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繼續再來一番討價還價時,她卻突然注意到對方胸口處的那兩個圖案,不禁覺得想笑,隨即故作大度道:“算了算了!”

“本仙女就不跟你這大猩猩計較了!”

聞言,堯風倒是閃過一絲詫異,原本還準備爭論一番,卻沒想到對方這麼爽快地答應了。

隨即,朱可兒眼珠一轉,嘴角微翹道:“大猩猩,你會打網球嗎?”

“網球?”

堯風疑惑,搖了搖頭。

“不會吧,你真不會打網球?!”

見對方點頭,朱可兒立馬捧腹大笑:“哈哈,原來你還有不會的呀!”

說着,她立馬一臉自豪地站起身來,拍了拍對方肩膀,一副前輩模樣道:“嗯,那你明天上午就陪本小姐去打網球吧。”

“本小姐會好好教你的!”

說着,她偷偷湊近對方,捂嘴壞笑道:“要是學不好,要打屁「股」的哦~”

堯風:“……”

看着對方壞笑的表情,堯風覺得,今晚有必要查一查網球到底怎麼玩。

……

沒過多久,兩人便結束了這場一波三折的午餐。

堯風剛起身,不遠處的木羽和紫荊便立馬放筷站了起來。

剛走出餐廳大門,朱可兒腳步微頓,回頭瞥了眼門內還在結賬的木羽兩人後,轉頭看向堯風。

她踮起腳尖,悄悄湊近對方耳旁,小聲問道:“大猩猩,你真的是第一次?”

“第一次?”

堯風疑惑:“第一次什麼?打網球嗎?”

“哎呀,不是!是、是那個啦!”

說着,朱可兒小臉緋紅,心跳微微加速,急迫解釋道:“是我們剛纔不小心做的那個……”

見對方還是不解,她氣得深吸一口氣,厚着臉皮道:“就是親、親那裏……哎呀!你懂的啦!”

“哦!你是說親「嘴」?”

堯風恍然,隨即挑眉道:“你不是不讓我再提了嗎?”

“啊呀!你哪這麼多廢話,你到底說……”

“吱呀~”

話沒說完,付完賬的木羽兩人,剛好推門而出。

朱可兒聞聲嚇得連忙閉上嘴巴,眼神不忘狠狠瞪了眼堯風。

見狀,堯風輕笑,也沒解釋,而是讓木羽送朱可兒回去。

他自己則決定和紫荊一同去處理上次牛莽說的事。

……

上車後,朱可兒便環手抱胸,氣呼呼地坐在後排,嘴裏不斷罵着:“臭大猩猩!渣男大猩猩!討厭大猩猩……”

咚咚咚……

突然,車窗外傳來叩擊聲。

朱可兒微驚,轉頭看去。

只見堯風站在車外,用嘴無聲比劃了一個口型……

本是滿臉不爽的朱可兒,雙眼逐漸睜大,盯着對方口型,模仿念出聲來:“第一次……”

“嗯?什麼第一次?”

正要發車的木羽,聞聲回頭,問道:“朱小姐,是有什麼事嗎?”

“啊?!沒沒沒!”

聞言,朱可兒驚得連忙搖晃腦袋,隨即低下頭來滿臉羞紅。

木羽見狀,沒有多問,而是轉過身去,發車離開。

而後排的朱可兒,想起剛纔堯風的口型,不禁抿嘴偷笑,心裏莫名的開心……

說着,她還忍不住抿了抿自己的嘴脣,回憶之前的感覺,頓時羞得渾身起皮疙瘩,滿是不好意思……

木羽瞥了眼後視鏡,見奇怪模樣的朱可兒,內心愈發疑惑……

先生莫非有獨特的辦法,讓女人爲其着迷?!

連紫荊都對先生有好感。

想着,他眉眼間逐漸流露認真之色。

看來,我得好好學習學習先生和女人相處的技巧了……

……

……

餐廳門口。

一輛黑色轎車駛來,剛好停至堯風面前。

車窗落下,其中露出一個高大身影。

“少帥!紫荊大人。”

看了眼車內男子,紫荊嘴角微翹,轉頭對堯風道:“他叫李巨石,是我的屬下中身材最魁梧的,也是跟先生您的體型最像的。”

聞言,堯風打量了眼對方,點了點頭:“魏大龍那邊聯繫了嗎?”

