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聖地和十大教派的強者最先趕到這裡,他們開啟傳送陣,直接來到了洞天山脈附近。

竟然有幾千名俠客出現了,他們由各自門派中的強者帶領著,開始和玄獸們對抗了起來。

只是短短的一天,洞天山脈附近方圓千里的城鎮全都被攻陷了,死傷百萬人口,冤魂不散,在天空哀嚎咆哮。血流成河,屍骨成山,無數的玄獸也死在了這裡。

第二天的時候,秦國大軍就在大元帥肖豪雲的帶領下來到了這裡。他們浴血奮戰,終於抵擋住了玄獸的衝擊。

「報!」當第二波進攻被打退的時候,有傳送兵跑到了大帳之中。

肖豪雲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黑色的鬍鬚讓他顯得非常的穩重,剛毅的臉龐如同刀削一般。他就是秦國的大元帥,三代為將,是將門世家。同時他也是一位十分強大的俠客,竟然是一尊靈王。

他坐在椅子上,道:「前方的損失怎麼樣了?」

他這樣問的時候,其實已經對前方被玄獸攻陷的城池不抱任何的幻想了。因為每次獸潮來臨的時候,都會有無數的生命喪失在它們的鐵騎之下。

可是傳送兵的回答卻讓他虎軀一震,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你說什麼?五座大城池都破滅了,而距離洞天山脈最近的英俠鎮卻完好無損?」肖元帥感覺到這好像是在開玩笑,不是自己聽錯了就是傳送兵一緊張說錯了。

城鎮中只有數百不到千人的守衛兵,而大城池可是有萬人的軍隊的。現在有五處大城池都被攻陷,死亡慘重,可是距離獸潮源頭最近的一個小城池竟然完好無損,不要說他了,恐怕沒有人敢相信。

這個小兵被突然發威的肖元帥壓迫的喘不過氣來,只能匍匐在地面上。雖然這一股氣勢只是稍縱即逝,可是在他看來像是度過了數百上千年一樣漫長。

「呼呼……」他貪婪的呼吸著四周的空氣,感覺到自己是在地獄門前走了一圈。

「稟告元帥!我所說的的確是事實,這是前方的十大門派傳送過來的消息。他們會儘快的趕來支援我們的!」傳送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這才心有餘悸的說道。

肖豪雲透過帳篷望著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最後,才道:「傳令下去,今夜攻擊下一座城池!務必要將這些低級的玄獸趕盡殺絕!」

……

英俠鎮之中,城鎮中的居民惶惶不可終日的度過了一天一夜。等到第二天的時候,藍月燃終於回到了天藍醫館之中。這個時候人們才知道,原來獸潮已經爆發了,只不過它們都沒有進入英俠鎮,而是繞道而行。現在已經攻破了五座大城。

所有人全都吃驚,暗自的慶幸。三獸王不讓玄獸攻擊英俠鎮在一方面,而英俠鎮外界出現的巨大守護大陣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如果沒有三獸王的吩咐,恐怕英俠鎮依舊要遭受天大的災難。因為這座大陣雖然守護著英俠鎮,可是卻只限制靈俠級別以及以上的存在,對於靈俠一下的玄獸根本就不會限制。

因為藍月燃在這裡居住了十多年,隨意守護大陣並沒有限制她的進入。而和她一同回來的周陵以及王冉這兩位靈王全都被限制在了外面,根本就無法進入。

「你給我拿過來!我們可是遼月教的人,你們這些賤民竟然敢違抗我們的命令,殺光你們!」英俠鎮也成為了那些俠客們避難和居住的地方。但是總有一些人仗著自己是俠客就對這裡的人張牙舞爪的。

「大人!小店是小本經營,你們點了這麼多的菜,好歹給一點錢吧!」酒樓的老闆在一旁哀求道。

「砰!」

一個青年人直接一腳就把老闆給踢飛了出去,反感的道:「我們這些人辛辛苦苦,拼死拼活的守護著你們。現在吃你們一點飯菜,就這樣。難道我們浴血奮戰就換來這一些待遇嘛?」

「哦!是嘛!」這個時候一道清靈若仙的聲音傳來,像是風鈴響動,悅耳動聽。

遼月教的幾個人回頭望去,只看到是一個身穿淡藍色衣裙的女子,貌若天仙,身子婀娜多姿,讓人心曠神怡,流連忘返。他們幾人全都是一愣,沒有想到這個少女竟然敢這樣反駁自己,真是天大的笑話。

