的精神力!要不然根本無法玄元境武者對抗!即便是一招!

荒孤庭眸光微閃,面色平淡道:“莫非一國帝皇想要親自出手試試自己兒子的修爲?”

荒擎夜哈哈一笑,道:“你終於承認我是你的父皇了?”

荒孤庭沒有說話。

荒擎夜繼續道:“罷了!你有什麼祕密,朕可以不知道,但是,你卻必須記得,你是天荒皇子,是一定要爲天荒帝國的未來負責!如今你的修爲和天賦已經完全駕臨在焚兒之上!他這個太子過的可是異常艱難!”

荒孤庭冷然一笑:“他當然艱難!過不了幾天,整個幽靈閣恐怕都要針對我!”

“幽靈閣?”荒擎夜目光一閃,天荒帝國境內最大的殺手組織,荒擎夜身爲皇帝豈能不知?

他微一思慮的,沉沉開口:“幽靈閣刺殺你了?”

荒孤庭笑道:“只不過是一羣送死之人罷了!”

荒擎夜點點頭,道:“以你現在的修爲,玄元境之下恐怕人再多,也傷不了你!幽靈閣的閣主便是親自刺殺你,恐怕也未必能得手!”

荒孤庭冷然一笑,道:“怎麼?你的太子刺殺你的二皇子,你就打算視而不見?”

“自然不會!”荒擎夜笑了笑,道:“你放心,幽靈閣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

荒孤庭哼了一聲,忽然道:“太后也知道我被幽靈閣刺殺之事!我不太明白,不知道你可明白?”

“太后?”荒擎夜臉色頓時肅然起來,眉頭一皺,道:“太后修爲冠絕天荒!你身爲她的親孫子,她不會針對你的!不過日後再見太后,不準太過無禮!”

荒擎夜並沒有正面回答荒孤庭的問題,但是卻暗示了太后的強大。

荒孤庭笑道:“怎麼!你這個皇帝莫非還是太后的傀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