“嗯,聯繫好了。”

紫荊一邊替對方開門,一邊回答道:“魏大龍已經和王聖約好,一切按計劃進行。”

“好。”

坐上汽車,堯風看着前排和自己穿着極其相似的李巨石,輕笑道:“巨石,這次要辛苦你了。”

聞言,李巨石一驚,連忙在座位上強行轉過身來,恭敬道:“能爲少帥做事,是我的榮幸!”

“好啦好啦,你那麼大塊頭,就別在位置上扭來扭去了,這小車可經不起你折騰~”

紫荊笑罵一聲,便讓李巨石往華天酒店開去……

而此時,在華天酒店的門口。

魏大龍正快步走向一輛豪車,滿臉笑容,對着車內下來之人道:“王總,一切準備就緒,您只要等着看戲就行了。”

聞言,王聖走下汽車,嘴角微翹,整了整自己西裝,瞥了眼魏大龍道:“看來金錢的多少,決定了你做事的效率。”

“嘿嘿,我就是帶兄弟們混口飯吃,王總既然出手大方,那我也願意帶着兄弟拼一把!”

說着,魏大龍弓腰伸手,示意對方先行。

隨即,他看了眼對方高傲的背影,眼神微眯,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之色。 一到華天酒店,堯風三人便看到了側門緊張等待的牛莽。

“風爺?!”

看到遠處的高大身影,牛莽頓時雙眼一亮,連忙快步迎來,期間還忍不住偷瞟了紫荊幾眼。

“魏大龍呢?”

對方的眼神皆落在紫荊眼中,她眉毛微挑,淡淡問道:“他不來迎接先生?”

“啊?不不不,荊姐你誤會了!”

聞言,牛莽連忙解釋道:“爲了不讓王聖起疑心,大龍哥只能親自陪在其身邊,保證計劃順利進行。”

見對方不再多問,他訕笑幾聲,立馬恭敬地將三人領進酒店。

帶路時,牛莽偷偷瞥了眼堯風身後的高大男子,悄悄湊近道:“兄弟,怎麼稱呼?你就是替代風爺的人吧?”

“李巨石。”

李巨石平淡回道。

“哦哦,原來是石哥,幸會幸會!”

牛莽立馬滿臉堆笑,卻發現對方根本不想搭理自己,不禁有些尷尬,只能收回笑容,繼續走在前面。

“牛莽,你確定這次不會穿幫?”

紫荊不放心道:“要不找人幫巨石畫個仿妝?”

“荊姐,這個您儘管放心,那王聖根本就沒見過風爺。”

牛莽聞言,立馬回頭笑道:“他只是聽說風爺身材高大,現在有石哥上場,肯定不會懷疑!”

“那就好。”

紫荊點了點頭,隨即看向堯風。

見對方微微頷首,她便放下心來,隨即對牛莽道:“那這件事就交給你跟魏大龍了。”

“好嘞!您儘管放心,今天保證讓王聖徹底信任大龍哥!”

說着,牛莽推開身前包間房門,其中赫然出現一整面落地窗。

他走至房內窗旁,往下看去,解釋道:“我們這是四樓,窗下正好是這酒店後的一條巷子。”

“到時,我們的計劃就都在這巷子裏完成了,風爺和荊姐可以從頭到尾都看個清楚。”

說着,他轉頭指了指隔壁,微微壓低聲音道:“那邊的包間就是大龍哥和王聖,他們也會看着這場戲。”

“呵呵,王聖自以爲看戲,卻實際上也是戲中之人。”

紫荊瞥了眼窗下巷子,嘴角微翹:“有點意思。”

“嘿,荊姐謬讚了。”

說着,牛莽面露笑容,走向李巨石,道:“石哥,等下就得辛苦你了。”

“小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