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馬上要飆淚的盧楓,安小顏無奈的嘆氣。“好了,別丟人了,回家再教育你!”

三人就這麼回了將軍府。

“說吧,跟我說說你的辦法。”安小顏,坐在將軍府的院子裏,面無表情的看着盧楓。

“小顏要是不想嫁王爺的話,嫁給別人不就好了嘛!多簡單!”陌晗塵悠哉悠哉的喝着茶。

“也對哦,可是嫁給誰呢?”安小顏貌似在思考的樣子。

“要是小顏實在嫁不出去的話,就嫁給我好了!我勉爲其難的接受了。”陌晗塵兩眼發光的看着安小顏。

“你……?除了笨點,娘點,傻 點……應該沒有什麼別的缺點了吧!這樣算來,你好像比那個白癡王爺靠譜點……”安小顏好像在認真考慮的樣子。

“不行。”沈默決絕的說道,一臉的嚴肅。

“爲什麼?我多好!是吧!”陌晗塵一臉抱怨的看着沈默。

“還是算了!你特麼的也太廢物了!要是以後讓你辦點什麼事都費勁!”安小顏思考完畢,一臉輕鬆的回答。“那個白癡王爺應該也只是開開玩笑的吧,沒必要那麼當真!”

“不一定。”沈默皺眉肯定的回答。

“你怎麼會知道?你又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那麼一個花花公子,很容易見異思遷的吧!”安小顏一臉的不在乎。

“兵權。趙家的兵權,還有你……”沈默面無表情的回答,卻是沒有說下去,他最初的目的,也不失爲別人的目的。

“兵權?這麼勢力呢?那可不好辦了呢。其實要是說嫁給誰,我倒是沒有多大的意見呢,嫁就嫁吧,要是到時候實在不行,我就一枝紅杏出牆來。”安小顏說着抿了口茶,無所謂的笑着。

安小顏的心裏卻在盤算着沈默那句未說完的話,他原本是想要說什麼的?還有我什麼?難道我的身上還有我自己不知道的祕密?看來她似乎要把那些黃金給鴻軒擡回去了,貌似要是嫁給沈默,也許自己就會發現什麼新的祕密。

“你確定?”沈默目不轉睛的看着安小顏,他越來越不知道這個小丫頭腦子裏裝的什麼了。

“要是你喜歡的話,那我就嫁你好了,反正我們有婚約,明正,言順。”安小顏滿臉的笑容,毫不在乎。

沈默溫柔一笑,如他所願,純 陰 之 體,天生鼎爐,趙家兵權,再加上這個小丫頭他不討厭,甚至想要保護,

“沈公子啊,你要是不喜歡小顏沒有關係的,我娶就好了,安小顏,嫁給我吧!”陌晗塵再一次不知死活的說着。

陌晗塵這話雖說是在演戲,但是他的內心卻是不排除有那麼一絲的想法,畢竟千年之前,蘇淺星也是爲了救自己纔會被送去異世,纔會失去記憶,失去法力,甚至到現在都少了一魂。也許是出於愧疚,也許是出於憐憫,如果這次真的誤打誤撞,安小顏答應了,他倒是不反對自己去照顧她,就當是彌補她。

“他要是不同意的話,那就你吧!畢竟你長的也算不錯,再加上你還是挺乖的!不過呢,我可是有個小小的條件哦!”安小顏喝了口茶,不緊不慢說着,臉上是甜美的微笑。(其實嫁給誰是無所謂啦,反正都是假的,只不過,盧楓啊,你實在是太弱了,弱爆了呢!老孃剛剛來這個世界,怎麼也得找個稍微強大點的,靠點譜的人來幫自己啊。不然,還沒有等老孃變強大,就被這個社會虐死了,多不好。沈默,你到底上不上鉤呢?)

“好啊,好啊。有什麼條件?我全部都答應!把我賣了都行!” 高齡巨星 陌晗塵裝作一臉的興奮。 “那就把他賣了!我娶你。”沈默皺着眉頭,兩隻眼睛憤怒的盯着盧楓,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的東西要被別人搶走一樣,可能本來並不覺得有多麼喜歡,也不覺得有多麼的重要,但是突然有一天,有一個人要從你手裏搶走,你就會突然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也許這就是該死的佔有慾吧。

“好啊,既然你們兩個都想娶我的話,我先說一下我的條件好了。”安小顏繪心笑了笑,她貌似賭贏了呢。

陌晗塵道:“別客氣,隨便提。”

沈默道:“你說。”

