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一感觸到這股氣息,『祝祭婆婆』便大吃一驚,但還沒等到她心神發出躲避的訊號,那股氣息卻是已經驟然攻襲而來,猶如一波接著一波的潮水般,直接轟擊到了她的身軀之上!

一擊之下,『祝祭婆婆』頓時覺得心神劇烈震蕩,頭腦之中頓時生出一種暈眩的感覺,喉頭也變得腥咸無比,似乎在這一擊之下,即便是她的臟腑都已經被震蕩的變幻了位置!

不僅如此,隨著這一擊,似乎整個祠堂內的空氣都驟然以她為中心,猛然收縮了一樣,那種強烈無比的抽離感,直叫她覺得自己整個人似乎都要被這劇烈的氣息波動給抽幹了!

「嗚,嗚……」只是短短几瞬,『祝祭婆婆』的身軀便以一種極為可怖的速度,深深的凹陷下去,而那張臉上的老皮更是緊緊的貼著骨頭,就像是一張枯皺的樹皮!

沒有任何猶豫,『祝祭婆婆』陡然抬起右手,而在她右手的食指上,此時正有一點殷紅璀璨的血液!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她右手食指已然戳到了眉心之處,那滴殷紅的鮮血在碰觸到眉心之後,就如泥牛沉入大海般,迅速消散不見!

而順著她眉心所在的位置,則是有一股極為詭異的血紅色光芒漲起,璀璨奪目,在這詭異的光芒照耀下,映得她那張扭曲的面頰,就如同是惡魔一般,猙獰可怖,恐怖瘮人。

但就在這血色光芒彌散開來的那一瞬間,場內那些狂暴的氣息,卻是像失去了目標一樣,驟然停頓下來,向著四下逡巡不斷,似乎雖然『祝祭婆婆』就近在眼前,卻根本沒有辦法鎖定她的位置,只能夠不斷的逡巡,只能夠不斷的尋找!

「血引降世,佑我平安!」趁著這短短的停頓,『祝祭婆婆』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像是落水之人捉住了救命的稻草般,張口猛然疾呼出聲!

嗡!話音乍一落下,空氣之中驟然發出一陣震蕩,那些狂暴無匹的威壓力量,就像是驟然收縮向著虛空之中的某處擠壓了一番后,陡然消散開來,徹底消散於無形! 宴會開始了,主持人介紹了蘇氏一家人,洛夢櫻也看著舞台,她看到那個不起眼的蘇浩的夫人。

這個人怎麼感覺有點眼熟,她卻想不起來,她輕聲說:「查一下,這個女人是誰?」

蘇老爺,現在已經不管事情了,他對這個兒媳婦還是滿意的,這樣的生活就好了,他年前的時候不明白一個家庭的重要,現在他老了看著兒子有個幸福的家庭,其他的他就不在意了。

蘇夫人一直給自己的兒子物識更好的妻子,她真的看不起這個什麼也幫了兒子的媳婦。現在那個兒子之前喜歡的女人回來了,她怎麼都要湊合他們兩個的。

這樣的商業晚宴,各自都有目的,立一直在她的身邊,不知道的人還會過來調侃一下。

「立,你不用守著我的,你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吧」洛夢櫻看著一直在自己身邊的人,她就不應該來這樣的晚宴。

「小姐你在這裡,我就在這裡,如果被雪晴知道我帶你出來,沒有保護好你,我會死得很慘的。」立沒有離開的打算。

「菱心,你來了」蘇夫人拉著一個女人,這個可是她最得意,最希望兒子娶的兒媳婦。

「伯母好」那個菱心也是很開心,難得經過那麼多年,蘇夫人還是喜歡自己,她現在也希望回到蘇浩身邊,如果不是自己任性,他就是自己的,那來這個普通人和自己相比較嗎?

「阿浩,你過來一下,你好陪陪菱心」蘇夫人馬上讓自己的兒子過來陪菱心。

「媽,你和她聊吧,我去找少星和孩子了,你玩得盡興吧」蘇浩對她沒有好感了。

蘇夫人可不開心了「你去哪裡呢,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

「媽,你說什麼呢,她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你在這裡說她」蘇浩發現自己更愛這個妻子了,如果她再早點回來可能他真的會聽蘇夫人的話。

少星和兩個孩子剛剛走了過來,一個大的事兒子,他緊緊的拉住了他媽咪的手,她的女兒從小就被什麼的小夥伴笑話她的母親,一直讓她覺得不丟臉,所以她留少星有點遠,不過也是緊跟著的。

