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不是喜歡欺侮人嗎?感覺怎麼樣?這種滋味如何?”沈中玉蹲到祈禱身邊,用手托起他的下巴,問道。

“你是修者!別以爲是修者就了不起,我大哥是修真界陰花教的弟子,你打傷了我,我大哥一定會來給我打場子的,小子,怕了吧,哈哈哈哈,我大哥現在正帶着一些師兄弟,在我家裏作客呢。”祈禱說道。

“陰花教,很強嗎?我怎麼沒聽說過?”沈中玉確實沒有聽說過陰花教,不過聽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名門正派,能夠出現在世俗界的弟子,修爲也不會超過天階,因此沈中玉並不俱怕。

有伽藍蜀在手,雖然一天只能使用一次攻擊,但是,沈中玉有把握一次收了對方四人,當然,以他目前的實力,一次收入四人進入伽藍界,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不過有例外,如果是對方自願進入伽藍界的話,沈中玉可以一次收數十人。

“小子,你給我等着吧,我已經通知了我大哥,相信他馬上就會到了,今天無論如何,你是走不出魏犁郡的。”祈禱說道,雖然身體上傳來了劇烈的痛苦,但他還是擠出了一絲笑容。

“聒噪!”沈中玉一手拎住祈禱的衣領,另一隻手啪啪的抽了祈禱幾記耳光。祈禱的臉瞬間就變得像一個豬關一樣。

“住手,大膽狂徒,在我魏犁郡撒野,活得不耐煩了嗎?”突然,遠處傳來數道虹芒,人還未到,一陣粗野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沈中玉早就感應到這幾人了。來人一共六人,修爲最高也不過是玄級五級。因此他並不俱怕這些人。

心意一動,伽藍界瞬間融入了現實世界之中,他之所以連扇祈福幾記耳光,主是爲了激怒這些人,讓他們自己進入伽藍界之中,只要先行困住四人,剩下兩人便不足爲俱。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出手傷人?”突然,沈中玉面前出現了三個人,這三人的修爲都達到了玄階五級。身上泛着微微有黑光,可以看出,他們隨時準備滅殺沈中玉。

“你又是什麼人,我出手傷人與你何干?”沈中玉不屑的說道。此時他根本 不懼這三人,因爲三人已經闖進了伽藍界所佈的陷井之中,只要自己願意,三人瞬間就可以化成飛灰。他在等,因爲他感覺到還有三人即將趕到。沈中玉想多收一人。

“大膽惡徒,居然光天化日之下當街傷人,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滅了你這惡魔!”一名長相俊秀,看上去二十多歲的青年望了一眼被沈中玉抽昏過去的祈禱後,衝沈中玉說道,然後招出一把黑色的扇子,向沈中玉攻了過來。

“找死!”沈中玉不能再等下去了。“都給我定!”

眼見青年發起了攻擊,另外兩名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的修者也瞬間行動,一左一右的攻了過來。

如果換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被嚇破了膽了,只見三人渾身黑氣籠罩,這些黑氣瞬間便化作一片黑霧,向着沈中玉罩了過來,隱隱的可以聽見黑霧之中,有淒厲的吼叫聲傳出,就連沈中玉也覺得關皮發麻。不過沈中玉的反應並不慢,心意一動,伽藍界便收入了體內。

周圍圍觀之人都是一些普通人,雖然他們也知道這是有一些可以飛天遁地的強大人物,但是何時見到過此等南面,因此早已經嚇得四散逃去。

沈中玉並沒有急着去殺掉三人,因爲此時如果殺了他們,自己會受到伽藍界的反嗜,並不是沈中玉怕,而是還有三名魔修,如果自己被伽藍界反嗜的話,接下來對付那三人會很困難。

“你先離開此地。快”沈中玉衝那名小男孩吼道。

小男孩子早就嚇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以他一個普通人,離沈中玉又很近,雖然那豐名修者並的黑霧並不是針對小男孩,但是,那淒厲的吼叫聲音餘波也不是小男孩可以承受的,如果不是沈中玉及時將三人收進了伽藍界,恐怕小男孩早就會這些音波攻擊給震成了白癡。

