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跪下!”

老爺子隨手拿起一個茶杯,猛地砸在兩人面前,厲聲嘶吼道!

“跪——跪下?”

李霞傻眼了!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開 “爸,你你這是幹什麼啊?”

李霞一臉的莫名其妙!

“對啊,爺爺,究竟我們是做錯了什麼,您要發這麼大的火?”

周若曦咬着紅脣,一臉的不解。

“做錯了什麼?”

周老爺子氣的渾身顫抖:“你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若曦姐,我給你點提示吧,你和你那廢物老公,昨天是在KTV把佰昌集團董事長蘇烈的侄兒蘇文勇給打了,對吧?”

周慧冷笑道。

“這事——你們都知道了?”

周若曦吃了一驚,她誰也沒說啊?

原來是這事啊?

李霞放心下來,毫不在意,甚至有些得意的笑道:“爸,您別激動,這事已經搞定了!”

“劉風認識一個很厲害的朋友,已經把蘇文勇給打發了,我親眼所見!”

李霞這話一出,整個包廂的人,都用一種看傻叉似的眼神看着她——還已經搞定了?

周老爺子的眼睛,更是快冒火了——闖下這麼大的禍,還敢嘚瑟?

李霞沒注意到大家的表情不對勁,還在那接着說:“我跟你們說啊,今天我們家若曦,可是立了大功了。”

她一臉得意:“就在剛纔,我跟若曦去銀行把咱們家……啊!”

還不等她把貸款的事情說出來,周老爺子已經忍不住了,上去就是一個大耳刮子,抽的她原地轉了兩圈!

“賤人,到現在,你還敢嘚瑟?”

周老爺子一副要吃人的模樣,一臉扭曲的瞪着李霞:“你知不知道,你女兒女婿打了蘇總的侄兒,現在佰昌集團宣佈封殺我們周家!”

“蘇家可是江城一流豪門啊,以後誰還敢跟我們周家做生意?”

“什麼?”李霞懵了,事情不是已經搞定了嗎?

周若曦的臉色也陡然變得蒼白了起來,眼中浮現出一抹驚慌——要真是這樣,周家豈不是完蛋了?

周國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跺腳道:“若曦啊,你怎麼這麼糊塗啊?你平時很懂事的啊!”

“我看劉風那王八蛋,就是看他劉家完蛋了,心裏變態,也想拖着我們周家一起玩完!”

“周若曦啊,我們家被你害死了,你知道嗎?”

“我們周家養你這麼多年,你就這麼回報周家?”

“劉家出事,差點坑死我們周家,好不容易我們熬過來了,你們夫妻倆竟然去毆打蘇少,你們到底是何居心?”

周家衆人紛紛開口,憤怒的指着周若曦。

漫天紛飛的都是口水,一瞬間,周若曦竟然陷入了千夫所指的境地。

她臉色愈加的蒼白了,淡薄而瘦弱的身軀,微微顫抖,直若被世間所遺棄的棄子。

“不是,還有救,還有救,劉風認識一個大人物,只要他出面,就能解決問題的!”

李霞想起那個霸天,趕緊道!

“蘇家這是擺明了要把我們周家往死裏整,現在誰敢撐我們周家,那就是跟蘇家開戰!”

周老爺子厲聲道:“劉風就算認識什麼大人物,別人怎麼可能爲了他一個廢物,去跟蘇家這等龐然大物死磕?”

“他有這麼大的價值嗎?”

“啊——這?”

李霞這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也跟着慌了神。

“孽畜,你們倆還不跪下?”

周老爺子一聲厲喝!

“跪下,立刻跪下!”

“你們是周家的罪人,沒資格站着!”

“……”

周慧衆人也跟着叱道。

噗通!

李霞頂不住壓力,雙腿一軟,就跪了下去,還一臉惶恐的拉了拉周若曦:

“若曦,你快跪啊,別在惹老爺子生氣了!”

