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逸兒,你真的是聰明異常,一點就通,看來以後把搖兒交給你,我就不需要太費什麼心了,呵呵!”雷母對李逸非常的滿意,從李逸和她配合殺死太師,再到對戰利品的分配上,讓她感覺到利益是一個恩怨分明,有情有意的人,只要別人對他好,他會加倍的回報別人。

“大長老過讚了!”李逸謙虛的說道。

“呵呵,好了,我們與二長老他們匯合吧,看看他們到底出現了什麼情況,能夠讓二長老受傷的人,恐怕不簡單。”

說到這裏,就像老鷹抓小雞一樣,攜帶者凌步搖、李逸、冷情和風凌公主,轉瞬之間便到了二長老那裏。

只見一座山頭之上,仙氣嫋嫋,坐落着一棟太白大殿,這棟太白大殿,並不是什麼建築,而是一件複製了太白山上太白大殿的空間法器,足以容納上萬人,裏面各種衣食住行的器物一應俱全,幾乎和太白山上無二。

大殿周圍可謂是旌旗飄飄,滿是太白山的弟子,足有一千餘人,功力最低的就屬於剛纔報信的白星河了,當然,凌步搖和李逸加入進來之後,他們兩個成了功法境界最低的弟子了。

能夠被挑選進入九幽古戰場的弟子,自然是萬里挑一,擁有這等的功法境界,也不稀罕,算是正常,畢竟太白山那可是一個大門派,擁有大量的資源,能夠培養出這些傲視整個武風大陸的弟子。

衆弟子見到大長老帶着李逸和凌步搖,紛紛跪拜,高呼:“參見大長老,參見聖子、聖姑!”

那白星河回來之後,便把聖子一同前來的消息告訴了二長老,所以,整個太白山的所有弟子很快就知道了聖子前來的消息。

看到李逸在大長老身邊,再傻的人也能夠猜出七八分。

“起來吧,二長老的情況怎麼樣了?”雷母問道。

“師尊好像受到了強大的精神攻擊,現在正在療傷,估計情況不是很好。”二長老身邊的大弟子說道。

“我去看看”說完,便進入了大殿之中,而凌步搖興奮地拉着風凌公主和幾個師兄師姐嬉鬧,滿身的銀鈴伴隨着銀鈴般的笑聲,比一曲樂章還優美動聽。

此時的李逸心情凝重,使用神識來感悟整個太白大殿的內部情況,密密麻麻的禁制保護着整個大殿,就憑此強大的防護,恐怕就是武尊到了這裏,都會鄒眉頭,不敢輕易的涉入。

對於太白大殿的探查,僅僅是李逸正常的心裏反應,或者說,是他的習慣,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自然是做到一切心中有數,以防萬一。

而李逸此時真正關心的是正北面十萬丈距離的一團迷霧。

那團迷霧給人的就像是大海下數萬丈處的涌動的洋流;古老、黑暗而暴戾的氣息,向四周發散,同時,又向長鯨吸水一般,吞噬了整個九幽古戰場上的天地元氣。

“神祕!深不可測!”李逸默默地說道。

“聖子,我聽師兄弟們說,這個大陣威力無窮,裏面有九條兇龍守護,力量無窮無盡,南林烈火宗、北海玄冰殿、西漠飛沙幫、中土崑崙門的很多高手非死即傷,就連我們法力強大的二長老也差一點出不來,聖子一定要小心,不要輕易地進入這個大陣。”

白星河與冷情一樣,站到李逸的身後,提醒說道。 第0053章:暗中較勁

對於白星河來說,他已經把自己的未來壓在了李逸身上,自然不希望李逸出什麼事情。

李逸轉過身來,看了看白星河,說道:“我知道了,替我安排一間房間吧,我要閉關修煉。同時,給冷清也找一間。”

白星河應聲而去,一溜煙的跑了。

“這個儲物袋你拿着,裏面有一些高級的丹藥,趕快突破武侯巔峯境界,在這裏正好幫助你突破功法境界,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一場意想不到的麻煩。”李逸遞給冷情一袋丹藥,淡淡的說道。

