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來文馨能感應到的,楚南忙收攝心神,沒一會,他們就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第二天醒來,文馨已經搞定了早餐,還真是說話算話。

楚南默默內視了一下,昨晚擁抱練功的真氣呢?體內一點不剩,也許又被吸進了那個師傅口中說的神祕空間。

楚南吃完早餐就去學校上課了。

剛剛進入學校門口,就碰到趙浩。

“節哀順變,楚南!”

什麼情況,幾天沒來上課就來個節哀順變。楚南猛地想起了,小魔女幫自己請的是喪假,特麼的,什麼假都可以請,包括婚假,偏偏幫我請了喪假!

“我請的不是喪假,搞錯了!”楚南解釋。

啊!趙浩瞪大眼睛,有點驚訝。

“事假而已,最近你交筆友的事進展的如何?”見到趙浩,楚南馬上想起那次在寒流橋上,自己教他如何交筆友的事情,那次可以說已經集前世的經驗,傾囊相授啊,不知道效果如何。

“一切在大哥掌控之中!”說到交筆友,趙浩馬上改口就楚南大哥了,五體佩服啊,“已經有些眉目了,過些時日,我再向大哥稟報。”

別過楚南,又碰見劉乾坤,想不到一見面又來一句“楚南,節哀順變!”

特麼的,等會要不要上講臺上解釋一下,不然全班同學每人一句“節哀順變”,即使自己的奶奶還沒過世,也被他們“關心”過世了,這個小魔女啊,真是太沒道德了!

楚南解釋後,問“琴曲呢?” 中興奇女子 他們兩個不是每次都牽着手,一起來教室上課的嗎?今天怎麼了,吵架了嗎?

“……”劉乾坤一陣沉默。

“吵架了嗎?多哄哄她就好了,女孩子嘛,天天都想聽甜言蜜語,即使是假的,她也會把它們當成真的。這是女孩子最大的本事!”楚南蠻有經驗地說。

誰說不是呢,傳說中的泡妞三大祕籍就是,膽大心細臉皮厚。

膽大呢,可以解釋爲該出手時就出手,該出嘴時就出嘴,該……出什麼就出什麼;

心細,可以解釋爲投其所好,有的女生喜歡被征服,有的女生則喜歡征服;有的女生喜歡虛榮,有的女生喜歡清高;有的女生喜歡野蠻,有的女生喜歡溫柔;

臉皮厚,雖然排在最後一位,其實是最難修煉的一種必殺技,就是要懂得死纏爛打,懂得說甜言蜜語,天天說,時時說,絞盡腦汁說,背遍優美詩篇說。

剛開始說,也許連自己都不相信,說上一百遍一千遍,說到自己都相信了,那麼你離成功不遠了!

“不是。”劉乾坤臉一黑,沒有吵架也黑着臉,難道琴曲的奶奶去世了,請了喪假沒來上課?

這個時候,楚南的身邊傳來了琴曲快樂的笑聲。

楚南轉頭一看,只見琴曲牽着司馬求的手,正迎面走來。

特麼的,好一個禽獸司馬求,有句說怎麼說來着,兔子不……搶窩邊草,他竟然連身邊的同學也下手。

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

楚南斜跨一步擋在司馬求的身邊,義憤填膺地瞪着司馬求。

這個時候,楚南纔想起來,琴曲好像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啊,不是又怎麼了,劉乾坤可是自己宿友啊,可是……司馬求也是自己舍友。

但是司馬求這個禽獸連宿友的女朋友都搶,天理何在,自己要代表太陽,不,是……代表810宿舍滅了他!

“楚南,你想幹什麼?”司馬求小小的個子愣了愣,小小的眼珠轉了轉,有點慌張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鏡框,他雖然在兩次競選中贏了楚南,但是在面對楚南的時候,心總是虛虛的。

“宿友……妻不可欺,你這小子不懂嗎?”楚南臨時把“朋友”改成了“宿友”。

楚南心中始終想不明白,劉乾坤和琴曲牽手成功纔多久啊,當時一個像老鼠,一個像大米,現在已經“班花另投”。

哦,原來是爲了這個事情啊,司馬求露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神情,從容地說:“誰是誰的妻呢?”

“你!”楚南愣了愣,這簡直是詭辯,只是打個比方而已嗎,放眼97021班,即使放眼整個江之南大學,司馬求的口才的確可以與楚南媲美,好像也只有司馬求了。

楚南轉而一想,自己的確衝動了點,大學校園中的戀愛,大多數男男女女,的確如三國裏面寫的一樣,合久必分,當然幾乎沒有分久必合的,好馬不吃回頭草嘛!

