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原本該是仙境一般的白家,在今天下午的時候突然變成一片廢墟,造成這個場景的起源,自然就是人族聖主白天行,跟《神兵天下》的持有者斷念書聖所造成的了。

「斷念,神兵天下雖強,但是你卻無法完全發揮出它的力量,再加上你本來就深受重創,所以現在應該是極限了吧。」人族聖主在經過一番打鬥之後,突然向後一退,然後對斷念書聖說了這麼一句。

斷念書聖確實很強,但是別忘了她還處於重傷的狀態,所以剛才斷念書聖雖然有心不與人族聖主戰鬥,可人族聖主依舊想辦法破解了她的空間封印,讓她不得不親自迎擊。

「不錯,雖然我已經到了極限,但在拖住你五分鐘還是沒有問題的。」斷念書聖實話實話,她本來就沒有打算真的跟人族聖主拚命,只是想要拖延一下時間而已。

「斷念,你為楊易做的已經夠多了,現在將我整整拖住了十分鐘,如果這個消息傳遞出去的話,楊易一定會對你的看法大為改變,所以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人族聖主感受到的白興龍還沒有死,但時間都過去了十分鐘,那也就表示白興龍可能隨時會死,所以他不能在冒風險繼續戰鬥了。

殭屍寶寶:爹地,媽咪出軌了 「斷念,我知道夜家的夜無雙出現了血脈覺醒的癥狀,所以你若是現在退去的話,我就將這枚煉血丹送與給你。」人族聖主一邊說著,一邊將一枚散發著無盡血氣的丹藥拿了出來。

「煉血丹,你居然擁有這樣的丹藥!」斷念書聖看到丹藥的瞬間,也終於停下來手上的攻擊。

「不錯!這枚煉血丹是由巫族五個聖者的鮮血煉製而成,只要一枚丹藥服用下去,那麼你們夜家的夜無雙一定可以覺醒傳說中的永夜血脈,開啟永夜帝國的寶藏,到時候說不定你們夜家還會出現以為仙位。」人族聖主居然說出了夜家的來源。

永夜帝國,永夜世家。

在蠻荒世界之上,姓夜的人非常之少,所以每當有姓夜的人出現后,大家就都會想到一個遠古的存在,那就是永夜帝國。

如果楊易在這裡的話,還會想到一個門戶,一個巨大的門戶,因為那個門戶就跟永夜帝國擁有著極大的關係,只是那座大門當初被神靈之主給封印了而已。

「不愧是你,想不到你才剛剛成為仙位,就暗中擊殺了五個巫族聖者,還練指出了這樣的丹藥,只是你不把這個丹藥給你的孩子嗎?」斷念書聖疑惑的問了一句。

煉血丹的重要不用多說,一枚煉血丹就可以煉化全身的血脈,讓世家子弟有九成的幾率覺醒血脈中傳承下來的古老力量,而一旦覺醒了這股力量,也就等於打開了聖位大門,只要不隕落日後必定能夠進入聖位。(未完待續~^~) 聖地,書戰閣內。

當楊易把《西遊釋厄傳》化為一個世界之後,書戰閣內就再也看到楊易和白興龍兩人了,外人能夠看到的只有一座金光閃閃的射門,射門內部自然就是楊易所兌換的方寸山景象了。

「這是連通另外一個世界的大門,雖然只是一個臨時的世界,但其空間強度就算是聖者都打不開,也不知道楊易到底發現了什麼,居然要使用這種手段來對付白興龍。」

「楊易的所有事情基本上都被廣為流傳,所以如果我們仔細想想到底是什麼樣的仇恨,或許就都能夠猜出來一個大概。」

「是啊!關於楊易的傳聞無非就是好色、嗜殺異族而已,但當楊易面對人族的時候,他一般都是非常謙虛的,這一點通過他的一些事迹就可以知道。」

「你們忘了,剛才楊易可是說過了原來是你,這就表示楊易之前一直在找某個一個仇人,然後知道白興龍出現后,才知道了就是他,最總要的是白興龍最後也沒有否認,也就是說白興龍早就知道了楊易,並且還真的對楊易做了什麼事情。」

