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朱文虎的手下被殺,而朱文虎卻一臉恐懼的模樣出現在鏡頭裏說薛**咬狗?

“會不會是……左毅那雜種的人乾的。”昨晚受傷最重的田傑,心中對葉寒一行人依然充滿了怨氣,尤其是對左毅。

“嗡嗡!”

不等何遠等人開口回答,何遠的手機卻輕微震動了起來。

何遠拿起手機一看,頓時整個人都愣住了,臉部肌肉也微微抽~搐起來。

在他的記憶中,自己的爺爺是何家真正的掌權者,權高位重,雖然自己表現一向很出色,但是自己的爺爺從來沒有親自給自己打過電話。

一次也沒有!

今天卻莫名其妙的打電話來,難道是因爲昨天晚上的事情?

沒有繼續多想,何遠迅速的按下了接聽鍵。語氣恭敬的說道:“爺爺。”

“小遠,你昨天是不是在碧湖酒吧裏和人打了一架?”聽筒裏傳出了一個威嚴的聲音。

何遠全身一震,然後心驚膽戰道:“是……是的。”

“那幾個人後來是不是被朱文虎帶走了?”老人的語氣變的有些凝重。

何遠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卻不敢撒謊,“是的,我本想借朱文虎之手教訓一下他們,誰知……”

“混賬!”不等何遠把話說完,電話那頭的老人喘着氣吼了一聲,罵道:“你個不知死活的東西,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把我們何家往深淵裏推啊!”

“爺爺,您是說……”何遠本來就打心底不敢相信視頻的內容是真的,此時聽到老人的話,臉色頓時一變。

“你是想問我,那段視頻的是吧。你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我告訴你,我剛剛接到一個電話,說朱文虎和他弟弟,還有那羣手下都被殺了,而且,他們的腦袋全被割了下來。”

說到這,老人渾身打了個哆嗦。雖然他沒有親眼看到,但聽對方的語氣就能明白,當時現場有多恐怖。

何遠聽着老人的話,臉色頓時一變,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我給你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內你必須帶上你的豬朋狗友趕到萬豪酒店。”電話那頭,老人強忍着心中的憤怒,“不知死活的東西,你最好祈求老頭,讓老天保佑那幾個人會接受你們的道歉,如果他們不接受的話,我就打斷你的狗腿,還要把你逐出何家!”

“嘟…嘟…”

隨後,不等何遠回答,老人憤怒的掛斷了電話。

耳畔響起“嘟嘟!”的聲音,腦海裏迴響着老人之前的話,何遠整個人愣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前方,眼神沒有一絲色彩。

“啪!”

下一刻,手機從他的手裏掉落,摔在了地上,發出一聲脆響。

這一幕,讓一旁的曹虹和田傑在內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田傑更是一臉怪異的問道:“遠哥,誰的電話?”

田傑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何遠,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我…爺爺!”何遠緩緩的說道。 清瑩對清靈的話一向都是絕對信任,她說能夠找到師傅那就是能找到,清嶼山的現狀清瑩也是知道的,想要強大起來,確實很需要這些丹藥。

「那好吧,這些丹藥我就帶回去了。」清瑩把地板上大大小小的一堆瓶子都收到了自己的乾坤袋子里。她可沒有清靈那樣的待遇,從小就可以使用乾坤戒指。清靈看在眼裡,也沒有說什麼。她想,這次姐姐回去后,親媽應該會為結界弄來乾坤戒指用吧。

除了丹藥以外,清靈還要讓姐姐帶回去一些武器法寶之類的東西,因為從前的法寶武器她都賜給了外院的手下們,一時間,囊中羞澀,不過好在內院的資源庫存都是任學員隨便使用的,因此在這三天時間裡,清靈當即煉指出一批法寶也不是問題。

煉法寶的事情清靈沒有立即告訴姐姐,只說要閉關三天。送走了姐姐后,她直接去了一樓庫存精鐵的房間,大量的搬運了各種精鐵之後,回房開始煉器。

房間的聚靈陣內,清靈盤膝而坐,幾塊精鐵擺在眼前,清靈身邊一左一右飛著的是龍靈劍的劍靈龍靈和縮小版的金龍泉泉。

一靈一獸聽說清靈要開始煉器,紛紛出現說要幫忙。龍靈劍身為上品天器,對法寶的理解遠超與人類,而金龍泉泉雖然沒有煉製過法寶,但是它自從蛟變龍之後,腦海中似乎有一道精神印記的封印被打開了。腦子裡多了很多陌生的東西,其中有一項就是煉器。

