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特戰隊員打量著眼前的這名中校和其他九名隊員,順勢觀望著這座突擊部隊的備戰大廳。

給大家介紹一下:「我是雪狼突擊隊隊長,代號鬼狼。

他是狙擊手,代號鷹眼。是我們的射擊教練。

他是火力手,代號風暴。是我們的槍械維修師。

他是暗殺手,代號快刀。是我們的刺殺教練。

他是偵察手,代號旋風。是我們的格鬥教練

他是爆破手,代號焰火,我們的拆彈專家。

他是任務先鋒,代號先鋒。負責我們的戰前勘察。

她是智能破壞手,代絡大師。

他是武器改造師,也是我們雪狼的軍師,代號刺狼。

她是我們的醫生,也是我們的科研教授,代號天使。」

鬼狼說完后,對新來的無名隊員說道:「來到這裡,你們就註定沒有了名字,只有代號,沒有生命,只有勝利。在這裡沒有所謂的那些上下級關係,我們彼此都是兄弟,這裡不會有你們部隊的那些規定,但是唯一的一點就是絕對服從命令,你們現在來到雪狼,只是一段對你們的考驗階段,如果誰在你們考驗的時間內除了差錯,那就滾回各自的部隊,這裡需要的是英雄,是為了國家甘願奉獻一切的英雄,而不是孬種。」

聽完鬼狼的話后,五名隊員紛紛站起來回到道:「是!」

就在這個時候,刺狼站了起來,對這幾個新隊員說著:「夥計們,為你們自己起一個拉風的代號吧,從今天開始,你們不再是平凡的一名戰士。」

張富儀在聽到了這些雪狼隊員的代號后,便知道這裡沒有所謂的那些真名稱呼,只有代號,只有屬於雪狼特種突擊隊的代號,便默默在心裡所起代號「魔蠍」,用毒刺扎進敵人的新房,瞬間泯滅敵人,所謂魔蠍。也是張富儀的代號。

鬼狼說著:「你們幾個的資料我已經全部看過,包括你們當兵後到現在的成績,以及在訓練中的成績我都清楚,你們能夠進入狼人特種培訓基地,能夠在狼人特種部隊的推薦下來到我們雪狼,我相信你們的實力,所以,你們拿出自己的最高水平投入到未來的實戰之中,希望不要讓我失望。」

鬼狼說完后,接著對他們說道:「這裡除了我,沒有人知道你們的真實姓名,這裡也不需要你們的真實姓名,從今天開始,你們的代號分別為『魔蠍、閃電、狼牙、鬼魅、瘋子』,現在回到各自的房子,準備晚飯。」

在他們沒來雪狼之前,鬼狼已經安排好了他們各自的房子和一切裝備之類的規劃,從備戰大廳出來后,他們按照門派朝著各自的房子進去,當進了房子后,大家都大吃一驚,這裡的房子,也就是各自的宿舍,實在太完美了。

進門就可以看到一張單人床,軍綠色的被子疊的似如豆腐塊。一套更衣櫃擺在房子的角落。棕黑色的辦公桌無比氣派,上面擺著一台液晶電腦,張富儀想到,這個年代能夠用起液晶電腦的人不多,也且也是液晶電腦上市不久,這裡就已經配備了,心裡不禁欣喜。

還沒有看完房子的擺設,感覺到了門口有人,轉過頭看去,是刺狼站在門口。

刺狼看著張富儀,說著:「這就是你的房子,裡面的任何東西都是你們,你床旁邊那裡有一個單隻槍櫃,到時候你拿到自己趁手的武器,可以將武器放在裡面。這裡不比你們的部隊,沒有那麼多俗套的說法,你,不講究那些所謂的上下級,但是一點你要把握,至始至終你是軍人,不能忘記這一點就行。」