“我不跪!”周若曦咬着紅脣,倔強道:“我沒有做錯什麼,是那蘇文勇仗着自己有錢,想要羞辱我和劉風,劉風一時沒忍住,纔打了他!”

“仗着有錢,羞辱你和劉風?”

周慧陰陽怪氣:“我看是你們兩個嫉妒人家有錢,就打了人家吧?”

“就是,有錢人羞辱你們一下,又算的了什麼?”

“你們自己窮,沒用,還不許人家說啊?”

“狗屁的本事沒有,脾氣倒是不小!”

周家衆人冷嘲熱諷,落井下石。

“你你們就一點道理都不講嗎?難道有錢就可以爲所欲爲嗎?”

周若曦眼眶泛紅,眼看着就要落淚,無比委屈道。

這些可都是自己的家人,親屬啊,就沒有一個關心,自己有沒有受委屈的嗎?

“廢話,有錢當然可以爲所欲爲!”

劉明偉嗤笑一聲:“你也不是三歲小孩了,什麼是現實,你還不懂?”

“你覺得你委屈,但是現在周家被封殺,眼看這一大家子人,因爲你,就要喝西北風了。”

“我們大家委不委屈啊?”

周老爺子一臉陰沉,一錘定音的喝道:“夠了,別廢話了,周若曦,你和你那個廢物老公,就是我周家的罪人!”

“現在,立刻,跪下,贖罪!”

周老爺子的喝聲,如同一道雷霆般,在周若曦耳畔炸響。

她本就蒼白的臉,頓時愈加的慘白了。

身軀一顫,,她兩腿一軟,就要屈服,就要跪下!

就在這時,一道堅實有力的手臂,拉住了她。

“若曦,別跪!這些人,不配!”

劉風的聲音,擲地有聲,震耳發聵,在周若曦耳畔炸響。

周若曦愣住了,一回頭,就看到劉風面帶關切,眼神堅毅的面龐。

那麼高大,偉岸!

拉着自己的手掌,也彷彿蘊含無盡的力量,讓她有一種發自心底的安全感。

“混蛋,劉風你這畜生,你還有臉來?”

“跪下,你這王八蛋,你把我們周家害慘了!”

周國威周慧父女兩人立刻呵斥道!

“畜生,你鑄下如此大錯,陷周家於萬劫不復之境地,不但不知悔改,毫無羞愧之色,竟然還敢出言侮辱在座的長輩?”

周老爺子怒斥劉風:“你這鮮廉寡恥,沒有一丁點教養的畜生!”

“在座的長輩?”

劉風頓時笑了,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爺爺,我且問你,當你的孫女,孫女婿遭人羞辱,你可有半點憤怒?”

“可有一絲護犢之情?”

“反倒是落井下石,出聲斥責,讓若曦跪下!”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長輩?” “不過是打了一個蘇文勇而已,你們這些長輩,拿個鏡子照照自己的模樣,跟要吃人似的!”

劉風冷笑着反問:“這要是哪天,若曦得罪了市首什麼的,你們這些做長輩的,是不是得親手殺了她才解氣啊?”

劉風一番話,說的周家衆人是面紅耳赤,眼露羞愧!

“我們只是教育若曦,想讓你她長個記性,別在外面闖禍罷了!”

周國威硬着頭皮解釋,說出來的話,自己都不信!

“教育?”

劉風笑容更冷了,還多了抹嘲諷的意味:“你們問過事情經過,瞭解過是非曲直沒有?”

“敢問二叔,要是有一天有人當衆要你跪下磕頭學狗叫,要你老婆陪睡,是不是隻要這個人足夠有錢,你也會照辦?”

“放屁,怎麼可能?”

周國威頓時大怒!

“嘖嘖,只是一句話,您就憤怒了?”

“怎麼剛纔跳出來指責若曦的時候,沒見你替她憤怒呢?”

劉風冷笑!

“牙尖嘴利,我不跟你爭辯!”

周國威無言以對,梗着脖子,丟下一句話。

“理屈詞窮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