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了,萬年雪之前已經提醒過龍成,要他忍著點了,他要是還被疼的在那大呼小叫,鐵定會被這女人給看輕的,今天已經受夠這女人的鳥氣了,他是真的不想被萬年雪給點著鼻子鄙視。

龍成已經知道萬年雪的想法了,她就是想借著木靈的力量,直接將這黃雲烏蟒獸的胃給撐爆,這方法可比龍成要用火梵聖體一拳一拳的轟擊那厚實的胃壁要好多了。

不久之後,那大樹的樹枝終於生長到底部了,而龍成的膝蓋也被腐蝕的隱隱可見骨頭,不開玩笑的說一句,真的疼死了!

當龍成向下望去,他就見到在那黃色的胃酸湖裡,到處長滿了不知名的植物。

至於上方的胃壁上,各種長滿綠葉的樹枝也以極快的速度在蔓延,只是數個呼吸的時間,那不停蠕動的胃壁上面全是生機昂昂的植物了。

「好了,你再支撐一會,就能完事了。」

萬年雪似乎鬆了口氣,對龍成說道。

「你怎麼只叫木靈長出一棵大樹,要是多點的話,也能快點從這裡出去。」

龍成現在疼的眼冒金星,腦袋暈的厲害,他要是不和萬年雪說點話轉移注意力,怕是真的要活生生的給疼的暈過去,所以龍成明知剛才他說的話有點蠢,還是說了出來。

「要不是你沒把種子從身上甩出來急著叫木靈把種子催熟,也不會只用一顆樹來做基點了,難道你以為,你這薄弱的身子能同時撐起兩顆經過木靈催熟的大樹?我怕到時候你的身子直接被壓擠成肉餅了。」

萬年雪能通過和龍成血脈相連的九天血靈石感應他的身體狀況,知道龍成現在的身體很不好受,說話也就稍微客氣了點,只是說的話依然很難聽。

「你和木靈交流時,我聽不到你們說話,這是怎麼回事?」

龍成能感覺的到,他的膝蓋已經腐爛的差不多了,而且傷口還在延伸,繼續腐蝕著他的腿,讓他覺得就像是有人在用刀把他腳上的肉一片片給割掉一樣,難受之極。

「我和木靈嚴格來說,都算是聚靈體,我們之間溝通不需要用語言,用神念就可以了。」

萬年雪很快就明白,龍成在借著和她聊天,以此來轉移注意力,所以她不等龍成再開口,就很是認真的先對龍成說道:「你記住了,等下我們從這裡出去后,你得用最快的速度施展火梵聖體,這樣你的傷就能很快恢復,同時也能在破碎的空間通道中安然出去,否則以你的肉體,很容易在空間風暴中變得粉身碎骨的。」

「恩,也不知道我們出去後會在哪裡。」

龍成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他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你說什麼?這火梵聖體還能將我的傷治好?這個煉體戰技還有這種作用嗎?」

「你這不廢話么凡是煉體戰技,都有兩個個最基本的作用,那就是強化肉身,增強恢復能力,我自創的火梵聖體自然也不會例外。之前你在練功火梵聖體時,身上大部分的水分和血液都被獸火給蒸發掉了,可最後身體卻正常的很,你可知道為何?」

萬年雪有意和龍成聊天,也就多說了點。

此時在龍成四周,已經全是綠油油的樹葉枝條了,甚至他的臉上,都爬滿了蔓藤,他就像是被困在一片茂密森林中心的人,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了。

龍成的膝蓋下面也有許多植物在那瘋狂的生長,將他的膝蓋和胃酸給徹底的分了開來,這下他是舒服多了,起碼膝蓋不用再泡在胃酸裡面,只是他腳上殘留的少許胃酸,仍在慢慢的腐蝕他腿上的肉,這些可不是那些樹木能幫到他的了。

「你直接把原因告訴我啊,賣什麼關子,跟便秘似的。」

龍成的精神好了點,想起萬年雪之前的所作所為,對她說話自然不會客氣了。

「我真應該叫木靈在你的屁股上也長出一顆大樹,這樣你就能知道能便秘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了。」

萬年雪見龍成說話這麼不給面子,她當然不會和龍成妥協了,當即就損回了龍成,哼了一聲,繼續說道:「你每一次吸收的獸火的熱氣,那熱氣都會被壓縮一次,經過六次的壓縮后,這股熱氣一碰到冰冷的獸火,就會凝聚成液體,逐漸取代你身上的血液,可以說,你現在的身體已經和尋常人不太一樣了。」

龍成一聽萬年雪的話,立刻感到蛋疼無比,身體內留著的紅色液體卻不是血液,那我還算是人嗎?