“謝主人,我會盡快突破的,不然的話,就會成爲主人的累贅了。”冷情的聲音還是那麼冰冷。

“這是一本萬象易容神功,我想,它會對你有用。”這是李逸從以前的暗閣閣主記憶中得到的功法。

冷情看到後,兩眼發光,拿到手中後,激動地下跪道謝。

李逸嚇了一跳,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冷情如此的激動。

“聖子,一切準備好了,聖子請!”白星河跑了過來,帶領李逸到最頂層,風水最好,視野最開闊,靈氣的濃郁最高的房間,冷情也沾了光,她的房間就在李逸隔壁,自然,白星河也搬了過來,現在他的身份可是聖子的貼身護衛。

僅僅這份榮耀,已經讓很多弟子極爲的嫉妒啦,認爲這白星河走了狗屎運。

“這些丹藥送給你,儘快的提高功力,以後,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交給你辦理。”

“謝聖子!屬下當效犬馬之勞!”白星河簡直就是樂翻了天,雖然他也是太白山的核心弟子,但是,太白山的丹藥對於聖子、聖姑以及長老是無限量供應的,可是,他們這些核心弟子可不是無限量供應的,只有完成了相關的門派任務,才能夠獲得相應的功勳值,憑藉功勳值換取丹藥。

像李逸送給他的這些丹藥,足夠他奮鬥十年,獲得的功勳值了,怎麼會不高興。

這些丹藥對於李逸來說也重要,但是,作爲他的手下,怎麼可能沒有充足的丹藥?他九幽獄塔中的丹藥可是多不勝數。

李逸回到房間中,便關閉六識,入古井不波之境,感悟大長老的出招意境,感悟狂暴的的能量風暴帶來的意境,感悟太白守護帶來的意境。

經過這麼多的事情,李逸總是感覺到,他摸到了一層窗戶紙,似乎能夠碰觸到,但是,同時又感覺永遠也觸摸不到,總之一股似是而非的感覺。

那一縷縷的意境縈繞着他,讓他感覺到,好像什麼重要的事情將要發生了。

實際上,李逸心中也清楚,武道之途,勤奮練功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有些時候卻是非常的講究機緣,機緣不到,強求是沒有用的。

就在這時,刷刷刷的四道強大的威壓落在太白大殿之前。

衆弟子迅速的來到自己的崗位上,隨時準備迎敵。

“不知四位來我們太白山,有什麼事情?”雷母說道。

“大長老,您不會就這樣待客吧,我們可沒有惡意,這一次前來,一是聽說你們太白山聖子已現,特來拜賀;二來是有重要的事情相商;這三來,則是看望二長老!”

“哈哈,恐怕探視是假,一探虛實才是真吧,哼,進來吧,在本座面前要是耍什麼花招的話,那可休怪本座不客氣!”雷母的聲音很冷,幾乎冷的像冰山一般,瞬間能把空氣冰凍一般。

“哈哈,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昔日的太白山聖姑,還是如此的犀利萬千,哈哈……”四人眨眼之間漫步進入大殿,身後留下串串虛影,給人的感覺是緩步踏入太白大殿,可是,一切行動確實在眨眼間便完成了,功夫霸道如斯,可見一斑。

在他們踏入大殿之時,整個大殿被狠狠地震了一把,就像發生強烈的地震一般,當然,這一切也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

“何等霸道的功夫!我什麼時候才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李逸被他們深深地被震撼了。

“沙問天,少在本作面前裝腔作勢!不要以爲本座就不敢收拾你!略施懲戒,希望你能夠規矩點!”

啪……

狠狠地一記耳光就毫無徵兆的打在了他臉上。

沙問天竟然一點察覺都沒有,就這樣被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衆人心裏都很清楚,這沙問天是飛沙幫的大長老,這飛沙幫與太白山的關係,就像烈火宗與玄冰殿的關係一樣,水火不容,不死不休,一見面就是對掐。

沙問天狠狠的震動了一下太白大殿,以顯示自己的實力,可沒想到,卻被雷母當着衆人的面,扇了一記耳光。

這不僅僅意味着他的功力無法與雷母相比,更意味着這一次丟人丟大了,要是傳出去,那在武風大陸上,就是一個笑柄。

“你……”沙問天怒不可遏。

“沙老弟,我們這一次是談重要事情的,連烈霸天和韓鳳來都把手言和,你是不是也應該放下門派之見和個人恩怨,解決眼前的危機?”中土崑崙門大長老——嶽中奇說道。

“沙問天,這一次可是你的不對,剛到這裏,就想對後輩們動手,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想欺負我們女人,也得看時候!”北海玄冰殿大長老——韓鳳來很不客氣的說道,他最這個飛沙幫陰險的沙問天是極爲的看不慣。

