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其他所有人不同的是,此刻的徐林正有些複雜地看著手中剛剛得到的消息,那個該死的畢夏普顯然也關注著這場天網拍賣,直到對方硬生生往自己的序列號內打上一筆錢並且顯露之後,他才告訴自己了有關於這個奴隸的信息。

「亞歷山大家族,前共和國時期顯赫的戰爭家族,最後卻成為了共和國分裂時的犧牲品……而這個首序便曾經長時間地掌握在這個家族手中,但到底其中有什麼秘密,誰也不知道。」

這是畢夏普的消息,說完之後,他就直接從天網中下線了,顯然是怕徐林直接找到他頭上。

「看來另外三個首序應該就是看上這個首序內的秘密了……」

徐林打算之後再找這個吝嗇鬼老頭算賬,現在還是繼續關注一下場面上的局勢,整個拍賣場已經因為這兩萬金鷹錢幣而陷入瘋狂當中,一個奴隸,哪怕是聯邦魔法艦隊的指導員,也不應該值這個天價啊!

但隨後,那三個首序號再次變化,出現了兩萬八金鷹的數字,再次點燃了天網拍賣系統中所有人的內心。

這幾個序列號到底是誰?怎麼會有如此慷慨之人?還有這個揚言要買下自己的男子又是什麼身份?

艾斯昂著頭,似乎是知道自己的面容會出現在每一個拍賣者的眼中,所以他再次出聲說了一句話,而這句話的目標,便是徐林。

「三號的持有者,我想你不會錯過買下我的機會。」

他沒有加上首序兩個字,但傳達的意思已經足夠明顯,就是只說給徐林聽。

徐林看著這個自信的男人,想著自己曾經在家族藏書中看到的關於亞歷山大家族的隻言片語,沒有猶豫多久,便直接將報價提到了三萬金鷹。

三萬金鷹!

這是徐林所有的身家了,如果不像家裡要,那麼這便是他所能出的最高價。

遠在聯邦之中的天網拍賣現場,近萬個包廂內的人們都屏住了呼吸,看著那被三萬金鷹壓在下面的序列號,期待著這個數字的再次增加,而有些在包廂內就被壓在身下的貴婦也期待著,在她們眼中,金錢就是**的催化劑,能夠令所有人陷入瘋狂,無論它是否和自己有關。

一動不動,然後兩個序列號的報價消失了,似乎是退出了這場競拍,但沒有過多久,那個屬於柯思拉教授的首序六號,卻是猛然增加到了五萬金鷹!

悠然看著這一切的撒切爾夫人也是不由得晃動了一下酒杯,眼神迷離地看著那五萬金鷹的數字,喃喃自語道:「一枚金鷹就是價值一萬枚銀河,就是一億枚銅雀啊……看來這首序三號內的秘密真的很大,大到連這三人都瘋狂了。」

說完,她舔了舔自己性格的紅唇,眼神從那個五萬上面移開,落到了那個三萬金鷹的首序三號上。

這個首序三號……到底是誰?

站在台上的艾斯依然面不改色,他似乎早就有把握,只是看著屈居第二的首序三號,靜靜地等待著,十分乾淨的囚服上偶爾晃動一下,露出下面同樣乾淨的皮膚,只是在這些皮膚上,有著一些神秘至極的符文線條。

幾百年的恥辱,亞歷山大家族由盛而衰,而他則是背負這些沉甸甸的東西,直到它沉重到自己無法承受,直到他最後跪在了聯邦元老院外,直到有一個老人將自己扶起。

那個老人是如今聯邦黃金三叉戟之中最老的一位,也是自己最尊敬的人。

「紫荊花家族,不要讓我失望……」誰也無法聽到的地方,在他的心底,正在不斷回蕩著這句話。

不久之後,或許只是某些選擇的做出,徐林所持有的首序三號,猛的投出了二十萬的報價,隨後便有一個聲音出現在所有人的耳中,那是一個稍顯青澀的聲音,但卻註定讓許多人銘記於心。

「這個人我要定了。」

……

正在打算往輸入框內給首序三號那位神秘者發一條消息過去的撒切爾停下了手,沉吟地看著那足夠令所有女人看到都驚呼的數字,輕輕嘆了一口氣。

一個青澀的聲音,是哪個家族的繼承人,竟然有著如此龐大的財富?

