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會欺負他!愛他都來不及呢,什麼是SM啊?好玩嗎?”羅小鳳問道。

雲飛一頭黑線,沒有搭理她,而是找蘇小小說話去了。

“小小,有個事要跟你說,那十二個給你們擔任送信任務的士兵我要要回來,你們自己找人送信吧,包括往洛薩城的送信任務也找些人吧,畢竟不是什麼機密任務,用這些士兵就白瞎了。”雲飛說道。

“哦,行,離下次送信還有些時間,我會找人的,你這是準備出發了嗎?”蘇小小問道。

“嗯,幾天後就走,你要不要再去玩玩?”雲飛問道。

“不去了,在忙着趕稿準備籤售呢。”蘇小小說道。

“好吧,你把雜誌第一期到最新這一期的排版圖樣給我,這次我給帶過去。”雲飛說道。

帶着圖樣,雲飛離開雜誌社辦公樓,找到烏廷鋒,讓他們六個人騎馬到實驗室找秦嶽,秦嶽知道怎麼做,雲飛則帶着金不換前往風嵐城,那邊還有六個人,而且很久沒去風嵐城了,順便去看看。

酉時前到達風嵐城,主要是在青桑城的時候耽擱了一點時間,到了風嵐城後,雲飛直接去客棧,跟東方明月和梅有才邊吃邊聊天。

“掌櫃的,你也找祕書啦?年紀雖然年輕,但是爲什麼不找個女的呢?”東方明月好奇地問道。

“去去去,你以爲都像你啊,把自己的祕書給升級爲老婆了,他叫金不換,跟着我實習的。”雲飛介紹到。

“哦哦哦,我想岔了,我以爲掌櫃的口味跟我們不一樣呢。”東方明月說道。

“你還讓不讓我好好吃飯了?!噁心!你怎麼來到風嵐城後,思想變得這麼齷齪了?跟誰學的?”雲飛說道。

“冤枉啊,我一直都是很純潔的,哪像有才,經常往青樓跑,拉都拉不會來。”東方明月說道。

“明月,不是說好的不大小報告麼?以後還能不能跟你好好玩耍了?”梅有才幽怨地對東方明月說道。

“呦呵,有才,你真有才啊!讓你找個老婆你不幹,好上這口了?”雲飛說道。

“呵呵,生理需求嘛,我是不談感情的,太麻煩。”梅有才解釋道。

“這是你的私生活,我不干涉,但是感情不是麻煩,是責任、是牽掛,你想單身,我也不勉強,但是我希望你能經地起誘惑,耐的住寂寞,適度嫖娼可以,沉迷嫖妓傷身啊,咱可不能學別人那樣,一有錢就變壞。”雲飛語重心長地勸說道,有道是勸賭不勸嫖。

“我省的,就是玩玩,不會沉迷的。”梅有才保證道。

都是成年人了,話也不用說太深,飯吃完了,各自回房休息。第二天辰時剛過,雲飛帶金不換來到客棧旁邊的雜誌社。

“這都多久了,你都沒來看看我們,是不是把我們忘了?”雲飛剛進門就遭遇到閆鳳嬌的譴責。

“這不是來了嘛”雲飛找了張椅子坐下來,說完後又跟大家打了聲招呼。

“難得來一趟,又是有事吧。”閆鳳嬌說道。

“小小跟你們說了籤售的事吧?”雲飛問道。

“說了,我們已經着手準備了。”閆鳳嬌說道。

“哦,那就好,我就是來看看你們,順便把我留下的那六個人帶走,我要用他們,你們找幾個人送信應該沒問題吧?”雲飛說道。

“沒問題,就這事?”閆鳳嬌問道。

“本來就是來看看你們嘛,沒什麼事,過幾天我就要去清越國,同時把你們的雜誌帶過去印刷出版,你們的聲名將在清越國開始傳播,高興吧?”雲飛說道。

“還算你有點良心,最近小鳳給我來信,提了不少自行車的事,那是什麼東西?有沒有給我帶來?”閆鳳嬌說道。

“給你們準備了,不過只給女的準備了,男的暫時沒有,物件太大我沒帶過來,等我回去後安排人給你送過來。”雲飛說道。

“好玩嗎?”閆鳳嬌問道。

“應該好玩吧,不過你得先駕馭它才行,否則只能被它玩,送過來你就知道了,我那邊還有事,既然你們一個個看起來活蹦亂跳的,我就放心了,我直接帶人走了哈。”雲飛說道。

“喂喂,那麼久沒來了,這樣就想走啊,我還有事問你呢。”閆鳳嬌說道。

“啥事?”雲飛又坐了下來。

“最近,你們南華城到臨海城的火車現在在風嵐城可是鬧的沸沸揚揚,我爺爺回家跟我說,想讓你將風嵐城與南華城這段也通上火車,這對你堂堂白掌櫃來說,不難吧?”閆鳳嬌說道。

