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猜到了這麼多關於天奇以往的事情,可她卻沒有想到天奇受過的重傷可不止一兩次了!而且他的經絡脈的韌性異於常人可也不光光靠那種破而後立的錘鍊,而且他體內的經絡脈還經過一樣天地至寶的蘊養,那便是靈珠!

只不過天奇已經將靈珠送給了小夜,而小夜的存在就連秦長老都察覺不出絲毫,所以冰雪她們自然也不想不到這些。 第四百七十二章醒來

令人喜出望外的事,下午的時候,天奇的手指便微微動了動,緊接著,睫毛微動。

「我……我這是在哪?」天奇試著睜開有些酸痛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張俏皮而又帶著一絲憂心的俏麗臉龐,模樣有些恍惚,使勁的眨了眨之後,方才確定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秦雨涵!

「啊,天奇哥哥,你醒啦?你終於醒了!」秦雨涵呆在床頭,她本想看看上午給天奇敷的葯有沒有敷好,卻沒想到正好看到天奇醒來,她別提多興奮了。

她這麼一叫喚,其他三女也聞聲而至。

「咦,你們都在啊,這麼巧啊!」天奇瞥了一眼,卻見冷甜甜、冰雪還有羅雨欣都在,身子微微一動,想扭個身,可卻沒想到這麼一動彈,渾身都疼痛無比。「哎呦,疼死了,我這後背怎麼這麼疼啊,左手臂也是,額,胸部,腿部……怎麼全是都疼」。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你還說疼呢?」冰雪見天奇醒來,嘴角微微鬆了一口氣,半嗔半喜的道:「誰讓你非得在比武台上逞能的,非要一挑四,不作死就不會死,現在弄得全身是傷,搞得半死不活的,弄得我們這幾天都跟著你倒霉,幾天沒睡好」。

說到最後,冰雪黑眸旁也泛起一絲血色和薄霧,不知是她由於這幾天累成這樣還是故意這般說,好掩蓋自己差點喜極而泣的心情。

天奇聞言,略微一沉思,幾天前的畫面歷歷在目,他當時只記得上官玉兒眼見著就要背腹受敵,若不幫她,她必然重傷,所以他當時想也沒想,就出手幫了她一把,可誰想幫了上官玉兒的同時,背後突然嘣的一聲,他就被震得失去了知覺,腦海一片朦朧。

天奇暗自忖思,想必是自己的元神被震傷了,才導致昏迷的。

「那我躺了多久了?」天奇見四女如此關心自己,內心一陣感動,同時也一陣歉意。

「三天多了」,羅雨欣答道。

「居然昏睡了這麼長時間!」天奇十分詫異,可自己感覺只是一瞬啊,天奇迅速的視察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這才發現原來自己身體內的筋骨都受損了,不過似乎有一股清爽的靈氣薄霧包裹著自己的筋骨,在慢慢修復。

天奇感知到了那股清爽的靈氣薄霧,正是天神水!

「你們不會一直守在這裡吧?」天奇問道。

「天奇哥哥,冰雪姐姐和冷姐姐還有雨涵可整整三天沒合眼呢」,羅雨欣嘟著嘴道,心裡卻很想說,我若是知道你受傷了,定然也會跟她們一樣守護在你身邊的。

「不至於吧,搞得我像是傷的半腳踏進鬼門關了似的」,天奇心中深深感動,只不過嘴上卻沒說出來。

「雨欣那是瞎說的,哪有那麼誇張」,冷甜甜倒是淡然一笑。

「你們用了我給你們的天神水幫我療傷?」天奇問道。

「嗯,之前在比武台上,顧憲宗的那顆雷震子是經過改動過的,裡面有極強的靈陣增幅,所以導致你筋骨嚴重受損,而且當時你體內還殘存著一些亂竄的血氣,更加加重了你的傷勢,為了讓你的筋骨徹底修復,以免留下什麼後遺症,天神水是治療你傷勢的最好靈藥」,冰雪解釋道。