而在不遠處好奇看著這一切的琴則是皺了皺精緻的眉頭,她總感覺這個聲音在哪裡聽到過,雖然經過金屬顫音和星際傳輸後有些失真,但那裡面存在的某些讓她惱怒的因素卻在提醒著什麼。

這個人她一定見過,最起碼聽他說過話。

於是姑娘那個小腦袋頓時開始飛速轉動起來,不斷搜索著一個個人,想要將某個混蛋找出來。

沒有過多久,她的努力便得到了回報,一張臉跳入了她的腦海中,隨後便再也無法抹去。

「啊!」琴發出了一聲驚呼,頓時引起了撒切爾夫人的注意力。

「怎麼了?」

「沒什麼……看到了一隻噁心的蟲子。」小姑娘連忙掩飾自己說道,卻是突然回過神來,心中惱怒自己為什麼要幫那個可惡的傢伙掩飾,那個拿走自己隱形衣和教皇十字架的傢伙就是一條最大最大的臭蟲!

但小姑娘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只是在心中罵了好久,然後又尋思著什麼時候給奧黛麗夫人寫封信過去。

算是道歉吧?

然而琴所不知道的是,遠在紫荊花莊園內的那位奧黛麗夫人,此刻卻也看著拍賣會上的一切,旁邊站著的除了老布林,還有一臉恭敬的畢夏普。

「夫人,小少爺應該是猜到了這筆錢的來歷,不然也不會這麼快就接受吧?」老布林微微一笑,頭髮依舊一絲不苟地梳在腦後,只是面容上的皺紋比之曾經更深了幾分。

奧黛麗夫人瞥了一眼畢夏普,似乎並不在意不久前剛剛拋出去的十七萬金鷹,只是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腰肢,看著那個首序三號,眼神里全部都是思念和寵愛。

「猜到也沒有什麼,我家的林本就是帝國,不,是整個星空最聰明的孩子!」

一個母親就算背負再大的壓力,當她面對自己的孩子時,依然露出了自己驕傲的面容和欣喜的歡笑,無怨無悔,或許這便是母愛的偉大吧。

只不過沒有過多久,奧黛麗便恢復了她一直以來的理性和冷酷,她看向旁邊等待著的畢夏普,淡淡地問道:「好了,現在該來說說,這筆屬於我孩子的十八萬投資值不值得吧?」

在帝國和聯邦都有著不少禁忌生意名字甚至出現在裁決所褻瀆者名單上的畢夏普頓時滿頭冷汗。 求推薦票!實在是少得可憐!打滾賣萌求~~

……

……

對於三個月前那場天網系統的拍賣會,徐林依舊有種不真實的夢幻感,或許是被整整二十萬金鷹刺激到了,已經是小青年的他更加賣力地布置自己的基地,依靠著他自己和被強行拉作苦力的小女僕,那個核心處的九座大型因子魔法陣總算完成,剩下來的便是等待艾斯的到來。

而按照承諾,艾斯答應會給徐林帶來整整一千名懂得魔法甚至是現代魔法的人,這些人將隨著三萬個奴隸,其中包括不少被俘的騎士戰士,乘坐星艦來到威斯敏斯特星球附近的一個停靠站之中,之後再分批由徐林攜帶前往博庫拉。

當然按照契約協議,這些人都屬於徐林,唯有艾斯,由於他自己在自己的身上投了兩萬金鷹,所以他的歸屬權暫定。

這天,徐林帶著小女僕來到停靠站中,提前開始準備交接,沒有辦法,手頭可以信任的人實在是少地可憐,所以這位紫荊花的繼承人只好親力親為。

阿卡沙抱著足足比自己高半個頭的巨型棒棒糖站在那早已被他們包下的港口,看著遠處浩瀚的星空,神色間頗是有些無聊的樣子,倒是徐林,饒有興緻地看著他似乎永遠看不膩的星空,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寫畫畫。

