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目看着她皺巴巴的裙角,風間心裏已瞭然,無力的揉揉太陽穴,“要試試中長款的裙子嗎?”

她轉身拿出一件N年前母上大人買給她的連衣裙,粉嫩的顏色和可愛的泡泡袖,因爲看起來太稚氣她自己一次也不肯穿,小池也是。

經過一番周折,終於選定了一條既好看,小池又肯穿而且還不用擔心踩裙角問題的裙子——包臀魚尾裙,裙襬剛好過膝,遮住了她膝蓋剛剛摔出淤青,風間滿意的看着她轉了一圈,雖然屁股不是很豐滿,不過好歹也有一點曲線,加上她修長筆直的雙腿,“不錯不錯!很淑女了。”

由於小池穿高跟鞋走路的樣子實在太彆扭了,風間還給她找了一雙低跟的涼鞋,整個人煥然一新。

小池剛一擡腳,就被收緊線條的裙子給限制住了步子,風間笑道,“穿裙子就不要大步走了,正好這裙子可以讓你習慣小步走,好好學着~”

這時,風間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兩聲,她打開一看,“糟了!下午集訓開始了。”她飛快的收拾好筆記和資料,“我先走了,你下午加油啊!”

看着飛速離去的風間,小池一拍腦門,“我也要遲到了!”她抓起球袋也趕緊追了出去。 球場上,風間中氣十足的喝到,“列隊!立正!報數!”

“1!2!3……13!”

風間點點頭,還差一個小池,今天就放她半天假好啦,她正要安排下午的計劃,下面的人卻起了一陣騷動,先是君島用胳膊肘捅捅身旁的加治示意他快看那邊,加治吃驚的“啊!”了一聲,接着離島他們一個接一個也往她斜後方望去,就連向來嚴肅的平等院也不禁勾起一抹笑意,風間納悶的回頭一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只見小池氣喘吁吁的趕來,因爲裙子邁不開大步的關係,她竟是一路殭屍跳的蹦過來的!!什麼淑女形象、美好氣質,全然不見半分,風間半張着嘴瞪了半晌,終於忍不住用氣得發抖的手指指着她,“你你你!你這個朽木不可雕也!”

終於蹦到她面前的小池十分抱歉的說,“對不起,我遲到了。”

後面的人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哈哈哈,風間,我突然真的很同情你,真的!”

風間無力的扶額,她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了人,就這蠢到沒下限的模樣,真的能讓她的計劃順利執行嗎?她認爲自己有必要重新規劃一番,不然結果真的太懸了!

值得慶幸的是,小池說她一路蹦過來都沒有碰見那個人,風間稍稍安心,“等下午訓練結束,你就去找他。”

“怎麼說?”小池緊張的問。

“就說你喜歡他,然後問他喜不喜歡你。”

“這麼直接?!”

“不然呢?”風間有些不耐,“你要迂迴最多就先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好啦。”

這個可以接受,小池高興的點點頭,“沒問題!”

當晚,小池找到躺在天台曬月亮的龍雅,明明才兩天沒見,卻像隔了好久好久。她單手撐高臺的邊緣縱身一躍而上,龍雅依舊躺在斜斜的坡上,一本網球雜誌打開着蓋在臉上,好似睡着了多時。

遲疑了一下,她還是輕手輕腳的走過去坐在他身邊,安靜的夜晚裏,心跳砰砰,響得像打雷,他就在她身邊,卻又讓人覺得他隨時會消失不見,緊張中帶着一絲不安,推推他的胳膊,“醒着麼,龍雅?”

“怎麼了?”雜誌下的聲音十分清醒,不是在睡覺?小池的心又亂成一團,本來還想趁他睡迷糊的時候問,問不好就跑,誰知道人家清醒着呢!

她停了好一會兒才組織好語言,委婉的說道,“剛剛,聽毛利他們在討論女生的話題,你覺得呢?”

“覺得什麼?”

