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莎很明顯的內疚了起來,忽然覺得,滿星夜真的是對他很好。

反而永念思,看起來,也不過如此,幾瓶酒把他給壓這樣,還能有什麼發展啊? 楊曉紀聽了滿星夜這番話,跟着就是一句:“說的好,這纔是男人的本色!”

滿星夜也對楊曉紀說:“你是我的恩人,你讓我知道了,一個男人,應該去追求什麼?”

正如楊曉紀說的那般,人生的道路上,總是會有一個真正愛他的人,在等着他。

但是這個人,絕對不是貪慕虛榮的莎莎。

楊曉紀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他似乎又把當初受盡**的一幕,又重新的經歷了一次。

但是這次,爽的人,卻是他。

好人要做,那麼就做到底。

“剩下的酒,我都送給你了,希望你能用它們,給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生活!”

一語震驚全場。

永念思,莎莎,以及那幾個年輕人,包括滿星夜在內,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楊曉紀。

幾千萬的酒,說送人就送人了?

對楊曉紀來說,這點錢,根本不值一提。

可對別人來說,那可是錢啊,可以買到一切的錢啊。

滿星夜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使勁的捏了大腿一把,才確定這是真的。

還未等他說出更多感謝的話,楊曉紀已經起身離開了。

他急忙喊了句:“恩人,能讓我知道你的名字嗎?”

“我叫楊曉紀!”

話一出口,那永念思終於是摔到了地上,還極其恐怖的喊了句:“哎呦我去!”

別人不知道楊曉紀是誰?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現在的花城,楊曉紀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能夠認識楊曉紀,那就意味着財富,意味着大把的錢,榮華富貴。

永念思怎麼可能想到?他一直都想裝幣的人,居然就是王者公司的總裁,那位真正的財神。

現在他終於是明白了。

怪不得那倆妖女如此的聽話!

七十五萬歐的威士忌,直接就買五瓶,還輕鬆的送人!

原來,他就是楊曉紀!

而滿星夜卻不知道楊曉紀是誰?只是喊道:“楊哥,我記住你的名字了,我一定會混出個人樣的!”

楊曉紀很是帥氣的一笑,道:“我相信你!”

等楊曉紀離開了酒吧,那邊的莎莎直接跪抱滿星夜的大腿:“星夜,我知道是我不對,其實我還是愛你的,我的生命裏,不能沒有你,讓我再回到你的身邊吧!”

連永念思都說:“星夜,其實我跟莎莎只是玩玩而已,我也知道,這對你的傷害很深,這樣吧,以後我的酒吧,有你一半的股份,讓你也成爲這裏的老闆,當然,我從現在開始,絕對不見莎莎一面!”

可滿星夜卻只是拿起了酒,看都沒有看他們,就離開了。

此時此刻,永念思的腸子都要悔斷了。

多好的機會啊,就如此的被他給浪費掉了。

如果早知道少年就是楊曉紀,他還裝什麼幣啊?直接下跪認乾爹,叫爺爺都行啊。

還是那句話,沒有那麼多的如果,就像時間,永遠都不會重來一遍一樣。

此時的楊曉紀,卻特別的爽,完全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爽。

今天的這個閒篇管的很值,即便是花了他數千萬,但絕對的值了。

眨眼到了第二天的上午,秦晗雅在電話裏對楊曉紀說:“那會蒙啓南跟我說,要認購鐳火的股份,說是你同意的,這是真的嗎?”

“說真的也是真的,說假的也是假的,蒙啓南這個人不能留,否則他永遠都不會放棄鐳火公司的技術!”

秦晗雅立刻就明白了楊曉紀的意思,道:“曉紀,不管你想做什麼,怎麼做,我都支持你,我只想讓你知道,爲了你,我可以捨得一切!”

楊曉紀聽的心情特別的複雜,他知道秦晗雅對他的那份情義,可現在,他還是無法讓別的女人,走進他的心裏,除了阿妮,何茹雪。

所以,楊曉紀就說了句:“謝謝你的支持,晗雅,但是現在你要考慮的是,如何讓細胞再生技術,順利的完成,這纔是我最想要的!”

秦晗雅跟着說:“我爸爸昨天對我說,技術又遇到了難題,他還要找幾個專家學者,綜合理論,或者才能破解這個難題,但是時間上,可能就需要更多了!”

“不要緊,代我對秦伯伯說,時間並不是最主要的,讓他安心的研發就可以了!”

他現在根本就不着急這些,甚至還想更慢點。

因爲他不想這個技術,在費盡千辛萬苦的研發出來之後,又成爲了楊永天的賺錢籌碼。

倆人在電話裏,又研究了一番對付蒙啓南的計劃。

秦晗雅現在只要按着楊曉紀的計劃走,就可以了。

話說蒙啓南到現在,還不相信楊曉紀真的可以把鐳火的股份賣給他。

可在利益的面前,蒙啓南還是選擇相信。

然而他也做了別的準備。

到了鐳火公司新的辦公總部,蒙啓南還當着秦晗雅的面,發表了一陣的感嘆。

“鐳火企業現在是發展的越來越好了,想想當年我跟你的父親,幾萬塊的資金起家,現在回想當年吃的那些苦,也算是值了!”

