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縷一呆:「小姐?你讓奴婢給這個庶女道歉?「翠縷可是蘇相府里的一等大丫鬟,和蘇羽葭是一起長大的,相當於相府的養女,等於是半個千金。可她是相府的半個千金。尋常官僚的嫡女見了翠縷,還得笑著喊聲「姐姐」。

比起墨家堡的庶女,翠縷的身份低不到什麼地方去。

蘇千金哼了一聲,說道:「去,不過,你知道,該怎麼道歉的。「

翠縷會意,笑了笑,說道:「奴婢明白。「袖子一挽,跑到快恢復冷靜的墨嬌玉前面,一躬身,碰地一下,又撞了墨三小姐的下巴!

周圍的人都看得傻了。

「墨三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翠縷做出極為慌亂的樣子,卻故意讓墨嬌玉看到自己嘴角的淺笑,」奴婢真不是故意的。奴婢是來向墨三小姐道歉的。剛才奴婢不張眼,碰倒了墨三小姐……「

「翠縷,「蘇千金悠悠地走出,」你也真不像話。不知道今天太子接見三小姐,是三小姐的大日子嘛?「

墨嬌玉雙拳緊握,她自幼在母親身邊,言傳身教,自謂自己也算是鬥心眼的高手了。

可沒想到,當接近權力中心時,超級高手才真正出現。

怎麼辦啊!墨嬌玉快氣炸了。如果不還手,看蘇千金的樣子,會繼續破壞下去。

如果換手,那自己的小清新形象就……

蘇千金笑容依舊:「翠縷,不張眼睛的,還不趕緊扶這墨三小姐?」

墨若琳本來跟著墨嬌玉,她親眼看到翠縷在攙扶墨嬌玉的時候,狠狠地擰了墨嬌玉的手腕一把。

墨若琳嘴角微翹,卻故意趕緊躲得遠點,好像膽子很小不敢接近貴人的樣子~!

結果墨嬌玉想換個人手攙扶都做不到。

終於挨到太子的座前,墨嬌玉鬆了一口氣,大聲說道:「臣女墨嬌玉,見過太子!「

墨若琳也跟著跪下了。 終於挨到太子的座前,墨嬌玉鬆了一口氣,大聲說道:「臣女墨嬌玉,見過太子!「

墨若琳也跟著跪下了。

太子疑惑地看著墨嬌玉,說道:「你就是墨家小姐?「

一邊的太監說道:「殿下,這正是墨家小姐,墨嬌玉。」

墨若琳是出過丑的,太子自然認識。

但是墨嬌玉,太子真的沒注意她!雖然她就坐在太子的眼皮底下!

墨若琳被眾多庶女打的時候,太子遠遠地,看到有個人在護著她。

「墨家今天來了幾位千金?」皇后問道。

墨嬌玉毫不客氣地把墨兮媛給遺忘了:「就三位。「

太子上下打量著墨嬌玉:「墨三小姐,我看到墨二小姐被人打的時候,有人護著她。剛才也聽人說,那人也是墨家的小姐……」

墨嬌玉心頭的歡喜,被瞬間撲滅!

見了鬼~!

太子怎麼會注意墨兮媛那個醜八怪?!

墨若琳則是神色微微一動。她想到的,不是墨兮媛曾經護過她,而是——

墨兮媛居然引起太子的注意了。

所以,她什麼都沒說。

墨嬌玉一咬牙:「不錯,正是臣女。」

墨若琳雖然不抬舉墨兮媛,但是看到墨嬌玉如此無恥地說她維護過自己,也不禁一陣噁心。

不過,自己以後,怕是真的要求著墨嬌玉保護自己!

墨嬌玉有多懂事,齊王早就見識過了。

指黑為白,陷害姐妹……果然「懂事」得很。

不過,他倒鬆了一口氣。

太子有些遺憾。他當時看到墨兮媛在奮力保護和安慰墨若琳了。不料,近看之下,讓他有些失望。

那個小小的瘦弱的身影,沒理由的,讓太子感到一種親和感。

「誠兒,你和墨小姐多聊聊吧。」皇后欣然說道。她本來也沒注意墨家三小姐。不過墨若琳一到跟前,嬌花一般艷麗靈巧,給皇后留下最完美的第一印象。

「是啊,皇兄。」齊王也露出笑容,彷彿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墨小姐秀外慧中,是很優秀的女孩。」

太子不善於推脫,訕訕地說道:「有勞墨小姐了。」

墨嬌玉嬌柔地攙扶著太子:「殿下,臣女新學了琴曲,不知殿下可有興緻?」

太子生性羞澀,敷衍地點著頭:「既然墨三小姐想請,本宮願意聆聽天音。」

蘇千金被曬在一邊,依舊儀態萬方,如畫中人物,她湊向皇后:「娘娘,臣女陪娘娘一起,聽聽墨三小姐的琴技吧。」

皇后也不願意冷落了蘇千金,畢竟蘇千金背後是蘇相,而且蘇千金的溫雅讓皇后十分滿意。皇后親熱地拉過蘇千金的手:「好好。蘇千金的琴技,也是帝都知名的。有蘇小姐品賞,墨三小姐的琴技,怕是要出名的。」

這句話,已經把蘇千金和墨嬌玉,分出了等級:墨嬌玉畢竟要低蘇千金一格!