陌晗塵和沈默幾乎是同時回答。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很特別的要求啦,不過呢,不管是你們誰要娶我呢,都做好心理準備哦,我這輩子呢是不會只有一個男人哦!或者說,以後我要娶別的男人,或者紅杏出個牆神馬的,你們無權干涉哦!可是,如果你們要是出個軌神馬的,我可是會親手了結了你們呢!”安小顏說的聲情並茂,並且在脖子上做了一個殺人的手勢,她只是想逗逗他們而已。

沈默靜靜的看着安小顏,好似在考慮什麼一樣,卻又陷入深深的思考。

陌晗塵自然也沒有想到安小顏會這麼說,但是陌晗塵還是很快的反應過來,畢竟他相對沈默來說多活了一千多年(其實安小顏沒有選擇陌晗塵,可以是她最明智的選擇,卻也是最大的敗筆。好啦陌晗塵的事後面會解釋的。)“是不是誰先娶你誰是老大?”陌晗塵表現的一臉興奮。

“是的呢!”安小顏,笑着讓下人拿了紙筆,寫下了契約,“看一下哦,沒有問題的話簽字,畫押呢!”

“遵命!”陌晗塵滿臉笑容的說着,就要拿起毛筆。

就在這個時候,沈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盧楓拎起來,扔到一邊,把那所謂的契約撕得粉碎。“安小顏,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就算我不能獨自佔有你,我也要成爲你的第一個男人!”

“好啊,那麼夫君大人,你應該去準備婚禮了呢,明天就要結婚了呢!還有問題嗎?”安小顏微笑着,沒有任何意外的看着沈默。雖然她不知道沈默說的話有幾分真假,但是爲了兵權,這樣的條件都可以答應的那麼爽快嗎?她還真是有些想不明白呢,但是都無所謂了,畢竟比起那個毫不熟悉的七王爺,至少她可以感覺得沈默還是關心自己的,不是嗎?

“好,你先休息,明天我來接你。”沈默面無表情地說道,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也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自己究竟怎麼了。

“那我怎麼辦?”陌晗塵一臉委屈的爬起來,撲到安小顏的大腿上,像是一隻受了欺負的小狗。

“你啊?先去學學武功什麼的吧!”安小顏看了一眼盧楓,認真的思考了一會,語重心長的說。

“學武功幹嘛?我不喜歡打打殺殺的!好無聊的!”陌晗塵用萌萌噠眼神看着安小顏,一臉的矯情。

“那你喜歡什麼?”安小顏託着下巴,悠閒的打發着時光。

“我喜歡你啊!你把我也收了吧!”陌晗塵說着用腦袋蹭了蹭小顏的裙襬。

“你啊!喜歡我啊?”安小顏托起盧楓的下巴,認真的看着盧楓。

“恩。”陌晗塵不住的點頭。

“孩子,好好學習吧!”說完安小顏就頭也不回的回房關門了,一點也不理會外面大吵大鬧的某人。

房間內。

“冉雲姐,你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吧!”安小顏側躺在軟榻上,隨口問道。

“恩。”冉雲應聲點頭,手裏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我明天要結婚,就是嫁人,你給我陪嫁吧。”安小顏閉目養神,像是在交代什麼事情一樣。

“恩。”冉雲應聲,卻是頭也不擡。

“你還跟現在一樣,只是個名頭而已,並不是真的讓你端茶倒水!只是我想把你放在身邊而已。”安小顏不緊不慢的說着。

“恩。”冉雲不緊不慢的擺弄着手裏的藥材。

“我還想讓你幫個忙。”安小顏嘴上說着沒有一點請求的意思,倒像是命令一樣。

“說。”冉雲卻是面無表情的應和着。

“幫我做樣東西,就是那種可以讓人出現幻覺的東西。”安小顏不緊不慢的說着自己的要求。

“幻覺?”

“就是讓人以爲已經洞房了,但是事實沒有的東西。”

“好。”

一個時辰後。

“給。”冉雲拿過來弄好的東西。

“對了,問你打聽個人。”安小顏伸了個懶腰從軟榻上站了起來。“他應該叫玄機。”

“號稱是整個傲天大陸神一樣的人物,一個不祥的算命先生,聽說可以算命,破命,改命。”冉雲略微思考了一下,不急不緩的說。

“不詳?有意思!”安小顏起身走向了牀榻。“晚安,冉雲姐。”

