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不甘示弱的瞪了他一眼,說:“本小姐天生白裏透紅,你羨慕嫉妒恨呀!”

“呵呵!我以爲你作賊心虛呢。”

“……”

陸漾頓時氣結,張了張口,卻說不出話來。

片刻後,才牙癢癢的說道:“好了,按摩完了,晚安!”

宮野盯着她的背影,脣角愉悅的勾起。

跟她在一起的感覺很輕鬆,很舒服,也很開心,讓他輕易的卸掉心防。

他起身,單腳撐地,坐到了旁邊的輪椅上,然後按下了前進鍵,進了房間。

……

第二天。

項珍珍來了。

陸漾還未來得及向宮野通傳,她已經闖進了宮野的辦公室裏。

而宮野正與一個客戶在視頻會議,看到項珍珍來了,他眉頭蹙了一下,隨即結束了與客戶的視頻。

“宮總,對不起。”陸漾站在門口,歉然的說道。

宮野對着她揮了揮手,她退後了兩步,在關上門那一刻,聽到了項珍珍生氣的話。

“阿野,你爸昨天都親自來通知你去參加宮氏集團的週年慶了,你爲什麼不答應?”項珍珍一屁股坐到了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盯着一臉平靜的兒子。

“不想去。”宮野漫不經心的甩了幾個字給她。

“不想去也給我去,別忘了,你是宮家四少,是宮燕誠的兒子,宮氏也有你的一份。”項珍珍的語氣在些強勢。

宮野眉頭不悅的皺起。

每次見面,母親說的都是這些,聽到他耳朵都起繭了。

“我不要宮氏。”他堅定的再一次告訴母親。

“你……”項珍珍氣得胸口發疼,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兒子身上了,她知道如果不是兒子,宮燕誠連看也不會看她一眼的。

“野,就當爲了媽,我求你了,就去露個面,好嗎?”項珍珍的語氣軟了下來。

宮野不吭聲,母親的委屈與心情,他都懂。

“阿野,你是我跟你爸的橋樑,要是你這座橋樑斷了,我跟你爸也斷了,所以,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去一下吧。”項珍珍哀求着,露出一副泫然欲哭的樣子。

要問宮野怕什麼?

他一定會回答,最怕母親的眼淚!

“行,我去露個面。”他妥協。

項珍珍頓時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起身走到兒子身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抱着宮野的頭,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

“真是媽的乖兒子。”

“媽,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宮野問道,但,心裏已經知道答案了。

果然,項珍珍搖頭加擺手的說道:“不行,你爸會生氣的。”

宮野無奈苦笑。

這就是他的母親,執着,又軟弱,只會圍着宮燕誠轉。

“快中午了,陪我吃午餐吧,天天一個人吃,無聊死了。”項珍珍嘟起嘴抱怨。

雖然衣食無憂,但,卻孤獨寂寞。

“好。”宮野收拾了一下桌面的文件,然後單腳撐地,坐到了旁邊的輪椅上。

“對了,你的腳還不能走路嗎?”項珍珍關切問道。

“能走幾步。”

出了辦公室後,陸漾連忙迎上來。

“宮總,你要出去嗎?”

“嗯,我跟我媽吃飯,推輪椅。”

“好的。”陸漾點了點頭,走到了宮野輪椅後,卻惹來了項珍珍打量的眼神。

“這就是你從醫院請回來的看護?”

陸漾沒穿護士服,項珍珍認不出來了。

“嗯。”宮野淡淡的應了一聲。

幾個人一起走向電梯,項珍珍看了陸漾一眼後,摸出了手機,給範虹打了個電話。

“喂,虹兒,在哪呢?”

“……”

“我跟宮野一起午飯,你要來嗎?”

“……”

“好,那我們過去你那邊,等會兒見。”

宮野聽着母親的對話,眸光閃過了不悅。

一直以來,母親都撮合他與範虹,就因爲她認爲範虹是範氏集團的大小姐,能幫助他事業上的發展。

可,他對範虹真的沒有感覺!

