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而,他一拳打出,古銅se的拳頭紫芒閃爍,浩瀚的紫se拳氣呼嘯而出,將那暗紅se大手打得四分五裂。

不好!

石原心中一驚,既而,自其體內,一道暗紅se血光激she而出,這血光快若急電,呼吸之間就在兩百丈之外,與當初的血芒不同,自這道暗紅se血光中,蕭易四人分明感應到了一股磅礴的生命力,唯有石之軒才勉強看清,那血芒中是一道人影,正是那血族的本體,寄居在後裔血奴體內,並非是之前的一道jing神力。

「等到這殘魂消散,本座還會回來的!」那血族的聲音yin冷之極,自遠方傳遞過來。

蕭易四人面se頓時一變,這血族實在是狡猾如狐,一有不對就遠遁千里,十分果斷,加上其修為強絕,被這樣的強者惦記上,對於整個血石部落來說絕對是一場大難。

下一刻,卻見虛空中,那中年男子伸手當空一抓,數百丈外,那道血芒就戛然而止,被生生禁錮在了空中。

此時,那血族才是真正顯露在了眾人面前,那是一名身著赤se鐵甲的青年,與人族不同,其瞳孔是暗紅se,背後還生有一對巨大的黑se蝠翼,這蝠翼漆黑如墨,上面泛著一層淡淡的金屬光澤,除此之外,還有著一根奇形的尾巴,這尾巴上滿是黑se的鱗甲,尾端如箭,泛著森冷的寒光。

「可惡!」

這血族青年臉上透出猙獰之se,暗紅se眸子血光迸濺,瞬息之間,他整個人炸開,成為一團血霧,數十隻暗紅se的蝠翼異獸從中衝出,就要朝著四面八方逃遁而去。

「不好!」石虎千夫長一驚。

但是虛空中,那中年男子眸光綻紫電,右手驟然間緊握,數百丈外,立即響起了陣陣凄厲的慘叫。

「不可能!」

卻見那一頭頭蝠翼異獸再次合一,化成那血族青年的樣子,此刻,其眼中終於顯現出來驚恐之se,血遁居然被破了,他被動合一,重聚了本體。(求收藏,求推薦票!) 虛空之下,無數血石族人仰望那道雄健的身影,無形的威壓瀰漫,哪怕是百夫長級強者也心神顫慄,愈強者愈能夠感到其體內若汪洋大海般的戰氣。

兵部之巔,蕭易勾動蠻象jing神,鎮壓jing神世界,中年男子的威壓對於他們四人來說最為沉重,哪怕是無意識的,也不容小覷。

數百丈外,那血族青年怒喝:「你若殺我,他ri我血族戰師必定血洗你血石部落!」

中年男子不語,他大手一抓,那血族青年就倒she回來,落入了其手中,下一刻,他一掌拍下,嘭的一聲,那血族青年就徹底粉碎,化成了漫天血粉,洋洋洒洒,即便連jing神意志也粉碎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這是極其震撼的一幕,那強大無比的血族,一人便震懾了整個血石部落,但在這中年男子的面前,卻在舉手投足之間被殺死,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血石部落一角,石太一凝視那道身影,他目光流轉,不知道在思索些什麼。數息后,在諸多血石族人的眼中,那中年男子的身體慢慢光化,最後碎成點點紫芒,消失在空中。

不過蕭易卻可以感到手中的斷槍微沉,顯然那中年男子是重新回到了斷槍之中,族長石之軒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看著斷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石虎千夫長兩人也行禮,他們隱隱明白,這斷槍中的存在,或許不僅僅是兵魂那麼簡單,這可能是一個活著的老祖宗。

血石部落西方。

盤雷山脈的盡頭,一座足有千丈高的古山之巔,一道修長的黑se身影立在其上,山風凜冽,卻不能令其動搖半分,他緩緩轉過身來,露出一張平凡的面孔,他看向遠方,雙目之中,有兩股土黃se的光芒在閃爍。

「死了嗎,果然不能大意啊,這片人族大地,哪怕是邊緣之地,也有著諸多的隱秘,不知道碧雲那邊準備好了沒有,倒是很期待,他恢復到巔峰的時候。」

血石部落。

當月光再次籠罩大地,蕭易站立在新的青石院中,他的身後傳來腳步聲,轉過身來,蕭易看著面前的少年,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道:「終於回來了。」