可是……誰叫自己那麼善良呢,剛纔看見劉乾坤耷着腦袋,黑着臉,難受的樣子,自己正義之心馬上就被激發了。

“楚南同學,我很喜歡你,也很敬重你,甚至有點點愛你,咯咯……”琴曲邊說邊掩嘴一笑,完全沒有愧疚的樣子,“只是關於戀愛這種事情,我看你還是……嘿嘿”

“誰說我不能管?”楚南有點尷尬地說,可暫時又找不到下臺階。

“那你說說你爲什麼要管?”琴曲還是笑意盈盈地說。

“因爲……因爲我是我們班上的生活委員嘛,除了拿拿信件,也得管管我們班上的生活作風吧!”終於找到了正當的理由,楚南嚴正言辭地說。

這時上課鈴響了,班主任一夫老師準時出現。

“總之,這事沒完!”楚南低聲說了一句,說完自己暗暗一笑,感覺自己像小混混一樣,放出了狠話。 聽着一夫老師生動的課,雖然如沐春風,但是楚南的心思已經轉移到了嫣嫣老師身上。

龍組的主要職責就是管理武林,而她恰恰又是龍組的成員,5A應該算是中層成員。是否知道雙修宮公主是誰,在哪裏呢?

半年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就一百多天而已。哦,嚴格地來說,已經悄悄過了幾天了,自己得抓緊了,不然重生之後的今生,又將會帶着無數的遺憾老去。

每個人都會漸漸變老,這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改變不了的,唯一能讓我們改變的是,在我們老去之前,把心願完成,將遺憾彌補。

天色已晚,月色撩人,楚南摸了摸口袋裏的舍利子,敲響了陳嫣嫣的房門。

過了好一會,陳嫣嫣才把房門打開,如果不是楚南極有耐心,也許早已經走人。

不會打擾嫣嫣老師的好事吧?楚南暗暗擔心,即使要辦什麼好事,應該不會那麼早啊,哦,也不一定,如果是熱戀的時候,是沒有分早上中午還是晚上的。

前世的楚南記得有一個階段,在和田盈盈在一起的時候,每天只幹三件事:性、食和睡。

門開了,楚南只見嫣嫣老師穿着睡衣出來了,誘人翹~臀,玲瓏曲線畢現,滿臉通紅,猶如熟透的水蜜~桃,任誰都想上去掐一把,只要允許的話。

掐不到呢,那就YY一下吧,不然真心對不起上帝的恩賜了。

難道真的被我猜着了,嫣嫣老師正在……那裏面還會有誰呢?肖老師還是朗主任,亦或是某個高富帥?

“嫣嫣老師,打擾你了,你是不是在……”去,心裏想想就可以,怎麼可以出口問了,楚南說到一半,趕緊閉嘴,尷尬地笑笑。

“是的。”陳嫣嫣一看是楚南,捋了捋耳邊的秀髮,“進來吧。”

啊,正在辦事還邀請我進去,這……是什麼意思?

“不了,老師你們繼續忙活吧,我就不進去了。”嫣嫣老師雖然很大方,但是楚南覺得自己應該識趣點。

“什麼你們?裏面只有我,我剛纔只是感覺頭暈暈的,去小睡了一會,你想到哪裏去了!”陳嫣嫣白了一眼楚南,這個學生怎麼那麼早熟啊,難怪自己偶爾也會想他……想到這裏,陳嫣嫣的秀臉更紅了。

哦,原來是自己想多了,嫣嫣老師可是自己心目中神聖的成熟~女神,怎麼會隨便與他人約會呢,誰配得上她呢,除了自己,咳咳……千萬不能亂想,自己可是有未婚妻之人了,雖然沒有正式成婚,也要防止精神出軌。

楚南憨憨一笑,走了進去,可是一看見嫣嫣老師的風情無限的成熟身材,精神又馬上出軌了,特麼的,精神出軌而已,又不是肉體出軌,管他呢!如果一個男人連精神都不能出軌,活着也太裝逼了吧……

“聽說你英雄救美住院了,正準備明天去看看你,想不到你今晚就來了。”陳嫣嫣微微一笑說。

“沒事,一點小傷而已。”

“救了哪位美女,有沒有以身相許?”