聽到沈中玉的聲音,小男孩回過神來,轉聲向遠方跑去。

“既然已經來了,又何必再隱藏了呢?難道非要我把你們一個一個給揪出來?”沈中玉注視着前方,將腳踏在了祈禱的身上。

“這位兄弟,別誤會,我們並不想與你爲敵。”突然,沈中玉不遠得的空間一陣波動,三名身着青色長袍的青年現出身來,其中一名青年衝沈中玉一抱拳,笑着說道。

本來他是繼祈用年三人之後第一個到達此地之人,就在祈永年三人發起進攻的時候,他也準備出手,但是,祈永年三人瞬間就消失了,而沈中玉的身上根本就沒有發出一絲的真元波動,因此他停了下來。

他不是傻子,三名玄階五級的師兄在眼前這個少年手中,連一回合也沒走過,以他玄階三級的修爲,上去也是送死。

“是嗎?不過你們膽子不小,修魔者,居然敢出現在世俗界,難道就不怕被正道修者圍殺嗎?”沈中玉冷冷的說道。

“沒錯,我們是魔修,可是我們並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情,那些名門正派應該不會爲難我們吧,"安風府說道.(忘了給這名魔修起名字了,不過他出場不多,隨便叫個名字吧!)

"是嗎,我怎麼覺得今天如果不是我展現出讓你們忌憚的實力話,早被你們合力擊殺了呢?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讓自己處在危險之中,如果每天都提心雖膽的,一點都不好受!"沈中玉衝安風府等人說道.

"兄臺請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們什麼也沒有看到,我等不會爲難兄臺的,包括以後."安風府突然說道.確實,先前沈中玉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震住了,因爲沈中玉身上根本看不出真元力波動,要麼是普通人,要麼是修爲比自己等人高深.能夠無聲無息的讓三名玄階五級的修者突然消失之人,安風府不會傻到認爲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安風府雖然與祈桓等人是同門師兄弟,但並沒有很深的感情,修魔者都是自私人,他們不會去爲別人拼命.其實就算是道修也一樣,都把自己的性命看得很重要.

"是嗎,不過我不認爲你們不會說出去,除非你們都死了,因爲只有死人才會好好的保守祕密."沈中玉淡淡的說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個道理沈中玉自然明白,況且如今武道沒落,沈中玉不保證放過安風府等人之後,他們把消息透露出去會沒有眼尖之輩看出什麼端倪來.唯今之計,只有拼盡全力,將三人同時殺死.

"小子,別以爲我們怕了你不成,兄弟妹,你們都聽到了,他的意思是不可能放過我們三人,那麼我們只有跟他拼了,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他一起.在這世俗界,還不可能出現他些老不死的修真者,與他相拼,我們或許還有一絲活命的機會."安風府突然轉過身子,對身邊的兩人說道.兩人並沒有作聲,他們彷彿真的明白了安風府的話,上前一步站在了安風府的身旁.

殺!安風府大吼一聲,突然,發難,只不過他的掌力不是針對沈中玉,而是站在他身邊的兩名同門師兄弟.二人沒想到安風府居然會出手偷襲自己.被安風府打得猶如斷線的風箏,向着沈中玉飛了過去.

果然夠狠.沈中玉早就在防三人,只見他兩針一點,兩絲暗紫色的火焰瞬間打入了兩人的身上,兩人被偷襲在先,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化爲了飛灰,可憐二人到死都不知道,其實三人真要齊心一些,沈中玉並不見得會殺得了他們三人.

安風府偷襲了兩位同門之後,轉身便逃離了現場.可是沈中玉又豈能讓他這樣輕鬆離去.

"想走,沒那麼容易!斷水"直接一記強大的散手,只見突然間彷彿風去變色一般,一股龐大的氣浪瞬間向着安風府籠罩了過去.

安風府大驚,只覺得一股死亡的氣息瞬間籠罩了自己,本來以爲兩位師弟再不濟,也可以阻攔一下沈中玉,沒想到沈中玉體內居然有一種怪異的火焰,兩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燒成了飛灰.如果此時自己不轉身應戰的話,只會被這強大的氣浪瞬間震得粉碎.

倉促應該的安風府,根本就沒辦法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況且沈中玉的掌力之中,還夾雜着一道焚天冰炎,只見安分府整個人瞬間被凍成冰塊,掉落在地上,摔成了一堆冰渣.

