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將軍,那個古天官沒跟你一起嗎?聽說他一直負責雲天大陸的一些事,應該很熟悉這裡的情況啊。」雨神道。

王將軍道:「我也想找他幫我出出主意,畢竟這裡他比較熟悉,可惜我還沒找到他。」

雷神一聽,道:「王將軍,聽說你已經殺了雲天大陸的古晨,現在應該沒什麼對手了吧?」

王將軍聞聽臉色一變,看向雷神和雨神,警覺道:「二位,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雨神忽然賠笑道:「王將軍,不瞞你說,我們懷疑古晨根本就沒死。」

「什麼?」王將軍驚詫萬分道,「這怎麼可能?」

「那我請問王將軍,你見過古晨嗎,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嗎?」雨神問道。

王將軍沉思道:「我的確沒見過古晨,但古天官親自帶我們抓的人,他肯定認識的,不會錯的,絕對不會錯的。」

「那,如果我告訴你,其實那個古天官很可能就是古晨,你會信嗎?」雨神分析道。

噹啷!

王將軍手中茶杯掉在地上,碎成了幾片。

… 「古天官是古晨?」王將軍心中一陣陣后怕,若真如此,那當初古晨想要殺他豈不是易如反掌。

越想越覺得害怕,王將軍道:「你們、你們有證據嗎?」

雨神和雷神大概猜出了王將軍的心理,二人都是一笑,雨神道:「現在沒有,不過真假我覺得我們應該查清楚,不然,上邊若是知道你欺瞞了他們,我想你也就完了。」

王將軍本來就知道殺的古晨是假的,但沒想到真的很可能會是古天官,此刻聽二位如此說,直接表態道:「如此說來,我要派人前去查探,若是真的如二位所說,我便抓了真的古晨殺死將功補過,還希望二位不要讓更多人知道。」

這雨神和雷神此次前來的目的便是查出古天官的真正身份,併除掉,以免蟠桃園的事情敗露,此刻聽王將軍如此說,都十分滿意,雨神道:「我們近來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協助王將軍一起抓古晨。」

王將軍一聽,並不知道兩人非要親自看著古晨死才會安心,又沒有什麼理由拒絕,道:「如此甚好,我正愁找不到好的幫手呢。有了二位定會馬到成功,那古天官上次曾在一個叫四怪島的地方,我們不妨前去查看一番……」

……

窗外,古晨將一切聽的清清楚楚,見再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便暗暗退走,前往四怪島報信去了。

古晨回到四怪島,按照雲遮天的暗號聯繫上大家,鑽進了四怪島地下的安全暗室內。

雲遮天、天魔主、雪猿王、雪魔女、雪小女、嚴如意、范小膽等人見到古晨安然無恙回來,一個個非常高興,更是為古晨幾次死而復生深感讚歎和敬佩。

當大家聽說古晨帶來的消息,天界的王將軍帶人前來四怪島之後,大家群情激奮,便想要跟天界來一次大決戰。

古晨道:「現在還不是時候,現在他們只是想要找到我,大家可以藉助他們還沒有全面統治雲天大陸這個寶貴的時間段整合彼此隊伍,為最終決戰做最後的準備。」

「那你呢?你現在在什麼地方都不安全啊。」雪猿王問道。

古晨道:「我有個去處,正好去辦一件事,等我辦完回來,大家便可以一起奮戰了。」

眾人見古晨沒說具體是什麼事,也沒說去什麼地方,都不便多問,嚴如意道:「丑哥哥,讓我跟你一起去吧。」

古晨看向嚴如意,想起他死的時候嚴如意表露的一片真情,心中一軟,但知道跟著自己兇險無比,道:「如意,你還是留下來吧,現在整個雲天大陸一片混亂,很不安全。」

嚴如意道:「正是因為混亂,我才要跟著你,我不想你再有任何事發生。」

其餘人都紛紛各自退走,嚴如意就勢依靠在古晨懷裡,道:「上一次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死而復生,反正以後我不允許你再這樣了。不管你去哪裡,我都會跟著你。」

