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這麼說真的是太過於保守了,我覺得沈安至少可以在蠻獸的攻擊下支撐過三十個回合。”二長老說道。

幾位伯爵望着兩位長老面色詫異無比。

“大長老二長老爲何如此看好那個年輕人,難道說那個年輕人真的有什麼非同尋常之處?”吸血伯爵問道。

三長老道:“吸血伯爵有所不知,那個叫作沈安的年輕人在不久之前測試天賦的時候,測試出了十萬的天賦值,所以大長老說了,這次考驗之後,便直接將那個年輕人提升爲伯爵。”

幾位伯爵紛紛的震驚起來,他們哪一個伯爵在宗師議會不是帶了長達數十年的時間,立下了無數的功勞,才達到了這個程度?

可現在竟然要讓一個年輕人坐上與他們同等的位置?

“三長老此話可當真?他不過是一個年輕人罷了,何以能受到大長老如此的器重?”吸血伯爵道。

“十萬天賦值的確是令人吃驚的天賦,不過伯爵從未有過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擔任過,這樣讓他擔任伯爵,真的好?”一位伯爵說道。

“呵呵,既然是大長老的提議,我們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這個年輕人未必就能夠擊敗得了蠻獸,我們便在這兒看着吧,看看他如何被那蠻獸所擊敗。”風伯爵說道。

“那麼我們就拭目以待了,我倒是覺得沈安有打敗蠻獸的可能性。”三長老對於沈安有着一種強烈的自信。

此刻在昏暗光線的監獄當中,沈安冰冷目光投射在那頭蠻獸身上,蠻獸似一頭豹子,但渾身卻是一種青色的肌膚,看起來極爲的可怖。

怕是一般的兵器想要傷到它的皮膚也是難以做到的存在。

沈安拔出黑鐵劍來,目光掃過去,眼神冷沉,黑鐵劍泛着寒光,這一刻竟然讓那蠻獸也感受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蠻獸猛地一擊撲來,沈安一劍擋去,被蠻獸竟然逼退了數步。要知道就算是三品後期的覺醒者,也很難達到這種程度。

這蠻獸也太強了。

“好強的蠻獸,看來我還真是不能小覷了這蠻獸,得要認真應付才行了。”沈安喃喃自語道。

緊接着沈安向着黑鐵劍內注入強大元癢,在強大元癢注入之後,手中的黑鐵劍也如同是瀰漫上了一層光澤。

變得更加的鋒利,更加的威力無窮。

“畜生吃我一劍!”沈安喝道,旋即手中的黑鐵劍直接斬在了蠻獸的身上,將蠻獸逼得節節敗退。

蠻獸被逼退的一幕,進入到了不少人的視線當中,那些人看着蠻獸退卻,一個個都是震驚。

要知道這些人中皆是宗師議會身份尊崇的存在,能夠令這些人震驚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程度。

“真是不弱的實力,看樣子他真的擋住了蠻獸的攻勢,那頭蠻獸可是餓了許久啊,沒想到……他居然可以應對蠻獸的攻擊。”吸血伯爵震驚無比,就算是換作他去對付蠻獸,也未必能夠達到沈安的那種程度,沈安在他的眼中毫無疑問是一個絕對的強者,一個高手。

“果然不愧是天賦值達到十萬的存在,他竟能逼退蠻獸,這樣的年輕人要成爲我宗師議會的伯爵,我也不會有多少意見,不知道幾位伯爵是怎樣的看法?”

風伯爵望着監控畫面,眼神之中流露出驚愕色彩,換做是他也絕對做不到這樣的程度。

“真是不可想象,這等實力,只能用驚人二字來形容了。”

“或許他真的可以擊敗蠻獸,成爲我宗師議會最爲年輕的伯爵。”又一位伯爵道。

“現在諸位伯爵相信了吧,這就是他的強大實力,以他的實力要對付蠻獸並不算是特別困難。”大長老談論道。

在對抗蠻獸的沈安,自然不知道幾位伯爵在談論着一些什麼,他只是在認真對付蠻獸。

“這傢伙比我想象中要強一些,不過接下來,我也要更加認真了。準備接招吧,這一劍就能讓你斃命!”沈安一劍刺出去,直接刺向蠻獸的眼睛。

蠻獸看到沈安這一劍的攻勢,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恐怕被沈安的那一劍刺中的話,它也要斃命。

