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是神女,神女殿下居然都出現了。今日得已一睹神女芳容,真是不虛此行啊?”

“何止不虛此行啊?能夠看到神女就是死了也值了!”

“快看快看,真的是神女!”

人羣中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凌風也忍不住看去,只見九天之上,出現了一輛裝飾豪華的馬車,馬車是由四匹白色天馬拉着,這四匹天馬都長着純白色的羽翼,額頭長有一根長長的獨角。

一位面白如玉的的高傲男子坐在車轅上駕車,該男子一襲華麗的白衣,手拿摺扇,背後揹着一把漂亮的寶劍。

“快看,駕車的居然是劍神文軒,那麼車內肯定是神女了,快來看呀!”周圍的人羣都沸騰了,爭先恐後的擠來擠去的。

一時間倒是都忘記了凌風幾人的存在。

“大嫂,這人好低調啊?這得多少金元寶啊?你看看太低調了,就連馬鞍子都是黃金打造的,哎喲,低調死了,馬蹄之上釘的馬掌都是黃金的,真夠低調的。俺以後要學着點。”錢眼兒喋喋不休的說着。

馬車停留在凌風幾人的上空,車簾輕輕的撩起,一個臉上遮着白紗的女子出現了。只是坐在車內,白紗遮臉,但是已經讓衆人目瞪口呆,有的人甚至都流出哈喇子,該女子給人的感覺仿似九天玄女,讓人生不起一點褻瀆之意。

“你們不必緊張,瓔珞只是恰巧路過,看到這裏這麼熱鬧所以過來看看。你們繼續就好。”猶如天籟之音從空中傳來,讓人聽起來十分的舒服,心情也隨之好了起來。

這時候衆人還是爭相的向前擠。

“沒聽到瓔珞說嗎?大家繼續就好,休的向前,不然休怪本君無情。”坐在車轅的男子冰冷的說道,眼裏沒有一絲的感情,彷彿腳下都是螻蟻一般。

原本喧鬧的的人羣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都別說話了,神女也只有劍神可以相配,據說劍神年紀輕輕已經步入納元境界多年,一把劍出神入化,在年輕一輩中,可以排進前十的人物。”

“就是,少說話,多看,能看一眼就不錯了,別把命給丟了。”

“文兄,何必如此呢?出來就是熱鬧的,你老是這樣,瓔珞就不需要文兄陪了。”瓔珞的聲音響了起來。

“豈能讓一羣凡夫俗子污了姑娘的慧眼,一羣螻蟻而已!”文軒冷冷的說道。

“唉!螻蟻也是一命,你就是太過弒殺,不懂得人情冷暖,所以短期內難再有所突破了。”瓔珞說道。

“哼,還不繼續,沒聽到瓔珞姑娘要看戲嗎?”文軒低頭吼道。

衆人方纔如夢初醒,不過還是有好多人目光都停留在空中。

“姐姐,你的馬車好漂亮啊,可否讓我也上去坐坐?”錢眼兒突然喊了一嗓子。

“是嗎?咦?你是天生的錢眼兒,居然都開眼了,上來吧。”話音一落,一條白色的絲帶從馬車內飄下,輕輕的捲起錢眼兒的身體,把錢眼兒拉入馬車。

凌風想要伸手拉住,都沒有拉到,但是看到錢眼兒開心的說着什麼,並沒有什麼危險,也就索性不管了。

“還有誰來賜教,如果沒有,凌某可就要離開了。”凌風冷眼環視四周。

“想走?你兄弟欺負了我五弟這筆賬怎麼算?”隨着話音落下,場外走進來四個人。

“五福鎮五鬼?”

“小點聲,人家可是自稱五聖君的。”

“看到了沒,最前面的那位紅臉膛的是老大自稱聽風聖君;他的左手邊哪位矮胖子是老二,自稱替聽霜聖君;在聽風聖君右手邊的那個黃臉膛的是老三聽雨聖君;剩下的哪位精瘦的漢子可了不得,那是老四聽雷聖君,加上之前的聽雪聖君,這可是五大聖君。”

“好了,小點聲,這五人可不好惹,尤其是老四聽雷聖君,那可是納元修爲,弟兄五個中實力最強,也最爲陰險。壞了,他聽到了,他在看我,我的媽呀,這可怎麼辦啊?禍從口出啊!我還上有老下有小呢?”

“我當是什麼厲害角色,原來只是一羣烏合之衆而已,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的來,爲了節省時間,你們還是一起上吧!”凌風抱着膀子說道。

“哼!一起上別人還以爲我們人多欺負你,我們可是出了名的講道理。咱們誰先上?”聽風聖君看了看身邊問道。

“這樣的小角色我來就好。”矮胖子聽霜聖君站了出來,手中一把闊劍,劍寬約有三寸,劍長足有一丈。

“看到沒,此劍名爲凝霜,死在此劍下可是你的榮幸啊!”