剛纔太白大殿之內的一震,雖然僅僅是一瞬間,卻是使用了強大的精神攻擊,如果不是雷母暗中消弱這股霸道的精神攻擊,恐怕一千多太白山弟子的靈魂都被他攻擊了,可以說,這是飛沙幫和太白山在暗中較勁。

不過,這點小動作,高手之間看得清清楚楚。

“沙老弟,說句實話,你剛纔的行爲,實在是讓我們不恥與你爲伍,男子漢大丈夫,做事情應該光明正大,不要在背後玩些陰險的花招,如果你對老子做這些陰險的事情,我可不會僅僅扇你一耳光,而是直接烤了你!哼!卑鄙無恥的東西……”南林烈火宗大長老——烈霸天怒不可遏的吼道。

這烈霸天那是直性子,有啥說啥,不會拐彎抹角,他們烈火宗想來看不起經常使用陰謀詭計的飛沙幫,自然,飛沙幫知道這烈火宗一個個都是閻王爺的火爆脾氣,一般情況下不敢輕易招惹。 第0054章:麒麟如意印

沙問天看到這麼多人指責他,也不敢真的犯了衆怒。

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僅僅是和雷母妹妹開個玩笑罷了,也罷也罷,我給你陪個不是,這件事就不要提了,我們談大事重要。”

“雷大長老,給他一個臺階下,賣我一個面子。”嶽中奇暗中傳音道。

“賠不是自然有賠不是的樣子,不是說光動動嘴皮子就能夠解決問題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恐怕今後我們太白山無法在武風大陸立足了,各位說是不是?”雷母既給了沙問天一個臺階,但是,也沒有輕易地放過沙問天,畢竟,太白山作爲宗派界第一大派的地位在這擺着,如果就這麼輕易地放過了挑釁的沙問天,恐怕今後會有更多的人會表示不敬!

懲處那是必須的!

再說了,現在的太白山,擁有了聖子,能夠激發出太白守護,那實力已經不是以前的太白山了,而是一個擁有可以橫掃整個宗派界的第一大派,而且是穩居第一大派。

宗派之間的鬥爭,真正打的確實高手之間的爭鋒,激發出來的太白守護,擁有百息時間的無敵守護,也就意味着,在高手只見大戰的時候,完全可以秒殺對方的高手,只要解決了他們,整個宗派也就意味着滅亡!

高手之間過招,半息決定勝負、生死,更何況百息?

太白守護的無敵狀態,他們這些高手心裏都很清楚,這一次,他沙問天就是抱着一探虛實的心態來的,之所以進行一次強大的靈魂攻擊,就是想激發太白守護,一探虛實。

只可惜,他低估了雷母的實力,更沒想到其他幾個人一致的反對他,這讓他有點意外。

“說的也是,沙老弟,你不是有禮物送給聖子嗎?趕快拿出來賠禮道歉吧!”嶽中奇不希望把事情鬧大,連忙提醒。

“哦,對對對!我這裏有一塊補天石,那可是女媧補天遺落在混沌之中的寶物,特來送給聖子,以表誠意。”

沙問天拿出一個玉匣,數丈之外,就能夠感覺到那補天石發出的強大的能量波動,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氣息,一種凝如實質的精神能量。

“沙問天,本作本來沒想着要對付你,可是,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竟然拿這種大凶之物送給聖子,真是居心不良。”

“雷大長老,你這可是冤枉我了,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拿出我們飛沙幫的鎮幫之寶作爲禮物,送給聖子,你不但不承情,反而污衊我,這是不是有點不太近人情?再說了,我是送給聖子的,至於聖子要不要,應該由他來決定,而不是你這個大長老。”沙問天臉上帶着憤怒,可是心中,卻自鳴得意。

“你不是不想讓我探得虛實嗎?我看你這一次如何接招,只要聖子收了我這補天石,絕對讓他變成傻子!”