墨嬌玉的指下一頓,憤恨的眼神,掃向蘇千金。

蘇千金悠閑自在地陪在皇後身邊,瀲灧的眼神下,隱藏著冷光。

墨嬌玉,你敢跟我斗,我叫你生不如死。 蘇千金悠閑自在地陪在皇後身邊,瀲灧的眼神下,隱藏著冷光。

墨嬌玉,你敢跟我斗,我叫你生不如死。

所有人都做聆聽狀。

齊王卻抬起頭,向遠處一棵樹上張望。

某人正高坐樹上,有吃有喝。

外加看戲。

墨兮媛本來酒量很好。

但這個小身體可就差的狠了。

暖和的太陽下,酒足飯飽,她很快就暈乎乎的。

睜眼一看,四周是昏暗而熟悉的場景。

清露坐在身邊,正湊著燭光做綉工。

墨兮媛揉揉生痛的腦袋,漸漸回憶起在宮宴上的情形。

「清露,我是怎麼回來的?「

她記得她喝醉了。

應該是,墨兮媛本尊這個小身板,被她灌了太多的酒,結果喝成一隻醉貓。

「姑娘,是端木世子親自送您回來的。「清露說著,有些羞答答的。

畢竟,端木暗俊美而不失英氣的面容,是帝都所有少女的懷春對象啊。

何況,端木暗還救過清露一次!

「他送我?「墨兮媛有些意外,使勁搖了一下腦袋,「他怎麼會送我?」

清露臉更紅了:「姑娘,他親自把您抱回來的。」清露也明白,墨兮媛在擔心什麼,「端木世子沒有走正門,直接上了飛燕樓,正好遇到小紅。」

墨兮媛這才吁了一口氣,她並不希望墨家堡的人,都以為端木暗跟她走得很近。又瞥了清露一眼,卻意外地發現,這個丫頭,滿臉雀躍之色。

「清露?你高興什麼呢?」墨兮媛問道。這個丫頭,不會以為自己的姑娘終於攀上了高枝吧?

「姑娘,好消息啊。」清露臉色溫柔,放下針線,「大小姐終於倒霉了。」

根據清露所言,墨雲天一回家,就一耳光把墨彩靈抽到了牆上!

若不是墨熙恆在家,拚死替墨彩靈擋住,墨彩靈一定會被墨雲天一掌擊死!

現在,墨彩靈已經成為帝都眾多上流貴女中,最大的笑話!

墨兮媛慢慢地吸著茶水,沒有太多的驚喜。

就沖墨彩靈鞭打她的那一百多皮鞭,墨兮媛認為,這個懲罰,實在太輕了。

同樣是公主的兒子,墨熙恆卻絲毫沒有親妹妹的慘無人道!聰明卻遠超過墨彩靈。

「那墨嬌玉呢?「真正危險的,是這個看上去嬌俏溫雅的三小姐。

正說著,小紅已經進門了。

臉上儘是緊張之色。

墨兮媛看著小紅:「小紅,有什麼壞消息嗎?「

小紅把手捏了又捏,才說道:「五小姐,聽說,墨三小姐這次,在宮裡得到了太子的青睞?」

墨兮媛眯了一下眼睛,說道:「可能吧。」太子看上誰,跟她墨兮媛有什麼關係!

小紅卻緊張得臉色都發白了:「奴婢聽回來的奴才們說,三小姐這次在宮裡,落下了『姐妹友愛』的仁慈名聲,被太子看中了。連正經嫡出的蘇小姐都被她壓下了風頭。「

「什麼?「墨兮媛倒是一愣,「她還姐妹友愛?」

清露從旁替小紅解釋:「姑娘,聽說,二小姐在宮裡,挨了庶女們痛打,是三小姐奮不顧身,替她遮擋,正好被太子看到了。太子心底是最慈善的,由此對三小姐很有好感。」 清露從旁替小紅解釋:「姑娘,聽說,二小姐在宮裡,挨了庶女們痛打,是三小姐奮不顧身,替她遮擋,正好被太子看到了。太子心底是最慈善的,由此對三小姐很有好感。」

墨兮媛這才明白,墨嬌玉居然把自己的事,搶過去做她的功勞!這要有多不要臉的臉皮啊!

小紅也露出好笑又緊張的表情,說道:「小姐,奴婢就是糊塗了。三小姐這個人,從來沒可憐過任何人的!奴婢當初是她貼身的丫鬟,對她再了解不過。就連大少爺挨堡主的打,三小姐都沒勸過一聲的,何況是而小姐?再說了,三小姐怎麼可能去護二小姐?她從來都說,二小姐才不是老實人,一肚子心眼子不比別人少。三小姐怎麼能替二小姐挨打?怎麼聽,我就怎麼覺得古怪啊!」可憐的小紅,小臉上一副「我的想象力被刷新極限了啊」的表情!

墨兮媛掃了小紅一眼,果然,小紅是最了解墨嬌玉的。她淡淡說道:「沒什麼。其實護了墨二小姐的,是我。」

兩個丫鬟相互看了一眼,有些吃驚,但是又都帶著「就知道是如此」的樣子。

「姑娘,你怎麼把這個功勞,讓給墨嬌玉呢?」清露憂愁不已,「太子看中的,是您啊。」

「呵。」墨兮媛聳了聳肩肩膀,「清露,你覺得,我傻不傻?」

清露看著墨兮媛,搖搖頭。

「我只不過是趁勢勸墨若琳趕緊去找墨嬌玉,去保住她那條命。不然,墨若琳怎麼能聽話?」墨兮媛對自己的丫鬟,並不保留,因為沒保留的必要!「墨若琳那麼能裝,我怎麼能不讓她盡情表演呢!你們等著吧,讓墨嬌玉先樂呵著。她的難題,才剛開始。「

碧月樓里,柔雲公主正在為墨彩靈上藥,墨彩靈不時發出一陣一陣殺豬似的慘嚎。

墨雲天這次,真的是被墨彩靈給氣到了,恨不得把墨彩靈打死。

直接取過墨彩靈自己的鞭子,在墨彩靈身上抽了不知多少鞭!

那樣子,是真的動了殺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