蘇夫人看著她就不開心叫了一聲:「你給我過來。」

少星也習慣了,所以也不和她計較的來到她的面前說:「媽,怎麼了。」

「別,你看看菱心,你覺得你能比得上她嗎?如果你還想留點面子,就主動阿浩離婚」蘇夫人現在真的不想看到這個女人了。

「媽,你說什麼呢」蘇浩也沒有想到他母親會這樣說。

蘇老爺拉著蘇夫人也讓她不要說了,現在是什麼樣的場合,這些話真的不合適。

很多人都知道蘇夫人對這個她的兒媳婦不滿意,可是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樣咄咄逼人,是呀,如果菱心沒有回來,她還是能忍一下的,她擔心菱心所以她要快點處理兒子的事情,可是她忘記了她兒子不愛這個女人了,他兒子現在已經有家庭了。

菱心看著少星,應該普通的女人,就算有幾分姿色也比不上自己的家世呀,看她有什麼可以比得過自己的,如果不是她,蘇浩一定會像以前一樣愛自己的,她一定會讓她離開的。

少星看著兩個孩子在這裡,她知道蘇夫人不喜歡她,但是在這樣對我場面,說出這樣的話,這樣她該怎麼面對她。

她只想兩個孩子不受到傷害,其他人就像看笑話一樣,沒有人敢上前,想上前的人也沒有上去。

菱心在少星走過的時候,輕輕的拌了她一下,少星所以得心思都在孩子身上,被沒有發現,她趴在地上,蘇浩把她扶了起來。

她的女兒一臉的不開心,她的媽咪真很那些人說的一樣,上不了檯面,一直被小夥伴們笑話她有一個這樣的媽咪。

她的兒子擔心的說:「媽咪,你有沒有事」。

看著這兩個孩子,少星也不會計較什麼了,摸了他的頭說:「放心,媽咪沒事。」

洛夢櫻把這一切看到得清楚,她看到那個叫少星的女人,明明可以不用這樣卑躬屈膝的,為什麼她都不反抗。

「少主,你讓我查的人,資料出來了」洛夢櫻終於知道了,她為什麼會給自己熟悉的感覺了。

她慢慢的接近蘇家這個戰場,看著那個少星,她好像變了好多了,她怎麼能讓別人傷害自己呢。

少星看著洛夢櫻,很奇怪這個女孩為什麼要擋住自己的路呢,她拉著兒子想避開洛夢櫻。

洛夢櫻再一次攔住了,墨昊靳也看到了洛夢櫻奇怪的舉動,她看不上這樣的人。

少星像自己還不夠丟臉嗎,她好像沒有得罪這個女子吧,她要幹什麼呀。

「小姐,請問有什麼事情嗎,麻煩請了讓一下可以嗎」少星沒有認出她來。

「你為什麼要讓他們這麼欺負你,還有她剛剛有意跌倒,你為什麼什麼都不說」洛夢櫻很生氣,她怎麼可能這樣不保護好自己。

其他人都奇怪,那個不是立總帶來的舞伴嗎,她在幹什麼呀,真是的別人的家事,她也要摻和嗎?

墨昊靳覺得不那麼簡單,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呀,與她沒有關係的人,她根本就不會理會這些事情的。

少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問自己,她也不希望蘇浩左右為難。

她拉著兩個孩子,就要越過洛夢櫻的時候,洛夢櫻不知道她這些年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也不能就這樣讓她受不了委屈。

「寧少星」洛夢櫻很用力叫著這個名字。

她沒有想到還有人會這樣叫自己的名字,她認為從那以後就沒有人再這樣叫她了。

寧少星聽到這個名字,直接放開了兩個孩子的手,聲音顫抖的說:「你是誰?」寧少星現在才真的認真的看著洛夢櫻,她的年齡,她的熟悉感,她好像什麼時候認識過她一樣。

「寧少星,你告訴我,你都在幹什麼,你就這樣可以被人欺負的嗎」洛夢櫻沒有告訴她,自己的身份,她要她告訴自己。 一切就像是一場詭異的幻夢,只是短短片刻之後,墓園上空的那些烏雲陡然消散無影,**辣的陽光灑遍世間每一個角落,甚至在這耀眼光芒下,諸人腦袋裡都感到一種暈眩感。,最新章節訪問:。

「這就沒事兒了么?」也不知道是在向林白髮問,還是石頭在自言自語,向著四下掃視了幾眼后,雖然看不出墓園和先前有什麼具體的不同,但石頭還是覺得墓園內那種陰氣森森的感覺似乎都已消散無影,似乎重新又回到了朗朗乾坤。

