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洋洋趙磊聽了我的話都點了點頭,我看洋洋張了張嘴好像要說什麼,但是看了看我,又閉上了嘴,我一腳就踢上去了,”有話就說,跟個老孃們一樣的,磨磨唧唧的。“洋洋聽我這麼說,也豁出去了,一把擼起來袖子,”豆哥,要我說咱們就旗幟鮮明的站出來,說咱們要扛一中,哪個不服氣咱們就幹一場,等乾的架多了咱們自然就成了扛一中高一的人了。“

我跟浩然趙磊我們幾個聽了洋洋的話都樂了起來,洋洋看我們幾個都笑了起來,不服氣的說道,”我說的不對麼,要我說,先把那個李龍給收拾了,就看他不順眼。“我鄙視了下洋洋,”我還不知道你麼,你不就是因爲李龍在食堂的事,然後記恨上了李龍麼。“洋洋聽了訕訕的摸了摸頭,”嘿嘿。"

“這件事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先這麼慢慢來,然後再把咱們要扛旗的事打出去,就最近吧,”

“恩恩,行,”

浩然趙磊洋洋都點了點頭說道。李強拉了拉我,“豆哥,你準備扛咱們一中了?”李強說完之後就看着我。我錘了一下李強,“是有這個意思,而且也打算這麼幹。”

“可是我聽說咱們這屆高一有不少人的團體都不小啊,而且13班的張蒙也有想扛起來一中的念頭,而且張蒙的哥哥就是高二的,好像還混的不錯,”

“沒事,你說的這些有的我也知道,不過沒事,我們幾個也不是好惹的,遇事不怕事,這都是小場面,只要幹不死我跟浩然趙磊洋洋,我們就跟他死磕。”

我剛說完,浩然就補充了一句。“豆,你還少說了個人,張宇那完蛋孩子。”我“哈哈”笑了一聲,這才說道,“對,還有宇哥呢,宇哥一來,我就能放下手裏的擔子了。”

李強看着我們幾個在這兒說話,也上前來到我的身邊說道,“豆哥,要不我也加入你們吧,我雖然現在戰鬥力不行,但慢慢也就行了,你不老說洋洋以前跟你在初中的時候連大家都不會麼,現在不也好點了麼。”我們幾個聽李強這麼說就是一樂,洋洋臉都紅了,踢了李強一腳說道“

”我什麼時候不會打架了,我現在的戰鬥力不容小視,不管哪個方面。"洋洋站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

“對對對,就是,特別是喝酒。”我一邊樂一邊說道,一想到洋洋在酒桌上的表現我就想笑。在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浩然他們都樂了出來。洋洋一把就撲上來了,

“豆哥,我跟你拼了!!!”

跟洋洋在宿舍鬧了一會兒後,直到宿舍老師來敲了好幾次門之後,我們才安生了下來,浩然趙磊回了自己的宿舍,我們宿舍都在聊起了天,談什麼的都有,當然,談的最多的就是女生,咳咳……

“咱們那個王琳其實長的不錯啊,”這是小臭的聲音,小臭剛說完,張偉就接上去了,“你可拉倒吧,像王琳那種女生應該會喜歡比較喜歡混的吧,你明顯不在這一行列啊。”

“那怎麼了,豆哥不是說過了麼,只要鋤頭揮的好,不怕牆角挖不到,對吧,豆哥。”小臭不服氣的反駁張偉,說完還問了一下我。

我這時候正給樂樂發着短信呢,嘴裏一邊“恩嗯”着,一邊給樂樂發着短信,小臭看我正在發短信,一陣鄙視我,“豆哥,我發現你一個最大的優點,”洋洋他們都追問“什麼優點。”小臭說道,“重色輕友啊。”

“那你倒是也給我重色輕友一個,我這叫秀恩愛。”我樂着說道。

“草,”

