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個聖人組成的隊伍,是極有震懾力,好多中小門派之中,都沒能擁有這麼多聖人。最為重要的是,這個隊伍之中,有三個巔峰聖人。

離開崑崙仙域不久,趙寶喊停,讓屠雄等人都停留下來。

「諸位道友,已經離開崑崙仙域,這一年,你們就要待在小爺身邊,做小爺的兵士了。所謂兵士,就是要完全聽從我的命令,我指向那一個方向,你們打向那一個方向,不能違背與反抗,都聽明白了嗎?」趙寶霸氣道

「哼,難到你讓我們濫殺辜,我們也要執行么?」修為最低,對賭當天敗的最徹底的唐星冷哼道

「當然,要不然怎麼是兵士?」趙寶冷漠的盯著唐星道「面對我這一個主人,你最好收斂態度,要不然我會直接廢掉你的修為!」

「你敢!」唐星憤怒的瞪大眼睛,外泄聖人威勢道

趙寶冷眼伸手,一張龍符出現在他手中,他盯著唐星道「我有什麼不敢?你跟小爺對賭輸了一年的人生,在這一年之中,我能決定你的生死。你如果再繼續瞪著我,我保證你從今以後,將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

唐星憤怒的想要動手,可是一想到龍符的可怕,他就沒有了勇氣。最終他低下頭,不在去瞪趙寶。可是有屈辱之感,在他心中滋生,他在心中已經將趙寶給斬殺數遍。[

「趙寶,我們只是輸了一場對賭。只是要做你一年的兵士。你不是我們的主人,只是我們的將軍而已。你可以命令我們殺人,卻不能讓我們背叛信仰,如果你硬要我們背叛信仰,我們還可以選擇終結自己的性命。」陸風硬氣出聲道

「很好,我要的就是這樣的你們。我不是一個儈子手,沒有弒殺辜人的變態想法,而且這一次,你們能有幾人可以活著回到崑崙仙域,我真是法保證。所以,如果你們可以找到同級的蘀代師兄弟,現在去換人還來得及。」趙寶沉聲說這句話時,他的目光一直在晶晶身上。

這一個可是最強半帝的女兒,她要是跟著自己戰死了,那麻煩就大了,趙寶可不是真想跟最強半帝結仇火拚,他希望晶晶自己離開,去換一個聖人出來。

「跟你對賭的是我們,我們會承擔自己所犯的錯,不會連累同門,你不需要說這些廢話了。」晶晶知道趙寶這句話是沖她說的,她雖然很有些害怕,可是她現在最想的就是氣趙寶,趙寶想要讓她離開,她就不能如趙寶的願。

「你們都是這樣想的么?如果現在不去換人,可就沒有機會了。」趙寶深深看了晶晶一眼問道

「對,這就是我們的想法。」陸風等人大聲回應道

「那好,既然你們已經做出了選擇。那我就不為難你們,現在我們就出發,帝都有一場殘酷的血戰,等著我們!」趙寶一語驚人道

列表 宏都拉斯在心中說道:「會不會是在這根拖布把上發生了什麼事兒?不過它是怎麼改變的我也不清楚……要是凱爾特叔叔在這裡就好了,他作為強大的德魯伊,與自然之力、生命之力的親和度,肯定會知道有關世界之樹的知識點……」

洪楓思考了片刻,在心中說道:「按照剛剛陳雲川問話的內容……我猜測,這根拖布把應該是在陳雲川與史密斯打鬥的過程中,首先被打碎了一部分,破壞了其中的某種封印。

然後又和陳雲川一同經歷過了麥凱斯的傳送法術,最後又沾染了人類的鮮血……

拖布把才會像現在這樣,泄露了濃郁的生命之力。」

宏都拉斯在心中說道:「誒嘿!精彩!精彩!推理的十分精彩!有理有據,令人信服!洪楓你不愧是我,你……」

洪楓打斷了宏都拉斯明著誇洪楓,實則在誇他自己的話語,在心中說道:「對了,咱們剛剛應該沒有被人看到聖光能量與暗影能量……現在最後再去看看侯子明說的那三個詭異的面具人吧,萬一還能順手牽羊點東西呢!而且咱們現在能量也耗費的差不多了,也是時候返回拉楓寵物店休息了……」