「有點浪費」,天奇撇撇嘴,有些心疼,他知道他的筋骨不同於常人,即便不用天神水,也絕對會好起來,只是時間比較漫長而已。

「天奇哥哥,這怎麼能說是浪費呢,要不是我和雨欣的天神水早就用完了,我都會拿出來給你療傷的」,雨涵聽到天奇的嘀咕聲,認真的糾正道。

「你們兩個的就算了吧,我都只給你們每人一滴,可不能這麼浪費了,既然這天神水可以療傷,我等會再分給你們一些,以備後患」,天奇忙道。

能夠有人關懷自己,確實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天奇現在雖然重傷在身,可心裡卻暖烘烘的。

眾人閑聊著,偶爾有人經過這邊,得知了天奇已經醒過來的消息,沒多久,秦宇等人便來看望他了,就連羅浮羅保這兩個正忙著準備大婚的大忙人都在聽到消息之後,立馬趕過來了。

而在龍虎門那邊,上官玉兒得知了天奇醒來的消息之後,心裡一陣歡喜,也急著趕了過來,藍靈見自己大當家的這般急性,身上有傷都不顧,沒辦法,只好陪同她來。

當走到屋外的時候,上官玉兒心裡卻有些忐忑,愣是在門前佇立了三秒鐘沒有敲門。

旁邊的藍靈見狀,問道:「玉兒姐,為什麼不進去啊?」

上官玉兒心裡有些惶恐,畢竟伊天奇是因為她才受的傷,而且想到以前自己時常沒給他好臉色看,上官玉兒心中更是愧疚,所以才會有所踟躕,怕伊天奇責備自己。

「藍靈,你說伊天奇會不會因為此事而……」上官玉兒怕伊天奇因為此事而厭惡她,心中十分忐忑,正好見到藍靈這般質問,上官玉兒當即便想向自己的好姐妹詢問一番,可誰知就在此時,咯吱一聲,門突然開了,迎面出來一個劉颯兒。

「咦,上官玉兒,你怎麼沒事跑到這來幹什麼?你傷好了?」劉颯兒迎面見到上官玉兒,十分吃驚,不過溜眼一想,伊天奇是因為她才受的傷,她來這裡肯定是來探望一下伊天奇的,所以不待上官玉兒答話便又笑道:「哎呦,我真是糊塗了,來這的人無非就是看看伊天奇那傢伙傷的如何,你快進去吧,我也不攔著你了,總決賽那邊還有點事需要我去處理」。

劉颯兒人如其名,十分颯爽,又恰巧今天她見伊天奇那傢伙臉色紅潤了起來,心中甚是歡喜,所以即便上官玉兒是龍虎門老大,她也絲毫沒在意,十分熱情的打招呼。

劉颯兒那爽亮的說話聲自然引起了伊天奇的注意,知道上官玉兒來了,有些驚奇。

「上官玉兒,你可算是來了,我這次可傷的不輕啊,都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你也知道我這傷可是為了救你才受的,看在我如此熱心腸的份上,你這好歹也該表示表示吧」,伊天奇望著從門口走進來的上官玉兒,頓時嬉笑的嚷嚷道。

眾女聞言,頓時大跌眼鏡,這唱的是哪一出啊?上官玉兒後腳還沒踏進門呢,怎麼就急著索要賠償了?更何況自己還剛醒過來,在床上動彈不得呢。

上官玉兒更是蹭踉一下,差點摔倒,還好藍靈在旁扶著她。

上官玉兒本來還有些愧疚,可聽了這句話之後,心裡的愧疚早就煙消雲散了,心中反而升起一絲怪異,心道:「真是個潑皮無賴,我自己的傷都還沒好就來看你,可你這無賴倒好,我還沒進門呢,便嚷嚷著叫我補償」。

「還是等你這傢伙好些了再說吧」,上官玉兒走到床前,瞥了一眼旁邊的眾女,方才白了伊天奇一眼道。

「你傷勢如何了?要不要緊?」雖說伊天奇一臉潑皮無賴的樣子,可上官玉兒也確實是十分關心他的傷勢,話語中還是流露出一絲關心之意。

「傷倒不打緊,只是我聽人常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可我怎麼就沒見到一點後福呢?」伊天奇故作嘆息,調侃上官玉兒。