「還在研究那九十九個疊加魔法陣?不是已經在理論上解決,只差試驗了嗎?」阿卡沙湊過小腦袋,好奇地看這個從不給自己便宜占的主人在幹什麼。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幅簡筆畫形成的星空,已經初具雛形,藍色的星球,有一顆衛星旋繞,周圍還有閃爍和神秘的星空,而在這顆藍色星球上,則是有著白色的氣團在旋繞,但更多的還是黃綠色的大地,以及浩瀚的大海。

「這是哪裡?」小女僕露出好奇寶寶的樣子。

徐林吹吹紙上的一點鉛灰,露出回憶的神情,抬頭看著那片星空喃喃道:「那是一顆很小的星球,離我們很遙遠很遙遠……」

「很遙遠?有多少遙遠?」阿卡沙歪著小腦袋,突然看到了徐林此刻的眼神,心頭一顫,那個沉睡百年的靈魂又一次佔據了身軀。

這一刻,她有種感覺,那就是面前這個主人,很孤獨,很孤獨。

「你問我有多少遙遠?」徐林深吸一口氣,像是將自己瞬間流露出的感情壓下去,順手將那張畫扔了出去,喃喃道,「遙遠到或許我這一輩子也去不了了……」

阿卡沙看著他的背影,許久后她突然將那棒棒糖放在徐林的身邊,小身子猛的竄出去,在空中劃出一道光芒后,及時趕在那張畫飛到星空中前將它拿了回來。

「這麼差的一張畫怎麼可以扔掉?我還要拿它來狠狠鄙視某位整日就知道剝削貼身小女僕的無良主人呢!」

小女僕將這張畫細心地疊好,放入自己的懷裡,認真拍了幾下后才朝徐林傻傻一笑,眼神里透露出幾分連徐林也難以理解的光芒。

「你別想要回去,就當做是送給我的禮物好了!」

徐林剛還想說些什麼,卻是只好搖了搖頭,也就任由自己這個小女僕去了,倒是見她將那根巨型棒棒糖放在自己身邊,有點好奇地問道:「話說回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阿卡沙連忙搶過棒棒糖抱在懷裡,吐吐舌頭神秘而又俏皮地回道:「身為一個淑女最後的小秘密!」

徐林翻了一個白眼,目光深深看了一眼那棒棒糖內偶爾才顯露幾分的黑色影子,搖了搖頭,收起筆,站起身看向遠處的星空中。

在那裡,一個圓形的通道驟然閃現,一艘如小山般巨大的星艦飛船從裡面擠出來,尾部和側翼形成的白色能量光圈閃爍不停,源自於光速魔法陣的力量讓人望而生畏。

金屬製造的停靠站內頓時發出轟鳴聲,朝這艘遠道而來的星艦伸出九根金屬支架,將其托起停穩妥當后,才打開通向徐林這邊的門,一個高傲的男子從階梯上走下來,目光遙遙地便投向徐林,眼神中帶著審視的意味。

就是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買了自己,看年紀和自己只怕差了好多吧?

艾斯沒有做多餘的動作,心中或許還有幾分試探之意的他沉默地站在那裡,等待著徐林下一步的動作。

或者是示好,或者是示威,他都可以判斷一下這個花費二十萬天價金鷹買下自己的未來主人的性格,以及想法。

徐林也在審視對方,那可是花了自己十八萬金鷹買下的人啊,單單是算成魔法材料和各種礦石金屬的話,也足夠他將普瑞森基地建起來了,而且是銅牆鐵壁的那種,只是現在換來了這位已經失去亞歷山大家族強大力量的落魄繼承人,值么?

值么?在等待的很多時間內,徐林都會不經意想起這個問題,但最終得到的答案都是一個字。

值。

前共和國時期的戰爭家族要想發展起來,拚鬥的對象可不僅僅只是人類,還有那些曾經早就佔據在星空中的智慧種族,積累起來的戰爭經驗如今全部落到了這位依舊驕傲的男子身上,而他,在姆斯法林星系導演了一場極為精妙的戰爭戲,可見實力之強,至於他為什麼要來找自己,以及他和首序三號之間的關係,徐林猜想接下來的對話自己應該就會得知。