對我統一的劃出了中指。

(第三章在12點,大家可以明天早上起來看。12點衝榜,麻煩大家把手裏的鮮花投一下吧,鮮花不要錢,只要把每天的鮮花送出去經驗纔會漲,纔會有更多的鮮花。所以~~~盡情的拿鮮花蹂躪我吧!) “6班的,你們再在裏邊說話,就扣你們班的量化分了!”宿舍老師又一次敲了敲我們宿舍的門,說道。

我跟洋洋李強他們一樂,閉上自己的嘴,聽到我們宿舍裏沒有說話的聲音了,外邊的宿舍老師這才磯拉着自己的拖鞋走了。

“行了哥幾個,趕緊睡吧,咱們明天還得早起呢,還得跑操。”我樂完之後說道。“艹,還得跑操,每天都跑,大早上起來的,還沒睡醒就得到操場上站隊跑操。”洋洋聽了我的話之後抱怨道。

“睡了睡了,”李強、小臭他們說道。

聽了會兒後,宿舍的人都不說話了,跟樂樂發了個早點睡吧,到夢裏見你。樂樂回了個你就貧吧。我樂了一下,把手機放到一邊,開始準備去夢裏邊見樂樂。

…….

早上是被宿舍老師那粗爆的敲門聲和強悍的聲音給叫醒的。“趕緊起來了,都起來了,誰不起來就被鎖宿舍裏了。”

這時候洋洋嘟囔了一聲,“我倒願意你把我鎖宿舍裏頭。”我笑着罵了一句,“想的倒是不錯。”小臭李強他們都樂了起來。

幸虧是夏天,天氣還不冷,等我們幾個到操場上的時候,我們班已經都站好隊了,於靜看我們幾個纔來,瞪了我們幾個一眼,“你們幾個不愧是一個宿舍的啊,要來都來。趕緊站那去,馬上就要跑操了。以後記得早點來聽見沒有。”我們幾個點了頭之後趕緊站到我們班的隊伍裏頭。

跑操的時候是高一高二一起跑的,沒有高三,學校說是把跑操的時間用來上自習,以便能考個好大學。當時在全校大會上說這些的時候,浩然撇了撇嘴,“學校裏這些人都瞎能扯淡,一個比一個會說話。”說完我剛想點頭就看見於靜在那瞪我,雖然我沒有點頭,但是我一直覺得浩然長了這麼大,就這一句話非常對。

跑着跑着的時候,我見一些高二的趁講臺上各班老師沒在意,偷偷就溜出了隊伍,跑到操場旁邊的廁所裏,我拉了拉洋洋,“洋洋,看見沒。”洋洋愣了愣,看我用手指的廁所,這才明白過來。“豆哥,你是說咱們趁於靜他們不注意溜到廁所裏?”我拍了拍洋洋肩膀,“你也不笨啊,以後浩然再說你笨我跟他急。”我樂着說道。“草。”洋洋罵了一聲之後繼續說道,“我早就不想跑了,每天吃的不夠還讓跑操,趕緊的吧豆哥,你說怎麼溜。”

我嘿嘿笑了一聲,對洋洋說道,“你別說話,跟着我走就行,千萬別說話。”說完見洋洋點了點頭就不再說話。再又跑了一圈的時候,我見於靜沒注意這邊,在和一個女老師在說話,一拉洋洋,“走,洋洋。”就當先朝着廁所溜了過去。洋洋在我身後跟着我。

到了廁所,洋洋伸出大手拇指對我說道,“豆哥,真有你的,咱們還真溜了出來。”我揚了揚頭,“沒事,這都小場面。”說完見廁所裏的高二的都在抽菸,也拿出一根遞給了洋洋,就在廁所裏抽開了煙。等了10幾分鐘吧,聽着外面有吹口哨的聲音,我拉着洋洋趕緊出了宿舍,找到我們班的位置站了進去。