「屁話,你當然是人了。而且真要說的話,在你吸收獸火的熱氣時,那股熱氣已經和你身體內的血氣融合在一起了,它們所化成的液體,也能說是血液,只是你的血比較熱,其他的和一般人無異,你瞎緊張什麼?

萬年雪見龍成又要冒出奇葩的想法了,只得開口對龍成解釋道。

「那我當時被獸火烤的身體里的水分所剩無幾,怎麼練功成功火梵聖體后,卻是一點都不感到渴?我記得在練功火梵聖體之時,我可是渴的想要喝下一大壺的水。」

龍成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他清楚的記得,他的身體燃起熊熊獸火時,他可是口乾舌燥,可練功完火梵聖體后,這種感覺就消失了。

「你真笨,你都成功練功火梵聖體了,身體當然產生了變化。我就問你一句,你見過火需要喝水的嗎?」

萬年雪只覺龍成對火梵聖體如此的不了解,竟然還能成功練功火梵聖體,當真是走了狗屎運。

其實那會龍成被逼入了絕境,聽說只有練功火梵聖體才能有機會逃離黃雲烏蟒獸的胃,當然是鼓足了勁,全神貫注的練功火梵聖體了。

那時的龍成,練功之時可以說是心無雜念,完全投入進去,可以說是他練功至今,最認真的一次了,當時練功火梵聖體時那種玄而又玄的狀態,他以後怕是很難再達到了。

若是被萬年雪知道龍成以往在練功時,偶爾還會胡思亂想,定會氣得魂飛魄散,這小子難道嫌命長了?

一般人練功的時候,哪一個敢分心,莫非他不怕走火入魔嗎?

事實上,龍成會養成練功時想東想西的習慣,原因無他,以往他生活的世界哪有這種奇妙的戰技,還有什麼練功到一定程度后,壽元就能大增的功夫。

對於這一切,他這個靈魂剛穿越到這個世界的人可是陌生的很,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他練功之時雖說拚命,也很努力,但難免會想東想西,擔心自己練功了之後,身體會出什麼問題,久而久之,他練功的時候,腦中總會不自覺的冒出古怪的念頭。

「你的意思是說,我以後都不需要喝水了?」

龍成很是驚訝的向萬年雪問道。

「隔段時間你還是要喝一點的,我想你現在這種狀況,平均每三個月喝一小杯水就夠了。等你火梵聖體練功到大成,你的身體就可以完全擺脫對水的依賴了,渴了的話,就拿點獸火來吃,就行了。」

萬年雪很是得意的和龍成說道,同時心中想道,小子,在我自創的火梵聖體面前,震驚吧,顫抖吧,然後崇拜我吧,哈哈哈啊哈哈!!

你妹啊,渴了的話就拿獸火來解渴?我可以肯定,當我的火梵聖體練功到這個境界時,我絕對不是人類了。

萬年雪無意間和龍成炫耀的話,讓龍成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練功火梵聖體了,連將火梵聖體練功到第一層的心思也沒了。 龍成本想和萬年雪打聽一下關於十大妖獸聖祖的事,因為他總算想起來了,之前從東方正誠那裡搶來的百來件女人的褻衣,在他那還未用所有褻衣完成的拼圖,就見到了一個翅膀,而那個翅膀,和他瞥見的十大妖獸聖祖之中,有一個殘像上面的翅膀和這個翅膀極其相似。

可還未等龍成開口詢問,就感覺到一陣天搖地晃,隨後萬年雪就興奮的對他說道:「已經將這黃雲烏蟒獸的胃給撐的裂開了,你準備好隨時使用火梵聖體。至於那墨角火麟獸的孩子,我會讓木靈照顧它的。你放心,以你如今火梵聖體的威力,是沒辦法將木靈催生的樹給燒掉的。」

龍成很不爽萬年雪說的話,誰關心那小五色煙火獸的死活了,還出言打擊我。

不過那小五色煙火獸也不是一點用都沒,龍成還想著從黃雲烏蟒獸的胃裡出去后,就立馬去找林雲熙,找到林雲熙后,就打道回府了,反正有了五色煙火獸,獸火那是源源不斷的有,煉製紫火古靈丹肯定沒問題了。

