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物!沒一個有用的!我們趕快回秀女殿,把這事稟報給主子,看能不能找個人來救韓馨寧上岸吧!」

那些侍女都嘟著嘴,一臉委屈地說:「韓馨寧那種不檢點的女人,又把我們弄傷了,又何必救她呢?」

冷新柔原本也是這麼想的,可畢竟是一條人命,如果被阮小主知道,肯定會大做文章。那麼自己和主子前途就堪憂了,說不定會被趕出皇宮的。

「你們這些小丫頭懂什麼呀,當然不能讓她死呀,一死我們就完了!」

馨寧游得越來越遠,所以幾乎都聽不到她們的聲音了。她感覺自己憋氣到了極限,大概有了個兩分鐘了,立即浮出水面。

可她在不遠處看到冷新柔她們還在四處張望,立即找了個荷葉茂盛的地方,隱藏自己。

馨寧在水底倒不覺得有多冷了,這水很溫暖的樣子,她想著難道是溫泉水嗎?

馨寧沒有在那裡逗留很久,她猜著冷新柔應該不會那麼絕情讓自己死吧,說不定會派人來尋找自己呢。

她是決意不想回那個秀女殿了,天真地想著能夠找到個合適的地方上岸,然後就能順利找到都知大人幫忙。

她游一會兒,潛一會兒水,主要怕人見了自己出現在池塘里,還會以為自己是刺客呢。到時產生誤會,自己又得遭殃了,所以自己這次必須慎重點了。

她遊了好久好久,始終沒有發現隱藏的地方讓自己上岸,只能勉強地支撐著。自己的游泳技術不是太好,況且體力也到了極限,馨寧感覺自己有腳開始抽筋了。

即使這樣,馨寧還是游著,希望能馬上找到合適的地方,就停下來,上岸好好休息一會兒。自己現在外衣脫掉了,只剩了單薄的紗裙,所以必須不讓人看見。可是一想到上岸后,該怎麼辦,馨寧也就頭疼。

正在她想東想西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衣服被什麼東西勾住了,她也沒太在意,以為只是自己的錯覺。她繼續潛水往前游的,不過速度那是很慢的。

這時,她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拉扯著,她越往前走越掙扎,那個作用力越大。還沒等馨寧反應過來,自己就被拉扯出水面,迅速地被牽扯而飛到了岸上。

「怎麼回事?」馨寧完全不知是什麼狀況,就這樣出現在了兩個驚愕的男人面前。

馨寧因為是臉朝著池塘中,並未察覺後面有人,如果知道的話,可能早就叫出了聲音。她看到了身上的魚鉤,納悶著這是誰這麼缺德,弄個鉤子放在自己身上。

她自言自語道:「要是我知道是誰如此無恥的話,我肯定要揍他一頓的。」

馨寧扯著那個可惡的魚鉤,可是這東西就像在衣服上紮根一般,任馨寧怎麼弄,也是扯不起來。最後,她用力過猛,反而連同魚鉤,把自己的紗裙也弄破了。

這時,有一個男人悄悄地靠近她,還把一雙大手放在她的香肩上,嚇得馨寧立馬往池塘里跳。

她的第一想法是認為可能是被廖小主的人發現了,即使不是秀女殿,其他的人看到自己如此衣衫不整的出現,只怕自己也會遭到非議,還不如讓別人看不到自己的臉。

馨寧一躍入了池塘,都沒那兩個男人反應的機會,就那樣活生生地從那個大手中逃脫了。

馨寧潛入水中,得瑟了一會兒,心想自己的會游泳,還會潛水,來到古代還是派得上用場的嘛。

可是她馬上聽到撲通一聲,好像有人跳了水中,難道是要抓住自己嗎?她死都不願意別人看到自己的臉,於是拚命地往前游著。

馨寧本來腿就有點抽筋了,現在這一折騰,更加抽得厲害了,慢慢地竟然動不了了。她潛在水底,努力地掙扎著,如果自己多於兩分鐘動不了的話,可就有性命之憂了。

這時,有個人從後面抱住了馨寧的小蠻腰,並猛地攬入懷中。

馨寧雖然沒看到臉,但是通過那粗實的手臂,她能猜測到應該是個男人。至少是誰,她終是看不到那人的臉。

不管是誰,只要是個男人,是絕不允許別人抱的,所以馨寧一而再再而三地掙開她的懷抱。她見沒有效果,就狠狠地咬了那男人的手臂,咬出了牙齒深深的牙齒印記。

可那個男人還是緊緊地抱著馨寧,沒有鬆手的意思,反而兩隻手往上延伸,摸到了不該摸的地方。

那男人也感覺摸到了十分柔軟的部位,究竟他會對馨寧怎麼樣呢?