三更了今天,各位書友,註冊個賬號,收藏一下吧,小夢不求你們給什麼貴賓票之類的,只求你們收藏一下而已,耽誤半分鐘罷了。晚上還有更新的,如果你們收藏多了,說不定小夢今天大暴哦! 滅殺了安風府三人之後,沈中玉並沒有在原地多作停留,而是速度的離開了此地.他想確定一件事,如果先前自己沒看錯的話,那個小男孩應該是傳說中的混沌聖體.

修練界有幾種體質堪稱極品體質.五行靈體,身具五行屬性,不管修練哪一類的功法,成就都不可限量.據說三萬年前,道修一脈出現的神階修者就是五行靈體.

先天靈體,天生百脈具通,可以處行吸收天地元氣,如果修練的話,成就不比五行靈體差.

先天陰陽體,同時具有陰陽兩種屬性的體質,這種體質十分罕見,就算出現了,如果不同時修練一陰一陽兩種相輔的功法,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成就.不過如果修練的是陰陽兼併的功法,成就猶在先天靈體之上,畢竟陰陽二氣乃是凌駕於五行元力之上的存在.

混沌聖體,被喻爲逆天體質.修者都知道,混沌生陰陽,陰陽生五行,所謂混沌,乃是宇宙的本源力量,普通修者不達宇級,根本不敢去吸收混沌元力,而混沌體質,居然天生可以吸收這種宇宙本源力量.由此可見混沌體質的可怕.

另外還有一種空屬性體質,平眼看來,根本不能修練任何功法,可是這種體質一經激活的話,不這什麼屬性都能夠吸收,這種體質進階只需要能量,草木精氣,天地元氣,五行靈氣,混沌元力等等等等,但凡是能量,都可以吸收.古的天才,創出九變玄功,可以將一些帶五行的體質改變爲空屬性的體質,而沈中玉很幸運,居然作了九變玄功的傳人.因此他的體質現在就算比不上混沌聖體,但總有一天,將進化成空屬性體質!

修練九變玄功的人,對修者體質的屬性很敏感,因此沈中玉一眼便看出了那個小男孩子體質的不凡。如今已經滅掉了安風府等人,至於祈桓,他們反正在伽藍界中,殺他們不過是遲早的事情罷了,因此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個小男孩,如此天賦體質的修練苗子,不管是誰見了都不願意放過。雖然沈中玉沒有收弟子的打算,但可以代師收徒,相信到時候餘空塵見到這個混沌聖體的弟子,也會很滿意的。

在沈中玉那龐大的神識感應之下,很快便發現了小男孩子的蹤跡。沈中玉只不過數息之間,便來到了小男孩面前。

“別殺我,我什麼都沒看見!”小男孩從小就聽長輩們說起過這世界上有一些人很強大,只要他們不樂意,隨便動動指頭,就可以結束一個普通人的性命。因此就算小男孩再不懂,也能夠看出來先前那些人都是修者,而沈中玉能夠平安無事的出現在自己面前,肯定是比那些人還厲害的。

“我不會殺你,你想親手爲你姐姐報仇嗎?”沈中玉說道。眼下這小男孩給自己的第一映像並不好,不過他是小孩,害怕也是很正常的事。

“姐姐?二狗子說看見祈少爺把姐姐殺死了,你能幫我給我姐姐報仇嗎?”小男孩想起自己的姐姐,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開了他們姐弟兩,是姐姐給人洗衣服,賺一點小錢來把他養這麼大的。沒想到姐姐前天出去給人送衣服的時候,居然被祈福給捉走了。後來二狗子跑來告訴自己,姐姐已經被祈禱給害死了。

二狗子是小男孩子的玩伴,比他大了半歲,那天小男孩正在家裏給姐姐做飯,他想等姐姐送完衣服回來之後,就可以吃到晚飯,沒想到他做好了晚飯,等了將近一個時辰,還沒有見姐姐回來,平日裏姐姐出去送衣服,基本上都是不出一個時辰就會回來。因此他便去街上接姐姐。沒想到遇到了二狗子,說親眼見到祈福把姐姐殺死之後,丟進了護城河裏邊。

二人順着護城河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姐姐。因此小男孩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這兩天一直都在等祈福,終於在今天讓他給遇上了,他想祈福告訴自己,姐姐還沒死。

我真的是反派啊 沒想到讓祈福打了一頓,要不是沈中玉出現,說不定自己會被他們活活打死。因此聽到沈中玉問起自己願不願給姐姐報仇的時候,他再也不怕了,猛然想起眼前這個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年輕人是一個強大的修者,如果讓他幫自己的話,姐姐的仇就可以報了。雖然他不願意接受姐姐已經死去的事實,可是事實畢竟是事實。