去,怎麼問起了這個啊,既狗血又敏感,話剛出口陳嫣嫣暗暗罵了罵自己,腦海中卻浮現在落月坡與楚南跳舞的情景。

陳嫣嫣是舞蹈老師,與人跳過無數支舞,但是與楚南跳舞的情景,卻依然歷歷在心頭。

那天的充滿霧氣的落月坡中,俊秀無比的楚南充滿成熟男性特有的魅力,自己在他像天上繁星般神祕而深邃的眼睛下,有了一種欲脫去全身衣裳的衝動。

幸虧自己受過特別的訓練,不然……

“只是一個朋友而已,應該的,不敢有其他奢望,老師說過,爭當活雷鋒嘛……”

此刻楚南心頭也想起了落月坡的情景,而眼前的嫣嫣老師在自己沒有施展牀聖絕學的情況下,渾身上下也散發着一股令男人無法抗拒的妖~嬈氣息,猩紅的柔~脣彷彿一朵讓人發狂的盛開的紅玫瑰。

楚南心頭盪漾不已,於是忙掏出……舍利子:“嫣嫣老師,這個……送給你吧!”

陳嫣嫣又是微微一笑,伸手接過舍利子的時刻,突然一陣強烈暈眩,嬌~軀一踉蹌,一隻手無意識地向前一撐,正好按在楚南膝蓋上。

“老師,你怎麼樣?”楚南關切地叫了出來,想要站起來扶住嫣嫣老師。

“別動,別動,我肚子餓的時候,偶爾會這樣,一會就過去了,你別動,讓我扶一會!”

啊!楚南的膝蓋似乎挺敏感的,好像有點像女人身上的唯一敏感點,被陳嫣嫣按得一陣陣酥~酥~麻麻的感覺立即襲遍楚南的全身,腦海卻浮現了不少島國片的鏡頭。

我靠,老師正生病着呢,自己竟然那麼無恥,這不單純是精神出軌哦,已經到了……精神亂~倫的境地了。

緩過神來的陳嫣嫣,馬上意識到楚南身上的某個部位的反應,一陣紅霞馬上紅遍了耳根。

“不……不好意思啊!”陳嫣嫣趕緊放手,羞赧不已地說。

“沒關係,應該的!”楚南習慣性地回答。

臥~槽!這……是哪跟哪啊!

兩個人又是一陣尷尬,在尷尬中沉默着。楚南挪動了一下雙腳,翹了翹膝蓋,試圖遮擋住身上的某些變化。

這個時候,他的腦海中出現了前世曾去旅遊的一座山,叫觀什麼山,忘記了,裏面有兩大景點,一處是生命之根,一處是生命之門。

有的遊客在欣賞風景的同時,不禁深深讚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有的遊客乾脆讚歎女媧娘娘不但手藝好,而且想象力也豐富。

“老師,你還未吃晚餐吧,我出去幫你打飯盒。”楚南試圖離開一會。

“不用了,飯我都煮好了,等會我自己炒兩個菜就可以了。”陳嫣嫣摩挲着舍利子說,有意無意地阻止了楚南的離開。

“那我去給老師炒菜吧。”

“你會炒菜?”

“在家裏的時候經常炒呢,手藝還可以,等會你嚐嚐就知道了。”

楚南也不等陳嫣嫣答應,馬上站起來,飛一樣地跑進嫣嫣老師的廚房。

陳嫣嫣也不出言反對,微微笑着,繼續玩弄手中的舍利子,偶爾擡頭一看,窗外的月色如水,如水的月色正撩人。 “嗯,有手藝!”陳嫣嫣邊吃邊誇獎楚南的廚藝,“很久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菜。”

“老師喜歡的話,我……經常炒給你吃。”楚南本想說“我天天炒給你吃”的,臨時忙改口,畢竟是老師,說話還是要注意點哦。

“好啊,以後週末你有空時候,常來這兒燭光晚餐。”陳嫣嫣邊吃邊隨意地說,根本沒有察覺出楚南的尷尬。

去,還燭光晚餐,浪漫上了!

陳嫣嫣擡頭一看楚南,哦,才發覺剛纔自己好像說過頭了,忙改口說:“我是說,斷電的話,也可以點蠟燭吃飯,我這兒準備了不少蠟燭呢。”

“好,一定常來。”楚南點頭回答。

“你不再吃一碗?”

“我剛吃飽,今晚就負責看老師吃,然後再負責洗碗。”

“不,不,怎麼能讓你洗碗呢。”

“老師生病了,學生幫老師洗洗碗也是應該的。”

楚南看見陳嫣嫣吃完了,就搶着去洗碗了,陳嫣嫣客氣了一下,也沒有阻止。自己坐在客廳玩弄起了舍利子,似乎想摸出什麼驚天的祕密,挺漂亮的石頭,竟然是假的!

“轟!”剛纔月色正撩人,現在竟然雷聲陣陣,老天怎麼說變臉就臉了呢,莫非天要留我?

文馨怕蛇。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