其中一個長得有些猥瑣的少年,捏著自己的下巴,色眯眯的看著藍月燃,賊笑道:「嘿嘿……小美人,我想你還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吧?我們可是神仙,是來保護你們的。如果沒有我們的保護,你們這個小鎮早就被獸潮給淹沒了!嘿嘿……怎麼樣,陪陪大爺等人吧!哈哈……」

「就是!看你骨骼驚奇,如果你把幾個大爺伺候好了,我們也讓你得道成仙,和我們幾個雙宿雙飛!哈哈……」其他幾個人也是猥瑣的笑道,看著藍月燃,心生惡意。這樣的美女就算是在俠客修鍊界也不多見,他們幾個心裡痒痒的。

藍月燃娥眉緊蹙,原本只是想要教訓這些人一頓,可是現在她卻是起了殺心。她呵斥道:「我們城鎮需要你們這些人渣守護嘛?守護的人還在外界浴血奮戰,而你們呢,只是一些敗類而已。還好意思說在保護我們,別在這裡給俠客丟臉啦!」

「呃……」

幾個青年全都一愣,沒有想到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而已,竟然敢這樣的訓斥自己,真是膽大包天。

「桀桀……」一個青年臉色發黑,猙獰的笑道,「我看你還不清楚我們是什麼樣的存在,我們可是俠客,無所不能的俠客。你敢招惹如同神一樣的強者,該說你是愚蠢呢,還是無知者無畏呢!」

藍月燃冷笑,暗笑這幾個人的無知,「到底誰才是無知呢,很快就會知道了!」

說罷,不能幾人回過神來。她輕輕的揮動了一下衣袖,這幾人全都倒飛了出去。噗通一聲就倒在了外面的街道上。

「什麼?你……你也是俠客!」他們幾人倒在地上,心中一顫,沒有想到如此偏僻的城鎮裡面竟然有俠客,太過匪夷所思了。

「你……你要幹什麼?別過來……別過來!」他們全都倒退,原本想要起來反抗的,可是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裡面所有的力量全都被禁錮了,根本就無法動用。看著藍月燃走過來,嚇得面無血色,全都倒退。

街道上的人全都圍了過來,看到是藍月燃修理這幾個人,城鎮中的居民全都沒有作聲。因為他們知道藍月燃是不會欺負善良的人的,除非是罪大惡極的人。

「那不是遼月教的幾個人嘛,怎麼會被人打出來!那個少女到底是誰?」也有一些其他門派的人停留在這裡,他們是各大教派的俠客,對抗玄獸的時候,可以來到這裡休息。 不一會兒的功夫,聚集到這裡的俠客也有三四十人了,他們都是在這裡修行的強者。這幾天他們可是不停的浴血奮戰,這些人多多少少的都帶了一些傷痕。

不過當他們看到遼月教的幾個青年弟子被人打出來的時候,也是吃了一驚。他們可是知道這幾人有多強大的,都是俊俠級別的強者,在凡人眼裡說不上是神通廣大也差不多。可是現在卻被一個看起來沒有任何修為的少女給打了出來,讓他們吃驚不小。

「不對!她一定不是普通人,可能是境界太高了,我們探查不到!」一個中年俠客沉聲道,感覺到無比的震驚,這個少女看起來不過是二十多歲而已,可是修為卻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怎麼可能!」也有人不敢相信,因為修行的路上實在是太難了,很多人修行了一輩子也只是元俠境界而已。修行靠的可是時間的積累,怎麼可能這麼年輕就讓他們無法探知的存在了呢。

「我也不相信,我修行了十幾年了,才俊俠一重天而已。她看起來還沒有我大呢,怎麼可能會這麼強?」有人提出了質疑,搖頭不願意相信這一切。

「你別過來呀!別過來呀!」幾個人這個時候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囂張和狂妄,如同被驚嚇的小兔子一樣。不斷的往後挪著屁股,想要和藍月燃拉開距離。

藍月燃一步一步的上前,最後站在他們面前才冷聲道:「你們不是說要守護我們這個城鎮的人嘛!好,我就如你們所願!」

她說著然後指尖出現一道淡藍色的光芒,洞穿了幾人丹田,將他們的修為全都廢除了個乾淨。

「什麼?你……你竟然廢除了我們的修為!」幾人全都臉色大變,冷汗直流,心中的恨意和膽怯全都湧向了心頭。咬牙切齒,仇恨的看著藍月燃,恨不得活吃了她。

「既然如此,你們就去外面和玄獸們對抗吧。我倒要看看你們是怎麼守護這個城鎮的!」說著她,直接將幾人全都橫掃了出去,越過城牆飛了出去。

「啊……」幾人的慘叫聲傳來,讓人心驚膽顫。不用出去看,也可以知道他們幾個人的性命凶多吉少了,也可以說是必死無疑。就算是俠客在外界如果不小心也會被這麼多的玄獸給撕吃的,幾個普通人恐怕吃去就會被分吃了。