“廢話少說,來吧!”凌風並未抽劍。

“秋夜凝霜露,一朝萬物蘇。寒秋霜地凍,拂曉過嚴冬。”矮胖子嘴裏唸唸有詞。

手中凝霜劍刃上浮現出一層白花花的霜雪,凌風周遭的空氣也開始飄起了白霜,身體有了一絲僵硬。這把劍有古怪。

還未等凌風想明白,矮胖子聽霜聖君,手中闊劍掄圓了砸向凌風,凌風腳踏游龍九步,躲閃開來,凝霜劍狠狠地砸在凌風剛纔站立的地面上,地面上出現了龜裂,並且覆蓋上了一層白霜。

矮胖子聽霜聖君見自己的一擊沒有奏效,隨即矮胖的身形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闊劍隨着他的身體旋轉,冷冽的勁風斬向凌風的腰間,凌風再次依靠游龍九步躲閃,場中出現了一個呼呼的追砍,一個飄逸的身形在忽左忽右的躲閃。

“二哥,別跟他磨蹭了,他在利用你磨練自己的步法。”老四聽雷聖君喊道。

“奧!剛纔還以爲好戲要結束了,年輕人要完蛋呢,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原來人家在磨練步法啊?”

“就是就是,剛纔我就看出來了。”

“什麼呀?看出來又怎樣,沒看到場面上被動嗎?”

“好好的看吧!亂說什麼話呀!”

“霜漫九天!”矮胖子聽霜聖君,闊劍脫手而出,化作一面巨大的白雲,地上到處都是白霜,凌風就感覺到腳踩在佈滿白霜的地面上,腳步開始發沉,走不動路。

“霜箭齊發!”就在凌風心中思考的時候,矮胖子聽霜聖君,大喝一聲,漫天的霜雪化作了無數的箭羽飛向凌風。

大家眼看着凌風的身體被萬箭穿心,但是並沒有鮮血流出。

“是殘影,大家看到了沒?居然是殘影?好快啊!”

“二哥!小心身後。”聽雷聖君高聲喊道。

就在矮胖子聽霜聖君還在犯傻的時候,一股勁風就到了,凌風的拳頭正好打在聽霜聖君的後背上,聽霜聖君後背被打的塌陷了進去,身體飛出去好遠,濺起許多的塵土。

凌風伸手抓起地上的凝霜劍,入手十分的厚重,果然是一把好劍。反手背到背上。

“敢傷我二哥,你拿命來!”黃臉大漢老二聽雨聖君跳了過來。手中一對烏金錘。

雙錘風聲嚯嚯,凌風就感覺到每次錘頭還沒到,勁風已經都足以吹倒自己了,但是真龍霸王拳要的就是以剛克剛,以猛克猛。

所以凌風的拳頭跟聽雨聖君的雙錘不停的對碰。很多次凌風都感覺到雙臂發麻,對面的聽雨聖君也是呲牙咧嘴,好幾次手中的烏金錘險些脫手。

“烏雲密佈!”聽雨聖君雙錘一碰“咚!”的一聲,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昏暗了起來。

“大雨傾盆!”天空真的就開始下起了大雨。

“雨絲化劍!”一滴雨滴到凌風的身上,瞬間就出現一道傷口,好強得法術!凌風的身形在雨中穿梭,但是還是架不住被雨劍劃傷。

“姐姐!我大哥沒事吧?”錢眼兒擔憂的聲音傳來。

“沒事,很多時候眼前的景象並非是真的,你大哥只是被暫時矇蔽了雙眼!”天籟般的聲音傳來。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對啊!我一直在雨中躲避,我感覺這就是真的,但是如果這只是幻覺呢。那就是剛纔雙錘的碰撞,其實就是幻覺的開始。

凌風心靜如水,緩緩的閉上眼睛,雨水化作的劍在凌風的身上不停的切割,很快凌風就血肉模糊了。

突然凌風的耳朵一動,原來在這裏,猛然間身體彈射而出,一拳結結實實的轟在聽雨聖君的身上,又一個人肉沙包被打飛了。

風停雨歇,天還是那個晴天,但是凌風身上的傷口卻並沒有減少,不過幸好凌風筋骨強悍,再加上補天神石的快速恢復,倒也並無大礙。

突然凌風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腳下游龍九步瞬間移動。只聽到“咔!”的一聲,一道響雷轟擊在凌風剛纔所站立的位置,地上轟出了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凌風深吸了一口氣,好強啊!“凌風哥哥,小心!”水清清的話音剛落下,凌風的身體就被響雷給轟倒了。 凌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雷霆給劈中了,就感覺到好像被打了一悶棍,頭昏昏沉沉的,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都有電蛇遊走,出現了麻木的感覺。