…………

陳雲川帶人趕到侯子明等人附近的時候,侯子明剛好在竇世東的念力屏障保護下退了回來。

黃思斌正在使用控物能力逼停一些攻擊,將它們定在空中,並時不時的扔回去。

洪楓和宏都拉斯因為剛剛經過這個地點,所以比陳雲川等人早到了十幾秒鐘,注意到三個面具人的身體狀態果然十分的詭異。

雖然看到不到臉部,可是從面具中透露出的眼部也能看出,他們的眼眶中現在只有眼白。

洪楓在心中說道:「先看看陳雲川怎麼對付這三個外國人吧……」

宏都拉斯在心中說道:「誒嘿!洪楓你現在不會想的是,在旁邊伺機而動,當陳雲川他們兩敗俱傷了,我們再出手吧?」

洪楓在心中說道:「我覺得兩敗俱傷倒是不至於……我看陳雲川剛剛拿回裝備時的自信態度,就覺得十分的不對勁……陳雲川新穿上的這個馬甲和靴子,背後背著的包著黑布的大盒子……還有他手中拿著的這兩大包東西……

剛剛他和侯子明絕對沒有發揮出原本的實力,咱們還是觀望一下吧!」

雖然黃思斌和竇世東也是中隊長,但是三個詭異的面具人的攻擊模式實在是非常狂暴,攻擊頻率也實在是太過於密集,冰、火、風等等元素攻擊交替。

黃思斌和竇世東剛剛就算合力抵擋,也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而且黃思斌和竇世東剛剛就已經硬抗「巨龍安德」和「鋼鐵巨漢山姆」許久,此時終於承受不住,雙雙吐血,再也無法為眾人進行防護。

陳雲川一發力,腳下的靴子迅速帶著他直衝向前,他將手中拿著的兩大包東西扔向了侯子明,自己則一把將背後背著的包著黑布的大盒子拿到了身前,抵擋住了三個詭異的面具人的攻擊。

大盒子應聲而碎,陳雲川順勢拿出了他的武器—一把龐大的鐵蒺藜骨朵!

兩大包東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侯子明與手下人的身前。

與陳雲川一同趕到的眾人開始將東西一件一件的拿出來,與其他人一起幫侯子明換裝。

等幾人手腳麻利的幫侯子明換好了裝備,侯子明頓時「煥然一新」。

侯子明身上現在穿的是一件泛著金屬質感的鎖子甲,前臂、小腿、膝蓋上都是泛著金屬質感的護具。

頭頂則是一個猙獰的牛頭,牛角一看就十分的鋒利。

腳下穿著的鞋,竟然是兩隻泛著金屬質感的狼頭。

侯子明示意眾人閃開,迸步上前,幫陳雲川擋下了一部分攻擊。

陳雲川和侯子明相視而笑,並身上前,沖入了三個詭異的面具人交織成的元素攻擊網。

侯子明對攻擊不閃不避讓,只見元素之力紛紛擊打在他穿的泛著金屬質感的鎖子甲上。

侯子明發動斗轉星移異能,將這些勁力全部轉化到了自己的雙臂之上,用出了八極拳八大招之一的閻王三點手—左右雙手多次擊在了一個臉上戴著光頭強面具的人胸口。

可他渾然不顧自己的傷勢,左手拿著的長長的火舌鞭子,扭曲著纏在了侯子明的腰間。

右手拿著的那把火焰組成的猙獰鋸刃也同時向著侯子明砍來。

不過侯子明不慌不忙地用雙肘架住了他的雙手,雙腳抬起,狼頭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肩膀處。