“啊?我沒想過要民用啊,只想着自己用了,鋪鐵路要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有人買單麼?要我自己掏可不幹,我現在可沒那麼多銀子。”雲飛說道。

“通了火車我們跟南華城傳信也方便啊,而且貨物和人員來往也是能賺錢的,你不想做?“閆鳳嬌說道。

“我倒是想做,可是沒銀子啊,而且人手不夠。”雲飛說道。

“這樣吧,你今天別走了,晚上去我家,你跟我爺爺談,這可是利國利民還利你的好事啊。”閆鳳嬌說道。

“這•••好吧,晚上我吃晚飯就過去。”雲飛說道。

既然今天回不去了,雲飛也沒急着走,讓閆鳳嬌派人通知那六個士兵騎馬回南華城,自己則留在雜誌社裏跟這些人聊天。

下班的時候,閆鳳嬌沒有回家,跟着雲飛去客棧蹭飯,吃晚飯,雲飛帶上閆鳳嬌,直奔丞相府。

“老丞相,有日子沒見了,您老身體可好啊。”雲飛問候道。

“人老了,腿腳不中用了,否則我肯定要到南華城去看看的,是嬌嬌叫你來的吧?”丞相閆德森說道。

“嬌嬌說您老希望在風嵐城和南華城之間通上火車,我現在是沒錢沒人,所以來跟您談談,想個辦法出來。”雲飛說道。

“火車我沒親眼見過,只是看過蘇定方的簡報,我能感覺都這火車有多麼重要,這對整個國家都很重要,所以我希望能在全國範圍內大量建設鐵路,但是我也知道,這個肯定要耗費不少資源,靠你一個人是做不到的,我也跟陛下討論過,鐵路建設可以由國庫出資,但是人手得需要由你安排,運營上也是你來做,當然收入也全歸你,國庫投入的銀子不需要你來還,我們這次可是很有誠意的,你看怎樣?”閆德森說道。

“修鐵路不但會耗費大量銀子,沿途所經過的無主之地還好說,那有主之地是需要補償的,這個•••”雲飛說道。 四周靜的可怕,在地上只有一條暈過去的神龍躺在那裏,在它的不遠處還有一個恐怖的大坑,在那大坑裏面,慢慢的掙扎起一個虛弱的元神。

雖然那道元神已經虛弱的快不行了,但是依稀的還可以看出來,真是那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費力的掙扎起來,他不敢相信的看看了四周,突然笑道:“哈哈,哈哈……我勝了,我勝了。”

中年男子見自己竟然還活着的時候,立刻就“哈哈”之聲不絕,可見他是多麼的高興。

就在他還在爲自己高興的時候,在他的身後突然出現了好多碎骨頭,如果這中年男子看見的話,一定會認識這些碎骨,因爲這些正是他不久前踢碎的骷髏骨架。

那骷髏在這中年男子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竟一下子就將他包了起來。

中年男子頓時大驚,他驚駭道:“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沒有人回答他,因爲那些碎骨將他包起來後,在瞬間就變成了骷髏的模樣,而且還將那中年男子的元神給慢慢的吸收掉。

那中年男子在消失前只說了一句話:“我恨啊,居然被人給吞噬掉,我不甘啊。”之後,那中年男子的元神就完全的消失了。

骷髏吞噬掉那中年男子的元神之後,全身竟閃耀着紅色的光芒,過了老半天才消失掉,不過,現在的骷髏看上去好像比以前矮了一點,但卻比以前多了一些靈氣在波動。

骷髏完全的吸收掉那中年男子的元神之後,看了看躺在那裏的神龍一眼之後,便慢慢的移到蕭長風的軀體邊上。

此時的蕭長風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沒有了一點生氣,骷髏看了看蕭長風的屍體,然後望着空中做起了奇怪的手勢,從它手勢運行的軌跡來看,好像在在運轉什麼玄功。

在骷髏那詭異的手勢之下,天空中飛來無數的白點慢慢的注進了蕭長風的體內,而蕭長風的軀體竟也慢慢的變熱,也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骷髏終於停止了動作,也不再有光點進入蕭長風的體內了。

骷髏看了蕭長風一眼,突然齜牙咧嘴的笑了,只見此時的蕭長風不但臉色紅潤,而且竟也開始呼吸了,骷髏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就朝神龍走去,到了神龍身邊,它竟伸手慢慢的搖晃起神龍來……

蕭長風只感到自己睡的好香的時候,突然被人給搖醒了,當他睜開的惺忪的眼睛後,在第一時間裏就看到神龍在用那大尾巴搖他,蕭長風頓時就驚醒道:“我還沒死?”