!! 可那個男人還是緊緊地抱著馨寧,沒有鬆手的意思,反而兩隻手往上延伸,摸到了不該摸的地方。

那男人也感覺摸到了十分柔軟的部位,立即鬆開了手。他的臉紅透了,心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這可是他第一次摸了女人那個地方,怪不好意思的。

馨寧作為小女生,沒試過讓人這樣抱過,居然還被男人給摸了胸部,這是奇恥大辱。馨寧欲對他施加暴力時,那男人倒鬆手了。

馨寧的腳還在抽筋,游不了泳,當她回頭觀看究竟是哪個臭男人摸了自己的時候,就不自主地往水底沉了。她掙扎著,不但沒用,反而沉得更快。

她喝了很多口湖水,只能看到那個男人的下身,而且離那個人越來越遠。她不明白,那個男人怎麼不救自己了呢?

馨寧爾後因為溺水的恐懼,暈了過去,身體像浮漂一般地在水底飄蕩著,她只能感覺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

直到這時那個男人才明白自己的鬆手和遲疑有多麼愚蠢,等他再觀望時,馨寧已經暈厥了過去,而且飄向遠方。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鍾情於韓馨寧的趙雲清,他此時的臉還是微紅的,那種害羞和興奮的心情同時夾雜著。

他使出全身懈數游到了馨寧的身邊,可馨寧的身體正在急流中飄浮著,他擔心馨寧挨不了太久的時間。

所以他心急地伸手去抓馨寧,一把抓住了她胸前有點破了的衣衫,這下反而撕破了她的衣服,弄得她胸前白嫩的雙峰暴露在趙雲清面前。

他深知非禮勿視的道理,立即閉上了眼睛,心想今天怎麼有這麼多的意外呀,萬一讓馨寧知道自己不小心褻瀆了她,豈不是會恨自己的。

他害羞到了極點,這也是生平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胸部。他同時覺得自己有點邪惡,居然回想起了馨寧那漂亮的雙峰,而且下身還有點蠢蠢欲動的感覺。

趙雲清在水底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才有那種**中掙脫了出來。他不敢再睜開眼睛,可是他想到不睜眼,怎麼能救到馨寧呢。

他不能讓馨寧出事,於是望眼一瞧,馨寧已經飄得很遠了,他這次拼了命地游向馨寧的下方,用手脫著她的身體。

馨寧只穿了薄薄的一層紗裙,所以她的**在水的浸泡下若隱若現,這讓趙雲清更是不敢直視,差點流鼻血了,心想自己真是該死。

他覺得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也顧得男女授受不親了,直接抱著馨寧的身體,盡量使自己心無雜念地游出了水面。

他抱著馨寧慢慢地游到了水面,立即脫下自己的衣服給她蓋上,免得岸上的另一個男人看到了她的身子,也就是自己的弟弟三皇子。

三皇子在岸上已經等了很久了,他並不擔心自己皇兄會有事,只是覺得剛才那女的跳下水中,是不是企圖自殺。

幸好,經過了漫長的等待,自己的皇兄終於把人救上來了。於是他急忙趕過來看,一瞧原來是秀女殿的三等宮女韓馨寧。

三皇子對馨寧的印象挺深的,想不到第二次見面會是這樣的方式。剛才自己一放鉤就把她釣上了岸,他好奇是哪個女子穿得那麼透,真準備觀摩的時候。她卻選擇跳水了,最後還要皇兄相救,真是夠有趣的。