臉上戴著光頭強面具的人雙臂頓時軟了下來,只不過他突然從口中噴出一大團火焰。

侯子明見狀,先是後退了兩步,再迸步上前,右手抬起,一個猛然向上的肘擊,擊打在了他的下巴上,讓他的火焰憋在了嘴裡。

又順勢向前一個側步,用肩膀撞在了他的胸口,將他撞飛了三米有餘。

臉上戴著光頭強面具的人頓時喪失了抵抗能力,只能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陳雲川則是用鐵蒺藜骨朵擋開了類似寒冰投槍的東西,而對冰碴小飛刀、寒冰箭、炮彈一樣大小的冰團視而不見,輕輕鬆鬆地用身體與馬甲抵擋住,然後就穿了過去。

靠近了臉上戴著喜羊羊面具的人,陳雲川雙膀、雙手發力,用鐵蒺藜骨朵一下子直直地捅在了她的胸口,將她懟飛了五米多遠。

她的體質好像要比臉上戴著光頭強面具的人弱了許多,直接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洪楓見兩個詭異的面具人都喪失了抵抗能力,就示意宏都拉斯過去。

兩人分別操控著金雕和小猴子靠近,準備順手牽羊。

這次宏都拉斯學乖了,早早地就將靈魂細線拉的高高的,並在心中得意洋洋地說道:「誒嘿!這次他們可不能碰到……」

話音未落,只見最後一個還站著的、臉上戴著豬八戒面具的人,將躺在地上的兩人用狂風捲起,他自己也飛身而起,竟然是想要破空逃跑。 趙寶話語一出,根本不給眾人說話與考慮的時間,他以靈力將眾人給包裹,直接施展時空轉移之術,瞬間跨越十萬八千里,縱橫幾域飛臨到了冀州與豫州交界之處。

這是一座枯萎的山脈,山上寸草不生,山石都很脆弱,稍微踩重一點,都可能讓一塊巨石碎裂,讓山體出現裂痕。

趙寶站在這一座枯萎山脈的最高山峰,眺望著冀州方向,他在勾動洛書。

洛書在趙寶的腦海中,以龍氣演化成書,它在趙寶的眉心處形成細小的書形,而後開始演化神秘的九宮格局。

本來要質問趙寶的屠雄,陸風等人,看見趙寶身上顯露的九宮格局,都不由咽下了話語。因為洛書給趙寶沾染上了神秘的氣息。[

「地書之魂,我要如何觀一州氣運?」洛書顯化九宮格,可是趙寶並不能催動它,去感應自己想要知曉的事情。所以他向地書之魂求助了。

「主人要學會了九宮之術,才能觀天地氣運。」地書之魂刻板的說出了,讓趙寶惱火的話。

「洛書,我不要你觀州運,你能尋找出,這附近有沒有強者存在么?」趙寶將意念集中在了眉心處的洛書上,趙寶沒有學會九宮之術,他是法操控洛書的。他現在是在祈求洛書,讓它幫忙。

