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有骨氣?」李沐沐也有些佩服黑衣人,不過她可不會因此就輕易的放過他。

「你的招數既然不管用,我猜即使再使一遍也沒有什麼效果!不如我教你一個法子吧…」

「那可是死士,沐沐有什麼好法子?」蕭炎想起李沐沐當初對付劉月落的事情,但是那點小把戲對死士這種人來說,恐怕不會好使。

「是不是好法子你試過了才知道。」李沐沐俯身在蕭炎的耳邊悄悄的說道。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蕭炎的耳垂上,讓蕭炎的心酥蘇痒痒的。

「這麼簡單?」蕭炎暈暈乎乎的聽完了李沐沐的法子,覺得太簡單了一些。

「就是這麼簡單!」李沐沐點頭,她這用的可是心理戰術。

「好!」李沐沐既然這麼說,他就姑且試一試,做不過就是一夜的時間。

歸藏劍仙 蕭炎走到院中打了個手勢,一個暗衛跪在他的面前。

蕭炎對暗衛做完了吩咐,才回到桌邊跟李沐沐一起用膳。

「你往我院子里放了暗衛?」

「無憂的事情嚇到我了,我不能再讓你們任何人出事!你爹娘那邊我也做了安排。」

李沐沐知道蕭炎是出於安全的考慮,所以即使她不喜有人時刻盯著自己,但也沒有拒絕…..

第二天一早

李沐沐收拾好昨晚晚飯後整理的講義,帶上白芷就準備出門了。

「沐沐,我跟你一起去。」李沐沐在李府正門碰上蕭炎,蕭炎正從外面走進來。

「你不去那裡了嗎?」如果辦法管用的話,黑衣人今天就會招了。

「我剛剛已經去了,他已經招了!蕭影在那盯著呢。」暗衛首領名叫蕭影。

「那你就更別跟我一起去了,萬一有什麼疏漏可怎麼辦。」李沐沐可是很關心黑衣人背後的勢力。

「蕭影辦事我放心,我反而不放心邪醫這人,我還是陪著你一起去吧!」

蕭炎攬著李沐沐的肩膀,直接往外走去。

李沐沐爭不過他只好作罷。

「大小姐!」李沐沐的馬車旁等著一人。

李沐沐認得她,是玉貴人的門迎。

「何事?」

「這是郭大夫讓我交給您的,說是您按照紙條上的地址前去就行了。」門迎小姑娘遞給李沐沐一張紙條。

「好!知道了,謝謝你!」李沐沐接過紙條,跟門迎道謝。

門迎受寵若驚,她沒有想到主子會感謝自己。

「怎麼在城外?」李沐沐看向紙條,地址在城外。

「無妨,我陪著你一起!」蕭炎也輕微的皺眉。

「嗯!」

李沐沐跟蕭炎坐了半個多時辰的馬車,才來到了郭初夏紙條上寫的地方。

李沐沐一下車,發現居然是一個義莊。

郭初夏早就等在了門口,李沐沐一下車她就迎了上來。

「怎麼選在義莊?」李沐沐昨天雖然定了時間,但是卻沒有說地點,她以為郭初夏會安排邪醫去百草廬。

「我師父說既然是學習,沒有實踐怎麼可以!」

郭初夏的表情古怪,顯然是對邪醫選在這陰森森的地方也不滿意。

「來了就進來!在外面磨磨蹭蹭的幹嘛!」邪醫不悅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李沐沐無奈,她從自己的藥箱里摸出了兩粒清屍丹分給了蕭炎和自己。

至於眼巴巴的郭初夏,誰的徒弟誰心疼,她也不管!反正地方不是她選的。

「含在嘴裡,別吞下!」李沐沐把藥丸扔進嘴裡,對蕭炎說道。

一看這個義莊就被邪醫清理過,屋子裡面除了並排放在桌子上的兩具屍體以外,再沒有其他東西。

「這兩個人是什麼身份?」

李沐沐早該想到,就邪醫這古怪的性格,紙上談兵的方法是根本打發不了他的。

不過如果這兩個人是邪醫為了學習而故意殺死的,李沐沐就是跟他撕破臉也絕對不會教他的。

「沐沐你放心,這兩人都是衙門的死刑犯,犯了極刑,不會有人給他們收屍的。我師父花錢給他們留了個全屍,就是為了今天用的。」

不等邪醫說話,郭初夏趕緊解釋。

邪醫當然知道李沐沐什麼意思,他不滿的『哼』了一聲,「你要是不願意用死人,我現在就去找兩個活人來!」

「不!不用!」李沐沐趕緊拒絕,「他倆就很好!」

她知道邪醫真的幹得出這事。

「那還不趕緊開始!」邪醫老先生又開始催促道。

李沐沐認命的取出講義,這到底是誰跟誰求學啊。

李沐沐先跟邪醫講解了一些理論的基礎知識,邪醫不愧是邪醫,李沐沐稍微一提,邪醫就完全融會貫通,邪醫對李沐沐給自己講解的這些興趣缺缺,卻破天荒的沒有打斷她。

等到李沐沐講到人腦的內部結構的時候,邪醫終於來了興趣,他就是因為不了解人腦的結構,所以才會一直失敗。

對李沐沐講的東西很感興趣,但是邪醫對李沐沐這個人卻很鄙視。

在他的眼裡,李沐沐得在多少人的身上練過手才可以把人腦的結構了解的這麼透徹,可她還在自己這裡裝清高,假裝很在意這些人的生命。

李沐沐如果知道邪醫心中所想,一定會抓狂的!她這些都是從書本上學到的好不好!