在這種情況下,蠻獸自然想要避開沈安的那一劍,只是他越是想要避開那一劍,越是不能避開得了。

好像沈安的一劍完全裝上了追蹤的系統一樣。

“吼吼吼……”蠻獸感受到一陣劇痛,黑鐵劍早已經刺入到了蠻獸的眼睛,恐怖的元癢衝入蠻獸體內,將蠻獸體內的組織破壞。

饒是蠻獸外在的防禦再強大,也不可能抵擋得住黑鐵劍這樣的攻勢,這等元癢的爆發,讓得蠻獸只有退卻的份兒。

沈安輕輕笑了笑,將黑鐵劍從蠻獸的體內衝出來,旋即再是對着蠻獸的傷口一刺,這猛烈的一刺,帶着可怖的破壞力,足以將蠻獸直接擊殺。

蠻獸倒在地上,一片血泊流淌出來,這一幕讓人感到難以想象。 第139章 太精彩

監控室內,所有人望着蠻獸倒地,皆是震驚起來,他們想過沈安會擊敗蠻獸卻沒想到,沈安能如此輕鬆的擊敗蠻獸。

“太驚人了,太精彩了,蠻獸在飢腸轆轆的狀態下,爆發力驚人,就算是三品後期的覺醒者也未必抵擋得住,可他……卻直接抵擋住了,這等身手……”一個伯爵吃驚道。

“諸位都覺得不可思議,這些反而是在我的預料當中,看起來他的確是有些實力啊。”三長老眉開眼笑,他非常支持沈安,沈安能夠獲得勝利也是他心中所願。

“這就是十萬天賦值的強者?果真是不可忽視的強者,令我也是受到了不小的震撼。”一位伯爵道。

“大長老之前我不太看好此人,現在我覺得他真的有資格成爲我宗師議會的伯爵,他看起來如此年輕人,怕是也才二十歲出頭吧?”吸血伯爵道。

大長老點點頭道:“這麼說來諸位伯爵是同意了,那麼現在沈安就可以成爲你們其中的一員了。”

“歡迎這樣的一位年輕伯爵加入,這時我們的不甚榮幸。”

“不甚榮幸。”

“能夠有這樣的年輕伯爵加入,我們的宗師議會必將會更加的強大。期待那位年輕伯爵能夠加入我們。”

衆人都是在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着。

這時,大長老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去迎接那位年輕的伯爵吧,宗師議會能夠添上一位伯爵,還真是讓人期待啊。說起來宗師議會也有許久沒有添加一位伯爵了吧?有十年了嗎?”

“大長老宗師議會已經有十五年沒有誕生出過一位伯爵了,儘管在宗師議會當中的年輕人都非常的拼命,非常的努力,但是他們還不夠資格。但是這個年輕人,絕對絕對的夠資格。”一個伯爵說道。

“哈哈,是啊,已經有十多年沒有添加一位伯爵了,這位年輕伯爵真的算是爲我宗師議會添加了新鮮血液呢。”大長老道。

“大長老,我想那位年輕的伯爵已經等待已久了,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吧。”二長老道。

“不錯不錯,呵呵,能夠得到諸位長老和諸位伯爵一同認可的人,必將會帶領我宗師議會走向輝煌。”三長老道。

很快,沈安便在幾位長老和諸位伯爵的帶領下,來到了宗師議會的廣場當中,廣場上有着巨大的自由女神像,旁邊還有着各種噴泉,花草,可以說是非常的壯觀。

沈安在這一刻成爲了萬衆矚目的焦點,好像沈安的身上有着無數的光環一般,足以讓人直接暈眩。

“那位被站在諸位伯爵之中,站在諸位長老之中的年輕人究竟是誰,他究竟是何等的榮幸,能夠站到那樣的位置?”一個年輕人望着沈安,他見沈安站在宗師議會高層之中,羨慕無比。

能夠站在宗師議會高層之中的人,只有一種,那就是身份與那些高層相差不大的存在,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任何的第二種可能性。

“真是令人羨慕啊,居然可以站到長老和伯爵之中,我要是能夠站到哪兒,就算讓我去殺敵千萬我也願意啊。”

“他看起來如此的年輕,難道是哪一位伯爵看中了他,讓他站到啦那兒?”

……

廣場周圍的衆人都是身份不凡的存在,足足有數百人,這些人最低都是一品覺醒者,他們還有另外的一個身份,那就是宗師議會的成員。

他們都在猜測着,長老將他們叫到這兒來,究竟是所謂何事。

大長老目光威嚴的掃過下方的衆人,眼神之中帶着逼人的嚴肅:“諸位都是我宗師議會的人,我今日有着一件重要的事情宣佈,希望諸位能夠認真的聽着,這件事也是我宗師議會的榮幸。”

“什麼事情,竟然能夠成爲宗師議會的榮幸,大長老這番話究竟是說的什麼啊?”