就在凌風大腦恢復清醒的時候,又一個驚雷到了,凌風發覺自己置身在一個電閃雷鳴的密閉空間。

身體被雷劈的在空間內跌跌撞撞的。就在凌風不知道怎麼應對的時候,突然一聲悠揚的琴音傳了過來,在如此震耳欲聾的閃電雷霆中,居然可以有如此美妙動聽的琴音。

凌風一邊抵擋着雷霆,一邊仔細地傾聽琴音,突然感覺到心中有絲明悟,凌風的血液開始沸騰,凌風吃驚不已。身體裏面的細胞正在吸收雷霆之力,在同化那些身體內遊走的電蛇,一開始電蛇摧古拉朽的摧殘、撕裂着凌風的細胞,但是後來凌風的細胞開始追逐吸收那些電蛇。

凌風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身體內的細胞在不停地分裂、吸收、重組。一股股無窮的力量,從身體上傳來,身周的雷霆已經對凌風構成不了傷害,反而讓凌風的身體充滿了舒適的感覺。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爲那琴音,這是哪兒的琴音呢?

凌風揮了揮拳頭,踢了踢腿,拳頭上電蛇亂舞,居然帶有了雷霆之力,體內筋骨更加的凝實,給凌風一種只憑藉着肉身,就可以對抗天下的感覺。

此時的琴音突然發生了轉變,變得高昂,充滿了鬥志。對啊,真龍霸王拳第三式一直沒有頭緒,我現在終於摸到了門檻,那就是捨身成魔。

真龍霸王拳第三式捨身成魔,欲要殺魔,必先成魔。真龍霸王拳一直以剛猛爲主,把周身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點,融入自身殺戮戰道,先成魔,方可殺魔。

凌風感覺到心中有團火在燃燒,周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腦海中戰馬奔騰,殺聲震天,鬼門關外一戰的場景在腦海中浮現,如果有人在,就可以看到凌風的雙眼都開始充血,變成紅色的眼眸。

凌風在雷霆中咆哮,猶如一頭髮狂的魔獸。忽然琴音再次變得舒緩,凌風的神情出現了一瞬間的呆滯,繼而恢復了清明。

捨身成魔好霸道啊,讓我差一點就入魔了,不過不知道魔化後我的拳會多麼的厲害。

此時琴音再次出現了轉折,變得十分的清幽,猶如小橋流水,古樸農家。

溪水潺潺向遠方,萬水千山難阻擋,前路漫漫無遙期,壯志在心莫驚慌。

問世間,情路漫長;嘆今朝,無欲則剛。莫嘆人生多磨難,天下初定你爲先。

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了出來,天籟之音,這居然是那個神女瓔珞的聲音,撫琴之人居然是瓔珞。這是怎麼回事?

想不明白那就等你自己來告訴我吧,真龍霸王拳第三式捨身成魔,凌風大喝一聲,拳頭上電蛇飛舞,帶有雷霆的轟鳴之聲,打向前方。

密閉的雷霆空間瞬間破碎,戰神般的凌風腳踏大地,身上還依然是電蛇亂舞,頭髮都直立了起來。

“快看,那個年輕人居然出來了,剛纔誰說的,被雷給劈死了!”

“看這個年輕人不到二十歲,居然有如此的實力,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唉,你聽到沒,剛纔好像是神女殿下在撫琴唱歌呢!”

“你眼花了吧?咱們怎麼沒有聽到聲音呢?”

“難道真的是我眼花?不會吧,耳朵也不好使嗎?”

聽雷聖君手裏拿着一個雷公錘,臉上也是浮現了一絲驚訝,但是瞬間就消失不見了,隨之掛上了冷笑。

凌風站定,朝着空中的馬車抱了抱拳。瓔珞點了點頭,晶瑩的大眼睛中透出了一股精靈古怪的神情。

“你居然可以衝破我的雷霆空間?”聽雷聖君問道。

“先是偷襲,接着困住我,咱們是要算算賬了。”凌風淡淡的說道。

“就憑你,一個修靈巔峯的小子,你以爲你可以對抗比你高兩三個境界的人嗎?簡直是笑話!”聽雷聖君大笑了起來。

“那就試試!”凌風施展游龍九步,一步就到了聽雷聖君的面前,揮拳就打。聽雷聖君的身體在凌風的面前消失,凌風一拳打在了空處。

“讓你見識一下修靈跟納元修士最大的區別!”

聽雷聖君手中雷公錘一敲,天空中電閃雷鳴,撕裂天空的雷霆轟向凌風。

凌風不躲不閃,迎着雷霆就衝了過去。

“這小子是不是被劈傻了,怎麼衝向雷霆啊?”

“就是啊,還以爲出來後可以更厲害呢,這下子沒有好戲看了。”

“哎哎!大家快看,那小子身後的兩個美女可是不錯哈,一會兒哥哥我可要搶一個回家。”

“有你什麼事啊?小心有命搶,沒命用。”

作死 “不是吧?快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