沙問天心中暗想。

實際上,來之前,他已經做了一系列的精密打算。

“沙老弟這句話說得在理,送給聖子的禮物,自然有聖子來決定,再說了,既然太白山找到了能夠激發太白守護的真命聖子,我們也想一睹他的風采,還請雷大長老請聖子出來。”烈霸天爽快的說道。

實際上,不僅僅烈霸天有這種想法,其他各個門派也都有這個想法,畢竟這可是關係到他們門派未來的事情,誰都想探一探太白守護的威力。

這也是烈火宗和玄冰殿能夠把手言和,共同來太白大殿的重要原因之一。

“哈哈,你們二位是不是也是這個意思?”雷母掃了一眼嶽中奇和韓鳳來。

“不錯,真命聖子的出現,關乎整個武風大陸宗派界,我們玄冰殿自然想見識一下。”韓鳳來斬釘截鐵的說道。

“雷大長老,見一見你們太白山的真命聖子,是我們共同的願望。”

“哈哈,真命聖子可不是你們相見就能夠見的,就憑沙問天手上的那塊破石頭,就想真命聖子,我們太白山什麼寶貝沒有,怎麼可能看得上那種破玩意,相見也可以,最起碼拿出讓聖子心動的寶貝出來,由聖子決定見與不見!”

雷母也不是吃素的,她知道沙問天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那補天石當中必有古怪,不然的話,這等蘊含天地法則的寶貝怎麼可能拿出來送人,很快就想出了應付的辦法。

那就是拿出足夠吸引聖子的寶貝,否則的話,免談。

衆人聽完之後,一愣,他們沒想到雷母會倒打一耙。

“哈哈,好,好,好!”沙問天一連說了三個好,直接拿出九個玉匣。

“這裏是九枚補天石,只要聖子願意出來一見,這九枚全部送給聖子當禮物!你們幾個也拿出壓箱底的寶貝出來吧,別藏着掖着了,不過,醜話說在前面,聖子收了寶貝,那得爲我們排憂解難,幫我們一個小忙,各位說是不是?”沙問天完全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說的不錯,我們此次前來,確實有要事和聖子、聖姑商談,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沙老弟把九枚補天石都拿出來了,我們崑崙門自然也應該拿出一件寶貝,這是一枚由崑崙暖玉精髓雕刻而成的‘麒麟如意印’,具有辟邪擋煞、化解白虎戾氣、鎮宅辟邪、增添祥瑞之氣的作用。”嶽中奇自豪的說道。

只見那羊脂般的暖玉雕琢而成的圓形印章,玉質細膩,通體晶瑩剔透,遠看如一泓清水。雕工極爲精細,麒麟背部細小的鱗片熠熠泛出暖光,麟須上揚,似乎風吹能動。

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這絕對是怒天級別以上的寶貝,具體的品級確實無法評價。

它讓所有人都嘖嘖稱讚,連雷母都動容了,那九枚補天石一下子就黯然失色了!

“既然嶽兄都拿出如此寶貝的東西,我們烈火宗送給聖姑一滴火螭精血,我想聖子應該不會介意的吧。”烈霸天拿出一枚火紅色的晶體,用玉匣盛放着。

那晶體就像一團火耀眼的一般。 第0055章:玄冰蓮臺

雖然說,這火螭屬於火屬性的兇獸,但是,那也是極爲罕見的兇獸,這火螭精血的價值不亞於兩枚補天石。

“我們送的禮物也是給聖姑的,這是玄冰蓮臺,十萬年開花,十萬年結子,十萬年化臺,可以說,擁有這座蓮臺,就像擁有了一座移動的堡壘。其強悍的防禦力,不用我說,雷大長老心裏也應該明白了!”韓鳳來淡淡的說道。

實際上,這玄冰蓮臺最珍貴的是蓮子,幾乎所有的精華都在蓮子當中,可惜的是,這個蓮臺僅僅是一個空蓮臺而已。

雖然如此,它的價值也在火螭精血之上,尤其是對凌步搖這樣的女孩子來說更是意義重大,不僅僅能夠給予她足夠的防禦力,還能夠美容養顏,永遠保持水嫩的肌膚,這種功能,對女人的殺傷力極大。幾乎是每一個女人夢寐以求的寶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