不過對於伊天奇的舉動,周圍的人都見怪不怪了,因為在眾人看來,伊天奇只要對上了上官玉兒,便沒有正經過。

上官玉兒見自己好心好意的來看望伊天奇,可伊天奇居然還是一副欠扁的樣子,不但不領情,反而還嘻嘻笑笑,好沒正經,心中有些鬱悶,不由得哼道:「你這人還真是不怕疼,傷成這樣了居然還念念不忘索要補償,哼,你偏這樣,我偏不給了,看你能拿我怎麼辦?」

天奇惡狠狠的望了一眼上官玉兒,可也無可奈何啊,誰讓自己一身傷呢,「好吧,還是你厲害,」。

而後天奇又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自嘆自言道:「我這幾天都沒吃東西了,餓的我都頭冒金光了,本想蹭頓飯吃的,可惜啊,有些人鐵石心腸,好人沒好報啊」!

看著伊天奇那搞笑的樣子,藍靈忍不住抿著嘴咯咯笑道:「天奇大哥,你跟我們大當家的可真是一對冤家」。

不過藍靈說完,便招來上官玉兒的一頓怒眼,她也突然明白自己這話說的很容易讓人誤解其意了,便忙朝著冷甜甜和冰雪兩人微不可查的瞟了一眼,忍不住吐了吐小舌頭。有些做賊心虛般的心道:「希望她們沒有多想」。

「好了,你也就安分點吧,別這麼沒正經了,人家好歹也是帶著傷來看你的」,冰雪瞪了伊天奇一眼,嗔責道。

這時,冷甜甜也嘻嘻笑道:「咯咯,天奇,我記得半個時辰雨涵親自喂吃你了整整一大鍋好飯好菜哦,而且吃到最後,有人還說『不能再吃了,再吃就撐爆了』,難道天奇你現在又餓了嗎?」

天奇盯著冷甜甜詭異的笑容,心道不好!果不其然,冷甜甜轉而對著秦雨涵道:「既然天奇又餓了,那好,雨涵,你再去弄一大鍋飯菜過來,這回我親自來喂,記得哦,要比之前那一鍋還要大!」

而秦雨涵可心思單純,沒想這麼多,聽了冷甜甜的話之後,還真打算招辦呢?

天奇見狀,眼皮頓時跳動了一下,自己這肚子里的還沒消化呢,哪還能吃啊?

「額……之前我只不過是跟上官玉兒開個玩笑而已,開個玩笑而已……」天奇連忙打哈哈,示意秦雨涵不要多此一舉。

而藍靈卻愁著個臉,心中暗道:「慘了,原來每個女人都會吃醋……」。 第四百七十三章黃靈三階

上官玉兒看望伊天奇的事情算得上是一個愉快的小鬧劇,不過接下來的這幾天,天奇可有些忙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天奇繼續服用了幾滴自己身上還留著的天神水,筋骨的傷在天神水的作用下癒合的很快,而且筋骨比之以前更為堅韌,更為寬廣了許多,令天奇歡喜不已。

之後他將自己剩下的天神水又分給了冷甜甜和冰雪。天奇這樣做並不說天神水已經對他的機體沒啥總用了,而是因為天奇覺得自己的筋骨相對來講已經夠強了,而且服用了天神水之後,天奇已經明白了天神水的主要作用是活化機體,滋潤體骨和經絡脈以及駐顏養顏之療效,,所以對於女性來說,天神水的作用更大,所以天奇毫不猶豫的將剩下的天神水分給了自己的兩位女友。

沒了天神水,天奇還有更好的靈藥來淬鍊自己的筋骨和肉身!那是一盆龍血!是真龍之血!是秦長老之前特意獎給他的。

「龍血果然非凡,瑞光衝天,靈氣逼人,所散發的威壓都不是一般修靈者所能承受的」,天奇一解開玉盆之中的封印,頓時之間,血氣滔天,霞光異彩,一股霸道的威壓席捲開來,讓人不敢直視!

龍血,不像一般珍惜靈藥,龍之血脈,代表的就是霸道!