“覺得一般男生會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呀?”小池故作八卦的問。

龍雅停頓了一下,隨即調侃的笑了笑,“那可多了去了,不過不適合說給你這樣的小丫頭聽。”

小池一聽急了,拉着他撒嬌道,“有什麼關係嘛~說下啦。”

“嗯……你怎麼對這個感興趣?”龍雅拉下臉上的雜誌,探究的目光在她的臉上停留了一下,慢悠悠的說道,“比方說月山風間那樣的,御姐範又漂亮,凱麗很溫柔又會做飯,還有喜歡小不了的那個女孩子很清秀,都挺招人喜歡的。”凱麗是曾經和龍雅約過會的美國女孩,性格很好,一雙寶藍色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十分漂亮,小池以前還問過龍雅是不是交女朋友了,他笑着說,只是約會,不算愛人。

小池有些沮喪的撇撇嘴,他喜歡的這些性格都和她頗有差距,所以自己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了?

他注視着身旁的小池,看着她,從以前到現在,月光下,她的一顰一笑,都留在了他的心裏,可惜,你不曾發現。

看着她懊惱的低着頭,龍雅微微一笑,45度仰望夜空輕聲道,“但都不如今晚的月色美。”

“月色?”小池迷糊的望着天空,難道是說他喜歡嫦娥那樣的?

唉,小丫頭啊小丫頭,你果然不明白,他暗歎着,罷了,隨即換上平日裏的模樣道,“怎麼?小小年紀想嫁人了?”

龍雅的挪揄惹得小池有點害臊,“嫁個鬼!我纔沒有!”

覺得有些難爲情的她起身跑開,“我回去了,拜!”

“這丫頭。”龍雅輕嘆,“現在可有個隨時引爆的**在你身邊,是想這些的時候嗎……而且,我又不是一般男生。”

跑到樓下,不開心的小池並不想回寢室一個人呆着,瞧見3號球場上入江正在和鬼做練習賽,兩人打得並不激烈,周圍三三兩兩的人圍觀着,小池瞧見一個熟悉的背影,隨手拍拍他的肩頭順勢坐下問道,“他們在比賽麼?現在怎麼樣了?”

白石有些驚喜的看着突然空降的她,“小池?你也來啦~現在是2比3,鬼領先一分。”

“哦,不賴嘛。”小池看着球場上你來我往的網球,思緒不知不覺又飄遠了。

過了好一會兒,在鬼一次強力的扣殺聲中,小池終於回魂了,球場上的兩個人似乎沒什麼變化,身後不知何時來的兩個人悄聲議論着。

“第九次了吧。”

“嗯,真可憐。”忍足兩兄弟同情的看着欲語還休的白石默契的搖搖頭。

不明其意的小池正想問問白石什麼第九次,搶7嗎?轉頭卻看見白石漲紅着臉一副便祕的表情,白石鼓起勇氣剛張開嘴,就聽見小池擔憂的問,“你人不舒服嗎?是不是發燒了?”

他頓時無語凝咽。

可憐的白石……謙也起身就走,得回去和夥伴們好好商量一下了。

黑暗中,另一雙眼睛也在看着這裏,嘴角輕勾,“前戲用他也不錯。”

聽完小池的彙報,風間不死心的勸慰道,“笨蛋!你問的是一般男生喜歡什麼樣,他是一般男生嗎?從一開始就跑偏了,再去!這次直接問,不要搞什麼迂迴委婉的了。”這麼簡單的事也會繞得這麼多圈圈,風間表示有點頭疼,如果是她,這事可好辦多了。

都說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小池抱着最後試一次的希望鼓起所有的勇氣去找龍雅,然而,剛擡起手要打招呼,還沒看到她的龍雅就被別人叫走了,她那風中凌亂的淚水啊!

wWW▪тт kΛn▪C○

“不去了不去了!”小池鬧起脾氣來,“反正他也沒女朋友,急什麼。”

風間挑挑眉,“今天沒有不代表明天也沒有,現在沒有女朋友不代表以後不會有男朋友~”

弦一直繃着遲早會斷,有張有馳纔是她的風格。反正話已至此,她也不再多管了,現在她還有不少要籌備的事哩,就讓她自己看着辦吧。

在二樓走道的盡頭有一間準備改建的健身房,裏面只剩幾架還沒搬走的機器,小池一個人躲在裏面心不在焉的慢跑,“其實我應該是來這裏提高網球技術的,不要想那麼多比較好吧?但是好在意啊!他暫時沒有喜歡的人吧?不行不行,放着這麼好的學習機會在這思春,我真是……應該像風間姐說的那樣做,速戰速決!只是看到他總是緊張怎麼辦?”她想着想着腳下的步子也漸漸慢下來,不小心就從跑步機上摔了下來,難得的是,這次她沒有摔在地上,一個溫柔而有力的臂彎接住了她。

小池吃驚的看着他的臉,“咦?”