秦晗雅只是看了看他,轉身對助理符晗楚道:“去把股份出售的文件準備好!”

符晗楚立刻明白了,就對蒙啓南說:“蒙先生,請您到辦公室稍等!”

到了會議室,符晗楚就把準備好的文件放在了桌上。

而秦晗雅就解釋道:“蒙叔叔,其實這次的股份認購,我個人來說是不同意的,畢竟之前的不愉快,我還不可能那麼快就忘記,但楊總現在是鐳火的總裁,而且你手裏本來就有鐳火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也算是鐳火的控股人了!”

蒙啓南生怕漏掉秦晗雅說的每個字,一個勁的在腦海裏琢磨秦晗雅的話。

而秦晗雅也翻開了文件,跟着說:“但是現在鐳火公司的市值,因爲被王者公司收購,已經是過去的數百倍了,所以,您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經過重新的評估之後,可以認購百分之七的現有股份!”

“什麼?只有百分之七?”

蒙啓南立刻就翻臉了,當時爲了收購鐳火的股票,他投入了數十億。

雖然那都是道格拉斯的錢,可也是在他手裏握着的,可現在居然只能買百分之七?

他就想知道,秦晗雅是不是跟他開玩笑呢? 蒙啓南根本無法接受秦晗雅提出的認購價格,道:“鐳火公司已經被楊曉紀給收購了,這的確不假,但我手裏的股份也不是假的,當初我可是真金白銀買的這些股票,現在怎麼可能變成只有百分之七?”

早就知道他會如此說,秦晗雅笑道:“蒙叔叔,百分之七都是給你最多的股份了,您想想看,鐳火現在是屬於王者公司的分公司,價值也要跟王者公司的實際價值掛鉤,別的就先不說了,就說王者公司的價值,他們的資金在數百億米刀,您覺得您的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能換多少呢?”

不管怎麼說,蒙啓南是不可能接受的,直接冷哼一聲,起身就走。

本來就不相信楊曉紀那麼好,會把股份給他。

現在蒙啓南終於知道,楊曉紀的狐狸尾巴在哪兒了?

秦晗雅甚至都沒有挽留他,因爲她知道,蒙啓南還是會回來的。

楊曉紀爲了他,挖了那麼大的坑,他要是不跳進去,還有什麼意思?

在說楊曉紀,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這次要是不玩死蒙啓南,他都不在花城待着了。

因爲心情不錯,楊曉紀正準備喊錐子他們玩吃雞,那位永念思就來了,還拿了很多好東西。

有鄉下做的臘腸,還有鹹鴨蛋。

他知道楊曉紀不缺別的,所以他是專門去了趟鄉下,弄的這些土貨。

楊曉紀一邊跟錐子他們吃雞,一邊見的永念思。

至於那些土貨,楊曉紀還是讓婉妮拿到了辦公室。

這婉妮還吃了個鹹鴨蛋,那口感真的是很不錯。

而楊曉紀這邊,只是低頭玩遊戲,也不跟永念思說話,把他給弄得好頓的尷尬。

等到楊曉紀終於把電話放在了桌上,他才說話:“楊總,吃到雞沒?”

他這一說話,給楊曉紀還嚇了一跳:“你怎麼還沒走啊?”

其實楊曉紀是故意的,就是想耍耍這個永念思。

“楊總,我是專門爲了昨天晚上,來跟你道歉的,其實我跟那個莎莎只是玩玩而已,沒有想着說對滿星夜怎麼樣?而且你昨天晚上也看到了,那個傢伙真的是一點規矩都不懂!”

不管他說啥,楊曉紀始終都在微笑的看着他。

在他的面前,無外乎就兩種人。

一種是看着他的錢,另一種就是單純的衝着他的人。

後者自然少之又少,而前者,到處都是。

就像這位永念思,楊曉紀自然不可能認爲他是真心來道歉的。

可楊曉紀還是笑道:“昨天都已經過去了,今天就不要提了,我根本都沒有去想那些!”

永念思聽了還是很高興,道:“楊總,您真的是能夠做大買賣的人,我是打心眼兒裏服你了,晚上我的酒吧有個partty,希望楊總也能來參加!”

“好啊,有時間的話,我一定去!”

楊曉紀不拒絕,是因爲他沒有拒絕的理由。

不可能因爲永念思就會裝幣,然後就把他放在對立的人羣裏。

基本上他身邊的人,沒有幾個不裝幣的。

可他總得有新的人要認識吧?

一般裝幣的,楊曉紀還是可以接受的。

因爲這些裝幣的都有一個相同點,那就是都有利用的價值。

送走永念思,回到辦公室,楊曉紀忽然發現,桌子上,又多了個紅色的文件夾。

楊曉紀立刻問婉妮:“那會誰來我的辦公室了?”

婉妮莫名其妙的說:“除了我之外,沒有人來啊,難道你丟東西了?”

“沒有,你先出去吧,需要什麼,我在叫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