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系統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於樑便感覺自己手中好像瞬間就變得沉甸甸的。

於樑下意識低下頭。

這纔看到一把黑乎乎的東西,就在自己手裏抓着!

沒錯!

這確實是一把純黑色的電棍。

而且系統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玩意兒是一把高壓電棍。

與此同時。

於樑直接打開了電棍開關。

頓時自己的耳朵就好像快要爆炸一般,直接響起了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

不僅僅如此。

甚至於自己的眼睛都已經快要被亮瞎了一樣。

於樑一邊捂着自己的眼睛。

而此時此刻,他又感覺到從身後衝擊過來的恐怖!

也就在這時,於樑猛然間一甩電棍,剛好杵在身後朝自己撲來,而且處於空中的惡狼!

頓時便看到那頭惡狼直接甩着自己的舌頭,就這樣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這他媽真是夠厲害的!

只是簡簡單單的兩三秒鐘而已,那頭惡狼明顯已經奄奄一息,躺在雪中一動不動了。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沒想到給自己的這把電棍竟然這麼牛b!

一看於樑不跑了,關鍵問題自己也有同伴已經摔倒在了地上。

所以對面的那些惡狼就開始包圍於樑,一個個就這樣陰狠的盯着於樑。

於樑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嘴角勾了起一絲詭異的笑容。

什麼叫做農奴翻身把歌唱?

現在自己不就是這種感覺嗎?

於樑就這樣直勾勾地盯着對面這羣餓狼,搓了搓自己的鼻子。

“呵呵……你們他媽不是挺牛逼的嗎?有種再給老子牛逼一個試試看! 瑪德!還真是夠囂張的啊。”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這些惡狼又開始呲牙咧嘴了。

於樑呵呵一笑。

“來來來就你!牛逼你給我過來!”

那頭惡狼也能夠感覺到,於樑這傢伙明顯是在挑釁自己。

所以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就這樣朝着於樑衝了上來!

……

而另外一邊,烏拉往前走了大約得有半公里左右,就這樣撲通一聲坐在地上,開始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就算直播間得衆人都感覺不到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但烏拉自己心裏非常清楚,在這種氧氣極其稀缺的地帶,就算自己走路都夠耗費力量了。

更何況於樑剛剛把那些惡狼引開,很明顯是要進行跑動的!

甚至於烏拉現在都不敢去考慮。

於樑到底如何才能甩開那些惡狼?

“樑爺怎麼還不回來呀?這都過去多長時間了?”

“你們大家說樑爺該不會……”

“樓上的能不能閉嘴?能不能盼別人點好?這tmd烏鴉嘴!”

“我又沒有別的意思,難道我不希望樑爺好嗎?我也是樑爺鐵粉好不好?我只是說有這個可能而已,畢竟我們大家也要參考現實!”

“能不能別吵了?每次他媽出點事兒!老都是你們這幾個ID,一個個給老子安寧一點!要不然別怪我了。”

在關鍵時刻,雲空間終究還是挺身而出。

而且不得不說,雲空間在於樑直播間的身份確實挺高的。

尤其是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好像整個直播間的人都變得安靜了不少。

烏拉轉過頭看着直播間。

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難受了。

“我完全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可是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呀?”

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一下子也犯了難,因爲大家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跟烏拉解釋而已。

……

沉默了片刻之後。

烏拉又開始掩面哭泣了起來。

“你們大家根本就不瞭解這裏到底是怎麼回事!完了一切都完了……於樑應該是回不來了!”

“烏拉小姐,你到底在說什麼呀?雖然你長得漂亮!但是我絕對不允許你在這裏信口雌黃,你最好給我閉嘴!”

“就是……烏拉!現在你不要多說話,你和我們能做的一樣,就是祈禱樑爺回!”

……

其實從這點就看得出來,於樑直播間的粉絲對於樑是真的不錯。

雖然平日裏這些傢伙一直都在和於樑吵鬧。

而且看起來好像是一直都做成了烏拉的舔狗,所以都在打擊於樑。

但有些時候男人之間的這種感情是非常微妙的。

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於樑只要不出事,那什麼事情都好說。

可於樑現在生死不明,烏拉剛剛做出了這種表情之後,直播間就有人開始提醒烏拉了。

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只是大家單純的不喜歡烏拉說這些話而已!

什麼漂亮的美女,此時此刻在他們眼裏,看來什麼都算不上。

他們要的只是於樑能夠平平安安的,僅此而已!

“樑爺到底去哪兒了?等這傢伙回來,一定要讓他給我們補償!”

“說的是……到時候我們大家一塊給他建議!我就不相信這次他跑得掉。” 烏拉一直都在原地等候着。

足足等待了兩三個小時,甚至於天都已經快要黑了。

周圍到處都是一片大雪掩蓋。

烏拉裹着熊皮,能夠感覺到一股極度的溫暖。

但是烏拉現在的心卻是涼的,因爲烏拉更加擔心於樑。

或者說在烏拉眼裏看來,於樑現在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主要都已經過去了這麼長時間,可是卻依舊沒有於樑的消息,這點纔是最折磨烏拉的事情。

足足沉默了許久之後。

烏拉終於忍不住了。

就這樣抱着自己的雙腿哭泣了起來。

“嗚嗚嗚……到底該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自己不應該這個樣子,可是……我能有什麼辦法?”

說實話,烏拉哭的時候,還真是把大家弄得挺難受的。

“烏拉小姐!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你現在能不能別哭了?就算你哭出來也完全沒有任何意義啊!”

“說的不錯,不是都已經跟你講得很清楚了嗎?現在咱們所能夠做的就是爲樑爺祈禱!”

而另外一邊,就在於樑的房間裏,馬提咪和林藝聰兩個人互相抱在一起。

當然兩個姑娘並不是有什麼特殊嗜好。

這是林藝聰在單純的安慰馬提咪而已。

“你先不要太難受了,我知道你擔心於樑,但是我相信他!而且於樑不是不負責任的那種男人,這點我覺得你應該清楚的!”

馬提咪轉過頭看着林藝聰。

“我知道,這些我都明白!可是……我真的很擔心!他一直都是這樣,從來都不知道讓我省心!”

此時此刻馬提咪的臉已經徹底蒼白了,從這點就能看得出來,現在馬提咪到底得有多麼擔心?

沉默了片刻之後。

馬提咪轉過頭看着林藝聰。

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可憐之色。

“我甚至於都不敢去想,如果於樑真的出了什麼事,以後我該怎麼辦?”

“傻丫頭,一定沒問題的!你不相信他,難道還不相信我嗎?姐姐相信他!於樑絕對不是那種傻子!他做的每件事情都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說完這句話之後。

林藝聰有些溺愛的摸了摸馬提咪的小腦袋。

不得不說這個樣子看起來確實挺不錯的。

шшш⊙ TTKдN⊙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