“沒事吧?”那人溫柔的注視着她的眼睛,“有沒有受傷?”

小池連忙站好擺擺手道,“沒事沒事,你怎麼會來這裏?”

因爲設備不全又地處偏僻,這裏應該是鮮少人來的,此時,小池比較想一個人靜靜,但是離島卻另有打算。

他非常紳士的將她牽到一旁的坐好,順手關了跑步機,深情的注視着心不在焉的她,若她此刻肯看向他的眼睛,事情會很好辦,只是……離島的臉色微沉,“你在想他嗎?”

“什麼?”小池吃驚的躲開他緊迫的視線,“我在想,想訓練的事啦。”

她的心裏一團亂麻,只想儘快離開這,沒等站起身,離島單手壁咚,俯視的目光緊迫逼人,俊俏的臉龐越靠越近,溫熱的鼻息掃在臉頰上,她的身體一僵,這這這……什麼情況?!

此時的小池全身緊繃着,沒有注意到停在門外的腳步聲,離島的心裏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時間掐的剛剛好!他充滿磁性的聲音溫柔而堅定的對她說道,“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

“哈?!”小池呆滯了兩秒,入江學長不是說他有個癡心愛人,因爲無法在一起所以彼此思念而痛苦,難道我和那個人長得很像?沒等小池想出個所以然,離島就趁機伸手將她擁在懷裏接着說道,“你答應了?太好了!”

門外的身影黯然轉身,沒等離去,裏面突然響起小池憤怒的聲音和一記悶響,“答應你大爺!我可不喜歡你,誰讓你抱我了!”

白石好奇的探頭一瞧,離島正吃痛的捂着肚子,小池推開他後馬上躲開兩步大聲嚷道,“萬一被他看到誤會了怎麼辦?我警告你,再動我一下試試,看我不揍扁你!”

離島擡起頭盯着她,赤紅的眼裏有着危險的味道,和暴風雨前的寧靜,安全起見,小池趕緊丟下他跳窗跑了。

雖然獵物跑了,不過主要的目的卻達到了,離島直起腰也懶得再追,揉揉肚子,“那死丫頭,拳頭還挺硬。”不過呢,呵呵,很快還會有更有意思的戲碼可看,下次可不會這麼輕易放你跑了。

愣在原地的白石經過仔細的思量後終於得出一個他認爲最有可能的實情。

“引我來這的人肯定是離島,他這麼做是想讓我誤會他和小池,但是小池剛纔說的很清楚,她不喜歡離島,而且不想讓‘他’看到了起誤會,那個‘他’八成就是她喜歡的人,差點誤會的人被安排是我,也就是說……”白石越想越高興,“天哪!”發現自己喜歡的人也同樣喜歡着自己,這無疑是件極好的事,離島給他創造了一個十分美好的夢。

經過這件事,連幸村也相信了“原來小池喜歡的人是白石”這件事,既然如此,不如就撮合他們在一起吧!

“我有個主意!”乾說,“把他們倆一起約到偏僻的屋子裏,我們把門一鎖……呵呵,一切都解決了。”

“我反對。”幸村緊接着說,敢情不是他妹妹,說關小黑屋就關了,而且還孤男寡女的!

小春連忙出來安慰道,“別擔心,我們家白石是正人君子,會好好照顧她的。”

沒等他們接着勸說幸村不要保護過度,一直沉默的柳不緊不慢的開口了,“我也認爲不妥,就算是鐵門也不一定能關得住她,你們還記得她第一次到立海大的作爲嗎?”

稍微想象了一下小池彪悍的踹開大門的情景,他們一致搖頭,“換一個!”

“真心話大冒險怎麼樣?”忍足蠱惑的笑了笑,“規則我們事先定好,到時想怎麼撮合就怎麼撮合。”

“好耶!”謙也拍掌笑道,“我們先用真心話讓他們表白還是大冒險直接水到渠成?”