“我憑什麼幫你,你是男子汗,就得保護好你身邊的人,如果連給你姐姐報仇的事情都要假借他人之手,就連我都看不起你。你叫什麼名字?”沈中玉柔聲說道。就在剛纔,他看到小男孩的眼中閃過一抹冷光。因此對他的看法也有一定的改變。他是一個普通人,想要去親手報仇,根本就 不可能。

“我叫盤古,大家都叫我狗蛋!可是大哥哥,我也想爲我姐姐報仇,我是男子汗,但是我根本打不過祈少爺他們。”盤古說道。眼中明顯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我既然來找你,就可以讓你擁有親自給你姐姐報**力量,你想擁有強大的力量嗎?”沈中玉說道。

“想,非常想,大哥哥你的意思是你可以讓我擁有強大的力量?”盤古問道。眼神中全是期待。他聽說過很多關於修者的故事,因此一直都在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夠飛天遁地,移山填海。

“我說過,我既然來找你,就一定可以讓你擁有強大的力量,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一會你會感覺到一陣吸力,但是,不要反抗。”沈中玉對盤古說道。然後拉起小男孩的手,心意一動,出現在了伽藍界之中。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盤古一眼便看見被定住的三位魔修,還有地上昏迷不醒的祈福,他很想直接衝過去打死祈福,但是那三人先前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現在想起來都一陣後怕,因此儘管他恨不得立刻殺死祈福,也同敢妄動。

“去把,殺了害死你姐姐你人,他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沈中玉心意一動,讓祈福醒了過來, 在這伽藍界裏邊,只要他願意,沒有人死得了,如果他要一個人死,這個人就算再強大,只要沒有超過宙級,根本就沒有反抗的餘地。

因此,只要餘空塵一日不收回伽藍界,沈中玉就一直會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盤古對沈中玉的話根本沒有任何懷疑,徑直走到祈福身邊,從地上撿起一塊大石頭,對着祈福砸去。此時的盤古根本沒有想到這樣會砸死人的,他只知道,是這個叫祈福的傢伙害死了自己的姐姐。此時他的心只有姐姐,因此一通猛砸之後,走接將祈福的頭砸的稀爛,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好啦,住手吧,他已經死了!”沈中玉不忍心再看下去,走到盤古的身邊,將他拉了起來,然後習意一動,祈福便消散在了伽藍界之中。

哇!儘管沈中玉不想讓盤古看到被砸得稀爛的祈福,但是,盤古回過神來,還是開始吐了起來。沈中玉很理解盤古,要知道自己第一次殺人的場面根本沒有如此悽慘,自己不也是吐得差點連膽水都吐出來了嗎?盤古畢竟才九歲,親手殺了一個人,還是如此殘忍的殺死一個人,也是情有可原的。

三名魔修雖然是修者,但是他們何時見到過如此殘忍的殺人畫面,因此臉色齊刷刷變得煞白。

沒有理會盤古,沈中玉徑直來到三人面前,說道:“本來你們可以不死,好好的呆在師門裏面多好,你們非要跑到世俗界來害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姐姐是你們殺死的吧?這些本來與我同什麼關係,實話告訴你們吧,我是武修,三萬年前,滅殺所有武修之人,有你們魔修一道,但這只是我殺你們的原因之一,如果你們本性是善良之輩,我並 會殺你們。只是你們本性邪惡,因此留你們性命,只會害死更多的人。怪就怪你們是陰花教的弟子,專靠吸收元陰元陽來提升修爲。”沈中玉沒有給三人說話的機會,直接將其抹殺。

之所以沈中玉知道這一切,乃是之前盤古在殺祈福的時候,沈中玉利用讀心術,瞭解到了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這件事的主使人居然是這六名修魔者。

來殺了三人之後,沈中玉帶着盤古,來到了石屋之中,給了盤古兩部修練功法,《紫氣訣》與《無相神功》。《無相神功》是一部武道修練之法,本來沈中玉想讓盤古也修練九變玄功的,只是同想到雖然他是混沌體,卻是無法修練此法。因此選了《無相神功》,之所以讓他同時修練道之一道和紫氣訣,乃是爲了以後掩飾自己武者的身份,不過紫氣訣也非尋常的道修功法。