「那可是遼月教的弟子!他們教派想來狠辣無情,這次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這個城鎮恐怕有大難了!」有寫俠客擔心的說道,對這個教派的行事作風很是了解。

「這個城鎮有危險?你開什麼玩笑,說不定這裡隱藏著什麼絕世高手也說不定。別忘了這裡的人雖然看起來都是普通人,但是守護著這個城鎮的絕世大陣你以為是普通人能布置出來的嘛。那可是傳說中的英俠大陣呀!弒神殺魔的存在!說不定兩者相抗也是一出精彩的好戲也說不定喲!」有人分析道,認為英俠鎮有強者的保護,說不定這裡並不像他們表面看到的那樣。

「哼!俠客就當有俠客的樣子!你們為了人們浴血奮戰我們感激你們,但是如果仗著這一點就魚肉鄉里,欺壓百姓、為所欲為,我決不饒恕你們!」藍月燃飄然飛到空中,環視四方,大喝道。

聲音如同雷震,轟鳴而動,雖然不是很大,可是卻清晰的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尤其是那些俠客,聽到之後感覺到如同雷震,精神都有些恍惚。

「哼!你以為你是誰呀,真的以為能號令群雄嘛!」也有人反對,出言諷刺,不以為然。他們都是強大的俠客,當然不會服氣一個小城鎮裡面的少女。

「嗯?」藍月燃尋聲望去,冷眸放出兩道藍色的閃電,相隔數百米直接洞穿了這個人的胸膛。

眾人踉蹌後退,全都心驚膽顫感覺到這個少女雷厲風行,殺伐果斷不敢招惹。

……

「殺!」

洞天山脈之中,一鳴在小精靈的帶領下不斷的和暴亂的玄獸戰鬥著。這個小精靈的感知非常的強大,能避過那些強大的玄獸,專門尋找一些薄弱點突圍。

一鳴不斷的衝殺,雖然身體沒有多高,可是卻鮮血淋淋,沾滿了血跡,已經成為了一個血人。就連髮絲都被粘稠的血液粘在了一起,一撮一撮的。

「土豆!這裡也算是突圍了,我們接著往哪裡走?」土豆是一名給這個小精靈起的名字,因為它頭非常的打,圓嘟嘟的看起來真的像是一個土豆。

土豆可愛的眨了眨大眼睛,伸出小手放到嘴裡做思考狀,非常的可愛,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放到懷裡好好的蹂躪一番。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會兒,它突然驚喜的吱吱嗚嗚的大叫,手舞足蹈的。給一鳴比劃著什麼。

「你是說讓我在歷練一番,強大了再出去嘛?」一鳴在這幾天裡面也大概的理解了它的一些手勢,能明白了一些東西。

「嗚嗚……」土豆的毛茸茸的頭顱拚命的點著,就是這個意思。

一鳴看著萬獸踐踏過的森林,東倒西歪,宛如狂風過境,所有的一切都被破壞的不成樣子。山腳下的森林早就被摧毀了,河流也被踏成了平地。

他眺望著遠處,發現雖然英俠鎮和其他的地方都被很多玄獸包圍了,但是英俠鎮外界的大陣還在閃爍,應該沒有被攻破才對。

他現在無比的擔心師傅和紫月他們這些人,所以他不想在這裡磨練了,想要先回去看看。畢竟這獸潮波及的範圍實在是太廣了,不知道要死掉多少人。

「豆豆,我們還是回去吧。我想師傅他們了,不想他們受到傷害。」一鳴道,感覺到現在不適合在這裡磨練了,要先回去。

「吱吱!」土豆這個小傢伙倒是沒有什麼意見。舉著雙手贊成,不停的在一鳴的手掌上跳動著。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一聲大吼。一頭玄獸沖了出來,它已經發現了一鳴他們倆。張開血盆大口,就長了過來。這竟然是一頭巨蟒,能有木桶粗細,身上色彩斑斕的顏色,說明它的毒性不小。

