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許世江的喊聲,一位身着迷彩服、瘦高而精悍的民兵從岸邊的人行道上站起來,厲聲問道:“你是哪一部分的?”

許世江手持手槍答道:“我們是地區公安處的特警,我是隊長許世江!”

瘦高個民兵手提微型***冷笑一聲說道:“我是民兵應急分隊隊長廖景洪,我們只聽從邊城市防空指揮部和邊城武裝部的命令,你無權命令我們!”

廖隊長說罷,並不再理會許世江,他手一揮,大聲命令道:“給我找到目標,狠狠地打!” 第二百三十四章窮極寂滅——九霄升雲丹!

那個丹藥的名字就叫做九霄升雲丹!在混沌尊者的眼裡這樣的丹藥司空見慣的,一種安神的丹藥,對於孕婦來說丹藥是一種極為珍貴的安胎藥,也是一種孕婦緩解資金身體不適的一種丹藥。這樣的丹藥簡直就是針對孕婦量身定製的一般。這樣的丹藥所使用的種種靈草都是十分珍貴的。月兒因為要學習這樣的新品種丹藥所以。就這樣的糾纏著混沌尊者不放手了。皓天也沒有辦法只能是讓混沌尊者來交給她如何的煉製這樣的丹藥。

九霄升雲丹,煉製這樣的丹藥需要的就是自己對於火焰的精確掌控程度,月兒身為煉藥師已經身經百戰了而對於這樣的丹藥來說因為是那個時代的特殊工藝所以月兒還算的上是一個新手,對於火焰的操控月兒因為有九玄葯宮的幫助,所以在這樣的方向上月兒依舊是一個新手一樣的存在,畢竟——那個時代是所有煉藥師煉器師最為巔峰的時代,現在的這個時代已經不是原本的那個巔峰一樣的存在了。

皓天哥哥,此時洛聽雪大著肚子窩在皓天的懷裡。她現在的氣息澎湃而又生機,一看就是服用九霄升雲丹的結果了。

嫂子,你服用丹藥之後你的身體情況現如今怎麼樣了?木靈靈這個傢伙在月兒的幻界里呆了很長久的時間之後終於的從月兒的幻界里出來,現在她的境界已經是葯尊的巔峰。已經擁有自己的藥王國度,因為她的身體體質適合靈草靈藥在自己的國度里生長所以她已經成為月兒幻界里的一個辛勤的藥材種植工。因為月兒的幻界已經變成月兒的一個靈力的來源。月兒的靈力就是來自於自己的幻界里的靈草還有種種的靈木都已經變成森森幽幽的參天巨物在月兒的幻界里生長著。供給月兒靈力。

靈兒,我現在身體還不錯,只是我的肚子里的孩子還在調皮,我真的不知道將來這個小傢伙到底是像誰了,我倒是覺得肯定和皓天哥哥一樣,是一個調皮搗蛋的角色。還有我感覺到自己的神力有一個巨大的飛躍。也許是我放下修鍊的原因吧?總而言之我的境界已經逐步的接近葯器幻尊的境界了。

怎麼了靈靈?怎麼沒有陪伴小天那個傢伙。皓天問道。

我家的那口子現在正在專心致志的幫助姐姐操控煉藥之術,因為這個丹藥就是嫂子你所服用下去的那個九霄升雲丹。大哥,這裡我看簡直就是廣袤無垠的樣子,我想在這裡好好地遊歷一番。

木靈靈坐在皓天的身邊。微笑著對皓天說道。

這個你得經過你二哥的許可才行。我可做不了主。

這裡你可以隨便的遊歷只要是你不給自己造成麻煩就好。混沌尊者的靈魂虛影就在她的眼前稍縱即逝,只是傳來混沌尊者的一道訊念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經過了混沌尊者的許可木靈靈滿心歡喜的就乘坐著沐月大陸就穿越了雲辰大陸的大氣層,就在混沌尊者的界域里飛馳著。