進了電梯後,項珍珍對宮野說道:“阿野,你最近怎麼都不跟範虹約會?”

“爲什麼要跟她約會?”宮野反問。

“不約會怎麼培養感情。”項珍珍理直氣壯。

“媽,你喜歡的,不等於我喜歡。”

“兒子呀,你收收心吧,範虹她是範氏的大小姐,將來能幫助你的事業發展。”

“媽,你覺得我需要女人幫助嗎?”宮野狂妄掀了掀脣。

陸漾靜靜的站着,聽着他們母子倆對話。

不知爲何,聽到項珍珍讓宮野跟範虹約會,她心裏酸酸的,閃過嫉妒!

對,是嫉妒!

後知後覺的醒悟,嚇了她一跳。

難道她……喜歡上宮野了?

想到這裏,她微微垂眸,看向電梯牆的影子,卻對上了宮野灼熱而直接的眼神。

他在看她!

心下一慌,她眼神閃躲着看向別處。

而項珍珍一直在碎碎念,完全沒留意到兩個年輕人之間的情潮暗涌。

“阿野,不如你讓範虹陪你出席今晚的週年慶吧?”

“不用。”宮野語氣輕淡而堅定。

“不用?爲什麼不用?你出席宴會總該帶女伴的。”

“我有人選了。”宮野淡淡回答,目光卻看向電梯壁上的陸漾。

“誰?又是哪個不三不四的女人?”項珍珍不悅的瞪着兒子。

“媽,你再幹涉,我就不去了。”

“你…..行了,我不管了,可以了嗎?”項珍珍氣得牙癢癢,卻又拿兒子一點辦法都沒有。

兒子是她生的,什麼脾氣,她清楚得很。

記得有一次惹毛了他,他一個月都沒聽她電話,也不見她,要不是她生病了,估計時間還會更長。

…… 豪華高雅的餐廳門口。

範虹在翹首以盼着,看到宮野的車子來到,她勾起了嫵媚的笑容,連忙上前。

宮野一行人下車,陸漾跑到車尾廂拿輪椅,眼角餘光看到了範虹先是給項珍珍一個擁抱,然後又撲入了宮野的懷裏。

“阿野,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宮野淡淡的回了一句,沒有回抱範虹。

他全身的重量都是靠沒受傷的腳支撐着,範虹撞入他懷裏時,他的身體情不自禁的彎了彎,如果不是他身體強壯,估計會一起摔倒。

範虹抱着宮野一直不放開,仰着臉,眼波嫵媚的瞅着他。

“我剛剛昨天回國的,這些天有沒有偷偷想我?”

宮野魅脣輕勾了勾,用開玩笑的語氣問:“如果我說沒有,你信嗎?”

“可是我想你。”範虹嬌媚的把臉埋進了宮野的懷裏,貪婪的吸取着他身上的男人氣息。

陸漾扶着輪椅,愣愣的站在旁邊,雖然表面很平靜,但,心底卻莫名泛酸。

終於,宮野輕輕的推開了範虹,坐到了輪椅上。

康雍祕史之良妃 範虹這才突然想起宮野腳受傷的事情,她看了一眼陸漾,眉頭微蹙了一下,問:“你不就是那個討人厭的小護士?”

陸漾聞言,心裏恨恨吐槽。

範虹這貨跟阮薇兒真是半斤八兩,一樣的沒禮貌!

“是的。”她牽強的掀了掀脣角,然後推着宮野直接走向餐廳。

“我來推宮野,你就別進去了,一身寒酸的。”範虹突然上前,霸道的擠開了陸漾,還不屑的瞪了一眼她。

“對,你就在外邊等着吧。”項珍珍也很自然的把陸漾當成了下人。

陸漾頓時氣結,說實話,她還真不樂意跟她們一起吃飯呢,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臉。

她剛想退開,卻聽到了宮野說道:“推輪椅是她的工作,還有照顧我吃飯也是她的工作,沒她在我吃不下。”

“阿野,我照顧你就可以了。”範虹嗲着聲音說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