「如果白興龍早就知道了楊易,那豈不就是說白興龍也早知道了楊易的身份,但是根據白家的規矩來看,一旦楊易回歸白家,那麼他就會成為聖主候選人,最重要的是以楊易現在的成就來說,就算白家沒有這個規矩,聖主候選人也只會落在楊易的身上。」

「權力之爭、女人之爭。想不到白興龍竟然就是那個勾結巫妖二族想要殺掉楊易的人,而且因為他的做法,導致了人族數以萬計的人莫名葬生,就連大學士級別的書生都有好幾個。」

「可惡!我們一定要幫楊易守護好這座門,不能夠讓聖主進去救白興龍。」

書戰閣內那些觀戰的書生和先生,以及一些聖地內世家的子弟在趕過來之後,幾乎沒有用一分鐘就把楊易跟白興龍的事情給猜了出來。

其實,正如他們所說的那樣。楊易的大部分事情都已經被傳開了,所以想要知道兩人有什麼矛盾,只要稍微推理一下就可以輕鬆的知道。

但是就當這些書生向著阻止白興龍的救援時,書戰閣內的空間突然變得異常薄弱,隨後一個白衣男子便直接出現在了書中世界的大門跟前。

「人族聖主!」

「他終於來了,我們阻止他進去。」

「哼,原來人族聖主也不是最公正的人。他已經沒有資格當聖主了。」

「放任自己的兒子誅殺楊易。自己的兒子不是對手又來親自營救,這樣的人確實已經不配統領我們聖地了。」

「自從白天行成為人族聖主之後,整個人族七國、五大書院就都開始跟我們聖地做對,所以我們要聯合自家的聖地長老,準備召開大會,提議更換人族聖主。」

一眾書生看到聖地之主出現后,都紛紛對其用言語打擊,彷彿完全不在乎聖地之主那仙位的實力。

「已經被大眾所知曉了嗎。他的行事作風果然跟楊易有著極大的差距。」人族聖主聽到眾人的譏諷后,便知道了事情的緣由。

但是,人族聖主實在是需要白興龍為他做事,因此即便被外人說成這樣,他也沒有打算放棄白興龍。

「諸位,別忘了我們聖地的規則是需要證據,如果楊易擁有證據的話,我會親手當著眾人的面打殺了白興龍,但是如果楊易沒有證據。或者說有證據不通過聖地的裁決殿就私自動手,卻是觸犯了我們聖地的規則。」人族聖主提出了聖地規則。

按照楊易跟白興龍的矛盾。兩人不應該直接動手,而是通過裁決后才能夠選擇怎麼解決。

被人族聖主說道這裡之後。在場的書生們就都沉默了,甚至他們連之前說的要阻止人族聖主進入書中世界,一時間也再也沒有人站出來了。

「放心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人類,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人族聖主見到大家不再說話,便對著世界之門輕輕一點。

人族聖主乃是仙位級別的存在,雖然他剛才和斷念書聖打鬥了一段時間,但處於重傷狀態的斷念書聖,即便是在動用了《神兵天下》的情況之下,也僅僅是讓人族聖主消耗了一部分力量而已。

這一部分力量,或許會讓人族聖主跟仙位級別的高手戰鬥時吃虧,但僅僅只是針對楊易的話,就顯得無關緊要了。

咔嚓!

這不,隨著人族聖主的虛空一點之後,很快就有一股極強的力量瞬間將世界之門給打碎了。

世界之門粉碎的瞬間,便瞬間爆發出一陣強大的光芒,遮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感知,包括人生聖主也是如此。

這光芒也只是存在了瞬間,等它散去之後,《西遊釋厄傳》的原本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天榜第四,《西遊釋厄傳》的原本。」