剛站進去,於靜就過來了,“嗯,這次跑操咱們班跑的不錯,先就這樣吧,大家解散。” “哦~”我們班人都歡呼了一聲後開始各自和自己玩的開的人去食堂吃飯。我跟洋洋互相樂了會兒,“豆哥,咱班少了咱們兩個人,於靜竟然沒有看出來,還說咱們班跑的不錯,哈哈…笑死我了。”我一捂洋洋嘴,“行了,別笑了,別讓別人知道啊,萬一知道,以後咱倆就不能往廁所跑了。”

看洋洋點頭說知道了,我這纔跟洋洋去超市買了個麪包就回到班裏到座位上吃完麪包,段玲玲進來了。進來之後坐到我身邊。洋洋正去後邊倒水呢,看見段玲玲坐他位子上了,趕緊過來說道,“班長大人,你坐我的位子了。”說完之後在旁邊看着。段玲玲頭都沒擡,從書包裏拿出來書才說道,“咱們班主任讓我坐到這兒看着夏天。你今天坐到我原來的位子上去。”

洋洋無視了我朝他投過去的求救的眼神,麻利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就坐到段玲玲原來的座位上去了。我看着洋洋的背影,恨得牙直癢癢,行啊這小子,竟然無視了我,讓段玲玲坐到我身邊監督我,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一旦睡覺說髒話什麼的就要罰錢,我原來還一直說浩然跟趙磊是賠錢貨,現在看來得再加一個我了。

段玲玲看了會兒書之後突然給我說道,“豆豆,你今天早上跑操的時候跟張洋洋去哪了?”我下意識的說道,“去廁……不是,沒去哪啊。”說完摸了摸我心,段玲玲還給我搞突然襲擊,幸虧豆哥的反應不是常人能比的。“那我今天早上跑操的時候,後幾圈怎麼沒見到你們倆的人呢。”段玲玲聽完我說的之後繼續問道。

我打了個哈哈,“可能是你沒注意吧,我跟洋洋可是好孩子,怎麼能不跑操呢。”段玲玲瞥了我一眼,“那今天早上就當你跟張洋洋跑操了吧,不過以後早上跑操的時候我要是看見你跟張洋洋沒在跑操,別怪我告訴老師啊。”

段玲玲說完就沒再理我,我看了看她,碰了碰她的胳膊說道,“班長大人,能不能說說我什麼地方惹您老了?”段玲玲沒搭理我,繼續看她的書。

我攤了攤手,趴桌子上就準備睡覺。剛趴下,段玲玲就拿書拍了我一下,我立馬就急了,“你幹嘛呀?”段玲玲放下拍我的書,“不幹嗎,你不能睡覺,你睡覺就得罰錢。” “不睡就不睡。”

一上午,只要我有趴下睡覺的跡象,段玲玲就會拿書本把我給拍醒,弄的我特別無奈。在中間大課間的時候,洋洋在廁所還特別**的問我跟段玲玲相處的怎麼樣,讓我聯合浩然趙磊削了他一頓。 中間李強也給我傳過來一張紙條,問我怎麼和段玲玲坐到一起去了,我給他回覆了,回覆內容:

”你要想跟她坐一塊,我熱烈歡迎,舉雙手雙腳。於靜讓她來監督我的。“

李強看完這個立馬沒話了,一上午終於在段玲玲的書本政策下結束了,我實在忍受不了了,我決定去找於靜好好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把段玲玲給調走。要不然我每天白天沒辦法補覺啊。

一放學我就先來到了於靜的辦公室,正好趕上於靜還在。看見我過來了,在那坐着問道,“你怎麼來了,不去吃飯跑我這兒幹什麼。”我看了看於靜的臉色,覺得於靜心情應該不錯,試探着說道,“那個……老師啊,段玲玲是你讓她坐到我旁邊的座位上的?”