這種輕鬆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在暖洋洋的的陽光照耀下,石頭只覺得能夠有日光在頭頂輝映,可說是世上最美妙的享受,尤其是如今墓園內那種令人壓抑的氣息已經不見,即便是連呼吸到的空氣,似乎都清新了許多。

如果不是眼下還在墓園裡面,而且心中還有著對祖宗神明的敬畏,恐怕石頭此時已經張開雙臂,躺倒在地上,長長的呼喊幾聲,好把自己心中的那些驚訝盡數喊出。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最後那一刻究竟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祝祭婆婆會從氣息的鎖定之下逃脫!向著四下掃視了幾眼后,林白輕輕突出了一口濁氣,眉頭微微蹙起。

雖然不明白剛才那株青蓮和河圖洛書具體的功效,以及陰之大道又是意味著什麼,但就林白心中的感覺,似乎這三者都是擁有奇特神效的術法,按照腦海中那些殘破記憶的記,這三種術法一起施展開來,即便是仙人恐怕都抵擋不住!

可是明明是這樣神異的術法,怎麼著會對祝祭婆婆沒起到半分功效,甚至在最後一擊的那一刻,林白還覺得那老妖婆的氣息就像是瞬息間從這世間消散了一般!

難不成那老妖婆的修為深不可測,比我還要可怕?!微眯著雙眼,向著祖墳祠堂內望了眼后,林白的眼眸中滿是疑惑不解,有些想不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不過讓林白感到慶幸的是,經過了自己這一番手段,祖墳墓地內存著的那些屍陰之氣,在周天元陽破陰陣,以及自己施展出的術**效下,已經完全消散。從此以後,這墓園便能夠恢復平靜,不會再發生轉變成養屍地的可能!而寨子里的這些普通人,也不用再提心弔膽!

「木木,剛才是怎麼了?是不是你們倆衝撞了祖宗神明?」好容易挨到這些異變結束,老族長率著一干人火急火燎的衝進墓園,見到林白后,驚慌失措道。

「不是祖宗神明發怒,是祖宗神明剛才在幫著咱們改變這養屍地的風水。」林白微微一笑,向著石頭使了個眼色,卻也不對老族長多加解釋,便輕笑道:「祖墳風水的事情我已經拾掇好了,這幾天老族長你帶人把圍牆修起來,再多來祭拜幾次,就能確保無虞了。」

「這麼快就收拾好了?祖宗神明真是憐惜我們,不願意我們多受累,以後可得小心供養才行!」一聽到林白的話,老族長頓時喜出望外,他原本以為這會是一件曠日持久的工程,卻沒想到這事兒竟然能夠這麼快就收拾利索。

需知道對於身為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又急於在寨子中人面前重拾威信的老族長來說,工程每持續一日,他的花費就要多上一些,錢如流水去,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但如今林白說一切都已經收拾好了,只剩下一些繕后的工作,這些事兒能耗費多少時間,又能浪費多少錢,這對於心疼錢心疼到了病態地步的他而言,如何不是一個意外之喜。

「木木可真是咱們寨子的福星啊,一定得給你好好慶功才行!」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攢下的那些錢能夠保存下來了,老族長熱淚眼眶的握住林白的手,興奮莫名道,那模樣之熱絡,著實叫林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生怕這老傢伙有那龍陽之好!

「木木……木木……」就在場內這些人在為養屍地危機解除,而興高采烈,激動莫名之時,人群裡面突然傳來阿潤媽的凄楚聲音,「木木,你快過來,看看阿潤這是怎麼了?」

阿潤出事兒了?!聽到阿潤媽這話,林白心中驟然一凜,一股不妙感陡然襲上心頭,急忙推開人群,向著聲音傳來的地方便沖了過去。

剛一看到被阿姆抱在懷裡的阿潤的那張小臉,林白頓時覺得心臟就像是驟然緊縮了一下般,一股尖銳的刺痛感陡然席捲全身,叫他覺得如墜冰窖。

只見此時此刻,阿潤的面頰已經蒼白如紙,看不出半點兒血色,甚至連她那雙花朵般粉嫩的嘴唇,此時都已經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澤,只剩下淡淡的紫色。

而那兩條漆黑的眉毛,也是緊緊的皺在一起,就像是遇到了什麼化解不了的麻煩一樣!

不僅如此,在靠近阿潤之後,林白甚至還從這小妮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屍氣。那股屍氣雖然飄渺,但林白仍然可以肯定,那股氣息甚至要比養屍地的屍陰之氣還要濃烈!