他笑嘻嘻地問趙雲清:「皇兄,韓馨寧一動不動的,不會是死了吧?」

趙雲清探了探馨寧的鼻口,確定她還活著,只是氣息微弱。他記得廷王教過他怎麼救溺水的人,依照回憶正按壓著馨寧的腹部,希望儘快把她體內的水逼出來。

可是他按壓了很久,馨寧依舊紋絲不動,趙雲清很著急,生怕馨寧再也醒不過來。

而三皇子過來看著馨寧的臉,對有點亂了分寸的皇兄說:「你那套可能不管用了,待皇弟來解決!」

三皇子信心滿滿地蹲下了身子,欲與馨寧口對口。而趙雲清並沒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專心地在按壓馨寧的腹部。

等三皇子靠近馨寧的臉時,趙雲清才緊張起來,詢問:「你不會是要親馨寧吧?」

三皇子笑著說:「皇兄,確切地說那不是親吻,而是給她輸入空氣,這樣她就能活過來了。如果再遲點,只怕會來不及的。」

「你這一吻下去,馨寧的名節就沒有了,皇弟不能這樣的!」

可是三皇子的嘴已經離馨寧的嘴只有一個手指的距離了,他沒料到此時馨寧吐了好幾口水,正好全吐到了他的臉上。

三皇子立即躲到了一邊,臉上露過一絲不悅的神情,「這韓馨寧早不吐,晚不吐,非得那個時候再吐,不會是故意整本皇子吧。」

趙雲清總算看到了一點希望,他才不管皇弟的鬱悶,繼續按壓著馨寧的腹部,直到馨寧不再吐水了,他猜測應該是把喝進去的水全吐了出來。

於是他高興地來到馨寧的面前,等待著她醒來的時刻。馨寧還是沒有動靜,依舊沉睡著。

趙雲清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馨寧手,感覺冷冰冰的,說不定是溺水太久了,出現了點問題。他想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只能抱著她回東宮,讓太醫來診斷了。

於是趙雲清抱起了馨寧,對三皇子說:「元休,快去傳太醫,讓他們去東宮救人,並說是我吩咐的。」

三皇子趙元休聽話地去了,他也不想韓馨寧就這樣死掉了,那宮裡就沒有好玩的人了。

趙雲清大膽地抱著馨寧,不管一路上有多少宮女和太監觀望和竊竊私語,他義無反顧地把馨寧帶到了東宮。

只有東宮的人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他讓自己宮裡的宮女給馨寧換了乾淨衣服,而自己卻在外面焦急地待會著太醫的到來。

他在心裡默默地說著:「馨寧,你一定不能有事,我還沒有告訴你,我一直偷偷地喜歡著你。」

這時趙雲清的母妃甄妃娘娘聽了風聲,正風風火火地趕來東宮,到底會怎麼看待馨寧呢?而馨寧能否安然無恙呢?敬請期待!

!! 上節說道馨寧溺水,一直昏迷不醒。而趙雲清擔心馨寧的安危,所以大膽地把她帶回了東宮,還讓很多宮女和太監看到了,所以這件事情還傳到了甄妃娘娘知道了。

甄妃為了確認這件事情,正著急地趕來東宮,而趙雲清卻完全不知情。

太醫院以為大皇子生病了,立即派了以廷王為首的四位太醫急忙地趕到了東宮,一個個都緊張兮兮的。

結果他們卻看到大皇子好端端地站在門外等候,也就放鬆了原本懸著的心。萬一大皇子有個三長兩短,他們可沒法向當今皇上交待了。

趙雲清終於見到了幾位太醫,難以掩飾自己激動的心情:「皇叔,太醫們,你們終於過來了,趕緊跟我進入殿內,為人看病。」

廷王正好奇自己的侄兒的身體如何,沒想到是為別人看病,不免有點失望。他想著到底誰有這樣的魅力,盡大皇子如此擔心呢?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而自己也憂慮了起來,他和大皇子並肩走著,悄悄地詢問他。

「你叫我們去看的不會是韓馨寧吧?「

趙雲清點點頭,眉頭緊蹙,臉色也不太好看。他只說:「我們要抓緊時間了,絕對不能讓她出事!「

廷王一確定裡面躺著是馨寧,嗖地跑在了趙雲清的前面,根本沒聽到大皇子在說些什麼。

趙雲清也爭著跑進了房間內,此時廷王已經在為馨寧把脈了,他感嘆著這皇叔比自己還著急,難道也愛上了她。

趙雲清主動地說著馨寧的情況:「她溺水的時間比較長,估計喝了不少水,但應該都已經吐了出來。只是不知她為何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呢?」