月兒的沐月大陸算是月兒借給木靈靈的,因為月兒的幻界里的各種靈草還有一些可以自行淬鍊出丹藥的樹木需要她的時時刻刻的巡視。所以她就自然而然的擁有了月兒的沐月大陸。乘坐著月兒的沐月大陸在幻界里俯察那裡的各種靈草還有樹木。這項工作可以說是一個輕鬆的事情。

木靈靈走了之後。皓天繼續的在和自己的妻子溫存著。自從兩個月前皓天重返逍遙城之後皓天就一直的牽挂著自己的妻子還有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十分的顯得忙碌了。

洛聽雪因為有身孕,自己孩子給自己帶來的一種詭異的力量時不時得讓自己境界有一個體悟提升。而這一詭異力量就是先天悟力了。

而雲辰大陸的另外一邊。月兒的面前就有一個巨大的丹藥鼎爐。釋放著赤紅色的火光,這樣的火光可見之中彷彿有一種火焰的天道紮起這個地方去醞釀著。這樣的天道想必是極佳的煉藥丹火了。

這樣的丹火月兒是頭一次的見到。不解的問道,這個火焰的具體功效倒地是什麼?

其實這個火焰是以尊之威的火焰為原型混合了各種力量屬性的火焰共同混煉而成的一種特殊的丹火,而這一秘術,僅僅就是混沌尊者的獨家。

而面前的草藥就是煉製九霄升雲丹所需要的草藥了。

靈魂魂核。血靈妖花,雲絡草,礬血石。以及益母草,還有幾顆靈氣還算得上是極為的濃郁的石頭,妖獸的幾根骨骸。月兒的神識掃過這些丹藥所需要的藥材。其中的礬血石引起了月兒的注意,因為月兒從礬血石的靈力波動里看出了裡面所蘊含的血氣力量是專門針對身體需要補血的人群而使用的。礬血石的顏色可不是血紅色的而是一種淡綠色的,六方晶體一樣的石頭。

而這樣的石頭一遇到靈氣水液就瞬間的被融化了。混合在靈液里成為了一種特殊的溶液。而這樣的一種溶液正是煉製九霄升雲丹所需要的一種東西了。

月兒則是興緻勃勃的看著混沌尊者使用的種種手法,心裡一遍遍的將這樣的手法記憶在自己的腦海里。也許是看到了月兒的這樣的專心,混沌尊者隨即會心一笑。說道。

這個煉藥手法其實就是你一直慣用的一種煉藥手法了,你想要記下來,我覺得你應該好好地給我將我煉藥的順序記憶下來,這樣才是真正的王道。你光記煉藥的手法這個我看行不同的,九霄升雲丹注重的是藥性品質而不是丹藥的整體素質。

混沌尊者的這樣的一番話讓月兒疑惑了

那,煉藥手法可以決定丹藥的成品應該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品質難道煉藥的手法並不重要嗎?月兒問道。

其實我說的這一番話是有它的理論基礎的,你看到了你面前的這個丹爐了嗎?這個丹爐的火焰可以讓你稍微的偷懶,這個火焰,我混合了尊之威的大部分的力量,還有更多的火焰,如此一來,這樣的火焰可以讓你無需神通直接可以煉製出高品質的丹藥。你不信的話你可以試驗一下。

你還沒有將煉製這個丹藥的步驟告訴我呢!月兒嬌呼道。

嗯~我接下來就告訴你這個丹藥的煉製流程。混沌尊者一點都不著急耐心的說道。隨即在月兒的面前展示起煉製九霄升雲丹的最為基本的步驟了。

只見混沌尊者將一一個由靈晶製成的一個罐子從一個地方取了出來。上面的一個符咒在混沌尊者的魂魂識的燃燒下變為飛灰。隨即靈氣所凝練的水液就出現在月兒的面前。而月兒聞著這樣的靈氣水液頓時覺得神清氣爽的。而這個靈氣水液的來頭可以說大得很。就是道靈封印下方的原始靈氣所凝集的水液。

這個就是可以將礬血石溶解在靈氣水液的東西了,微笑著混沌尊者就將礬血石置入這樣的靈氣水液里。而原本是無色的靈氣水液在放入礬血石之後,淡綠色的溶液里居然的有血紅色的東西出現在溶液里。這樣的溶液月兒看的十分驚奇,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靈晶罐子。