於靜點了點頭,說道,”對的,你太亂,一點也不安生,讓段玲玲過去是監督着你,免得你上課一直睡覺。除了我教的英語。哪門課你不睡覺,所有老師都來我這兒反應過你。“ 我摸了摸頭,”老師,能不能把段玲玲給再調回原來的座位上去,我在後排的位置,段玲玲要看不清黑板怎麼辦,你說是吧老師。我不能爲了我一個人耽誤人家的學習啊。“於靜聽我這麼說就樂了出來。

”行了夏天,就你那點小心思我還猜不出來。別想了你。段玲玲我是不會調開的,讓段玲玲監督着點你也好,正好 讓你也學點東西。“我聽於靜這麼一說,知道這件事不可能了,無奈的說道,”老師,你看我還能學好麼?“於靜看我無奈的樣子,站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沒事,好好努力吧。沒什麼事的話就趕緊去吃飯去。“

我點點頭轉身出了辦公室的門,哎,沒辦法了,只能繼續在段玲玲的書本政策下生活了。我搖了搖頭,管她的呢,我還就不信了,段玲玲能一直管着我,等什麼時候她管累了,嫌煩了,估計自己就會跟於靜說調座位的事。

想到這兒的我,心情又開始好了起來。回到宿舍的時候,看見浩然趙磊正在吃蓋飯,我正納悶呢,問道,”你們倆怎麼不吃方便麪了,怎麼吃開蓋飯了。“浩然見我來了,更使勁的吃,趙磊擡起頭對我說道,”豆,這是佑佑送過來的,看見你沒在,讓我們兩個見了你之後給了你。可關鍵是這個太香了……“

還沒聽完我就撲上去了,我說浩然見我進來之後怎麼吃的更使勁了,我說今天怎麼不吃方便麪了。感情佑佑給我買的飯,讓這倆孩子給吃了。等鬧完之後,我從櫃子裏拿出來雙筷子加入了戰局。

”我草,就這麼一塊肉你也搶,你幾輩子沒吃過肉了。“

”那你還搶,你多久沒吃過肉我就多久沒吃過肉。“

正在我跟浩然搶肉的時候,趙磊用筷子夾起來那塊肉放嘴裏了,”嗯,這肉感覺不錯,挺好吃的。“

我跟浩然互相看了一眼。”幹他?“ ”走着!“ 說完我跟浩然就撲上去了。”噼裏啪啦,“把趙磊好一頓收拾之後,在趙磊說出等放假了給我跟趙磊買只烤雞我們倆這才放過他。鬧了一會兒之後,洋洋哼着小曲就回來了,我們幾個在宿舍玩了會兒鬥地主之後看時間還有20多分鐘就上課了,一起出了宿舍。

等出宿舍之後,覺得時間還來的及,一起到了廁所,剛進去還沒來得及掏煙呢,就聽見裏邊傳來打架的聲音。我跟浩然洋洋洋還有趙磊往裏走了走,看見裏邊有兩個團體正在打架,旁邊也有不少的人在看,就是沒人上去攔。我仔細看了看正在打的兩幫人,這不正是當時我在廁所跟小紅遇見的那兩幫人麼。一幫叫大佐,一幫叫王亮。

”豆,這應該是高三的人吧。“浩然看了看他們身上的校服說道。”嗯,是高三的,就是我給你說的當時在廁所跟小紅哥在廁所調解的那兩幫人。“我點了點頭說道。昨天又一次遇到小紅之後,我就把我在廁所跟小紅一起調解的事給浩然趙磊洋洋他們說了一下。

”看來大佐還是沒有聽紅哥的話啊。“我看着兩幫人在打架,點了一根菸說道。”我覺得沒有聽也對,大佐要聽了小紅的話,那以後就沒辦法帶手底下的兄弟了,誰會服一個爲了別人的一句話就把自己兄弟事放下的領頭的,明顯沒人會麼。“浩然接着我的話說道。

“豆,咱上去幫王亮不?”浩然看着兩幫人,碰了碰我胳膊,問道。“我給小紅他們打個電話問問吧。”