張富儀還沒有放下背包之類的,就聽著刺狼說著這些,便更一步的了解了這裡的生活環境。

「謝謝」張富儀伸手接過刺狼遞過來的煙,連忙答謝。

張富儀放下自己的背包,坐在凳子上,這時刺狼也進來了,坐在張富儀的房子裡面,兩人聊了起來。

稍許后。刺狼帶著張富儀去了飯堂。大家都集結在了飯堂。

在吃飯前,鬼狼對這五名新隊員說道:「吃晚飯後,快刀將他們的新裝備發給他們,完了后風暴帶他們去我們的武器庫看看。好了大家吃飯吧。」

就在大家都吃飯的時候,先鋒笑著對粟子說道:「你不親自下廚做幾道菜啊,我們好迎接咱們的新戰友啊?」

先鋒的話剛說完,便聽到了一旁的天使笑著說:「某些人啊,想吃粟子做的菜就直說嘛,何必打著這樣的幌子?」

看著粟子,粟子笑著對先鋒說道:「是不是吃上癮了啊?就算我燒菜給新戰友吃,也沒有你的份,哼~~」

粟子說完后,其他的隊員全部歡呼起來,先鋒急忙說道:「你們先吃,我去地窖拿我們私藏的好酒,粟子趕緊燒菜哦。」話還沒有說完,先鋒扭頭就跑。

其實大家都看出了先鋒的尷尬,便大聲笑了出來。 第六十八章意外來客

吃晚飯後快刀將這五名新來的隊員召集起來,大家都知道要發新裝備了,看到快刀的表情,張富儀問了起來:「快刀,這些都是給我們發的嗎?」

快刀冷笑道:「雪狼突擊隊的裝備,在武警部隊來說是頂級裝備的,有沙漠迷彩,叢林迷彩,藍天迷彩等作戰服裝,等會發了后你們慢慢看吧。」

這幾名新來隊員聽到后激動不及,等到快刀將這些裝備發往他們每個人的手中后,張富儀打量著這些服裝,心裡不禁高興。

其實張富儀知道,自己的軍旅生涯將在這裡開始,在雪狼特種突擊隊延續下去,再見了鳳城市支隊的那些戰友,心裡有點捨不得。

各自將新發的裝備抱回宿舍,都在各自的宿舍試著這些新衣服,心裡的那份高興不言而喻。就在這個時候,聽到了風暴在院子裡面喊著,他們迅速的跑了出去。

「夥計們,帶你們去我們的武器庫看看?」

風暴站在院子裡面看著這幾名隊員,嚴肅的說道。在張富儀接觸這些雪狼隊員的時間,觀察到風暴並不喜歡說話,臉上的表情一直保持著僵硬的狀態,就在張富儀的心裡,風暴絕對不是等閑之輩。

「天啊!這麼多的武器。」

「看,那裡還有AK。」

「火箭筒,還有火炮?」

進入武器庫后,隊員們看到這些奪目的武器不禁的感嘆起來,這些武器都是自己曾經觸及到的,即使對這些武器有過多少了解,但是現實中未曾接觸,多少有點欣喜。

「風暴,這些武器我們都可以使用嗎?」張富儀手中拿著一把AN94自動步槍,上下觸摸著問著風暴,臉上的愉悅難以表述,在狼人的時候就聽聞到了這把槍,沒有想到在雪狼竟然有這種頂級裝備。這把槍引人注目之處就是採用了玻璃纖維增強的聚醯胺,從托底向前知道前握把,整個槍托都是用這種工程塑料材料製作的,並且在槍管下有一根管子,像是按在槍管下方用的導氣管,但是張富儀知道,這是一根抑制後座力的避震器。手中拿著AN94欣喜不及。

風暴也是從新人過來,現在雪狼突擊隊已經有五個年頭,大小的任務參加無數,自己管理這座武器庫,對這裡面的槍支可謂熟悉,幾乎閉著眼睛就可以說出來槍的型號,也可以將槍支拆裝,看到這些新人後想到了自己的當年。

風暴坐在槍柜上,看著這些新隊員玩著各自喜歡的武器,只有張富儀一個抱著一把AU94和M16式突擊步槍。風暴冷笑著,他知道這兩把槍都是屬於王者的槍。然後張富儀抱著這兩把槍仔細的看著,拆開打量著槍的構造,讓風暴以外。他知道M16的射擊精確度,不管是單發還是連發,可靠指數:8.5。心裡對張富儀納悶起來。