帶著小女僕主動走向那艘星艦,徐林保持著那副平靜的表情,在好幾次進出博庫拉那種危險的地方之後,他的心早已平靜如水。

就像是他和安東尼奧所說的那樣,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片禁區,除此之外,不要輕易讓憤怒嫉妒和傲慢吞噬自己的心靈。

在那顆聖徒沉睡的星球之上,安東尼奧將這句話記在《救贖》第三章的序言上,而如今已經從聖約翰大教堂開始流傳出去的《救贖》前三章內容,已經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甚至是遠在神聖星系之中,那位至高無上教皇的注意力。

緩步走到艾斯的面前,徐林沒有示好,也沒有示威,只是平靜地陳述了一個事實。

「二十萬金鷹,兩萬是你自己的,剩下十八萬來源於我,所以你應該成為我的僕人,等我死後給你自由,你同意嗎?」

艾斯神色一怔,似乎是沒有想到這位紫荊花的繼承人會說出這番頗沒有帝國貴族氣息的話,驕傲的他輕輕一笑,低下頭將右手搭在左肩上,鞠躬回道:「是,我的少爺。」

……

身為亞歷山大的繼承人,戰爭似乎已經變成某種深藏於血脈中的基因,所以那些由艾斯帶來的一千個人,全部都有著初級魔法師的水準,甚至有不少已經考出了聯邦三瓣菊初級魔法師證。

這叫做戰鬥人員梯隊的素質問題,必須要重視,艾斯回道。

徐林很是滿意,然後一絲不苟地和每一個人簽訂了契約,這一千份契約都是花費不少銀河向畢夏普買來的,根據他的魔法造詣,他私自改了幾處因子魔法陣,使得契約效力更強,雖然這些人都是艾斯帶來,他可以信任艾斯,但是不信任這一千個人。

「我們要去哪裡?」

坐上一艘新的小型星艦,除卻這一千個人將和他一起前往普瑞森基地,剩下的三萬個奴隸先要去休斯曼伯爵在波曼星球上的莊園中幹活,逐漸甄選后才可以前往普瑞森,波曼星球是離威斯敏斯特星球最近的一顆小型星球,沒有什麼進入的限制,所以徐林不用擔心。

他從安東尼奧最新傳給自己的影像中抬起頭,看著窗外的星空,淡淡地說道:「博庫拉。」

那位戰爭家族的繼承人頓時色變,博庫拉無人區便是曾經因戰爭而毀掉的地方,他自然是知道裡面有多麼可怕,不是接近半神的人,又哪有能力進入那裡?

面前這朵年輕的紫荊花顯然不可能,難道是旁邊這個看上去人蓄無害的小蘿莉?

艾斯下意識看了眼阿卡沙,見對方也朝自己甜甜一笑,伸出舌頭在那根詭異巨大的棒棒糖上舔了一下,心中頓時打了一個機靈。

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姑娘,不能惹。

見艾斯很謹慎地沒有問自己進入博庫拉的方法,徐林也樂的不解釋。

敬畏來源於恐懼,而對未知神秘的恐懼,則是會造就最大的敬畏,這是奧黛麗夫人教給自己孩子的話,現在的徐林正需要艾斯的這種敬畏。

安東尼奧除了寄給自己最新的《救贖》第四章內容之外,還講了不少關於聖約翰大教堂的隱秘之事,其中關於聖約翰遺留寶物的下落引起了徐林的興趣,之前阿卡沙和自己說他們血族和那十二位聖徒有些莫名的聯繫,如果能夠吸收聖徒的力量會對她有好處,所以如果有機會得到這遺落之物,或許可以增進小女僕的力量。

徐林一直在和時間賽跑,就像哈利法老師和他說的那樣,你要在失去羅爾德拉克家族的庇護之前,獲得足夠強大的力量去保護自己。

因為只有那樣,紫荊花才可以繼續盛開。

「那是什麼?」艾斯有點無聊地湊過來問道,這個年輕的傢伙很驕傲,但也是一個閑不住的主。

「《救贖》。」徐林回道,隨後毫不介意地將其展露給對方看。

艾斯看著這章外界包括伯納爾多大主教都沒有第一個見到的《救贖》內容,許久后他抬起頭,有些複雜地看著徐林。

「這是誰寫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