傳說龍族是喜好收集寶貝的種族,他們喜歡亮晶晶的東西,比如金子,寶石,等等。

實際上這個傳說也不是完全正確,龍族除了喜歡收集金子和寶石之外,還喜歡收集有能量,有價值的東西,就好比龍王的藏貨眾多,時刻不離的把眾多寶貝帶在身上,收進龍珠里。他自己了解自己的收藏有多少,因此在海上的時候才敢誇下海口,問清靈七人要什麼他就送什麼。

泉泉身為金龍也是如此,從它晉級成金龍的那一刻開始就對法寶等能量有特殊的感覺,因此在煉製法寶的時候也能給清靈幫上忙。甚至它在清靈那裡也學會的粗淺的煉器方法,結合它龐大的精神力和龍力,最後煉器的速度比清靈都要快的多。

整整三天沒有出房間,清靈要煉製的法寶比想象中多了很多,這也多虧的泉泉的幫助。

三天後的今天就是同伴們暫離仙道學院的日子,除了唐嫣決定留在學院之外,其他六人加上風玄七個人都要各分東西。

七人出了內院,又穿過偌大的外院範圍,在外院大門前停住了腳步。

和金大大約定的日子就是今天,地點也是此地。

七人站在一起,相互之間有說不完的話,清靈的姐姐清瑩要就要回家,清靈把早已準備好的裝寶器的乾坤袋從腰間取下,放在了清瑩的手中,「姐姐,這個你帶著,也幫我交給父親吧,我想對父親會有用的。」

清瑩接過,神識探入乾坤袋中一看,發現裡面擺放的竟然是各種法寶,足有五十多件!

雖然都是些法寶,不如靈寶來的稀奇,可是一間間上品法寶加在一起,這個價值也趕得上多件下品靈器的價值了。

「妹妹,你這些是從哪裡來的?」

「姐姐你就收下吧,這些是師傅隨手丟給我的,不算什麼。」清靈含糊的說著假話,打著哈哈,清瑩也看不出她的話有幾分可信度,但是她確實知道自己的妹妹有很多的法寶,從進入仙道學院之前她所施展出的法寶的種類就足有十幾件之多。

想清楚了這些,她也就毫無顧忌的手下了,再來妹妹清靈的上品天器寶劍在手,這些法寶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除了和姐姐道別之外,清靈還特意和緣峰赤道別,因為身上的丹藥全部都讓姐姐帶了回去,這三天時間裡也沒有來得及煉製新的丹藥,因此清靈沒有禮物要交給緣峰赤。

緣峰赤現在的身體就像是一堆聚靈珠,無時無刻的都在印靈氣到體內,還有木之靈的幫助,他的修為進展會異常迅速,所以即使不用丹藥輔助修鍊,清靈也放心了。「一路小心,我會想念你的。八個月後見。」

短暫的一句話已經倒出清靈的不舍之情,可是她尊重緣峰赤自己的意見。這個時候,風玄和靈冰襲默契的不走過來,把清靈的時間都留給了其他同伴們。因為這短暫的時間之後,清靈就要和同伴們分開,而兩人卻可以一直陪在她身邊。

……………………………………………………… 何遠吐了口氣,他明白,這次是真的攤上大事了。

在他的記憶中,並沒有見過自己的爺爺用過這樣的語氣。

並且這一次,是要何遠去向葉寒一行人道歉?

轟!