「這是天宮的《西遊釋厄傳》,想不到楊易把這本書都借來了。」

「不要大驚小怪,《西遊釋厄傳》只是聖書而已,別忘了楊易就連《仙書》都可以調用。」

「話雖如此,但想必從天宮借調這樣的力量,楊易也需要付出不少的代價吧。」

「如果有幸看到聖書、仙書,付出一些代價有何妨,就連我現在都想加入天宮了。」

當眾人看到了《西遊釋厄傳》之後,一股想要進入天宮的想法,頓時從數個人的腦海之中浮現了出來。

天宮,神秘而強大的勢力,擁有超越了所有人認知的仙書,並且還會把仙書給組織內的每一個人觀看,這樣的勢力怎麼能夠不吸引人。

「居然是《西遊釋厄傳》,看來楊易跟天宮絕對不是普通的關係。」人族聖主看懂啊這本書的時候也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很快就又出現了一個想法。

「算了,對楊易的計劃不會更改,即便楊易對天宮來說也非常重要,可只要楊易身處於聖地之中,那麼天宮的仙位就對我構不成威脅,聖地是絕對安全的地方。」

人族聖主雖然擔心天宮,但也還是不想放棄楊易身上的棋道聖器。

於是,他便暗中摒棄了雜念,等待著書中世界徹底消失,然後把白興龍帶走,以待指望著白興龍兩月後殺死楊易,讓白家順利繼承棋道聖器。

但人族聖主等了好一會兒,卻發現書中世界重新變回書籍的模樣后,楊易和白興龍的身影並沒有出現在書戰閣之內。

不過他們兩人的身影沒有出現,但卻有一個虛幻的棋盤出現在了聖書的上方。

那個棋盤雖然很小,但如果戰前跟前觀看的,就會發現裡面的景象非常清楚,而楊易和白興龍就站在棋盤的兩個將位之上。

「這股氣息……,是棋道聖器!」人族聖主對氣息的感應可以說是聖地排名第一,因此他非常確定這個虛幻的棋盤就是棋道聖器。

不僅是他能夠感受到,就連周圍的書生也能夠感受到,即便感受不到的也可以根據楊易和白興龍沒有出現的情況,以及棋盤裡面的畫面猜到這一點。

「自從楊易成名以來,他雖然背負著棋道聖者的名聲,但是卻從來沒有用棋道聖器戰鬥過,想不到這一次他為了白興龍居然動用了棋道聖器,看來我們的猜測果然是正確的。」

「楊易身為棋道創始人,他對棋道的理解絕對凌駕於我們之上,而一旦我們被拉入棋道生死戰中,只要在棋藝上不如楊易,那麼下場就只有一個,死亡。」

「白興龍基本上死定了,就是不知道聖主能不能夠打破棋道聖器的封鎖,把白興龍救出來。」

「棋道聖器可是響應整個棋道而誕生出來的,而且每一個修習棋道的人都會給這個聖器增加一部分的力量,所以我想就算是人族聖主也沒有辦法強行把白興龍救出來。」

「或許,可以利用一些規則。」

眾人本來以為楊易跟白興龍是在書中世界內書戰,但是誰想書中世界只是一層保護,真正的決戰是在棋道聖器內進行的。

這樣一來的話,他們之前的擔憂也就是多餘的了,現在就只看人族聖主的手段了。

「麻煩了,棋道聖器的力量很強,尤其是在配合《棋譜》聖書跟楊易的聖書之氣,即便是我也無法強行進入棋戰空間把白興龍救出來。」人族聖主眉頭緊皺,他一直很像得到棋道,所以自然知道棋道在這一點上非常的強橫。

但是,正是因為他們很了解棋道,所以他也想到過一旦自己被攝入棋道生死戰內,那麼到底該如何在棋藝不如對方的情況下逃出來。

經過長時間的思考,人族聖主大概有了一個想法,只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實驗,因為那個想法的代價太高了,就算成功對本人也有著極大的副作用。

「只能夠用它了,希望結果如同我所推測的一般,否則我的一切努力就都白白付出了,而未來的聖地之主,也會落入到楊易的手上。」人族聖主嘆息一聲后,就從他的空間中拿出了一個玩偶。(未完待續~^~) 棋道空間之內。