神龍用心語道:“沒有,你還活得好好的呢。”

蕭長風驚道:“這是怎麼回事?是你救了我嗎?”

神龍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是被它叫醒的。”說完它指了指身後的骷髏。

看着不遠處衝着自己齜牙咧嘴的笑着的骷髏,蕭長風激動的道:“你,你……”

骷髏不但在笑,而且還衝着他不停的點着頭。

蕭長風突然如箭般的飛竄過去,將骷髏緊緊的抱住,激動的道:“原來你還在,原來你還在。”

骷髏雖然已經被蕭長風抱得走了形,但是它依然還在齜牙咧嘴的笑着。

激動之餘,蕭長風望着骷髏道:“是你救了我了嗎?”

骷髏點了點頭,也沒有用心語和蕭長風交流。

蕭長風奇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不是已經……爲什麼你又活過來了呢?而且還救了我,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骷髏用骨掌摸了摸自己的骷髏頭,好像在猶豫什麼似的,但是什麼也沒有說,就又齜牙咧嘴的笑了。

蕭長風笑道:“笑,笑,笑,你就知道笑了。”話雖然這麼說,但是蕭長風還是挺高興的。

骷髏還是沒有說什麼話,依然在沒完沒了的笑着。

蕭長風望着神龍道:“你是否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神龍搖了搖頭,用心語道:“我也不知道,我在迷迷糊糊的時候就被它給搖醒了,只是你小子也太過分,在最後的關頭竟然震暈我,難道你不知道在這裏就憑我的修爲是根本走不出去的嗎?”

蕭長風摸了摸後腦勺,不好意思的道:“對不起啊。”

神龍用心語冷哼一聲道:“算了,不過,以後不可以這樣了。”

蕭長風忙道:“那是,那是。”他頓了頓,突然訝聲道:“怎麼會這樣,爲什麼我的傷勢全好了。而且我的修爲好像也比以前更加的精純了。”

神龍用心語冷聲道:“哼,到現在才反應過來,也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腦子?”

蕭長風也不生氣,他對着神龍笑道:“是你醫好了我嗎?”

是神龍沒好氣道:“不是我,我想一定是它。”它說的是骷髏。

蕭長風望着骷髏道:“是你治好了我的傷勢?”

骷髏齜牙咧嘴的笑了笑,然後用力的點了點頭。

蕭長風驚奇的道:“那麼,你是怎麼做到的,還有啊,爲什麼我在你身上感覺到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奇異感覺。”

這時,神龍飛了過來,它凝聲道:“我也發現了,在它的身上好像多了一層靈氣,而且你有沒有發現,這骷髏好像比以前矮了一點點。”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不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說到這他看了神龍一眼,然後和神龍異口同聲的道:“難道是傳說中的‘加極重生’?”

骷髏又笑了,然後點了點頭。

蕭長風和神龍同時大驚道:“真的是這樣,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過來半晌,蕭長風小心的道:“那你現在是幾極啊?”

骷髏沒有說話,只是豎起了兩個指頭。

蕭長風驚道:“‘二極骷髏’?”

骷髏點了點頭又笑了。

蕭長風搖了搖腦袋,道:“真是不敢讓人相信啊,這世道還真是什麼事都有啊。”

過了半晌,蕭長風道:“我們現在應該去那裏呢?”

神龍用心語道:“小子,你做決定吧。”

骷髏則上前拉了拉蕭長風的衣服,然後指了指遠方。

蕭長風疑惑的看着它,然後皺了皺眉頭,道:“你是說我們去那裏嗎?那裏又會有什麼呢?”他突然想起了什麼,驚道:“魅姬?”

骷髏用力的點了點頭,蕭長風見骷髏已經肯定了他猜測,他心頭大急,身形一閃,疾速的竄向遠方,神龍和骷髏也緊隨其後而去。

蕭長風心裏好急,他恨不得一下子就可以看到魅姬,所以他的“縮地之術”已經發揮到了極致,只見片刻的功夫,他就看見了前面有着一片火海,而魅姬身穿着蕭長風的道袍正在那裏苦苦的支撐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