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漸漸留下兩道淚水,眼睛更是漸漸變紅,然後喉嚨中發出一道嘶吼:“吼吼。是啊,我的努力究竟是爲了什麼,爲什麼!我只是想你能關心多一點我和姐姐,難道這樣會很難麼!!”

隨後彷彿虛脫了一般,癱軟到地上,失神的望着天空。

“少爺,這不是你的錯,這不怪你!”

紫祥看着紫風的模樣,更是痛苦,然後又盯着白起道:“都是你都是因爲你,是你害紫風這樣的。”

看着紫祥的模樣,是真正的關心而且連稱呼都變了,心中暗道:‘莫非這這其中還有什麼隱祕不成。’

白起詢問的望向殷雲,殷雲輕笑着搖了搖頭。

而這時,紫祥正好向着白起衝來…. “舅舅,住手!白兄說的對,都是我太懦弱!”

紫風的情緒平復了少許,制止了紫祥自尋死路的做法。

耳聽到,紫風對紫祥的稱呼,白起也明白了紫祥的擔憂,所謂何。

“風兒,你沒事吧?”

“舅舅,放心,我很好,比任何時候都好!”

紫風安慰紫祥一聲,露出一個笑容表示沒事,如同一個孩子一般,隨後臉色一正,看向白起道:“需要我做什麼!”

聞言,白起知道他想通了,於是開口道:“我需要時儘可能的幫我!”

“好,一言爲定!你打算怎麼做?”

“圖紋排位紫田會來麼?”

“會的,我們只是提前一步,安排好,他會在圖紋排位趕來!”

“好,圖紋排位後,他必死,而且我會盡快讓你坐上族長之位!!”

聽白起這麼說,紫風又遲疑了,紫田再怎麼不好他也是自己的弟弟,於是道:“沒有別的辦法嗎?”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而我只會使用我認爲最簡單快捷的方法!”

白起看向紫風的木管,一陣冷厲,語氣森冷的道。

“好,就依你所言。”

紫風心中一狠,果決的應下,隨後又遲疑的道:“我可以請問一下,殷兄是不是也..”

有些話並不用說的太白,殷雲不待白起說話,當先道:“不錯!以後咱們就是一一條船上的了,還要多多來往啊!”

“他到底打算做什麼?難道他要整個南荒..”

如此想着,紫風看向白起的眼神充滿震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哪來的信心,他憑的什麼?

“好了,出發吧,紫風你就和我們一起吧。”

白起輕聲一笑,催促大家上路。

“好。”

紫風應了一句,就和白起他們一起出發了。

由於一路之上,衆人並沒有全力趕路,所以等他們來到星辰部落內門的時候,又是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而此時距離圖紋排位也就還有半個月的時間。

來到星辰部落白起終於體會到殷雲所說的這裏的元氣濃郁程度了。

只是在圖紋部落之外,空氣中就有種粘稠的感覺,而且往圖紋部落中心看去,就彷彿蒙上了一層霧氣,給衆人一種朦朧的感覺。

“果然不愧第一圖紋第一部落,果真是修煉聖地啊!”

站在星辰部落外,白起感嘆一聲隨後又道:“走吧,咱們進去吧!”

“少爺!”

白起衆人剛要向部落的大門走去,就聽到前方傳來的恭稱,白起舉目看去,就見一個一身紫衣,面容陰柔的男子向外走來。

“他就是星辰輝,星辰部落的惡少!”

看到此人,紫風恨恨的說道。

“哦?”

白起饒有興致的打量着星辰輝,眼睛中閃爍着戲諷,嘴角彎起一個弧度。

而星辰輝,也看到了白起一行,然後看到白起身側的殷婷,眼睛中閃過一絲亮芒隨後就隱去,然後滿面笑意的向衆人走來。

給人一副平易近人的親切感,若非知道了他的本來面目,很難想象他是一個吟玉之人。

“各位好啊,在下星辰輝歡迎各位,各位可是來參加圖紋排位的!”

星辰輝整理下衣衫,來到白起衆人身旁抱拳道。

“哼!”

紫風冷很一聲,沒有言語,白起出言道:“久聞星辰公子大名,我們的確是來參加圖紋排位的。”

聽到紫風的冷哼,星辰輝纔打量起其他人,這一看還有熟人呢。

熱情的道:“原來是紫風兄弟,殷兄,二位怎麼不給星辰介紹下呢?實在不應該啊!”

然後又對白起道:“還不知這位兄弟大名呢?”

“大名不敢當,在下姓白,單名一個起字。”

“白兄莫非是白家之人?”

星辰輝雖然好色,但並不代表他就是傻子,聽到白起的名字,當即詢問道。

“不錯,在下正是白家之人。”

白起坦然應道,而其他人就疑惑了,白起如今正受?白家和殷家的追殺,爲何還要這麼明目張膽呢?

“哎!你看我這個腦子,白兄各位先隨我進部落,屆時咱們暢談一番!”