「還好這盤龍血是來自一頭弱小的幼龍的,血脈之力還未完全成行,不然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服用這等寶血」,天奇十分欣喜,看來秦長老在這件事上著實費了一番心思,考慮到了伊天奇的真實情況,並沒有盲目的贈給他一些他所不能使用的東西。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不能一次性就全部服用了,必須得閉關慢慢服用,如此一大盤,沒有十天半個月的,恐怕無法吸收掉,不過我受傷之後服用了一些天神水,若不馬上進階的話,恐怕會很難壓制住,看來只能先閉關突破了,至於能不能趕上總決賽,就只能聽天由命了」,天奇盯著這一盤龍血,心動不已,忍不住想要立即服用。

下定決心之後,天奇便在自己的修鍊山峰上找了一處比較隱蔽的密洞,並在外面設下了陣法,封了洞口,開始專心突破。

洞內,紫金龍鼎懸浮在地上,紫金龍鼎內的聚靈陣在緩緩運轉,天奇有意的控制著聚靈陣,只讓聚靈陣吸收周圍較近的靈氣,免得這聚靈陣將整個學院的靈氣都吸光了。

不過天奇並沒有開啟紫金龍鼎內部的空間結界,故而他並沒有進入紫金龍鼎的內部空間內,只是將此鼎當做一個普通的鼎,裡面裝有鮮紅的液體,當然,這些鮮紅的液體並不全是真龍之血,而且龍血和各種靈藥的混合液。紫金龍鼎下面有源源不斷的靈氣加熱,鮮紅的液體滾燙,沸沸騰騰,散發出陣陣濃香,要是讓一般普通人聞上一口,恐怕都要增加十幾年的壽命。

「這裡面我已經加了許多陰寒草,淡青竹,幽蘭草……還用了學院內聖靈泉的清泉水調和,這些藥草性屬陰,應該可以溫和裡面的龍血」,天奇用手試了試這些沸騰的液體,感覺裡面的龍血血脈沒這麼狂暴了,便停止加入藥草。

這絕對是一鍋寶葯,雖然天奇只加了三分之一的龍血到裡面。

「雖然有點浪費,不過只有這般夯實自己的肉身和實力,才能真正踏上強者之路」,天奇盯著紫金龍鼎內的寶液,有些心疼,裡面隨便哪一樣靈草都能讓一個普通人一輩子衣食無憂,不過現在,這些靈草只能作為輔料,用來中和龍血。

帶到鼎內的寶液徹底沸騰了,天奇毫不猶豫的脫光了衣服,撲通一聲落入鼎內。

「滋滋」

「啊,果然是寶液,夠爽夠霸道!」天奇剛落入鼎內,便立馬面紅耳赤了起來,氣息都變得十分粗重,這並不是由於高溫引起的,那點高溫對於伊天奇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他的這般變化完全是因為這寶液裡面霸道的藥效所引起的。

此時,他背側的傷口的血痂也瞬間脫離,漏出白皙的新肌膚,傷口也在急速的好轉,沒多久,外傷就基本痊癒了。

天奇盤腿坐在紫金龍鼎內,微閉雙眼,全神貫注,每一個毛孔張開,絲絲寶液精華猶如微不可查的細線,緩緩進入到伊天奇的**內,而伊天奇**內的血氣也越來越旺盛。

此時若在查看伊天奇的肺臟和脾臟,哪裡還能看到一絲損傷啊,全都是血氣澎湃,充滿活力。

入定之後,天奇便專心致志的引導著自己體內的血氣流轉,不斷的淬鍊著自己身體上的每一處肌膚……

已經好長時間都沒有醒過來,全心全意沉醉於重塑肉身的小夜似乎感知到了什麼,突然微微睜開了雙眼,看到了赤身**,盤腿而坐的,正在全心全意淬鍊肉身的伊天奇,嘴角微微一揚,輕聲自語,「居然又搞到了一些龍血,還不賴嘛」。

不過小夜僅看了一眼,便又繼續專心修鍊了,她現在還處在重塑肉身的關鍵期,再得到涅槃丹之前,她必須做好一切準備,因為這事出不得一絲差錯,身體的任何一處經脈,一處血肉,一處筋骨都必須恰到好處,否則一切將會前功盡棄。這是一個極其繁瑣的過程,小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一轉眼,五天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此時的端坐在鼎內的伊天奇方才微微吐出一口濁氣,睜開了雙眼。