白興龍雖然一直在拖延時間,但楊易也終於把白興龍逼到了絕境,接下來只需要在走兩步棋,他就可以擊殺白興龍了。

只是,就在這時候,楊易突然眉頭一皺,然後抬頭看了一眼上方。

「我的書中世界被破了,而且還非常輕鬆的就被迫了,能夠這麼簡單做到這一點並且會來這樣做的人,在整個聖地之內怕是只有他了吧。」楊易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人族聖主。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楊易就對聖地非常的抵觸,雖然這裡是人族的最核心地帶,但是他總覺得這個聖地不是自己應該存在的地方。

或者說,自從楊易來到這個世界后,他就明白聖地跟天宮註定就是敵對的關係。

這也就是因為蠻荒世界還有著巫妖二族,如果沒有巫妖二族的話,世界就會變成聖地跟天宮之間的戰鬥,而這種情況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是變得越來越明顯了。

「雖然人族聖主擁有著仙位的實力,但是棋道聖器的力量也非常強橫,所以他應該沒有力量來干涉我們這裡的決鬥,就算他有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時間。」楊易只是看了一眼上方后,就不再理會外面的變化,轉而繼續對付著白興龍。

但白興龍此時就不同了,他在書中世界被破的瞬間,就感受到了白興龍的意志之力。

「是父親!父親大人果然來救我了,他還是關心我的。」一時間。白興龍突然感覺到了親情。

當然,如果他要是知道了人族聖主的真正目的,就不會這麼想了。

「不過,雖然父親來了,可楊易距離殺掉我也就只剩下兩步棋了,我到底該如何自救,我該如何!」白興龍在感受到了活著的希望后,趕忙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思考如何活下來的方法之上。

「空間!空間!空間!」

就在白興龍著急思索的時候。人族聖主的一縷意志突然傳遞了過來,這個意志由於受到了棋道聖器的限制,所以再傳到白興龍那裡時,就只有很簡單的一個概念,那就是空間。

「空間?是了,這裡被棋道空間封鎖著,父親在正常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幫到我。」白興龍得到的提示雖然很少。可這並不妨礙他想到這裡。

於是。白興龍便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然後在瞬間睜開,接著從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我以半數精血、十道聖書之氣的力量為代價,再次召喚我白家的遠古英靈。」

白興龍原來是選擇了召喚白家的英靈,而且他付出的代價說也非常沉重,要知道人類的精血關乎著壽命和力量,半數精血所代表的東西已經不單單是生命力。

如果這一次出去后,白興龍要是得不到足夠的靈藥來恢復。那麼他就算是廢了。

可白家的勢力何等之大,這一點倒是不需要白興龍擔心。

「垂死掙扎,亦或是最後的希望?」

楊易看著白興龍的動作,突然生出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白家畢竟是傳承了遠古知識的世家,白興龍的父親又是人族聖主,所以白興龍說不定真的擁有手段從自己的手上逃出去,只是那樣他也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想到這一點后,楊易就暗中將《遠古十大隱秘名劍》召喚了出來,並隨時做好了召喚誅仙四劍的準備。

嗡!

就在白興龍呼喚出了遠古英靈之後。棋道空間終於傳出了不平常的空間波動,並且很快就有一個手持古老長劍。身穿遠古事情風格戰甲的少女出現在了白興龍的身前。

「古老的聖劍守護者,我乃是你的後代。現在有家族子弟要自相殘殺,還請您幫我破開空間離開這裡。」白興龍看到少女之後,臉色突然一正,然後恭敬的說了這麼一句。

他的這句話讓楊易很是在意,尤其是那句聖劍守護者,這樣的稱呼楊易還是有一點印象,尤其是守護者這三個字,因為這個稱號自從神靈時代開始到現在,一共也就三個人獲得過。

並且,這三個守護者的稱號第一個就是聖劍守護者,第二個是聖槍守護者,第三個是聖拳守護者。

最重要的是每一個守護者都不是書生,可他們的單體作戰能力卻遠遠超乎了書生,雖然這個三人是在不同的時代,可卻被稱之為人族最強的三人。

也正是因為他們三人一直被歌頌,所以死後便在大量的願力凝聚之下成為了人族的真正守護者,化為英靈永久的守護著人族。

但能夠召喚這三個守護者的家族,就只有聖地的白家、夜家、以及趙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