「嘶嘶!」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它吐著蛇信,嘶嘶的叫著,一口就像一鳴咬了過來。同時口中噴出來了一股毒液,像是一道河流。

「噌!」一鳴大驚失色,雙腿用力一蹬直接跳了出去,躲過了這一擊。

「呲啦!」

那些毒液剛到地面上直接將地面腐蝕出了一個大坑,冒著黑煙,發出難聞的氣息。

「好可怕的毒液!」一鳴心驚,如果剛才大意沒有避開的話,恐怕現在屍骨無存了。看著這條大蛇再次的向著自己攻來,他決定不在後退,主動的攻擊了上去。

「去死吧!」他狠聲喝道,體表升起了森森的火焰,如同一個大火爐在燃燒。五彩的火焰熊熊燃燒,綻放出美麗的光芒衝破雲霄。

「砰!」

兩者撞擊到了一起,宛若驚雷炸響,爆發出一道強大的衝擊波。

一鳴倒退,在地面上滑出了一道很長的痕迹。倒退了十幾米才穩住身形,他全身被五彩的火焰包圍著,噌噌的燃燒著。

「好強大的力量,竟然是俊俠一重天的玄獸,不容小覷呀!」一鳴暗道,嚴陣以待,知道不能輕敵。「如果不是我的肉身堪比俊俠三重天的強者,恐怕剛才一擊已經粉身碎骨了!」

「嘶嘶!」

巨蟒再次沖了過來,身體轉動,彷彿是一條真龍擺尾,直接劈落了下來。一鳴側身飛了出去,直接跳躍到了半空中。

「砰!」

蛇尾砸落在地面上,地動山搖,直接將地面砸出來了一個大坑,土石飛濺,煙塵四起,浩浩蕩蕩的煙塵向著四周蔓延開去。

「開雲·螺旋!」一鳴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身體快速的旋轉,宛若颳起了一道龍捲風暴。像是錐子在飛速的旋轉,攜帶著巨大的狂風向著巨蟒沖了過去。

這是開雲獸的玄術,境界高的話能撕天裂地絕對不在話下。如果是開雲獸施展出來的話,一定是鳥緣為攻擊的利器。但是一鳴是一個人類,所以他施展出來的時候就用腳尖作為最強大的利器。

「噌……」

一鳴的身體飛速的旋轉,最後燃燒起熊熊的火焰。他的腳尖就是旺盛的火焰源點,光芒四射直接穿透了巨蟒的身體。

「崩裂!」

巨蛇的身體扭動,還想做出最後的掙扎。可是一鳴已經施展出又一種強大的玄術了,同樣是開雲獸的絕技「崩裂」。

雙手成為利爪,按住巨蟒身體上的傷口,猛然向著兩邊撕開了。他的肉身強大無比,雙臂一張開能夠萬鈞之力,就算是一座小山也會被他擊成粉碎的。

「噗嗤!」

血光四濺,一鳴如同一個妖魔一樣直接徒手將這頭巨蟒撕成了兩半。沐浴鮮血,任由傾盆的血液澆灌在自己的身上。

「三位獸王師傅的玄術固然不是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強大無比!」一鳴欣喜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鮮血淋淋,全身都被血跡染成了通紅色。

他走過去,撿起一顆能有臉盆大的蛇膽,打開自己身後的燃界,將它放了進去。

「這麼大的蛇肉,如果帶回去可以做很好的蛇肉羹的!可不多見喲!」他向著,然後將這條大蛇慢慢的分解了,全都扔進了自己的燃界之中。

燃界不光是境界的體現,大道的映像,也可以儲藏東西,宛若次元空間。

「好了!我們走吧,豆豆!」一鳴欣喜的看了看地面,發現沒有什麼遺留的東西了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帶著豆豆向著山腳下的英俠鎮飛了過去。 一鳴的速度在成為真正的俠客之後變得更加的迅速了。玄力在體內不停的流轉,輕輕一躍就有幾百米遠,像是在天空滑行一樣。

一路上,一鳴看到了沿路的景象全都和以前有了巨大的改變。地面早就被玄獸踐踏的寸草不生,還有不少的玄獸屍體倒在路的兩邊,當然了不只是玄獸的屍體,還有不少人類的屍體倒在地面上,被踐踏的不成樣子,宛若血泥。

哀鴻遍野,有不少禿鷲和烏鴉都在荒野里吞食著這些腐蝕的屍體。臭氣熏天,離得老遠都能聞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