「你居然要那小小的五色煙火獸吐獸火幫忙煉製紫火古靈丹,當真是一點人性都沒,你這樣做跟奴役孩童有啥區別?」

萬年雪得知龍成的想法后,憤憤不平的說道。

「滾!不久前那小玩意還吐了我一身呢,我叫他吐點獸火怎麼了3F告訴你我可不想養吃白飯的。」

龍成正聚精會神的留意周圍的動靜,準備隨時施展火梵聖體,見萬年雪又來扯淡,立馬就叫她一邊磨石頭去。

萬年雪還想再說什麼,龍成卻是感覺到一陣天搖地晃,還聽到了轟隆隆的巨響,四周狂風大作,吹的他周圍的樹葉嘩啦啦的響。

「火梵聖體,快,一旦被卷進空間風暴,那就完了。」

萬年雪顧不得和龍成屁話了,急忙出聲對龍成說道。

龍成哪還用得著萬年雪提醒,一感到他的身體像是要被某種強大的力量給牽引過去,他就毫不猶豫的施展了火梵聖體。

隨後龍成的身體逐漸變得通紅,身上燃起了墨綠色的火焰,將他四周的樹木枝葉轉眼間就燒的一干二進,出了他胸口的那棵大樹,而不久之後,他就被上方那黑色的漩渦給卷了進去。

此刻龍成的胸口的那顆大樹的樹根仍舊緊緊的纏著他,在龍成那墨綠色火焰的燃燒下,這樹的樹根不斷的被燒成灰燼,然後又瞬間恢復原樣,可見它的復原能力,確實能夠承受住那墨綠色火焰的燃燒。

龍成被上方的黑色漩渦給吸進去后,就只覺得四周黑得很,由於他身上燃燒的是墨綠色的火焰,照明作用比起普通的火還稍微遜色了點。

耳邊不停地傳來呼嘯的風聲,直把龍成吹得眼都睜不開了,只要他稍稍減弱火梵聖體的威力,他身上燒的正旺的墨綠色火焰就會被那肆虐的狂風給吹的熄滅。

「笨蛋,你找死啊!在這種破碎掉的空間通道中,要每時每刻都全力施展你的火梵聖體,否則等下你遇到空間隕石后,一個不行,那空間隕石就直接把你給砸成肉醬了。」

萬年雪怒斥龍成,恨不得將這小子抽成豬頭,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想著偷懶。

龍成能感覺得到,不時會有什麼小東西向他撞過來,只是那東西沒撞到他身上,就被他身上的火焰給燒的一乾二淨2C之前萬年雪跟他說過,那是空間砂礫,不用火梵聖體護住身子的話,一顆小小的空間砂礫撞在他身上,就能開出個大洞。

「空間隕石?那是什麼玩意?難道等下好會有石頭來砸我?」

龍成尋思著進了這黑色漩渦后,除了黑的離譜,無法視物,還有狂暴的風在猛吹之外,貌似也沒什麼特別的啊,怎麼萬年雪說的他好像隨時都會翹辮子似的。

此時龍成雙腳的傷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萬年雪果然沒騙他,這火梵聖體的恢復能力還真的很不錯。

原本龍成雙腿膝蓋處已被黃雲烏蟒獸的胃酸給完全腐蝕掉,足以清楚的見到裡面的骨頭,可現在已經重新長出了新肉。

在傷口復原的過程中,龍成只覺得腳上非常癢,他也注意到,當他施展火梵聖體后,體內那火紅色的靈氣流過他的傷口處時候,那些傷口就會回復的更快。

狂風呼嘯,四周黑茫茫的一片,越深入這個黑色的漩渦,就越黑暗,這會龍成身上燃燒的墨綠色火焰竟是完全不見一丁點亮光,彷彿和那黑暗徹底的融為一體。

而且龍成察覺到自己的感知力大幅度下降,若是平時,哪怕他閉著眼睛,也能知道方圓五丈內的事情,可如今他雙眼一閉后,就真的覺得變成了盲人一般,只能憑靠五感來感應周圍的事。

「你聽好了,空間通道的隕石並不是真正的石頭。」

萬年雪說道這裡,不知為何停了下來。

「你這不廢話么,有誰會閑著蛋疼,在空間通道中扔石頭,目前要擔心的是,從這裡出去後會到哪裡?萬一從這裡出去后,結果不幸來到一個不適合人類生存的地方,那才是悲劇,什麼隕石,我怕她個屁!」

龍成這話剛說完,突然就聽到一陣響亮的轟炸身,隨後他的身體被那爆炸后產生的強大氣流給吹得向後飛去。

這是怎麼回事?什麼樣的爆炸才能產生這等威力,只是爆炸產生的氣流,就將我連著胸口的那顆大樹都給吹飛了。

龍成心中一驚,本來他身後就有鋪天蓋地的狂風在那猛吹,讓他背後涼颼颼的,如今正面又有一股猛烈氣流席捲過來,這兩股強大的風力對撞在一起,竟讓他在往後飛了百來米遠后,整個人一下子如同火箭般向上飛去。

原來那兩股強烈的氣流相互碰撞在一起后,互不相讓,產生了但三股向上衝擊的氣流,夾在這兩股氣流中間的龍成就悲劇的飛了天。

「快想辦法停下了,你再這麼往上飛,很快就會飛出這個空間通道的,到時你就只能永遠漂流在空間荒海中了!」

萬年雪沒有想到,龍成的運氣會這麼差,這才進入空間漩渦沒多久,就撞到了特大號的空間隕石,還被那空間隕石爆炸后所產生的餘波給弄得就要飛出這殘缺不全的空間通道。

這小子是不是造了太多的虐,才會這麼不幸?