這個變化實在是讓我不敢相信啊!月兒嘀嘀咕咕的說道心裡簡直要被這樣的變化徹底的要驚呆的樣子。

而血靈妖花在感應到這樣的氣息之後原本是紅艷無比的花朵上結出一個赤紅色果子,裡面所蘊含的力量月兒感覺十分的熟悉。就是來自於自己的一種火焰的氣息。

接下來混沌尊者就將這個果子從那一朵血靈妖花上摘了下來。隨即他將剩下的藥草一股腦的導入了面前的這個丹藥的葯鼎里,而已經溶解礬血石的靈氣水液也被混沌尊者也到入了葯鼎里,一個啟動陣法的神紋就這樣的被混沌尊者打入了下方的一個繁瑣的火焰陣法里,隨即混合了數種火焰的一種詭異的火焰在陣法里熊熊的燃燒著。

在這樣的火焰里,月兒看到了很多種類很多屬性的火焰。完美的在共生共存著。這樣的火焰月兒是頭一次的看到不禁暗暗的吃驚。這樣的火焰里居然燃燒著一種讓月兒在皓天身上所感受到的那一種力量。

沒錯~這樣的力量就是蒼古之力!這樣的蒼古之力月兒在皓天的身上感受的有味的明顯。

而這個丹藥需要的就是你的神識仔細的觀察裡面的藥力,靈力在裡面的精純程度因為這個火焰是不一般的火焰。這個火焰鳳鳳她也有。

月兒驚奇的聽到這個消息因為能夠自己煉製丹藥的火焰月兒她是頭一次的聽到。而且這個火焰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居然就在自己的女兒那裡。

好了,我看這個丹藥應該可以了,感受了片刻,混沌尊者說道。

打開丹爐,整整十幾枚的丹藥就躺在丹爐里。散發著碧綠色的光芒。(未完待續。。)

ps:好累!早晨再發剩下的章節吧! 許世江本想發飆,但是一想人家民兵是奉命行事,自己確實無權命令他們,那怕現在人家打死幾人在自己面前,也只能瞪幾眼。

水警船見岸上槍聲不減,就停在距南門大橋兩百米的地方停下了,水警們手握手槍,不知所措。

聽見突突的槍聲,許世江心在流血,他想,朱清宇那小子可能已經完了。

正在這時,一輛人防戰備車拉着警報急馳而來,車上跳下來兩個人,一個是中等身材、頭髮斑白的邊城地區人民防空指揮委員會主任、邊城地區行署專員伍登基,一位是眉寬眼大、身體壯實的邊城地區人民防空辦公室副主任、邊城地區公安局局長鄭國平。

“我是地區公安處長鄭國平,我命令你們馬上撤退,否則按故意殺人罪論處!”

廖景洪隊長可不吃這一套,他擡起頭吼道:“什麼罪不罪的,你們去給邊城市長劉福佳說去吧,同志們,不要管那麼多,給我打!”

鄭國平見狀氣憤已極,手一揮,許世江上前將***頂在了廖景洪的頭上。

兩名特警隊員上前,收繳了他的微型***。

其餘特警用同樣方法,繳了民兵手中的武器。

廖景洪沒想到特警會動粗,他是陸軍偵察兵出身,起來後突然一個推手,許世江始料不及,差點倒地。

兩名特警見狀,舉起**向他砸去,這廖景洪卻直接接了**,“嗨”一聲,兩名特警的***被奪走,身子偏向一邊,倒在地上。

又有三名特警一躍而上,將廖景洪死死抱住,廖景洪竟然身不彎曲腳不打顫,使勁一擺,三名警察被摔出兩米遠!

伍專員和鄭國平站在一邊,神情若定,並不驚慌,體現了臨危不懼的大將風度。

伍登基看了鄭國平一眼道:“看來公安幹警的素質還趕不上應急分隊的民兵啊!”

