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嘛!剛剛還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現在又是一臉的道貌岸然,真是氣人!

楊薇想着,不由得臉又紅了幾分,更是把頭恨不得埋進自己的胸口裏,對於這法海大師的問話,是直接拋在了腦後。

什麼實力不實力的,在這場合下,還重要嗎!

而反觀那江北。

現在也是極不自然。。

且不說這個,就說他現在,別看他已經有了家室,但是對於這些情啊愛啊的,是真的沒什麼觀念,作爲一個富二代,只有享受生活纔是最爲重要的,不然真是對不起老爹,就算是在萬魔宗,也得享受。

當然,現在的江北也遠非當初的小白可比,先有候煙嵐。

後來又有了林沐雪那丫頭追人追到了造化門,忒熱情,江北要是看不出來這楊薇什麼想法,他真的可以回家睡大覺了。

尤其是看到這楊薇滿臉羞憤的樣子,嗯……保守估計,這個羞應該佔了百分之九十九,至於憤,實在是太少了。

而且,最爲讓江北覺得難受的是,以前自己英俊帥氣,林沐雪主動追求自己,也就算了!

但是現在!他都禿了!他都禿了啊!還裝的是個和尚!怎麼還能這樣!

我真沒想沾花惹草的……

難道,隨着自己的實力提升,自己的魅力也提升了?

撇了撇嘴,這特麼不合常理吧?

“小辣雞兒,本尊帥不帥?”江北一道神識竄進了識海里,一臉嚴肅的問道。

小魔靈傻了……

也不繼續修煉神識了,睜開了迷茫的雙眼,傻愣愣的看着自己這偉大無上的主人……

“主人,我偉大無上的主人,這世間,又有何人能跟您比英俊呢?”

“您在我的心中,便是那天上的星辰,您便是夜空中那最亮的星!”

“主人,告訴我,是哪個吃了屎的敢讓我的主人懷疑自己!我偉大無上的主人,你你告訴我!我出去幹翻他!”

小魔靈站了起來,那叫一個義正言辭。

肉眼可見。

江北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

賊尼瑪。

哪個吃了屎的……

“滾吧……爲父懂了。”江北擺了擺手,真是懶得跟他說話了。

與此同時,別墅內。

“吃了屎……呃……那個楊薇姑娘?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江北傻愣愣的又問了一遍。

這個時候,江北還是深刻意識到,還是裝傻來的最靠譜,談情說愛的,還是算了。

大白天呢……別鬧!

“嗯,嗯,挺好的。”楊薇抿着嘴,不清不楚的答道,只是還依舊在那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臉紅的啊,嘖嘖嘖,都要滴出水來了吧?

江北雖然自詡是個老司機了,但是畢竟只上過一次車啊!還沒怎麼摸過方向盤呢,現在又來了個楊薇。

他也有點懵,不由自主的摸了一把這大光頭。

莫非……魔門的人都喜歡他這種類型的猛男了?

可是老哥也沒咋地啊……可能是與他天天不修邊幅,在賭上裏快樂有關吧,搞不懂。

“楊薇姑娘,要不,你試試你的實力如何了?”江北搓着手,一臉尷尬的問道,也沒站起來,可能是給忘了。

“好,好……”楊薇答應一聲。

而江北,也不過是爲了打破這尷尬的氣氛而已,他怎麼能不知道楊薇已經晉級成功了呢?

總得找點事情做吧?

下一刻。

在江北目瞪口呆之中,只見楊薇運轉起了自己的功法。

瞬間!周身深灰色,甚至接近於黑色的霧氣蓬勃而出!

這是……

江北當時心裏就是一驚。

楊薇也是驚訝的擡起了頭,滿臉吃驚的看着江北。

“法海大師……我這功法,好像不太對,還有那道魔氣!”楊薇有些緊張,修煉十餘載了,突然功法說變就變了,她能不吃驚嗎!

