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說我呢?”小倩不知道從拿冒出頭來,

“我說小倩”少峯道“我大哥這麼辛苦這麼靠譜的一個人,你怎麼天天都跟着他,咱能不能留點時間給他呀。”

“不行。”小倩倔強道,

“沒事沒事”王炬,以前是別人不依賴他,現在是有個依賴自己的女人,王炬更覺得自己身上有了責任,同時也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爲有了價值。

“你家琪琪沒事吧?”王炬關心道,

“還能有什麼事,不每次都是我投降認錯的嗎?”少峯尷尬的笑道,

“來來來,我給你挑幾本書,不要總是看那些金融啊經濟類的書,你應該學着看看心理學的書”王炬道,

他在書架上找了找,“喏,就這本,拿去看看,希望對你有所啓發。”

小倩看到書名就笑了,這是她大學就看過的一本書,

“《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少峯道,而王炬兩人則默契的點了點頭。

“好吧”少峯把那本書放在自己要買的那疊書裏面。

準備說再見的時候,王炬湊了過來,“晚上跟你說個事,過來找我。”

少峯帶着幾本書回了家,他把書放在了桌子上,想象着這要是讓琪琪看到她會怎麼樣的笑自己。

出去見王炬之前,少峯給王琪琪手機彙報了一下行程,得到丫頭的首肯之後,少峯就離開了,沒想到的事是王炬居然都快到自己家了,

上了王炬的車,少峯直接就開問了,“咋了,兄dei”

王炬一邊開車一邊道,“你家琪琪呢?”

“還在店裏呢,你問她幹啥?”

“走,我們去店裏。”

少峯感覺莫名奇妙了,待丫頭也一併上了車之後,少峯忍不住要問了,“炬哥,我們一家子的人都來了,你總得說個話吧。”

“哎呀,你兩先坐着,晚飯我請,到了你就知道了。”

誰都不會想到,王炬居然把他們待到了買鑽戒的地方,

“啊啊”丫頭簡直要尖叫了,“快帶我去,我要去買。”丫頭拉着少峯的手臂道,王炬一看丫頭的反應,證明自己帶對了人。

“我的天,炬哥,你這是要?”少峯沒有說出來,王炬點點頭證明他說的沒錯,

各種鑽石璀璨奪目,攝人心魄,一樓有,二樓也有,丫頭是看一件覺得這個好,再看一件,又覺得那個好。

丫頭直接挑了一件最貴的,99999一克拉的珀金鑽戒。“我要這個”丫頭道,

櫃檯小姐馬上把它拿了出來,丫頭迫不及待的戴上看了一看,鑽石鑲嵌於花朵之中,絢爛奪目,如果鑽石可以說成是一種人的話,那這顆鑽石絕對是那種霸氣的不可一世的那種。

“哎,你會不會挑呀,讓你挑你就挑最貴的,”少峯說道,

丫頭又是一陣慍色,少峯趕緊貼了過去,“咱們這是在給小倩買,再說了咱口袋也沒帶錢出來吶”聽到了這句,丫頭就又不做聲了。

“你確定這個她會喜歡嗎?”王炬問道,他倒覺得這顆鑽石太過耀眼,他自己不太喜歡這種太過張揚的風格。

“我喜歡這個”丫頭道,

少峯見機說道,“要不讓小倩自己來挑一個?”

丫頭插話,“那多沒意思啊,求婚自然是要講求驚喜了”

死豬頭,看樣子自己等他求婚的時候一定是沒驚喜了,丫頭幾乎能想象的出那樣一副畫面,豬頭帶着她去一家鑽石店,讓她挑,但這種模式真的不是她想見到的。

王炬道,“這個不錯”少峯看了看,這個鑽戒,結構上沒有之前的誇張,鑽石的炫彩和珀金的自然恰當好處,有如相濡以沫的戀人。少峯覺得這個確實比較符合小倩的風格。

“這個好這個好”少峯說道,

“行,那就這個吧,服務員,麻煩你幫忙裝一下”王炬吩咐道,

“那小姐你手上帶的這顆鑽戒不買了嗎?”