鄭國平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專員你可知道,這幾年公安幹警整體素質下降,在人民羣衆中的形象大大降低,原因是有部分公安幹警無心履職、不練本領,利用手中權力謀取私利,甚至與黑社會團伙相互勾結,充當犯罪團伙的保護傘。”

“這種現象不止邊城,全國都如此啊!”伍專員嘆道。

正當兩位領導交談這時,許世江突然上前飛起一腳踢向廖景洪,這一腳力道十足,廖景洪用手輕輕一擋,結果“哎喲”一聲胸部被擊中,後退了兩步。幾個特警一起上前,終於將他制服。

這時,一輛邊城市人防戰備指揮車駛入現場,車上下來三人,一個是頭髮一邊倒、滿臉土痣的王成副市長,一個是體型寬大、肚子高挺的邊城市武裝部長王天樂和條型窄臉的邊城市公安局長王時榮。

三人見兩位地區領導親臨現場,忙上前打招呼,伍專員一見他們,火就來了,指着他們的鼻子道:“誰說邊城上空有外星人?道聽途說就擅用武力,嚴重擾亂公共秩序,給城市居民造成嚴重恐慌!你們是唯恐邊城不亂是嗎咹?如果我要給你們安個罪名,你們就到牢裏面去呆着吧!”

這三人還想解釋什麼,伍登基一甩手,道:“明天上午九點鐘到我辦公室來解釋吧!”說罷,倒揹着手上了指揮車。

鄭國平喊道:“把槍還給他們,把廖景洪押走!”說罷,又對王時榮說道:“王局長,周萬福和趙國柱失蹤的案子辦得怎樣了?犯罪嫌疑人抓到了嗎?一個月期限很快就到喲!”

王局長漲紅着臉,一句話不吭。

特警們把廖景洪押上警車,拉着警笛開走了。許隊長留下幾個人,他還要去找朱清宇。

這時水警戰船已駛向大橋邊,朱清宇從橋墩下出來,飛身上到了船上。

“你是朱清宇吧?”朱清宇剛一上船,一位身穿白色警服的英俊的警察迎了上來,握着朱清宇的手抖了兩下。

“你是?”朱清宇問道。

“我是楊帆,水警隊長。你沒傷着吧?”

“好險啊,差一點點就去見馬克思了。”

Www ¸тт kan ¸¢O

這時許世江和幾個特警隊員從橋上下來了,他上到船上,將朱清宇拉到一邊問道:“那些市民報警說有外星人是咋回事?是你小子吧?”

“我、我有那能耐嗎,我又不是神仙。”朱清宇結巴地說。

“哼,你哄得了別人可哄不了我。那次在富源市祕密基地你去來行走如飛,從時間上推斷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許世江目光如電,似要看穿他的五臟六腑。

朱清宇笑着拍拍許世江的肩膀,低聲說道:“好,我承認我有一點特異功能,那是用來對付壞人的,我並沒有藉此亂來啊。”

許世江會意一笑道:“好,我知道就行了,不會告訴任何人,你放心吧。”

“呵呵,還是許隊對我貼心。”

二人又來到甲板上,與楊隊長一起商量如何尋找鄧家姐妹一事。

楊隊長說道:“從小朱講的情形看,鄧家姐妹八成是青龍幫綁架的,儘管郭家幾爺子沒有露面。郭朝龍在富源市開辦了水上運輸公司,基本上壟斷了整個迷江和三江的水上通道,我們幾次檢查郭朝龍的貨輪,都沒發現異常,可見對方十分狡猾。”

許世江掏出軟裝遵義香菸,一個發了一支點燃,說道:“富源水上運輸公司是青龍幫將勢力伸向富源市的重要組織。我估計鄧家姐妹已經被轉移到富源市了。楊隊長,我向局坐建議你跑一趟,將朱清宇送到富源市碼頭,如何?”

“這倒是沒問題,但是他一個人能行嗎?”楊帆說道。

“我和身邊這幾位兄弟一起去,隨時接應他。”

朱清宇心想,青龍幫對自己的聲音體型已完全熟悉,進入富源市還是化一下妝最好,而且要找最好的化妝師,否則容易暴露目標。於是他問道:“邊城有最好的化妝師嗎?”