這麼有趣的數據怎麼會少得了從來不怕事亂只嫌事少的乾,“感覺大冒險比較好玩。”到時兩個紅着臉的新人還不就任他們想問什麼問什麼了,呵呵,想想真愉快啊。

“也要注意些分寸。”幸村蹙眉道,“每個環節我都要把關,她可是我妹妹。”

“是是~”早就鬧開了鍋的一羣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明晚的遊戲,真是叫人期待吶! 爲了不讓小池起疑,他們採用隨機抽籤的方法,只是中途會適當做一些手腳,好讓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而已。

天剛擦黑,他們都把場地都準備好了,引來幾個高中生好奇的目光,“你們晚上什麼活動?”

“真心話大冒險哦,要不要一起來玩?”不二熱情的說,“人多也熱鬧。”

“好呀!”毛利道,“你們等等,我再去叫幾個人來。”

大石望着天上的明月,“下週就是七夕,我們爲什麼不等……”

“現在說這個也太晚了。”

“就是就是,今天成了幾對是幾對,下週剛好一起過七夕~”某人賊賊一笑,這個好的機會怎麼能錯過。

“等等!幾對?”不二停下腳步,冰藍色的眼眸微漏寒光,這裏總共就兩個女生,其中一個還自告奮勇做了主持,難道說……

作爲主會場的大教室裏,十幾張課桌呈環形擺好,中間的場地空出來作爲遊戲的舞臺,每張桌上都放着一盤拼盤點心和一兩個起鬨的小玩意兒,周圍的牆上裝飾着造型各異的彩色氣球,前面的講臺上放着一個話筒和兩副撲克牌,在講臺左邊的角落還有一個置物櫃,櫃子門上貼着一個大笑着的小丑貼畫。

“挺像樣的嘛。”離島一拉椅子就坐在講臺的右邊的桌子上,晃了晃進門時收到的信封,“這是什麼?”

在門口給每個進場的人分發信封的風間高聲應道,“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離島纔不理她,打開一看,一張撲克牌,“紅心A?”再看看臺上的擺設,他心裏大概有數了,默默的收好撲克轉頭問身旁的人,“你是什麼,奏多?”

人陸續到齊了,剩下的兩張信封風間順手放在離門最近的空位上,她大步走上講臺,“相信大家都拿到信封了,請記好各自的撲克牌的花色和數字,今天的真心話大冒險遊戲就以此抽籤,我這裏還有兩副牌,一副決定誰被選中,一副決定回答的問題或要完成的任務是什麼。”環顧下面,嘰嘰喳喳討論着的人羣,風間滿意的笑了笑,在她的左手邊是冰帝和四天寶寺,右手邊是幾個高中生和青學,正對面三張桌子坐的是立海大的成員,後來的兩個人坐在離門最近的空位上。

“人齊了,我們就開始吧。”

“等一下!”君島玩弄着手裏的紙牌慢悠悠的問道,“遊戲真的是隨機抽取的嗎?”

他探究的目光在風間靈巧的手上掃了下,那些天真的初中生恐怕還不知道,他卻是非常明白的,論玩撲克牌的技巧,風間是一流的,換句話說,整場遊戲可能都在她的操控下,而這裏又有這麼多滿足她個人愛好的cp……心想至此,不由很孩子氣的在毛利的腳上踩了一下,脣語道,“再敢騙我來這種地方你就死定了!”

坐在旁邊的越知無言的橫了君島一眼,毛利連忙賠笑道,“我也不知道是她主持呀,本來是想親近親近小學弟的嘛。”

“既然有人提出疑問,那我們先來模擬一局,你可以自己判斷這是不是隨機公平的遊戲。”風間毫不氣惱,微笑着拿出一疊紙牌在手裏邊洗邊說,“首先我要從這裏隨機抽一張牌,君島,你可以幫我洗一洗牌嗎?”

假裝愛過 “樂意至極。”君島接過來慢慢的洗了兩把,牌沒有問題。

“還有誰要洗?”風間問了兩聲沒人答應,“那麼我就從中間抽一張,是紅心A!紅心A在誰手上?”

掃視着互相問着的人們,身旁很近的地方傳來一個男聲,“我。”

離島起身,“我選大冒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