沈中玉並沒有急着離開伽藍界,畢竟盤古還需要一些指點。

在伽藍界呆了一個月,盤古也達到了後天大成之境,比之自己當時要快上很多了,自己是天才地寶砸出來的,而盤古則是自己修練出來的。如今他已經開始修練紫氣訣,相很快可以達到人級頂峯。

這 個月來,沈中玉也修練了紫氣訣,沒想到居然很順利就達到了玄階,本來以爲是因爲武道修爲達到玄階的原因,可是當發現盤古根本沒有遇到這種情況,因此也只有把這一切歸功於九變玄功了。

沈中玉同時還在機關術上有了一定的成就,當然,只是煉器這一塊,如今他已經可以煉製出寶器了,雖然品質很低!不過還是對這樣的成就感覺到很滿意了。

求收藏!!!!!!!!!!!!!!!!!!!!!!!!! 沈中玉閉關這一個月以來,外邊並不平靜,陰花教派出數名高手,不停的在魏犁附近搜尋沈中玉的下落。陰花教雖然是魔教,但實力並不弱,這也是爲什麼陰花教弟子敢明目張膽到世俗界來歷練的原因。

六名年輕弟子被殺,還是年輕一代的傑出弟子,陰花教又豈肯善罷干休。不過一個月以來,陰花教內的高手都沒有發現殺死門內弟子之人的蹤跡,因此出來尋找線索的高手也回去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位長老還留在魏犁。

安通天,陰花教十大護教長老之一,修爲達到了洪級。此人一向心狠手辣,有血屠之稱。被殺的安風府,是他的玄孫!今年三十六歲,就已經達到了玄階四級,因此安通天對自己這個玄了格外的器重,此番安風府來世俗界歷練,本來安通天想派人前來保護他的,只不過安風府不喜歡自己總是在長輩的庇護之下,他想自己獨立。

本來安通天覺得這世俗界應該沒有什麼人能夠傷害到他們,再加上陰花教雖然爲魔宗,但是實力去是不弱,因此正道修者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對陰花教弟子進行獵殺。所以他也沒有讓人暗中保護幾人。、

只是他怎麼也同有想到,世俗界裏邊出了一個沈中玉,不但實力強橫,還是武修,當年各道聯合起來,致使武之一道從此沒落,神之一道也此從不能復出,如今沈中玉作爲一名武修,先不說能否解開這個中因由,就憑這宿命的世仇,他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打擊道魔等七道的機會。更何況沈中玉還是嫉惡如仇。

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盤古的修練已經進入了正軌,開始了深層次的閉關。因此沈中玉倒也 需要再去指點他什麼。

在伽藍界呆了一個月,將紫氣訣修練到了玄階二級階段,九變玄功也處於玄階二級。是時候去尋找一件法器了,更何況盤古也需要一件支器作爲本命法器,既然選擇了道修的功法作掩飾,自然就要掩飾得更完美。

雖然沈中玉自己也可以練製出寶器級別的法器,但是這種級別根本不是沈中玉所中意的。在他看來,最低也得達到法寶階段的法器,才行。

沈中玉沒有再回城裏,而是直接連夜啓程,向着南方走去。因爲盤古的原因,他在此地滯留了一個月,而一個月的時間,陰花教的高手足以趕到魏犁。

道修一脈,都有着自己的本命靈魂印記,特別是這些有門派的弟子,只要本人死亡,靈魂印記就會消失,因此沈中玉也明白,自己之前殺死了六名陰花教的弟子,他們一定會通過靈魂印記來找到自己,所以此番自己不能再去魏犁了。

“出來了麼?”郡主府內,一名鷹鼻老者突然睜開了眼睛。此是正是安通天,在魏犁守了一個月,無時不在注視着整個魏犁郡。洪級高手的靈魂力量何其強大,因此很快就發現了沈中玉的蹤跡。並非是沈中玉自己暴露出來。而是安通天從沈中玉的身上,感應到了安風府的氣息。

不消片刻,安通天已經鎖定了沈中玉。

此時的沈中玉正在叢林之間不停的奔行着,突然,他心中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主像被毒蛇盯住了般。“好強的殺手氣!”沈中玉暗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陰花教的高手琮是找來了。