「蕭大哥!」石鼓咬著牙,他拳頭捏緊,身體有些顫抖,「是我殺了他們,全部是我!」

「你知道每天死在陽光下的生靈有多少嗎?」蕭易淡淡道。

「死在陽光下的生靈。」石鼓一怔,隨即搖頭道,「不知道。」

蕭易深吸一口氣,道:「你不知道,可是我,也不知道,但是這世間,卻依舊有人死,也有人出生,你若是愧疚,就努力修行,成為伍長、百夫長、乃至如族長般的淬骨境強者,到時候,你的生命,便可掌握在自己手中。」

「將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石鼓喃喃道。

「不錯。」蕭易沉聲道,「你不能逆轉時間,那你就變強自己,若是異族來犯,你就斬殺異族,當你站得更高,或許有一ri,你可以降臨百族大界,替我人族打下這百界疆土。」

石鼓沉默,片刻后,他轉身離去,那後背,卻是挺直了不少,脊椎骨筆直,如一座山峰,指向天穹。

「你倒是很看重他。」突兀的,蕭易的腦海中,有聲音響起。

沒有絲毫驚訝,蕭易輕笑一聲,道:「我不是看重他,我只是在敘說真實。」

腦海中,那聲音沉默片刻。

「之前的記憶,我遺忘了很多,我只記得,是你將斷魂槍拿起,從那一天起,我有了復甦的跡象,直到不久前,才積蓄足夠了力量,復甦了一次。」

「那前輩你現在……」蕭易yu言又止。

「我也不知道啊。」那聲音透著滄桑與蕭索,「而今的我,既不是兵魂,也不是戰魂,這種狀態也不會維持太久,百年之內,我便會徹底煙消雲散,如此也好,過往種種,也都煙消雲散,而今的我,卻也做不了什麼,一紀元了,我這般活過了人皇的年歲,也算是一種長生了。」

蕭易蹙眉,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他原本以為可以了解到一些隱秘,卻不想還是一無所獲,心中燃起的一絲希望又再次熄滅,果然想要取巧還是不行,若是按部就班,蕭易實在難以想象,何時才能夠將石鏡完全修復,這是一段漫長的路,哪怕他等得起,親人卻等不起。

「我這種狀態並不穩定,能出手的次數不多了,每出手一次,就將損耗三十年的壽元,至多還有兩次,斷魂槍的傳人,這口魂兵雖然殘破了,不過底子還在,好好珍惜,或許ri后,它可以在你的手中再次飽飲鮮血。」

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而後就徹底陷入了沉寂當中,蕭易嘗試呼喚,卻再也得不到回應。

不再勉強,蕭易回到青石屋內,他能夠感到,自己的jing神意志蠢蠢yu動,這是一種突破的徵兆,在石虎三人的jing神意志沖刷之下,蕭易原本就觸及的那層壁障已然千瘡百孔,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凝聚jing神意志,將那層壁障徹底打破。

盤膝而坐,蕭易默默觀想蠻象圖,蠻象jing神被勾動,降臨到jing神世界當中,或許是因為蕭易jing神意志即將突破,蠻象jing神比之前要凝實了不少,看上去更加真實了,透發出來的氣息也愈加強橫,鎮壓在jing神世界之中,支撐住天與地,成為一根青se的天柱。

這是蠻象圖的另一種變化,在蕭易jing神意志即將突破之際顯現了出來,蠻象jing神化為青se天柱,支撐住jing神世界,只要天柱不倒,就無人可以攻入其中,這是一種絕強的防禦。

昂!

即刻,在蕭易的jing神世界中,蠻象之勢顯化,此刻的蠻象之勢,赫然就是一頭青光熠熠的蠻象,這蠻象高達四丈,通體晶瑩,流動一種炫目的寶輝,隨著蕭易的心念而仰天咆哮,蠻象長嘶,若龍吟虎嘯,那一層壁障上的裂紋更加密集了。

「不夠!」

蕭易低喝一聲,既而,他鼓動戰氣,勾動石鏡,剎那間,他置身於蒼茫大地,遠方,未來身背對著他,洪爐般的氣血清晰可聞,而今,他看到的,很多次都只是未來身的背影,隨著他修為境界的提升,未來身的手段也越來越多,卻也彷彿離他更遠,兩者之間,始終有著巨大的差距,這差距沒有隨著蕭易修為的提升而縮短,反而是越來越大了。