我看了看正打的兩幫人,想了想還是給謝東打過去了電話,我覺得這事應該告訴他們。電話接通之後,謝東的聲音傳了過來,明顯是還沒睡醒呢。”喂?誰啊?這麼早就打電話。“ 我看了看正在天上大放光明的太陽,忍者笑說道,”東哥,是我,豆豆。這都1點30多了,下午課都快上了。“

”哦,是你啊,我這不是因爲昨天跟紅哥還有小峯在一起喝多了麼,早上才睡着就被你給打電話叫醒了。“謝東的語氣沒有因爲我把他叫起來打擾他睡覺而有任何的變化,還是那麼的爽快。我稍微想了一下,還是說道,”東哥,我剛纔在廁所裏,看見大佐還有王亮在廁所打起來了。“

”什麼?我先掛了啊。“說完謝東就掛了電話。我等了一會兒看見沒有回覆,正想着是不是打過去問問的時候,謝東打過來電話了,”豆,我剛纔給紅哥說了,沒事,你不用管了,這事紅哥也算是幫了王亮了。現在他們這兩幫人算是自己解決,沒事的。“

”哦,這樣啊,我還尋思着我是不是上去攔攔呢。“

”沒事,不用管他們,就這樣吧,我得好好補補覺,一晚上沒睡,困死我了,我掛了啊。“說完謝東掛了電話。我拿起電話對看着我的浩然他們說道,”沒事,咱們不用管,再說了,就算想管也管不了,畢竟咱們才高一。行了,趕緊回去上課吧。“ 到班以後已經上課了,給正上課的老師喊了句報告後,看老師點了點頭,我跟洋洋纔回到座位上。

我習慣性的剛趴到桌子上,就被段玲玲給踩了一下,我猛的擡起頭,下意識的喊到“你幹嘛呀?”我喊的聲音太大,我們班裏的人都朝我這兒看過來。

“咳咳……我剛纔肚子疼了一下,沒事沒事。”我尷尬的說道。“夏天,你安生一點,再上課亂的話就出去站着去。”講臺上的歷史老師說了這句話之後就不再看向我,繼續在講臺上講課。

看歷史老師不再看我了,我這才用胳膊碰了下段玲玲,“你到底想幹嘛呀,睡一會兒都不行?”段玲玲看了我一眼,沒說話,用手在本上撕了一張紙條給我寫到。

“老師讓我來管你的,我就得看着點你。” “行,好男不跟女鬥,我不跟你急。”說完心裏捱了一聲,完了,睡覺是不可能的了,我往洋洋的方向看了看,這孩子正在桌子上睡着呢。

其實我一直想問洋洋一個問題,就是爲什麼洋洋每天晚上在宿舍睡覺大呼嚕,在班裏睡覺不打呼嚕。這個問題我昨天也問了,洋洋就給我說了一句話,“我什麼時候打過呼嚕?”

邊說還邊揉着自己的拳頭,好吧,我比了下自己跟洋洋的體型差距,明智的選擇了點頭,“就是,你每天晚上睡覺不打呼嚕,打呼嚕的都是小狗。都是王八蛋。”

當時說完這句話,李強小臭他們倆在旁邊樂的不行。洋洋摸着腦袋不知道我們在這兒說的什麼。我在這時候還是很慶幸洋洋的腦袋比較一根筋的。

腦袋裏正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呢,洋洋過來拍了我一下,“豆哥,你在這兒想什麼呢,都下課了,走,抽菸去。”我這才知道已經下課了。

站起來伸了伸腰,“走着。”跟洋洋到廁所的時候沒看見浩然跟趙磊,估計現在正在班裏睡覺呢。這以後我每天可得早點睡覺,不能再每天晚上聊天打撲克了。他們每天白天上課的時候能補覺,可我不能啊。

哎,從兜裏拿出來煙給了洋洋一根,“洋洋,什麼時候把你偷藏的那盒黃鶴樓給拿出來。”洋洋警惕的看着我,“豆哥,你想幹啥,你惦記我那盒黃鶴樓都快三四天了。”