「你還是留下等我回來吧。」古晨還是為嚴如意的安全考慮。

「不管,你要是不帶我走,你走了,我就到處找你去。」嚴如意開始耍小脾氣。

「這個女子,當真跟乖巧聽話的瑤兒不一樣,拿她還真一點辦法沒有。」古晨心中暗道。

「好,你不說話就代表你默認了。」嚴如意臉上一笑,更緊地偎依在了古晨胸前。

「那你一切就得聽我的。」古晨道。

「只要你讓我跟著你,我都聽你的。」嚴如意大喜,上去親了古晨一口,歡快地飛奔而去,大概是回自己屋收拾東西去了。

按照古晨的猜測,王將軍那些人-大概三天時間就會趕到四怪島。雪猿王早早派下水中的族人一路探聽消息,第二天就報告說發現遠處有船隻幾十艘正朝四怪島方向而來,大概需要兩天時間就會到達四怪島附近。

古晨對雲遮天等人交代了一切,最後道:「大家一定要保持克制,我先引他們離開這裡,大家千萬不要出面,保存力量才是眼下最重要的。」

最後,古晨又悄悄告訴雲遮天,如果可能的話,他會先掀起天界跟一個叫剿天團的勢力對戰,到時大家養精蓄銳,來個漁翁得利。

雲遮天仔細詢問了古晨和嚴如意出去安全不安全,萬一被天界王將軍那些人追上怎麼辦,古晨拍著胸脯表示不做沒把握的事。而且還以死而復活證明他的不凡,雲遮天發現古晨已經突破到了幻星境界,便也放心了。