要知道阿潤如今年紀尚小,無論是身體還是神識,都還未曾發育完成,即便是只有裊裊一絲屍氣進入她的體內,都會打破她身體的平衡,讓她出現種種異變!更不用說,眼下進入阿潤體內的,還是這種精純到了極致的屍氣!

「阿姆,你別擔心,一切有我,只要我在,阿潤就不會出事兒的!」伸手放在阿潤的脈搏上后,林白微微皺起眉頭,先對正在痛哭流涕的阿潤媽安慰了一句后,接著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阿潤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也不知道,這孩子本來是在給你打飯的,突然就變成這樣了……」阿潤媽聽到林白的保證,再想到當初林白對秀秀施救的場面,阿潤媽忐忑的心這才稍稍平復了一些,伸手抹了抹眼淚,接著道:「就是在天剛黑的時候,阿潤變成這樣的!木木,你可一定要救救她!」

「木木,我們就全靠你了,阿潤待你可不錯,你可千萬不能撒手不管她。」阿潤父親此時也是疾步從人群裡面沖了出來,淚眼婆娑的眼巴巴看著林白,道。

天剛剛變黑?!聽到阿潤媽這話,林白心又是一凜。阿潤媽口中所說的『天剛黑的時候』,正是墓園之內屍陰之氣驟然爆發的那一刻。可是那些屍陰之氣的爆發雖然洶湧,但被自己控制在了墓園內,怎麼可能會對遠在墓園外的阿潤造成影響?!

而且雖然阿潤年幼,但是剛才在墓園外待著的人群中,也不是沒有比阿潤年紀還小的小娃娃,那些小傢伙們沒事兒,卻唯獨阿潤一人出了事,這實在是透著一股子邪門的味道!

原本風馬牛不相及的兩者,在這一刻,卻是陡然聯繫在一起,這中間究竟有什麼隱情?! 洛夢櫻現在的眼神和她的父親一樣,一樣讓人不敢直視她。

墨昊靳看著這樣的她,這樣的表情他之前也見過。

寧少星被這樣的眼神吸引,腦袋一片空白,只想到一個人,她脫口而出:「哥。」

在寂靜的時刻,所有人都聽得清楚她說了什麼,一個女子她叫了一聲哥,那個是誰呀。

認出來的人都知道她就是前段時間和墨總鬧緋聞的人,信息很快就在網上消失了,但是他們還是看到了。

蘇浩想不到,寧少星晚上夢回叫的人就算眼前的女子嗎。寧少星的手抬了起來,她想摸一下她。

洛夢櫻避開了她的手,語起冷冷的說:「你告訴我。」

被洛夢櫻這裡冷的聲音,寧少星也清醒了,看著洛夢櫻的樣子還有年齡,聲音有點激動的說:「你,你是…..。」

「這些欺負你的人,是你自己處理,還是要我幫你」如果洛夢櫻沒有在這裡,沒有看到這些事情,她可是就在這裡,都看到了,她面對自己的家人被別人欺負,怎麼可能無動於衷呢?

寧少星也是隱藏了之前的一切,留下來的就是那麼幾個人,沒有誰知道她的行蹤,她也不想回去了,哪裡一樣沒有自己熟悉的人了。

「我….」寧少星想如果她真的是小幽幽,自己現在這樣的情況她怎麼可能認自己呢。

自己有了孩子,也不再是當年那個跟著哥後面跑得女孩子了,她不想打破這一切。

洛夢櫻看著她已經選擇了離開,其他人都在笑話洛夢櫻。

「真的多管閑事,對方都不領情。」

「就是那些事情就算是真的,她一個無權無勢的女人,蘇家也不會為她得罪她吧。」

「你們不用看了,那個女人一看就是靠男人上位的。」

「就是,要不就不會這樣沒有家教了。」

「聽說他們都是沒有父母的人,真的是無人管教的人。」

這些話就像雷電一樣打在她們的心裡。

墨昊靳看著她被別人說,心裡也不好受呀,他清楚的知道這些年她太辛苦了,誰不希望有家人的旁邊呀。

寧少星的腳步慢了下來,但是沒有停下的意思。寧少星的腳到不了了,她回頭看了一下不願意走的兒子。

他放開了寧少星的手,快跑的回到洛夢櫻的身邊說:「姐姐,你好,我是蘇宇軒,是她的兒子。」

洛夢櫻看著他,她伸出手來說:「你好,宇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