看洋洋這財迷的樣子我就樂了一下,踢了洋洋一腳,“行了你,讓你貢獻一盒煙你看你那個樣子吧,趕緊的,今天晚上就拿出來,我身上就這最後一盒煙了,浩然磊子他們身上也沒煙了,你不貢獻誰貢獻。”

正跟洋洋在這兒說着呢,一根菸還沒抽完,小臭突然跑過來了,拉着我就往外跑,我一把拉住小臭,“你這是幹嘛呢,着急忙慌的。”

洋洋也在旁邊說道。“就是,小臭,你慢慢說,別慌,難道還能是誰被人打了不成。”

沒想到小臭連點了好幾下頭,“就是,李強讓人給打了,就在咱們班門口,你趕緊去吧,現在正在那打呢。”

“艹,”我罵了一句後趕緊朝我們班跑過去,洋洋跟小臭在我身後邊緊跟着我。

等我跟洋洋到我們班門口的時候,果然看見一堆人圍在我們班門口,都在踹地上的人,地上的人應該就是李強了。

我上前拉開正圍着李強踹的人,洋洋見我這樣做,也一手拉開一個。這時候,就能看見洋洋吃的壯了,洋洋就跟提小雞一樣,一手一個。

等把人都拉開之後,我拉起正在地上抱着頭靠牆的李強。拉起來後看李強身上都是腳印。本來李強今天穿的是白衣服,我問他爲什麼穿白衣服,李強還甩了甩頭說道,“現在段玲玲每天就在我前邊坐着,我得打扮的精神一點。”當時我跟洋洋還說李強悶騷來着。現在這白衣服上都是被踹的腳印。

李強看是我來了,叫了我一聲“豆哥,”後就不再說話了,我給李強拍了拍身上被踹的腳印,這纔看向過來打李強的人。

一看,還認識。就是8班的李龍,洋洋這幾天每天都念叨着什麼時候打李龍,沒想到李龍先來招惹我們班的人了。

李龍看是我來了,附和我揚了一下頭,“夏天是吧,這事你要管?”我擡頭看了一眼李龍,樂了一下,“你這不是廢話麼,這是我們班的人,我得護着我們班。”

洋洋這時候從班裏的板凳身上也拆了一個板凳,遞給我一個板凳腿,“就是,想打李強,不光豆哥不同意,我特麼也不同意。”

這時候我們班裏又涌上來四五個男的,手裏倒是什麼也沒拿,就把在我身後邊的李強給護到身後了,然後被王琳和幾個女生給拽到班裏去了。

“行行行,咱們等着。這事不算完。”這時候已經有老師過來了,李龍看我們班男生都圍過來了,就算打起來也打不過,放了句狠話就準備走。

“我去你媽的不算完。”我說着就拿手裏的板凳揮了上去,正好砸在李龍的後背上。正準備揮第二下呢,被我們班的男生和女生一起把我給拉到了班裏。

剛到班裏,就有兩個男老師進來了,進來的時候臉色相當難看,這兩個老師一個就是當時在辦公室裏的男老師,王佳班交歷史的。另外一個我們都不知道本名,只知道高二高三的人都叫他黑閻王。

黑閻王在我們學校的名聲很大,說是本來是在社會上混的,後來被學校專門請進來管那些不好好學習,每天瞎混搗亂的學生。也就是我跟浩然這種類型的。俗稱每個班的刺頭。

我們見進來的是黑閻王,都在桌子上安安穩穩的假裝寫着作業。班裏除了黑閻王的說話聲就只有寫作業的聲音。

“我來這裏是問一件事情,希望大家能夠老實回答。”黑閻王說完之後不等我們回話,就又繼續說道,“剛纔你們班門口面前亂哄哄的是怎麼回事,希望知道的同學能站起來說一下。” “黑閻王”問完話以後,我們班還是一片安靜。只有我們班有些重的呼吸聲,正低頭假裝看書呢,洋洋碰了下我的胳膊,遞給了我一張紙條。“豆哥,你這次可差點就載了,黑閻王當時都來了,你還是衝着李龍就是一板凳腿給揮了上去,這要不是咱們班的男生女生把你給拉進來,那你今天估計就得去教導室了。”