少峯連忙讓丫頭摘下來,還給人家,不買不買。

蘇小倩剛剛結束了在學校的講課,她穿着一襲藍色的長裙,今天是她生日,只是讓她下班之後趕緊回家,帶着些許的好奇,蘇小倩先敲了門,沒有反應,

她慢慢的推開門,房間裏面佈滿了各種顏色的氣球,牆上是用暖色調的小燈構建出一個大大的“happy birthday”的字樣,而在地上,佈滿的紅色的花海,I love you 同樣的被燈光點綴着,在房間的中間是一個大大的心型造型,她小心的脫下高跟鞋,走到了心型的中間,房間裏

少峯和王琪琪催促着王炬趕緊過去,王炬襲一身西裝,打着紅色的領帶,緩緩的走向蘇小倩,

他單膝跪地,蘇小倩溫柔的眼神看着他,嘴裏含着笑。

槽糕,王炬一緊張,竟然一下子忘掉了剛纔反反覆覆背的詞,。

……

丫頭在後面企圖提醒他說什麼,幸好少峯及時的捂住了她的嘴巴,纔不至於讓人發現。 第七十六章 不歡而散

怎麼辦,王炬索性不去想那些詞,用他最真誠的眼神道出來,

“小倩,原諒我不善於說太多的甜言蜜語,但請你相信我有一顆真摯愛你的心。此刻的我很激動,卻不知道如何表達,那些原本背的滾瓜爛熟的求婚詞早於被拋向腦後。我只知道,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愛,我願意永遠守護你,愛護你,一生一世,永不分離,讓我用一輩子來實現它好嗎?”

他拿出了鑽戒,虔誠的看向小倩,小倩有點淚眼朦朧,丫頭少峯衝了出來,答應他,小倩,答應他,小倩!二人一遍遍的叫囂着。

“我願意!”小倩有些緊張,又有些興奮。

“哦哦哦”少峯和琪琪把噴彩噴向兩個緊緊擁抱的戀人,兩人相視而笑,打心底爲他兩高興。

辦公室內,沐子將從賈建軍那裏拿到的文件交給了韓曉旭,韓曉旭見她有些遲疑,問道,“你怎麼了?賈建軍是不是還跟你說了什麼?”他問道,

怎麼辦,沐子從來都沒怎麼學會撒謊,

“賈建軍說,他要你打敗王炬跟少峯兩個,他才肯把原件交出來。”沐子弱弱的說道,

用“打敗”二字,想怎麼理解就怎麼理解,沐子希望韓曉旭能夠下手輕一些,如果可以的話,不要下手最好了。

可是韓曉旭並不說話,嘴角只是笑了一笑,那種笑容是一種成竹在胸的笑容,彷彿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算盤似的。

“行,我知道了。”韓曉旭說道。“你先下去吧”

沐子踟躕的慢慢挪向辦公室外面,她有點猶豫,但又怕韓曉旭懷疑,但心中的良心在敲打着自己,最後她又回過頭來,韓曉旭把頭從文件中擡了起來,正好看到了那雙頗有些正義又有些可愛的眼睛在看自己,

“怎麼了?”韓曉旭問道,

“你該不會對他們下手吧?”沐子說道,“他們兩個都是好人。”

“你覺得呢?”韓曉旭慢悠悠的點燃了一根菸,背靠着後面的座椅問道,他吸了一口,把菸灰在菸灰缸裏彈了彈,“放心,只是給他們一點點教訓而已。”

“可是他們又沒做錯什麼”沐子嘟嚕道,

曉旭輕輕的“哼”了一下,半開玩笑半嚴肅的說道,“等你到了我這個位置,你就知道,不是你沒有做錯事就不會受到處罰的。”

“哪有這樣的道理呀?”沐子搞不明白,

正在這個時候,董事長的祕書來叫韓曉旭過去,所以他們的爭論很快就結束了。

還是在那個祕密的房間內,還是那三個人,廖總,何總還有董事長三人,

“你還是沒有辦法挽救一下嗎?”廖總憂心忡忡,近日公司股票沒有任何起色,許多家機構都在唱空,市場上的空單很重,價格一直在20以下徘徊,賈建軍在的時候,公司股票一度超過了30塊,對比現在的價格,可以知道這三人到底虧損了多少。

當然,房間裏面能決定他們命運的只有韓曉旭一人,如果他說不行,就相當於給他們判了死刑。

“不是沒有辦法,”韓曉旭沉思道,“但我有幾個條件。”

“有辦法就我們就好”衆人有些額手稱慶。“你不管什麼條件,我們都答應”董事長帶頭做了保證。

“第一,我需要9000萬資金操作,這筆資金在協議簽好之後要儘快到賬”

“可以”三人基本沒有意見,對於三家證券公司來講,9000萬勻一勻還是拿的出來的。

“第二,你們三家在南部證券的股票全部由我掌控,沒有我的允許,你們當中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買或賣,否則的話,這場交易取消。”這個是爲了防止在行動過程中有人內部人對着幹,他們自己都知道,任何一家公司都持有南部證券公司的重倉,所以這個也算是情理之中,三位老總也同意了。

“第三,我要全部股票的5%從25塊~30塊的看漲期權,這個算作我的佣金。”韓曉旭依舊冷靜,這個意思就是說,相當於要了如果價格上升到25以上,韓曉旭就可以行使他的看漲期權。

“可以,”廖總道,“如果價格真的很到25塊以上,我不介意你拿走5%的看漲期權。”

“5%有點多吧”何總有些猶豫,

少峯見何總有些猶豫,頗有些不悅,

“行了行了,老何,這樣我跟廖總各出2%,你出1%行了吧。”董事長勸道,

“行,”何總道,“既然你們這麼說,那我也沒有什麼意見。”

“行的話,我明天擬議一份協議,給你們看一下?”董事長有些興奮道,

“等一下,我還沒說完”韓曉旭道,

“曉旭”董事長問道,“你還有什麼條件?”