視察了一下自己的肉身,早已不是黑褐色了,而是白皙的猶如剛出生的嬰兒,上面零星的站著一些還未脫落下來的黑褐色老皮,顯得活力十足,不僅強壯了幾分,而且還帥氣了一些。

「沒想到成了一個小白臉了,額……還是以前那金麥色的皮膚顯得成熟些,看來出去之後得好好晒晒了」,天奇盯著的一身白皙的皮膚,感覺有些別捏的嘀咕著。

「不過這寶液看來是不能再利用了」,天奇又掃視了一眼紫金龍鼎內的寶液,此時的寶液雖然還是紅色的,不過顏色比之之前明顯暗淡了一些,而且還有絲絲散發出一股淡淡臭味的黑色液體懸浮在其中,想必是自己淬體之後從體內排出來的毒物。

雖說這寶液裡面還有一些藥性,不過裡面實在是太髒了,還有許多掉落的老皮,天奇果斷的倒掉了這些已經用過了的寶液。

「是時候突破了」,天奇出去洗了一個澡,回來之後,便覺得自己再不突破的話就真的壓制不住了。

「咕嚕咕嚕」

天奇一口氣把剩下的龍血全都喝了一個乾淨。

「噁,這也太血腥,太暴力了,怎麼搞得像一個吸血狂魔似的,雖然藥效會丟失一些,不過還是煮熟了再喝比較好」,伊天奇喝完之後,滿嘴的血腥味,差點吐了出來。

喝下去之後沒多久,天奇便感覺渾身燥熱,充滿了力量,恨不得縱情的爆發一下。

天奇知道這是龍血開始被自己吸收了,這個過程既漫長又不好受,必須忍住,還得全心全意的專註於境界的突破。

龍之血脈慢慢背吸收,一絲絲鮮紅的血液獨立於自身的血液中,一開始兩者之間根本不互融,而且那一絲龍之血脈竟然十分霸道,將天奇自身血液脈不斷排斥。

疼的天奇咬牙切齒,差點就忍不住要在地上打滾。

天奇暗自氣惱,「我們伊家的血脈實在是太弱小了,居然被人鳩佔鵲巢還不奮起反擊,完全無動於衷……哎呦,疼死我了」。

天奇只是覺得自家家族的血脈相比於龍族血脈來說太過於弱小了,而從未想過自己身體內的血脈是否已激活……

不過還好,天奇就在那絲龍族血脈在體內到處亂竄之時,天奇體內的一絲黑色血液閃現了出來,慢慢纏上了那絲龍族血脈,更令人驚奇的是龍族血脈竟然慢慢溫順了起來。

看來那絲黑色血液的品階還要高於那絲龍之血脈!

「哼,一物降一物,就安安靜靜的讓我完全煉化吧」,此時,天奇展開了他背後的翅翼,那是亞翼龍龍骨所煉化的羽翼,這龍之血脈有助於羽翼的進化。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奇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龍之血脈完全被那絲黑色血脈制服了,開始被自己煉化,而隨著龍之血脈的煉化,天奇的氣息越來越強悍,如同嬰兒般白皙的肉身也開始慢慢變得更加結實起來,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強者的氣息。

筋骨不斷被龍血淬鍊,雖然沒有變大,可越來越堅韌,一般兵器都無法割斷分毫,經絡脈也變得更為寬大,更為有力,每一個細胞都似乎在龍血的作用下越發強壯起來,當達到一個臨界值時,天奇感覺自己丹田內的那顆金丹似乎開始化開,融入機體之中,而後又慢慢融合,一個周天之後,金丹重新凝聚,比之之前的更大更精粹,一股滂湃的靈力自金丹中散發開來,接融與各路經絡脈,而此時,天奇直接的渾身上下,用著一股使不完的力氣!

金丹重聚,一層一小境界,天奇總算是突破到了黃靈三階! 第四百七十四章參加決賽

感受到自己又強大了許多的力量,天奇歡喜不已,特別是天奇感知到丹田內的金丹分外飽和,離下一次融聚不遠了,也就是說離他下一次突破不遠離!

「沒想到這龍血真是好寶貝,不僅淬鍊了肉身,而且還讓我穩穩達到了黃靈三階後期,恐怕離下次突破也不遠了,只是這樣的靈藥實在是千金難求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