許世江隨口答道:“有啊,文若法醫就是。”

“她?”朱清宇睜大眼睛,不太個信。 第二百三十五章窮極寂滅——魂之殤!

神祁邊緣的幾個地帶里有幾個世界的碎片尋覓到自己的碎片開始的聚合在一起。逐漸的形成一個巨大的世界體系。並且這樣的世界還在不斷的聚合在一起,這樣的世界越來越多了,這樣的地帶所聚合的世界好像是被人故意的倩影的樣子似得直接就到達了蒼古戰場。

而蒼古戰場那裡所有的神尊殘骸生機頓時的變得十分的濃郁,甚至有的屍骸都能聽到裡面所迸發出來的心跳聲。這樣的心跳聲在這裡此起彼伏的,這裡的食屍蛆妖突然間就被一種神秘的力量給吸成了一種乾癟的東西他們的妖核最後幻化陳我給這裡最為精純的天地靈氣,這一切的一切預示著一個信號,那就是——

這些來自蒼古時代的神尊們即將要復活過來。繼續著他們還沒有打完的戰爭。他們的戰爭在進行了一段時間之後就被世界之樹用一種特殊的力量所徹底的阻止,他們的輪迴力量不由分說的被世界之樹個徹底的吸納進入它的身體里。

而因為混沌尊者的特殊神通雲宮世界的人都提前的撤離到雲辰大陸,雲宮世界里的一切都被混沌尊者一個大神通封印給徹底的封印,因為神王煉獄里的靈脈~就是世界之樹的一根枝幹,和蒼古戰場達成一種特殊的聯繫,而這樣的聯繫就會引發一連串的災難,首當其中的就是雲宮世界的生靈了。

皓天。因為是葯器幻尊,所以在這樣的黑暗即將來臨前,他的心裡忐忑還有一種特殊的血戰意在他的心裡流淌著。這樣的戰意皓天堅持著不要讓自己來到這個地方,因為這個地方是自己的魂之殤!

魂之殤,其實就是皓天隱藏在自己內心裡最為強悍的靈魂火種之一,他原來的五行炎魂也就是後來的混沌尊者的火焰和強度都不及這樣的火焰強度。因為這樣的原因皓天的情況才能夠被混沌尊者所選中並且將尊之威的火種本源交給他,為的就是讓皓天在這樣的困難之中找到自己。

雲宮世界,神王煉獄里,世界之樹的根莖在綻放著一種光芒,這個樣的光芒雖說是讓人比較的心神迷醉但是這樣的光芒是一種寂滅生機的光芒。這樣的光芒里生機和死氣並存著。幸虧這裡已經空無一人否則這樣的光芒會讓很多的人都葬身在這裡不能倖存的。只能是死亡的命運在他們的身上所主宰著。皓天的身影就在這裡出現,因為他的神核就是擁有兩種,其中的一種就是生死神道所凝練的一個神核了。

兄弟,你的道靈封印也不甚頂事啊!你看看~你看看這樣的神光。簡直就是光光要人命的節奏啊啊啊啊啊!皓天說道。

你要知道的是這裡就是直接到達世界之樹的地方之一。蒼古戰場那裡已經是不能去了。因為那裡已經面臨一場神尊復活的事件了你要是去了的話你的修為根本就不夠看的了,現在問你一句話。

說吧!你到底要問什麼?皓天說道。

魂之殤,你確定你要獲得那個火焰嗎?

原來皓天除了可以使用尊之威這樣的火焰。並且他的靈魂里擁有著一種特殊的火焰,那就是他的魂之殤。

原來皓天的本命火焰並不是五行火焰,而是他的魂之殤,這樣的火焰是無法用來煉器的,

只能是在靈魂里留下一種特殊的印記,這樣的印記就是一個人的靈魂傷口了。是一種煉魂的火焰。

如果要達到葯器界祖的境界,就必須讓自己的靈魂得到一次徹徹底底的大淬鍊,遮掩的話就可以將自己剩下的修鍊之路給徹底的打通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