雖然還是之前的功法,但是那魔氣卻是隱隱還在自己體內攪動着。

當然,已經是按照此前這滅法大師的衝撞路線走的……

這到底是怎麼了! 此時。

楊薇呆呆的看着眼前這法海大師,整個人已經驚的魂不守舍了。

“楊姑娘,你怎麼了!”江北也是頓時一驚。

神識透體而出,直接看穿了楊薇體內的靈力流動!

而與之格格不入的,不正是自己的那道靈氣嗎!甚至可以說是魔氣都毫不誇張!純黑色!

不對勁!這不對勁!

自己的這道魔氣,並非是與楊薇的靈力格格不入!

反而是……更像是在引導着她!如何按照吞天功法的方式來運轉自己的功法!

江北當時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楊薇會不會有危險!

可是再看去,楊薇除了面色有些驚慌之外,她的身體並沒有做出什麼反抗的舉動。

而隨後,她彷彿也是明白了什麼……竟然……緩緩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江北驚了。

大姐,您這表情讓我看着實在是有點難受啊!我這又要破功了!

我苦修了二十餘年的童子功……不對,吞天魔功……

好煩。

一時間江北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而反觀楊薇,此時已經隨着那魔氣的帶動,開始自如的運轉起了自身的功法。

整個人的氣勢已經較之前有了明顯的變化!更爲強勢,也更爲鋒芒畢露!

這……

也就是實力還不過是合谷三階。

片刻之餘,這一**法的運轉終於結束,整個一個大周天結束之後,楊薇非但沒有停下來,而是更爲激動的繼續!

而讓江北真正駭然的,也就是此時的局面!

他的那道魔氣,非但沒有和楊薇體內自身的魔氣有什麼衝突,反而……還是在緩慢的融合!

一時間,楊薇臉上的表情也是一片漲紅,並不如剛剛那般享受了,反而更是覺得痛苦萬分!

額頭上的汗水,開始嘩嘩的往下流。

江北瞪大了雙眼,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不對勁啊,他可是按照小魔靈那麼說的啊!

怎麼可能還有錯!

唯一能讓他覺得還算欣慰的是,此時的楊薇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反應,如果楊薇因爲他這一道魔氣有什麼什麼三長兩短,江北真是心裏過意不去。

而且七日後的萬魔宗大比,他也只能乾瞪眼。

至於楊薇手下的那些小弟子,實力實在是太弱了,而且他並不能完全放心。

“呃……啊!”楊薇又是一陣低吟。

可此時的江北,哪還有什麼閒心去感受這聲音的美妙。

只能緊緊盯着楊薇的身體,這曼妙的身體,此時已經是周身漲紅,而那俏臉,更是紅得一塌糊塗。

這是……活像是要爆體而亡的感覺啊!

“脹,太脹了,法海大師……”楊薇低吟了出來,整個人異常的難受。

江北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嗎!你跟我說脹,難道我還能拔出去?哦不……難道我還能把難道魔氣給弄出去?

已經開始和你體內的靈力融合了啊!

良久……

就在江北都忍不住在心中開始求佛珠保佑的時候。

“噗……”一聲清脆而尷尬的聲音,頓時從那個不可描述的地方發出。

瞬間!整個別墅裏的空氣極爲曖昧,也很是尷尬。

而隨後,一團濃厚的灰煙從楊薇的身下升騰而起。

如果不在意這個煙霧出場的位置,這眼前,絕對是個半仙女半魔女的姑娘!

但是,此時……

江北懵了,楊薇絕對比江北懵逼的程度更甚!

那剛剛還通紅的俏臉,瞬間雪白一片,隨後,更是整個人都把頭埋進了胸口。

好在這倆東西還是足夠大的,讓江北看得不是那麼違和。

“奇怪,剛剛是什麼聲音?楊薇姑娘,你有沒有聽到啊?”江北也是極爲尷尬,他能意識不到嗎!

明明就是這楊薇放了個屁……

但是這麼大的美女,放在以前妥妥的是個清純類型的大校花。

可是現在,就特麼在自己面前,衣裳溼透,什麼都做不了那不是問題,問題是人家當着自己的面放了個屁!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