聽到何遠的話,在場所有人的腦袋都轟的一聲。

何家老爺子,他們當然聽說過,那個幕後掌控何家的人,雖然不出現在幕前,但他的威名依然傳進了不少大家族人員的耳中。

何遠沒有再多想,他不敢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

隨後,他狠狠的拔出了手中的針頭。

“何遠,你!”曹虹雖然和何遠是因爲利益訂婚才走到一起的,但內心深處還是蠻欣賞何遠的。此時看到他突然拔出針頭,頓時被嚇的不輕。

看着曹虹擔憂的表情,何遠嘆了口氣,淡淡道:“曹虹,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的婚約很快就會解除,曹家和何家的合作也將會終止。”

“何遠,你這是什麼意思?”曹虹目瞪口呆,就連田傑等人也是一臉驚訝。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走吧,和我去萬豪酒店,我家老爺子在等着我們。”看着田傑等人,何遠苦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們家的負責人都會在那裏。”

轟!

聽到何遠的話,在場的人都感覺腦袋轟隆一聲。

他們到現在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何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曹虹聽到何遠這麼一說,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簡單,連忙問道。

何遠看着這個擁有幾分姿色,但被利益完全吞噬的女人,緩緩的說道:“我爺爺說了,如果那幾個人不接受我們的道歉,他就打斷我的腿,並且將我永遠逐出何家。”

給那幾個傢伙道歉?

不道歉就打斷腿?

轟!

彷彿一道閃電落下,除了何遠外,每個人都陷入了震驚中。

作爲華夏國內房價最高的城市,杭州可以說是寸土如金。

在這樣的一種情形下,萬豪酒店能位於杭州市中心,這足以證明其實力。

萬豪酒店按照國際五星級標準營建,其服務設施都做到完美。

誇張一點說,萬豪酒店被成爲全杭州最好的酒店也不爲過。

七點半的時候,一輛輛豪華轎車相繼來到了萬豪酒店門口。

豪華的車隊引的過往的行人都紛紛側目,甚至停下拍照,眼裏的羨慕與嫉妒沒有絲毫的掩飾。

然而,讓酒店保安鬱悶的是,這些開着豪華轎車,掛着牛逼車牌的浙江富豪們,並沒有打算進酒店,甚至沒有將車開去停車場,就這麼停在了酒店門口。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聰明的保安並沒有貿然上前,而是第一時間請示上級。

上級給他的回答很簡單,不要管,不管怎麼樣,就當沒有看見。

得到回覆後,保安們自然不會作死的去問這些跺跺腳就能讓整個杭州甚至浙江都抖了抖的大人物們。

在保安的注視中,一名曾經上過浙江經濟頻道,被譽爲華夏國內知名企業家的中年男人面色難看的走向車隊最中央的一輛加長林肯轎車前。

而待中年男人距離加長林肯轎車還有不到一米的時候,加長林肯的窗戶緩緩放下。

保安清晰的看到了車裏坐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頭。

何石!

看到那個老人,保安臉色頓時鉅變。

與此同時,那個中年男人對着老人微微鞠躬,滿臉疑問的說道:“何老,真的有那麼嚴重麼?”

“田宗,你們田家這些年藉着房地產大熱,瘋狂的大撈一筆,產業越做越大。”

汽車裏,老人握着一杆煙槍,淡淡道:“我知道,這樣的成績足以讓你們田家上下驕傲,但是,做人,還是要低調一些好。”

“何老教訓的是。”田宗雖然表面上這麼說,但眼裏卻閃過了一絲不以爲然。

看到田宗眼裏的不以爲然,老人吐了口煙,嘆氣道:“你以爲我是以爲東海的那個林夕瑤和來自克里斯丁家族的女人才做出這決定的?”

“嗯。”田宗點了點頭。

老人搖了搖頭,“如果僅僅是因爲這兩個人,我何石未必會如此低聲下氣,我真正忌憚的不是這個。”

“那是????”田宗一臉疑惑,顯然沒有聽懂何石的話。

何石也失去了解釋的興趣,沒有再說什麼。

看到何石沒有繼續說,田宗很識相的轉身離開。

但就在他剛轉身的時候,何石開口了,“去告訴他們,如果有誰覺得憋屈,那大可離開,只是到他們後悔的時候,不要來求我這個老頭子。”

田宗點了點頭,“是,何老。”

田宗走到後面的幾輛汽車旁,轉告了何石的這句話。

聽到田宗轉述的話,沒有一輛汽車離開。

顯然,他們很多人都不知道何石爲什麼要這麼小題大做,但深知何石手段的他們,選擇了信任和跟隨。

他們也很想見識一下,能讓何石小題大做的人,到底是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