“就是啊,說的什麼啊,完全聽不懂啊。”

“難道大長老接下來將會宣佈出什麼令人吃驚的事情?看大長老的面色,只怕真的會宣佈出一件大事。”

這些人都是在議論紛紛,在大長老還未宣佈的時候,便已經是猜測起來,紛紛的表現出了躁動與不安。

“從今日起,我宗師議會將會增添一位新的伯爵,這位伯爵只有二十歲出頭,但是他的實力卻受到了我們所有長老所有伯爵的認可,沈安,你上來跟大家講講話吧。”大長老眼神之中流露出和藹。

這一番的宣佈在人羣之中立刻就炸開了鍋,這怎麼可能,居然直接就增添了一位伯爵,而且還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伯爵?

宗師議會成立了這麼些年,還從未有過如此驚人的事件發生,那些人甚至都認爲宗師議會的大長老喝了假酒。

“不會吧,居然要讓一個年輕人當伯爵,這可是我宗師議會歷史以來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的事情啊,如果真的讓那個年輕人坐上伯爵的位置,只怕……只怕將會顛覆整個宗師議會的歷史。”

“如此年輕的伯爵,我倒是第一次見到。不過他真的得到了諸位長老和諸位伯爵的同意嗎?諸位長老和諸位伯爵又怎麼會同意這件事?”

“天吶,我覺得自己簡直是在做夢,二十歲出頭的伯爵,我宗師議會的伯爵不是一直都有着年齡限制嗎,至少也要五十歲才能成爲伯爵啊,他……二十幾歲就能成爲伯爵了?”

“不科學,我一定是產生了幻覺,他憑什麼啊,憑什麼成爲強大的伯爵啊?”

……

шωш☢ тт kдn☢ C〇

衆人都是在談論着,然而沈安卻是根本就無動於衷,他有這份實力,也有這個資格成爲宗師議會的伯爵,畢竟大長老給他的所有考驗,他都完美的通過了。

但是這份,便已經足夠資格了。

大長老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他也明白這個消息會在人羣當中引起怎樣的震動。

這當然是一件非常令人吃驚的事情了。

“我知道你們大家都非常的吃驚,也非常的不解,我爲什麼要確立沈安爲伯爵。” 第140章 屏幕中的畫面

“接下來我就要給出沈安的資料,相信大家在見識過了這位未來伯爵的資料之後,一定會非常懾服的。”大長老自信滿滿的道。

“雖然大長老在宗師議會當中德高望重,但是此次確立未來伯爵,我始終覺得是太過於衝動了一些,這件事,可不能莽撞,這也完全不像是大長老的風格啊。”

“就是,大長老這樣做,真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呵呵,或許吧,大長老真的是老糊塗了。唉我還不信什麼資料能夠讓我信服,二十歲出頭就立爲伯爵,我宗師議會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過這樣的事情。”

“大長老這次真的是做錯了,這件事我也不會支持大長老。”

幾乎都是反對的聲音,但儘管如此,幾位長老和幾位伯爵卻是信心滿滿的模樣,好像根本就不認爲他們不能說服這些反對的聲音一樣。

“呵呵,那些人也是沒有見過沈安的強大,若是知曉了他的強大,便不會如此了。”一位伯爵雙手交叉在身前,嘴角勾着笑意。

“不錯啊,這位未來伯爵是得到我們所有長老和所有伯爵一致認可的,他的實力豈是能夠質疑的?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些人瞠目結舌的表情了。”一個伯爵道。

“那些人也就是沒有見過沈安的真正實力而已,若是見了,肯定會爲現在的想法感到懊悔。”

……

廣場上,衆人依舊不看好沈安,他們覺得沈安根本就沒有資格成爲未來的伯爵。

“哼,我倒是想要看看看,什麼東西能夠讓我們信服,我就不信,他真的有什麼東西能夠讓我信服。”一個年輕人不忿的說道。

“就是,什麼東西能夠讓我信服?他一個年輕人能夠有什麼實力,說不定我都可以在一招之內將他擊敗。”

“區區一個年輕人罷了,沒什麼厲害的,要資歷沒資歷要實力沒實力。”

大長老噙着笑意,在他的背後有一個大屏幕,那個大屏幕主要是用來播放一些東西的,平時裏面都在播放着歷代宗師議會強者的戰鬥畫面。

而此刻,在那屏幕當中出現了一個年輕的面孔,那個面孔是如此的陌生,不是別人,正是宗師議會的沈安。

此刻播放的竟然是沈安測試天賦值的一幕。

天賦值上面不斷的跳動,只是片刻就已經來到了一萬。

“一萬了?他的天賦值居然已經達到了一萬,真是驚人,不過就算一萬也遠遠沒有成爲伯爵的資格,要知道黑熊的天賦值也已經高達一萬二了。”

“已經達到一萬二了,這……竟然能達到這樣的程度,真是令人吃驚啊。”

“還在不斷達到攀升着,看樣子是要達到更高的層次嗎?這……還真是讓人期待啊,是不是能夠超越兩萬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