於是當前引路,白起沒有拒絕招呼衆人跟上,白起並不怕星辰輝有什麼陰謀,在白起的眼中星辰輝,不過是一個優點小聰明的紈絝子弟而已。

在星辰部落守衛恭敬的眼神下,白起一人跟隨星辰輝進入了部落。

乍一進來,白起心中又是一驚,雖然在外面時星辰部落就給衆人一種大氣的感覺,可進來後才真正瞭解到星辰部落的繁華。

這根本就像一座城市一般,街道交錯林立,作坊商鋪更是繁多,一片繁華祥和的景象。

而同爲十二部落的白家,和星辰比起來就是一個村莊一般。

“果然不愧第一部落啊,白起長見識了了!”

跟在星辰輝後面的白起感嘆一聲,星辰部落給他的驚訝他多了。

“白兄見笑了,星辰部落不過稍大一點,沒什麼可張揚的,前面就是我麼總部了,也是我星辰宗家。”

星辰輝引白起看去,在前方一座豪華的府邸,大門匾額上寫字星辰二子。

白起並沒有關注星辰府邸,而是看向在星辰府後方,一片如霧一般的元氣籠罩的地方道:“白起冒昧問一下,那裏是什麼地方?”

“那是巫山,也是我星辰家內門弟子修煉的地方,同時也是圖紋排位的賽場。”

星辰輝沒有隱瞞,給白起解釋了一邊,繼續邀請白起等人向着星辰府走去。

然後,星辰輝直接帶白起等人來到了自己的院子,剛一進門白起就是一番感嘆,這星辰輝果然是風流人物。

從護衛道下人全是年輕俊美的女子,來到大廳招呼白起等人坐下後,就吩咐一聲:“快去準備酒席,今日我要招呼貴客!”

“是!”

一個清脆的聲音應了一聲,就退下去了。

“星辰公子當真是風雅之人啊!”

待星辰輝吩咐完,白起出聲戲謔道,如同老朋友見面開玩笑,沒有一絲忌諱。

“白兄說笑了,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煩惱是一輩子,快活是一輩子,能快活享樂,爲何還要自尋煩惱呢!”

“星辰公子高見,只是星辰公子邀我們前來,也是另有目的吧!”

白起說着還有意無意的看了眼殷婷,星辰輝見狀乾笑一聲:“白兄說笑了,只是想和大家加個朋友而已,難有別的想法。”

“開玩笑,星辰公子別在意啊!”

“白兄的笑話,果然好笑!!”

星辰輝口中如此說着,心中卻是怒罵開了,‘讓你得意,待會讓你哭都沒地方哭!’ “少爺,酒菜已經備好了!”

之前的年個侍女稟告一聲,恭敬的退到一邊。

“哈哈,白兄,殷兄,一路勞苦,請吧!”

星辰輝爽朗的一笑,白起沉吟片刻,還是應下:“既然如此,那麼恭敬不如從命。”

“好,白兄果然爽快,請!”

星辰輝早已發現,這些人都是以白起爲首,雖然不知道一個連名字都沒聽過的小人物,爲何會有這般能耐,但是心思玲瓏的他也知道如何對待。

所以對白起很是恭敬,白起向衆人事了個眼色,就隨星辰輝一起去了。

除了大廳,衆人跟星辰輝來到待客準用的餐廳,衆人一進去就驚呆了,如果說之前的大廳典雅而不奢華,那這個餐廳就可以用奢侈來形容了。

珠光寶氣,照耀的整個房間光彩奪目,一張長有一丈,寬有半丈的碧玉餐桌上擺滿各類美食,香氣瀰漫。

衆人入座,碧玉座椅上,一陣溫潤的感覺傳至全身,異常舒泰,衆人不免咋舌不已,這星辰輝真會享受。

“白兄,大家隨便喝隨便吃,千萬不要客氣。”

然後雙掌相擊,進來數名女子,然後站到白起等人身旁,爲衆人倒滿了酒。

“來,諸位我先警大家一杯。”

衆人隨星辰輝舉杯,星辰輝特意看了殷婷一眼道:“殷婷姑娘爲何不喝?”

“星辰公子,小女子不善飲酒,請星辰公子不要介意!”

殷婷欠身說道,楚楚的容顏上掛着淡淡的笑意。

星辰輝眉頭不經意的一皺,然後爽朗的道:“無妨,殷婷姑娘既然不善飲酒,你去爲殷姑娘準備百花露!”

然後看了眼殷婷身旁的侍女,侍女應了一聲將殷婷的酒水換了下去,回來時帶着一玉瓶,拔掉口塞爲殷婷滿上一杯,整個房間中頓時瀰漫着濃郁的花香,衆人只是聞着就有種怡人的感覺。

“殷姑娘不妨嚐嚐,來諸位咱們喝酒。”然後一飲而下,白起也將酒水飲下,只不過入口後就被白起以元力包裹住,這才吞入腹中,其他幾人也是如此。

“好,諸位果然爽快,來滿上,諸位嚐嚐這些食物如何,這是地龍肝、這是千年錦鯉….”

星辰輝表現的客氣萬分,不斷勸說衆人吃菜,隨後不經意的問殷婷道:“殷姑娘着百花釀如何!”

“很美妙的味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