心念一動,蠻象之勢在身前顯化,在這最後關頭,蕭易卻是要藉助未來身之手,在生死之間令得jing神意志徹底蛻變,破開桎梏,洞穿壁障。

蠻象之勢咆哮,身上青光閃爍,比之前多出了一分靈動,這已經是半步踏入了那一層境界,jing神意志已經有所變化,卻還不夠圓滿,需要足夠的力量來徹底貫透。

對於蕭易的出手,未來身沒有絲毫的客氣,他驀地轉身,好像一口巨大的洪爐陡然間掀去了鼎蓋,浩瀚無匹的血氣沖刷下來,他猛地打出一拳,墨青se拳氣呼嘯,有沉渾的象鳴聲響起,他的身上,透發出來滄桑古老的氣機,彷彿一頭真正的蠻象化成了人形,自永恆的沉眠中蘇醒,爆發出來了驚天動地的咆哮。

這一拳不快,更無花俏,卻避無可避,這是純粹的力量,浩瀚無匹,jing神意志與肉身戰氣合一,屬於煉血境絕顛的力量。墨青se拳氣沖刷,將蠻象之勢徹底籠罩,這一拳,擊殺的不但是肉身,更是jing神。

眼中青芒爆閃,蕭易驟然間暴喝:「蠻象翻身!」

轟隆隆!

只見那蠻象之勢周身青芒大盛,奔騰之間,竟是隱隱透發出來實質的聲音,不過依舊微不可查,下一刻,四丈象體驟然間一個翻身,朝著未來身狠狠撞去。

這是蠻象槍法與蠻象之勢融合的招數,雖然說如今的蕭易還做不到將蠻象槍法化為拳法,但是與蠻象之勢卻是十分契合,蠻象槍法,原本就是以蠻象神韻創造出來的兵訣,而今以蠻象之勢來施展,卻是再契合不過,甚至蕭易有感覺,等蠻象之勢再融合一式蠻象槍法時,他便可以擁有足夠的底蘊,將蠻象槍法化入拳法當中。

突如其來的變化,未來身神se不變,他身形不止,只是拳頭更快一分,一拳打出,竟是生出風雷之音,拳頭落下,任憑蕭易蠻象之勢諸多變化,也是四分五裂,承受不住這股至剛的拳力。

蠻象之勢被打碎,蕭易jing神世界頓時一片混沌,青se天柱支撐jing神世界,上面龜裂開一道道猙獰的裂紋。恍惚間,蕭易看到未來身一拳打開,墨青se拳氣浩浩蕩蕩,所過之處,空氣粉碎,凜冽的風壓甚至傳遞進入了jing神世界中。 (求推薦票,求收藏!)

轟!

這一刻,生死之間,那原本已經千瘡百孔的壁障徹底粉碎,一股新生的力量源源不斷地出現在jing神世界當中,將那混沌撫平,青se天柱上,那一道道裂紋轉瞬間就癒合起來,一頭五丈高的青鱗蠻象再次出現,淡金se的眸子里透出一種靈動之se。

這就是普通境巔峰的蠻象之勢,隨著蕭易jing神意志的提升,逐漸有了與肉身融合的趨勢,當jing氣神真正合一,這蠻象之勢也將化成蕭易分身一般的存在,是jing神與肉身的延續。

jing神意志突破,蕭易眼中青芒閃爍,jing神世界中,蠻象之勢猛地一個翻身,這一擊比之前更加剛猛,雖然只是jing神意志,卻也令得空氣扭曲,這如實質般的jing神力已經可以影響到真實世界。

嘩!

未來身的拳頭洞穿,拳力到達了一種巔峰,墨青se拳氣如同chao汐般洶湧,將蕭易的身形徹底淹沒。等到拳氣消弭,蒼茫大地,唯有一團血粉隨風而散。

青石屋內。

蕭易緩緩睜開雙眼,雖然面se蒼白,但是眸光卻是前所未有的湛亮,心念一動,雄渾的jing神力就呼嘯而出,青石屋中,頓時掀起了陣陣大風,無論是石桌還是石床,都微微地顫動了起來。

「終於突破了。」

蕭易喃喃一聲,既而雙目迸she出刺目的青光,他虛手一抓,九枚下品jing石就懸浮在了眼前。

呼!

蕭易張口一吸,一枚下品jing石就粉碎開來,濃郁的天地jing氣化作一道白芒沒入他的口中,這是一股洶湧的力量,石鏡輕動,將其吞噬進去,最後吐出來一小團ru白se的jing氣,這jing氣jing純到了極致,散發出來濃郁的清香,彷彿千年以上的珍品寶葯。

戰氣蠻象咆哮,將其一口吞沒,既而整個象體開始漲大,蠻象奔騰,朝著第二十二條天脈衝去。

轟!

天脈被貫通,二十二條天軌連成一氣,源源不斷的jing純戰氣滋生,戰氣蠻象身形不止,繼續朝著第二十三條天脈衝去。

哐!