想起龍成平時就對她態度極差,還動不動就叫她磨石頭,萬年雪真心覺得龍成是遭了報應。

先前萬年雪本想趁著還有時間,和龍成好好說說空間隕石的可怕之處,哪知還未來得及和龍成細說,她就察覺到有一個特大號的隕石極速向他們這邊撞了過來,當即就叫木靈用出全部的力量,催生龍成胸口的大樹。

沒過一會,木靈就照著萬年雪的吩咐,牟足了勁讓龍成胸口的大樹瘋狂成長起來,還滋生出一小片樹林死死的護住後方的那隻小五色煙火獸。

當那空間隕石要撞到龍成這邊時,木靈已經利用龍成胸口的大樹,催生出了方圓數十公里的樹林,若是那時龍成睜眼的話,或許能勉強看見遠方有個微弱的綠光,那就是木靈使出全部力量之後,周身所產生的綠芒。

連龍成那墨綠色的火焰在漆黑的空間通道深處,也沒法發出一丁點亮光,可木靈仍舊能產生星點光芒,足見木靈確實是近了全力,數個呼吸的時間,就利用龍成胸口的大樹,憑空高出了方圓面積達數十公里的森林。

儘管如此,那大片面積的樹林還是在瞬間被空間隕石給撞的完全化為虛無,但也因此將弱了不少那空間隕石的撞擊力量,否則的話,龍成怕是會直接死翹翹了。

「笨小子,你可知道,空間荒海遊離於六道之外,更不在五行之中,要是你真的落入空間荒海之內,就算你有縱橫寰宇的通天徹地之能,也只能永遠在那漂流,求一死而不能!」

萬年雪現在急的都快魂飛魄散了,不停地叫龍成快停下,別再往上飛了,這麼飛下去,比飛到世界的盡頭還慘,因為飛到世界的盡頭,說到底你還是在這個世界。

但要是飛出了空間通道,落入空間荒海中,那你已經不再屬於這個世界了,不,應該說不再屬於任何一個世界。

傳聞在那空間荒海中,能得到永恆的生命,但是落入那空間荒海中,你的身體就會被永遠的固定住,再也不能移動分毫,只是你仍能思考。

這不管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難以忍受的折磨,雖得永恆,卻身不能動,口不能言,夜不能寐,只能在那瞪著大眼睛,恨不得連腦瓜子也壞死掉,免得受那無窮無盡的心靈折磨,當真比身在地獄還痛苦百倍,起碼在地獄里,你還能痛苦的哀嚎幾聲呢。

龍成見萬年雪把事情說的如此嚴重,心中多少也有點慌亂起來,只是他現在也沒什麼辦法能讓自己停下來,不再往上飛。

趙萬年雪所說,若是正常的空間通道,是不會遇見空間隕石,也不會發生人落入空間荒海的事,只是那黃雲烏蟒獸的胃本就是在空間殘片裡面。

因此龍成從空間殘片里逃出來,自然是落入到破碎的空間通道中了,正常的人是不會闖入這種殘缺的空間通道裡面的惡,實在太危險。

不過龍成被困在了黃雲烏蟒獸的胃裡,就註定要從破碎的空間之中逃出來才行,除非龍成願意變成糞糞被排出來。

至於空間隕石,萬年雪也在龍成不斷往上飛的時候,和龍成一股腦的解釋清楚了,那會萬年雪說話的語速跟個激光槍似的,讓龍成聽得都暈了。

空間隕石,並不是石頭,更不是什麼天外隕石,而是這空間通道破碎后,所產生的空間破損之力,嚴格來說,空間隕石,就是一種破壞力極其強大的力量。

所謂空間破損之力,就是在空間通道被破壞時,所產生的一股扭曲空間的強大力量。

但這些聚在一起的空間破損之力的力量,通常都強到能凝聚出若隱若現的實體,加上衝撞力和天降隕石一般,故此很多人都把這種凝結在一起的空間破損之力稱為空間隕石。

龍成現在哪管那空間隕石是什麼玩意,他只知道,他就要被那什麼破石頭給弄得飛進空間荒海了。 閉目絞盡腦汁思考的龍成,無視萬年雪在他腦海中死命的叫嚷,不得不說,在萬年雪堅持不懈的騷擾下,龍成的專註力有了巨大的提高。

連腦子有著別人的聲音都能專心的思考問題,這種事一般人還真做不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