風暴從槍柜上跳下,看著這些新隊員說著:「夥計們,我們該走了,等到你們在雪狼基礎訓練三個月後,這些槍隨便你們玩。」

紀律,服從,這幾名新隊員聽到后,將槍放進槍櫃,整齊的排列下來。當大家從武器庫出來的時候,風暴按動手中的遙控器,「咚」一聲,武器庫的門關了。大家看到聽到武器庫的建設,是用加熱的鋼材製作,簡單的一個遙控門最起碼有。基本上用火炮都無法攻擊。

當大家走出院子的時候,看到了空中一閃一閃,貌似直升機的信號燈。朝著雪狼基地而來。「我們雪狼有自己的直升機和戰車之類嗎?」閃電看著空中問道風暴。

風暴知道是誰來了,便說著:「我們不單單有這些東西,陸上跑的,空中飛的,水裡潛的。我們都有,等到一定時間你們一定會訓練到這些的。到時候你們任何的裝備都會熟練操作。等到那一天你自己駕駛飛機或者其他的機械,你就會感覺到一些都很現實。」

聽到風暴說的,狼牙激動的問了起來:「風暴,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訓練到那些啊?」

「呵呵,快了!」風暴冷笑道。

走到了樓前面,直升機也降落在了院子裡面。從直升機下來一個少將往備戰大廳走去,風暴魔蠍等人也跟著進去。

「鬼狼,現在你們的人手夠了吧?」

這名少將坐在備戰大廳,而鬼狼卻是站著的。備戰大廳里除了這名少將是其他人都站得筆直。「老爺子,人手基本上達到,今天才來,還不知道具體的素質怎麼樣?」

這名被稱作老爺子的少將笑了起來,看著鬼狼說道:「人已經按照你的要求給你了,具體怎麼訓練你掂量,但是我保證,這五名戰士是今年狼人特種培訓基地最好的苗子,都給你帶來了,還有其他六名隊員在雪狼的前指訓練基地,都是用作預備的。」

鬼狼笑了起來,走進少將的面前:「老爺子,關於犧牲隊員的家屬安置我就不再擔心了,我想老爺子你因該會處理好的,等到有時間我會親自去看望他們的家人。」

聽到這些話,少將便沉默起來。想到了就在前段時間的任務中犧牲的幾名雪狼隊員,他們那麼年輕,就將生命交給了戰爭。心裡不禁落淚。沉默許久后對鬼狼說:「這個你不要擔心,我自會處理好。不過我給你小子說,既然現在我給你了新隊員,你就負責好他們的訓練,我不想再看到任務中我們的隊員犧牲,也不想這些年輕的孩子失去家人。」

鬼狼自然明白少將的意思,便什麼也都沒有說。

鬼狼端給少將一杯咖啡,笑著對少將說著:「老爺子,你兒子不也在基層支隊當兵嗎?為什麼這次沒有來狼人培訓呢?我還以為你兒子會被抽調來雪狼呢?」

從鬼狼叫這名少將老爺子,張富儀就聽出來這兩人的關係肯定不錯,站在一旁聽著他們的講話。

少將看著鬼狼說道:「你小子想打我兒子主意?在部隊的任何事情都需要他靠自己,一切都靠他自己的努力,我不會幫他的。三個月前他受傷了沒有參加培訓,給我打電話被我罵了幾次,到現在也沒再給我電話。」

少將有點失落,喝了口咖啡說著。

突然張富儀明白過來,難道這名被稱作老爺子的少將就是潘峰的父親?懷疑,疑惑。聽著他們的對話和潘峰的受傷正好巧合,自己在和潘峰一起當兵的時候就聽潘峰說過自己的父親在總部,但是具體沒有說是什麼部門,就在自己參加狼人特種培訓來的時候聽到潘峰對自己說的話,聯合起來猜想,面前的這名少將應該是潘峰的父親。