這一下,卻如同撞擊在古老的銅鐘上,發出雄渾的鐘音,蕭易面se微變,天脈到達最後,是越來越難以貫通了,加上石鏡的吞噬,哪怕是一枚下品jing石,都不足以他貫通兩條天脈。

下一刻,蕭易目光落向剩下的八塊下品jing石,他猛烈吸氣,眼前的空氣都扭曲起來,化成一道道蒼白的氣流,落入其口中,而剩下的八塊下品jing石也隨之粉碎開來,八股渾厚的天地jing氣融成一道璀璨的白芒,沖入其腹中。

石鏡吞吐,ru白se的天地jing氣遠超之前,戰氣蠻象甫一煉化,整個象軀就猛烈暴漲起來,二十二條天軌震動,它橫衝直撞,勢如破竹。

轟!轟!轟!轟!

一連四條天脈被貫通,等到戰氣蠻象到達第二十七條天脈前,那純凈的天地jing氣已然消耗殆盡。

「只貫通了四條。」蕭易苦笑一聲,這樣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感受到體內新生的戰氣,那是一股驚人的力量,在二十六條天脈中流淌,從來沒有哪一刻,蕭易感到自己是如此強大。

一百三十鈞之力!

這是蕭易而今掌握的力量,已經超過了普通煉血小圓滿能夠擁有的氣力,不過因為天脈尚未完全貫通,戰氣無法通達肉身的每一處角落,力量無法擰成一股,與肉身契合,不過憑藉著jing純無比的戰氣,蕭易自襯對於千夫長級強者也不會落於下風,而今的他,是真正擁有了千夫長級的戰力。

也是蠻象大力訣神妙,換做其它任何人來,也不可能擁有蕭易這樣的煉化速度,加之石鏡萃取,蕭易自襯整個血石部落,單論同境戰氣之jing純,無人可出其左右。

「無論是石虎千夫長,還是乾元千夫長,他們都已經孕養出來了屬於自己的人體天兵,天兵加持之下,力量絕對不止於一百零八鈞,卻不知道現在我與他們相比,還有多大的差距。」

蕭易凝望石屋外,他呼吸之間,有一道道白se氣流吞吐出來,周身上下流轉著驚人的氣息,不過很快,這氣息就慢慢收斂,最終消失不見。

朝陽初升。

蕭易走出青石屋,不知不覺間一夜過去,而今,部落內有再次恢復了平靜,不過依然有一種壓抑的氣息,誰也不知道,這血族是否只是一個,此番,血石部落需要面對的不只是仙族而已,百界兩大族群同時出現,數十年也難得一見,每一次出現,帶來的只有災難,有人要流血,有人要死去。

倏爾,蕭易目光一凝,他看向青石院外,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走來,這是一名女子,手中青鐵劍斜指,她樣貌普通,但是周身上下卻透發出來一股凌厲的鋒芒之氣,這是屬於劍的鋒芒。

木雪!

這個對於劍情有獨鐘的女子,一段時間不見,她比之前更強了,蕭易分明可以感到,對方身上的鋒芒之氣比之前更加凝鍊,那透發出來的劍勢,也比之前更強了,那透發出來的jing神意志,已然逼近了普通境高等的巔峰。

「接我一劍。」來到青石院前,木雪直接開口,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蕭易心中一動,看來對方這些ri子又有了新的領悟,不但jing神意志jing進,恐怕就是戰力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好!」蕭易點頭,沒有拒絕。

吟!

剎那間,自木雪的身上,升騰起來淡淡的劍鳴聲,這劍鳴聲不高,卻有一種震人心魄的味道,同時,在其背後,一口青鐵劍浮盈而出,這是屬於木雪的勢,jing誠於劍,便連勢也化成了劍,成了劍勢。

轟!

木雪出手了,瞬息之間,手中的青鐵劍成為了狂風驟雨,與清風劍法完全不同,已經徹底脫離了其範疇,成為了duli的存在。

這一劍十分可怕,空氣在須臾之間千瘡百孔,一道道丈長的青se劍氣如同髮絲,洞穿空氣,木雪身上的氣息,赫然已經有了一種小圓滿的味道,其一身修為,已經提升到達了一百零八鈞,jing神意志尚未突破,戰氣與肉身才開始初步融合,比之先前的赤龍還有所不如,不過卻也已經比當初的蕭易略勝一籌。

不過此時不同往ri,面對這一劍,蕭易身形不動,鋒芒凜冽,他身上獸袍獵獵作響,黑髮揚起,沒有半點氣息透露出來。直到劍氣到達身前半丈之地,即便是木雪,眼中也是微微閃過一抹異se。

轟隆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