如果不把人腦結構牢牢的刻在心理,他們導師是絕對不會讓他們上手術台的。

邪醫聽完李沐沐對人腦結構的解析,開始躍躍欲試,「我說李家丫頭!這就講完了吧!講完了咱們現在就試試吧……」 邪醫從懷裡摸出了李沐沐給他的那套手術刀,在邪醫看來,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解析聽得再明白,不如實操一次來的深刻。

這點李沐沐倒是認可邪醫的,她又考了邪醫幾個問題,見他全部都能答得上來才告訴他可以開始實糙了。

邪醫興奮的站到躺在裡面的那具屍體跟前,然後示意李沐沐趕快開始,「李家丫頭,你做一步,我學一步!這樣我記得更清楚。」

「好!」李沐沐對著屍體鞠了三個躬才走到屍體前開始動刀。

「偽善!」邪醫對李沐沐的行為不屑,但還是不錯眼珠的看著他每一個動作。

由於屍體已經防止了一段時間,李沐沐打開頭骨,切開腦膜之後,裡面的腦將就像嫩豆腐一樣滑了出來。

饒是蕭炎也變了臉色,郭初夏已經慘白著臉捂著嘴跑了出去,在門口哇哇的吐了起來。

看看神色如常的李沐沐,在看看自己那沒用的徒弟,邪醫對著郭初夏的背影罵了一句『沒用』。

幸好邪醫面前的那具屍體是昨天剛剛處死的,李沐沐就就著他的腦袋講了起來。

「原來竟是這樣!」看完李沐沐的解剖,邪醫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癥結所在。

「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邪醫朗聲大笑,然後突然幾個起落就飛走不見了。

李沐沐感覺她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邪醫的不正常,她認命的把兩具屍體完全復原,又讓郭初夏找人給他們準備了兩口薄棺,才跟蕭炎一同離開了義莊。

「不過是無人認領的屍體,還是兩個殺人犯,沐沐對他們未免也太好了。要知道在戰場上戰死的將士們撲屍荒野的多了去了。」

雖然不像邪醫一樣對生死毫無感覺,但是蕭炎也覺得對於觸犯律法的人不需要太多的憐憫。

「戰場上戰事瞬息萬變,那也是無可奈何!今日這兩人既然也算是為我們做事,就是賞他們一口薄棺又如何!」

蕭炎本也是隨便說說,李沐沐這樣說他也不反駁。

岔開了話題跟她繼續閑聊。

「小將軍!」蕭炎他們回府,蕭影又等在了大門處。

「這回全招了?」

「是!」蕭影遞上一份口供。

蕭炎接過,「走!回你那去看看!」

李沐沐這次也不拒絕,能讓對方這麼死守的秘密,倒真的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他是南荒人?」李沐沐吃驚,黑衣人居然不是北沁的人。

「嗯!他是南荒四皇子的人!」蕭炎也覺得奇怪,印象中他跟南荒四皇子並無交惡,而且南荒和北沁近十年來並無戰事,蕭炎實在想不出他此舉到底為何。

「是沖著你來的?」涉及到了別國的死士,李沐沐不覺得對方是沖著自己來的。

「應該是沖著北沁來的!只是我想不通,對方怎麼知道我在江南,有怎麼知道無憂是我的兒子。」

「你來江南本就沒有隱藏行蹤,只要有心,想查就可以查到!」

蕭炎點頭,李沐沐說的有道理。

而且又了解我跟你的關係,應該是熟悉我們的人。

「你的意思是有人賣國?」

李沐沐搖頭,「賣國倒不至於,皇帝尚且可以跟別國合作,更不用說其他的臣子了!」

蕭炎跟李沐沐說過蕭舜天的死因,聽到保護了國家一輩子的老將軍居然死在了皇帝的忌憚之下,讓李沐沐氣憤不已。

這也讓李沐沐深刻的認識到那句『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夥伴!』

既然皇帝都可以跟別國籌謀,那麼野心勃勃的秦翔李沐沐不得不去懷疑他。

「你是說秦翔?」蕭炎手指敲打著桌面,思索著這件事的可能性。

因為黑衣人是南荒的人,蕭影在遞上口供的時候特意附上了一份南荒的情報。

從南荒邊境傳來的消息,南荒邊境的確隱隱有軍隊調動的跡象。

「我爹已經把手裡明面上的鋪子全都交給了秦翔!他現在財力有了,如果他想要成事,你說他會不會借兵……」

李沐沐的話讓蕭炎一震,他為什麼沒有想到這個可能!

即使秦翔膽子再大,可北沁的人口有數,他想要在不驚動楚帝的情況下豢養大批的私兵是不可能的。

如果借兵的話,就很容易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