張富儀向前一步,看著這名少將說著:「首長,敢問潘峰和您什麼關係?」

少將聽到張富儀說著潘峰的名字,便吃驚的看著張富儀,問道:「小子,你是不是叫張富儀?」

「是,首長,我就叫張富儀。」張富儀回答道。

「你的資料我看了,你和我兒子是一個單位出來的。」少將穩重的說著。

「錯了首長,我和您兒子是最好的兄弟。」

少將聽到后,便笑了起來。上下打量著張富儀。

然而張富儀沒有想到,這意外來客竟然是潘峰的父親,竟然是鬼狼口中的「老頭子」。 第六十九章閃亮登場

少將看著張富儀說道:「小子,來到雪狼就決定了軍旅的終身制,希望你可以在雪狼中成長起來。」

張富儀站在少將跟前,聽到這名將軍的話后,便急忙答道:「首長放心,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我決心,將自己的生命融入雪狼,為了國家甘願犧牲一切。」

就在這時,雪狼特種突擊隊隊員唱起了特種偵察兵之歌:

疾如電,快如風/

來無影,去無蹤/

搗敵巢,懲頑凶/

快速反應出奇兵/

踏平艱和險/

破襲善戰揚威名/

我們是應用的偵察兵/

猛如虎,矯如鷹/

立壯志,練硬功/

保祖國,衛和平/

翻江倒海顯神通/

人民在心中/

赤膽忠心方向明/

我們為國防建奇功。

就在雪狼突擊隊員唱完這首歌的時候,少將猛然站了起來,看著這些特種隊員,忍不住內心的興奮便走了過去。

「鬼狼,相信你可以重新將雪狼特種部隊突擊隊重振起來,我們現在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一支隊伍,即使我們再上次的任務中損失慘重,但那只是一次經驗教訓,希望你會總結出經驗,將這些新隊員訓練出來,再次踏上征途。」

鬼狼,也就是雪狼突擊隊大隊長聽到后,便立正向這位將軍行禮,厲聲答道:「將軍放心,我不會辜負您,不會辜負組織的信任,我一定會將雪狼突擊隊重組起來,為了國家的安全穩定和人民百姓的安居樂業甘願奉獻一切。」

聽到這些話后,少將笑著對鬼狼說道:「有困難及時彙報。」說完后少將走出備戰大廳上了直升機。隊員們紛紛走出目送少將的離去。

在看到直升機遠去,鬼狼將隊員們集合在北站大廳,對他們說道:「有新任務,鷹眼,刺狼,旋風和快刀前去參加任務。其他人留在地基待命,在他們參加任務的同時,留下的風暴,焰火,先鋒,粟子,天使負責新人的訓練。」

就在鬼狼下達任務后,刺狼問道:「頭,這次又是什麼任務啊?不會又讓我們擔負一些弱智性的任務吧,上次抽調我們四名隊員參加任務,竟然讓我們負責看押罪犯,草,真拿我們特種兵當條子了。」

刺狼說完后一屁股坐在備戰大廳的桌子上,鬼狼看到后說道:「任務我不清楚,你們到時候去了會有人告訴你們,不過在去的時候記得攜帶好裝備武器,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的紕漏,你們幾個都是老隊員,我相信你們不會出什麼差錯。」

鬼狼說完后,鷹眼,刺狼,旋風和快刀便朝著各自的房子走去,收拾各自的裝備以及在武器庫攜帶武器。

這四名隊員走後鬼狼看著其他的隊員和這五名新隊員,長嘆一聲說道:「夥計們,現在該你們上場了,在近期,也就是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內,你們主要是加強訓練,完成特種兵應該完成的訓練科目和一些技術。他們幾個會全面負責你們的訓練任務,在訓練中如果遇到什麼問題,可以隨時找我。」

就在鬼狼說完后新隊員閃電問道:「我們已經在狼人特種部隊完成了特種訓練科目,現在需要的只不過是實戰中的實踐,我想沒有必要再次的步入訓練了。」

閃電說完后鬼狼的眼神索性可以將他秒殺,鬼狼斜眼瞪著閃電,冷笑道:「就你們現在的那點本領,在實戰中不夠吃花生(堵搶眼),你以為自己翅膀硬了啊,孩子,你需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很多。」

鬼狼說完后便看著一邊的風暴焰火等幾人,嚴肅的說道:「記住,在訓練中一定要嚴格。一定將他們的軍事素質和戰鬥技巧訓練熟練,在短短的訓練時間內求的實效,人人必須達到兵王的水平。」

完后各自回了宿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