廷王耐心地說著:「溺水的情況很複雜,可能是腦部受到了損傷,也說不定的。她現在的氣息越來越弱了,得跟她輸入新鮮的空氣。我不是教過你用這招,怎麼反而不記得了呢?」

趙雲清難為情地說:「我知道啊,但是我不能親吻她,這樣很不符合禮制的。再說萬一被馨寧知道的話,肯定會責怪我的,以後我們怎麼做朋友呢。」

廷王放下馨寧的手,重重地拍了趙雲清的肩膀:「本王真想不到你的思想,比我還迂腐,這是救人,還顧忌什麼禮制呢。萬一她因為這個死了,你連挨她的責罵,都沒有機會。既然你不肯來,那本王親自來做。」

趙雲清雖然內心極不願意自己的女人被別的男人親吻,可是皇叔說的話卻句句在理,如果再不施救的話,馨寧就沒命了。

於是他出了房間,讓另外的三個太醫回去,而且摒退所有的宮女和太監,才慢慢地走到房門口。

他此時的心情很矛盾,又想進去看著皇叔,不能讓他對馨寧胡作非為。同時,他的理智告訴自己,必須讓馨寧好起來,所以又害怕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被別人親了。

廷王看著趙雲清在門外徘徊,心裡也明白自己這個侄兒的心思,如果就這樣奪了她心愛的女人,勢必以後會影響他叔侄倆的感情。

所以廷王把趙雲清叫了起來,坦誠地對他說:「這個機會還是留給你吧,做叔叔的希望你能如願抱得美人歸!抓緊吧,不要再猶豫了,勇敢地親下去吧。」

「皇叔,我是為了救她,不是故意要褻瀆她的。」趙雲清說完就俯下身子,接近了馨寧的臉。 狼性總裁的暗寵 他的嘴離馨寧的嘴越來越近,可以感受到她身上迷人的氣息。

他腦中浮現與馨寧在一起的場景,雖然見面得很少,可是自己非常珍惜那些美好的時光。他覺得不能再耽誤下去了,閉上眼睛吻了下去。

當他的嘴貼到馨寧朱唇時,有一種酥麻的感覺,他心裡抑制住了自己的衝動,輸入了一口氣到了馨寧的口內。他連續地做著呼氣和吸氣的動作,心裡迫切地希望馨寧能馬上醒過來。可又擔心她醒來后,會有一場暴風雨。

馨寧感覺自己的唇接收了外來的溫度,全身軟綿綿的,像躺在了雲朵中一般舒服。她感覺自己的體內的水蒸汽全蒸發掉了,腦袋也不再暈了,極度地暢快淋漓。

當她的意識恢復后,就快速地反應到原來自己被人強吻了,她生氣地睜開了眼睛,正欲看看奪走她初吻的是誰。

她一看到是趙雲清,立馬推開了他的頭,可是自己的力氣不足,反而又活生生地接了一吻。這次可不是簡單的人工呼吸,而是真正的親吻。

可偏偏這麼湊巧,這個曖昧的場景又完完全全地映入了甄妃娘娘的眼裡。

直到胡公公叫了一聲甄妃娘娘,趙美廷和趙雲清才知道她的到來。

而韓馨寧正惱怒著又一次被趙雲清強吻了,她在想是不是他故意的呢,如今聽到什麼娘娘來了,看到自己正與一個侍衛這個,豈不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馨寧立馬推開了趙雲清,「我恨你,你再也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就當這個吻是償還你救命的恩德,以後互不拖欠!」

趙雲清傷心地退到了一丈之外,原來熱乎乎的心被馨寧的冷水澆得冰涼,他羞愧地不敢再抬頭看馨寧。

趙美廷不想馨寧有事,於是跑到了甄妃的面前解釋說:「娘娘,剛才那一幕只是元佐救人而已。那個躺在床上的小姑娘溺水了,所以他才把她抱到東宮,讓我們來醫治。但是因為小姑娘心溺水時間太長,所以不能醒,唯有給她輸送空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