“這事完了之後,我希望董事長能讓我進董事會。”依舊是冷靜如水的聲音。

什麼!?衆人驚呆了,

“曉旭,你這樣讓公司很爲難呀,公司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雖然我知道你的能力不錯,也確實這些年給公司立下了汗馬功勞,但董事會是管理層,管理它跟操盤不一樣,這個我們得從長計議。”董事長不想讓“家醜”外揚,或者可能在他眼裏,他覺得韓曉旭還是太年輕了,董事會得大多數成員至少都是在45歲以上,讓一個三十幾歲的人進董事會,這不是讓其他董事看笑話嗎?!

“如果你覺得我能力有問題,那我看這個交易沒必要進行了。”韓曉旭道,如果不趁此機會上位,他只能繼續做他的操盤手,儘管是掌握成千上萬資金的首席操盤手,但始終都是個操盤手,始終都是爲公司打工的打工仔而已。

他站起身,準備離開。

衆人看到,剛剛燃起的希望被突如起來的冷水給澆滅了,只剩下煙了,他們忙拉住韓曉旭,“別別別,曉旭,凡事好商量。”

但董事長並沒有挽留的意思,韓曉旭只好離去,他知道自己又過快的暴露了自己的目的了。

“我不同意,他一個操盤手憑什麼要跟我們平起平坐。”董事長說道,

“可現在我們需要他呀”廖總道,

“他想要多少錢,都可以,要讓他進董事會,根本沒這個可能.”董事長道,他這個董事長是花了多少時間和精力才能在他接近耳順之年纔得到。董事會的人都是公司的老功臣,最少的也至少在公司奮鬥了20年,他韓曉旭纔來幾年,居然打起董事會的主意,董事長顯然認爲這廝有“狼子野心”。而這一次本以爲到手的鴨子卻由於出了這麼一個梗而鬧得不歡而散。

“要不….”何總思慮良久準備說些什麼,但看到董事長的臉色不對,也不再說下去。 第七十七章 不批准

韓曉旭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拿出了一張紙,開始寫上自己的辭職信,沒辦法,董事長不答應自己,而自己的目的又被他看的這麼清楚,韓曉旭明白董事長會把自己擺在他心目中怎樣的一個地位,雖說韓曉旭功勳卓著,但帝鑫這麼大,不缺好的操盤手,自己主動走人的話還能得到一個算得上識相的評價,要是還厚着臉皮呆在這,韓曉旭不知道怎麼去面對董事長了。就在幾個小時前,他還在想着坐上董事之後怎麼策劃擊垮王炬和少峯他們,在韓曉旭看來,雖然韓曉旭對他們破壞了自己跟建軍的合作感到憤怒,但也不會真讓他們家破人亡,要不是賈建軍手裏有他們之間交易的材料,韓曉旭也不會傻的非要去找誰報仇不可,在他看來,這無異於引火燒身。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後,他想明白了,沒了跟建軍的合作,他還可以嘗試其他的方式。

早早回到家,韓老爹看着自己兒子這麼早就下班感到奇怪了,詢問他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韓曉旭哦了一聲,輕輕的說道,“被炒了。” 萬靈城主 然後也沒有停留,上樓進了自己的房間。

韓老爹是非常欣賞自己的兒子的,思維敏捷,行事幹脆利落,從來不拖泥帶水,然而這都是他的優點,最突出的事情就是,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總是一副很平靜的表情,彷彿他的內心是一片汪洋大海,及時下幾場大暴雨,在他那口吻中也絲毫聽不出是否已經泛起了些許的漣漪。

“炒了?”韓老爹扶了扶眼睛,像是自言自語,又彷彿是在問話“咋又被炒了?”當然沒有人回答他的話,他轉頭看了一下,樓道早就沒了自己兒子的身影。

沐子並不知道韓曉旭辭職的消息,她因爲擔心韓曉旭要對王炬下手,匆匆然的想給他們報信。

此刻,王炬和沐子坐在一家飯店裏面,這家飯店是沐子精挑細選的,客流量少,爲了避免公司的耳目,她特意挑了一家比較偏僻的地方,

王炬並沒有吃飯的意思,他婉言拒絕了沐子的邀請,要不是沐子說有重要的消息的透露,他是不會過來赴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