“小娃娃,殺了我陰花教的弟子,就想這樣走了嗎?”突然,安通天出現在了沈中玉前方的古樹之上,攔住了沈中玉的去路。

高手!沈中玉暗道一聲不好,眼前這才能者雖然沒有刻意散發出氣息,但沈中玉卻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面對的彷彿是一座大山一樣。不由自主的退了兩步。

“這位前輩,我根本不認識什麼陰花教的人,不知道前輩何故攔下小子的去路?”沈中玉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眼前這老者的對手,索性來個不認賬。

“哈哈哈……,小子,你自以爲掩飾的很好,但是,卻根本瞞不了我,你身上依然還殘留着我陰花教弟子的氣息,不過我很好奇,你一個玄階的修道士。是如何短時間內殺死六名實力都在你之上的修魔者的。”安通天並不擔心沈中玉能夠從自己的手中逃脫。因此也並沒有急着想要殺掉沈中玉。他說的是事實,六名陰花教弟子的靈魂印記都是在半個時辰之內破碎的,以沈中玉一個玄階二級的修真者,根本不可能做到,除非他身上有強大的法器或者修有強大的功法,不管是因爲哪個原因,只要自己得到這個,實力就會更進一步,自己在洪級已經停留了足足百年,如果再不能有所突破的話,最多也只有五十年的壽命了。修者修練的目的只有兩個,一是強大,二人長生。沒有人會嫌自己的命長。

“沒錯,是我殺死了安風府他們,別以爲他們的境界比我高我就殺不了他們。”沈中玉說完,身上瞬間散發出濃濃的紫氣,然後快速的向叢林深處逃去。

是人主會有貪念,沈中玉也知道,自己根本 可能在安通天手裏逃脫,因此他故意運行起紫氣訣,然後開始逃亡,紫

訣在三萬年前就是一部強大的道修寶典,相信以安通天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來此法的強大之處。只要他動了貪念,自己就有機會保住性命。

“果然不出所料,這上子的修練功法太霸道了,相信就算是地階的修者與之對於上,都會吃虧,要是讓我得到這修練法訣的話,就有望達到宙級了。”安通天一眼便看出沈中玉的功法很玄妙,因此也暫時忍住了要殺掉他的念頭,只要自己從沈中玉手中得到這修練法訣,到時候再殺他也不遲 .

“小子,你是跑不掉的!乖乖的交出你的修練法訣,我饒你不死。”安通天不緊不慢的跟着沈中玉,邊追邊問沈中玉叫道。

“老東西,誰信你呢,想讓小爺交出我的修練法訣,做夢吧你!”沈中玉轉過身來,直接丟給了安通天一團焚天冰炎。

“不錯的火焰,就是威力小了點!”安通天輕輕一招,焚天冰炎便出現在他的手心上,對着沈中玉笑道。

“媽的,變態!”本來以爲自己的焚天冰炎很強大,就算不能滅掉安通天,至少也要讓他手忙腳亂一陣子。沒想到結果卻讓沈中玉大跌眼鏡,火焰不但沒有阻攔到安通天,反而像玩具一樣被安通天捏在手心之中。

雖然安通天看似輕易的收服了沈中玉的火焰,但事實也 不好受,本來以爲這火焰只是尋常火焰,因此安通天才途手將之抓在手中,沒想到這火焰不但極熱,而且還透出一股濃濃的寒意,給是一種極其詭異的感覺,就算強大如安通天這樣的人物,也能感覺到自己的真元力居然被焚天冰炎燒得發出嗞嗞的響聲,不過因爲距離太遠,沈中玉倒是聽不見罷了了。

安通天表面看似平靜,實則心中早已經被沈中玉的火焰給震住了,要是沈中玉再發出一些火焰的話,安通天心中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有好果子吃。

“我說小子,還有什麼手段就使出來吧,你是逃不出我血屠的手掌心的。”安胎通天將焚天冰炎扔向遠處,突然加快了速度,向沈中玉衝了過去。

“老東西,我知道你害怕我的火焰,因爲曾經有宇級的高手說過,我的火焰就連他也不敢輕易去接,怎麼樣,現在你的手是被燒傷了,還是被冰封住了?”沈中玉一邊跑一邊說道,時不時的揮出一團火焰。

如果是在天上飛行的話,沈中玉肯定會被安通天抓住,可是如今沈中玉身在叢林之中,不停的改變着方向,就算安通天的駑劍飛行已經出神入化,但一時之間還是沒辦法抓住沈中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