……

第二天,一早。

“二小姐,起牀了。”冉雲不溫不火地說着。

牀上傾城的人兒依然沉醉在睡夢中,姿態是那麼的不雅。

“起了。”冉雲的聲音再次響起。

安小顏懶懶的翻了一個身,用被子捂上腦袋,視若無睹。

冉雲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直接掀開了安小顏的被子。

“我說,要不要這樣?天還沒亮哎!讓我再睡會!”安小顏閉着眼睛皺着眉頭從小然手中搶過自己的被子。“就算人家穿着衣服,你也不能直接掀人家被子啊!雖然我們都是女的吧,但是這樣很不禮貌的。”安小顏小聲的嘟囔着。

“你是要在自己的大婚上遲到,還是乾脆錯過自己的大婚?”冉雲無奈的整理着桌子上的嫁衣。

“沈默什麼時候來?”安小顏說着稍稍漏出了自己的小腦袋。

“半個時辰以後。”冉雲不緊不慢地說道。

“哎呀,那我起那麼早幹嘛,別打擾我睡覺了,他來了再叫我!”安小顏崛起了小嘴,矇頭繼續睡。

“在這半個時辰裏,你需要化妝,盤發,更衣。”冉雲不鹹不淡的說。

“好了,怕了你了!你給我畫吧!我先睡會。”安小顏說着,把臉蛋露出了被子。

冉雲無奈的嘆氣,幫安小顏整理整容。 半個時辰後。

“小姐,姑爺已經到了。”冉雲停下了動作。

“好。”安小顏瞬間坐了起來,肉了揉眼睛。“走吧。”

“小姐,你還沒有梳頭!沒有更衣。”小然看着莫菲兒準備要走的架勢,指了指桌子上的嫁衣說。

“頭髮?靠,這什麼玩意?這麼重!想壓死我啊!”安小顏用手拿起了新娘的鳳冠。“冉雲姐,給我個素銀簪子。”

“好。”小然遞給安小顏拿了一隻銀釵。“給。”

安小顏簡單的挽了兩下頭髮,用銀釵固定住,就要出門。

“小姐,衣服!”冉雲無奈的拍了拍安小顏的肩膀。

“我靠,這麼複雜的衣服?怎麼穿?到底有你特麼的多少層?”安小顏徹底崩潰。

“你自己不提前看看麼?”冉雲也是無奈了。

“好了,幫我把我那件大紅色的趙粉拿過來吧。”安小顏無奈的嘆氣,幸好自己之前改造了幾件衣服。

安小顏快速的換好了襦裙,不得不說,這件衣服確實很配她的氣質,有點現代的大長裙的風格,有點旗袍的元素,但是卻讓人一眼就覺得這絕對是古裝,腳尖的趙粉若隱若現,配上莫菲兒白嫩的皮膚,有一種讓人無法形容的氣質。張揚卻優雅,如火一樣熱情卻又如水一樣柔美。也許,也只有她纔可以穿出這樣的感覺。

“蓋頭。”冉雲是徹底的夠了。

“小冉,你不要老是板着一張臉,你現在是冒充我的丫鬟哎,不知道的還以爲我怎麼虐待你了呢!熱情一點嘛!”安小顏看着小然冷冰冰的臉,語重心長的拍了拍冉雲的肩膀。“好啦,走吧。”安小顏從冉雲的手中拿過了蓋頭。

“不對,回房,你去告訴沈默,讓他把我抱出去!”安小顏說完壞壞的笑着,蒙上了蓋頭就回房間,冉雲只好無奈的去通知沈默。

沈默來到安小顏的房間,二話不說,一把抱起安小顏。“你比看上去重很多!”

“好啊,我重是吧?那本小姐決定就不做轎子了,你抱着我回去好了!”安小顏壞壞的笑着。

“好。”沈默笑了笑,就這丫頭再來二十個他抱着也毫不費勁。

“真乖!”說着安小顏抱起沈默的臉,在大庭廣衆之下親了一下沈默的臉頰。“本小姐賞你的。”

“娘子,不要調戲我,不然我不介意把你就地正法!”沈默邪魅的一笑,說話的語氣卻還是那樣的嚴肅。

“算了,你要好好抱着我哦,我可還沒有睡醒呢!”她沒睡醒,是真的,現在需要補一覺。

“好,那你再睡會。”沈默寵溺的將安小顏的腦袋按到自己懷裏,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家裏。

與其說路太長,不如說是沈默故意繞遠,事後自然是滿城風雨,各種版本的留言傳出。

兩人的房間裏。

“小顏,硬了。”沈默面無表情的說道。

“啊?什麼東西?”安小顏不明狀況的從睡夢中醒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