看完洋洋給我的紙條,本來想樂一下的,但是看了看講臺上的黑閻王,還是沒敢,低着頭捂着嘴。

黑閻王在講臺上站了會兒,看我們班的人沒一個說話的,終於忍不住的吼道,“哎,你們班的人是怎麼回事,我問你們剛纔在你們班出現那麼多的人圍觀是怎麼回事。”我聽了黑閻王這話,終於沒忍住,樂了起來。剛樂一下,黑閻王一指我,說道,

“嘿,那個同學,你給我站起來,你怎麼回事。我在講臺上說話你給我樂什麼樂。你給我站起來。”黑閻王說完還朝着我走了過來。我剛站起來,黑閻王就到了我跟,推了一下我的肩膀。黑閻王都30多歲了,這麼推我一下,我立馬就靠在了身後李強的桌子上,差點就被黑閻王給推在了地上。

我站起來之後,握着拳頭,說實話,心裏很不爽,我在初中就遇到個王德領,現在到高中竟然又遇到個黑閻王。我就是在他說話的時候樂了一下,就過來推我。

黑閻王看我握着拳頭,又拿手推了我一下,“咋了,不服?我就推你了怎麼的。像你們這種學生就是欠揍,欠收拾。”我使勁壓了壓自己的情緒,沒有吭聲,黑閻王見我不說話,這才又把頭轉向我們班的同學,“我再問最後一遍,到底剛纔在你們班門口是怎麼回事,有沒有人說。”

黑閻王剛說完,我就見我的同桌段玲玲“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我這心裏就是一緊,段玲玲不會要大義滅親吧,我好歹也在銀月ktv幫過她啊。就在段玲玲站起來的時候,我們班同學都看向了段玲玲。黑閻王看着段玲玲,說道。“嗯,你這個同學還是不錯的,你說說吧,剛纔在你們班門口是怎麼回事。”

我這時候看着段玲玲,心裏邊也是有點緊張的,段玲玲看了一眼我,對着黑閻王說道,“老師,這事我們都不知道,可能是別的班的同學在我們班門口鬧呢吧,老師可以去別的班問問。不一定是在我們班門口有人,那就是我們班在鬧事。”段玲玲說完這句話就坐了下去。

黑閻王聽段玲玲這麼說,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接起來電話,“嗯 嗯 嗯"了幾聲之後,掛斷電話跟着王佳班的歷史老師轉身走出了我們班的教室。走出去一會兒後,王琳首先站起來說,”豆哥v5,“我們班同學都朝我這兒看過來,都說了聲豆哥v5,我樂着擺了擺手,”沒事兒,這都小場面。“

說完我們班的人都樂了起來,我坐下來碰了碰段玲玲的胳膊,”段玲玲,“ 段玲玲繼續看着自己的書本,頭也沒擡的說道,”幹嘛、“我嘿嘿笑了一聲,”沒事,剛纔謝謝你了,我還以爲你要把我打架的事說出來呢。“段玲玲聽見我這話,這才擡頭看了我一眼,”雖然老師是讓我監督你的,但你這次打架也是爲了咱們班的好,我當然不會告訴那個黑閻王的。“我聽了就是一樂,”你也知道他是黑閻王啊,“

段玲玲這次沒有吭我,我想了一想,繼續說道,”那咱們商量一件事吧。“ ”說吧,“段玲玲點了一下頭。”讓我以後在上課的時候睡一會兒吧,行不。“ ”不行!“我剛說完,段玲玲立馬就給我否了,說的相當的斬釘截鐵,我無奈了,”你至於這麼較真麼,你讓我睡一會兒又不會死,對不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