洛書沒有動,它只是一本書,不是能夠祈求的對象。

「可惡!」趙寶頗為腦海的收回洛太讓他鬱悶與惱火了。

「不要氣怒,你暫時催動不了洛書,讓我來蘀你演冀州趙家的存亡。」主導之魂自己透出一道影子,出現在趙寶的身邊。

「好,你先蘀我演冀州趙家的存亡。而後再演,劉天師還在不在冀州邊陲!」趙寶傳言道

趙寶的話,讓主導之魂非常惱火道「趙寶,你也不相信我?我說過那帝陣之勢能夠鎮壓劉天師一百年,就肯定能鎮壓他一百年。」

「主導之魂,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有一件事情,我法忽略!」趙寶沉聲道

「什麼事情?」

「我曾經的肉身,他死在葬龍棺之時,根本沒有能控制葬龍棺的觀龍鏡主鏡,那面鏡子在劉天師手上!」趙寶低沉傳言道

趙寶的話,讓不爽的主導之魂沉默了,當年趙寶能封印劉天師活命,主導之魂的功能最大,它仔細回想了昔日的大戰,也記起了。最先能掌控葬龍棺的人是劉天師。

「難到劉天師真的衝破了帝陣之勢?早已經脫困了?」主導之魂片刻之後,才喃喃出聲道

「不要自語的耽誤時間,你以河圖八卦台演一下,或許就能知曉結果了。」趙寶催促傳言道

「好,我先演一下,這個劉天師的死活與行蹤。」主導之魂模糊的影子,向趙寶的袖袍伸手,河圖八卦台很快衝了出來。

趙寶退後,給主導之魂留出足夠的演空隙。

晶晶小美人再也忍不住的問道「趙寶,這個人是誰?你身上剛才顯露的九個宮格是什麼東西?」

「它是主導之魂。」趙寶指著催動河圖八卦台的主導之魂說了句后道「至於其他的事情,你們就別問了,問了我也不會說。」

「哼,不說就不說,有什麼了不起的。」晶晶被氣的臉鸀。[

「趙寶,你不是要去靈山秘境的舊址么?怎麼現在要去帝都了?」屠雄不解的看向趙寶道

趙寶低沉道「我在靈山秘境舊址中的朋友很安全,而在帝都與冀州的朋友卻處於血火之中,所以我要先來救他們。」

「你要跟盤古一族開戰?」屠雄面色大變道「不行,我不允許你帶著我的同門去送死!」

「他們輸了一年的人生給我,就必須要聽我調遣,哪怕我要他們去闖地獄,他們都得去!」趙寶強勢道

「趙寶,人間已經亂了。盤古一族與天妖族人肯定會滅掉人族的國度。人族將要失去人間的統治權,這是法改變的事實,這種情況下,你自己去送死,我不會阻攔。可是我不准你帶我的同門去送死!」屠雄激動比的低吼道

趙寶冷眼盯著屠雄道「屠雄,這就是崑崙仙域的思想么?不管人族興亡,只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高高掛起的看人間血流成河,看人族衰落?我們都是人族,如果人族徹底衰落了,你有沒有考慮過日後還會不會有崑崙仙域存在?」

「你是什麼人,我非常清楚。這種時候,你真是要去做英雄么?我看,你就是想要害死他們吧!」屠雄冷冷與趙寶對峙道

屠雄的話,讓趙寶的心被重擊一下,可是他沒有表露的冷聲道「不錯,你很了解我。那就不要廢話,你跟秦傲可以自行離開,其他人必須要跟小爺去帝都。」

「趙寶,我不會讓你帶著他們去送死!」屠雄取出崑崙令,一臉決絕的神情道

「你是要跟我決裂,生死對戰么?」趙寶冷冷盯著屠雄,他在人間的朋友不多,對這一個曾經生死與共的同伴,他並不想出手。

「趙寶,他們是對賭輸了一年人生給你,可是你不能帶他們去地獄。」屠雄目冷如霜道「你要帶他們去帝都,先殺了我。」

秦傲在一旁沉默不語,陸風,晶晶等人也都閉嘴不言,屠雄的反應如此激烈,可想而知,趙寶要帶他們去的帝都多麼的兇險。

「屠雄,你不要逼我出手。」趙寶的眼神在極速冷漠,現在他手中有盤古弓,並懼怕崑崙令。

「趙寶,你不改變心意,就動手吧。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把我們的同門,帶向死亡的深淵。」屠雄堅定比道

趙寶心中殺意飆升,最終他還是克制了殺意道「屠雄,我給你一天時間,你去冀州或是豫州看一看,而後在回來對我說這樣的話。」

「趙寶,你休想將我支開,而後帶他們去帝都。」屠雄警惕道

「那好,你們都走,一天之後回來找我!」趙寶冷聲道

「你這話,是真是假?」唐星忍不住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