古晨得到雲遮天保證這些人不會擅自行動之後,很是放心。次日一早便與嚴如意乘坐一艘小船在四怪島外圍三十里元的地方晃晃悠悠朝著南方下去了。

遠處王將軍的一艘船發現了古晨的小船,王將軍眼尖一眼就看見了古晨,大喜對身邊雨神和雷神道:「看見沒,我就說這小子在這一帶,你們看,前面不正是嗎?」

雨神一看,儘管還是古天官的打扮,但因為心中存疑,便看得有些不順眼,遠遠大喝道:「古天官,等我,我們真是好緣分啊。我正想找你好好謝謝你呢。」

古晨擔心在這裡待下去萬一發現四怪島那些人的行蹤,大家就麻煩了,所以,只是模糊答了一聲,便運功使用金佛掌的水掌一路朝南而下。

而古晨模糊的回答,更是讓雨神、雷神還有王將軍心中堅信古晨的心虛,一時間大家紛紛調轉方向,浩浩蕩蕩追趕古晨而去。

水下雪猿王手下的族人一路暗暗保護著古晨的小船,發覺王將軍那些人船太多根本追不上,那些族人才安心從海底潛回四怪島報信去了。

「丑哥哥,你一直沒告訴我,我們要去哪裡。」嚴如意跟古晨一邊看著後方的船追趕,一邊道。

「那個地方你去過,而且還是我們倆一起去的地方。」古晨道。

「棋盤島?」嚴如意心中一暖,那是她跟古晨最美好的記憶啊。

「丑哥哥,去哪裡幹什麼?」嚴如意有些不明白。

「先利用雷海消滅這些追我們的傢伙,然後我需要找到島上兩個人問一些事情。」古晨道。

「那島上有人?」嚴如意大為驚訝。

「不錯,有兩個老者,我覺得他們知道很多東西,我必須去問一些事情。」古晨道。

見古晨的船越來越遠,王將軍有些著急,好不容易發現了古晨的蹤跡,可萬萬不能讓他跑了,跟他一樣心思的還有雨神和雷神。

這幾個人心中都有鬼,因此追趕古晨勢在必得。王將軍對後方那些將士道:「你們找個地方先安定下來,不得擅自行動,等我回來再做打算。」

吩咐完畢,王將軍帶了幾個隨從,和雨神還有雷神一起上了一艘小船,使出法力直追而去。

雨神道:「我們必須將古晨殺死,這樣王將軍不但無過,還立功一件。」

王將軍道:「多謝二位相助。」

王將軍儘管覺得雨神和雷神這般賣力,肯定其中也有什麼問題,但這些都不重要,抓住古晨將之殺了是大家一致的目標就足夠了。

王將軍的小船開始慢慢靠近古晨的小船,古晨見他們追上來了,又加快速度箭一般朝前駛去。

「他們只有一艘船。」嚴如意對古晨道。

「這就更好辦了,只要我們想辦法拖住他們,雲天大陸就不會有大的戰鬥。」古晨道。

王將軍等人倒也不慢,很快就拉近了跟古晨的距離。王將軍喊道:「古天官,是我啊,等等我啊。」

雨神也大聲喊道:「古天官,我是雨神啊,我是特意前來感謝你的。」

古晨遠遠道:「好啊,等我忙完我會好好照顧各位的。」

說話歸說話,誰也沒有閑著,速度比剛剛又快了一倍多,兩艘船飛一般朝前方駛去。

王將軍立功心切,帶領雨神和雷神和幾個隨從全力追趕,眼看就要追上古晨的船了,忽然就發現古晨的船鑽入了水中。

幾個人毫不遲疑,緊追不捨,這些都是有修為的人,將海水避開,一路追下。

古晨和嚴如意棄船直接從水底遊走,引著王將軍等人一路跟著終於到達了南疆之地。

轉來轉去,終於轉到了傳送幕的入口處,古晨若是關閉傳送幕擔心王將軍等人抓不到人又會帶人在雲天大陸展開瘋狂的廝殺,便有意將傳送幕的入口留下,讓他們跟隨一起下到了海底。

古晨帶著嚴如意一路到達了傳送幕的下方,正看見曾經認識的徒弟水來寶在,古晨十分高興,水來寶一見古晨,更是親切道:「師傅,你怎麼來了?」

水來寶也見過嚴如意,此刻看出了嚴如意和古晨的關係,不等古晨說話,又道:「原來你是師娘啊,早知道,當初我就不要你一塊靈石也得把你送到雲天大陸去。」

嚴如意有些疑惑,聽完古晨的解釋,才恍然大悟,道:「你叫水來寶,真是好名字啊。」

幾個人寒暄一陣后,古晨道:「水來寶,我後邊有幾個人追趕而來,有沒有什麼好辦法不用打鬥就可以將他們抓起來的。」

… 畢竟古晨對這裡不如水來寶熟悉,水來寶道:「師傅,在這裡你找我算是找對了。」

說著,古晨就見水來寶在傳送幕出口處一揮手,一道水波蔓延而去,凝結成了一道無形的巨網。

「師傅,等他們一來就用網把他們抓住,一個都別想跑掉。」水來寶十分自通道。

「如此最好。」古晨道,「對了,你後來都去什麼地方了,我來過幾次都沒見到你。」

水來寶便把他不想在這裡無聊四處溜達說了,最後道:「誰知道外邊四處都是危險,我覺得這裡最安全,便又轉了一大圈回來了。」

「水來寶,你說的棋盤島上那兩個怪人,你可曾見過?」古晨道。

「嗯,當日我跨過雷海去了島上,正好看見他們在下棋,我就說我要離開這裡,沒想到他們答應的很快。」水來寶道,「他們直接就指點了一個方向讓我走,我就真的走出去了,只是外邊到處都是爾虞我詐,好幾次我差點被人害死,我便苦苦尋找回來的路,整整這麼多年才找回來,我就再也不想走了,還是這裡最安全。」

古晨一笑,道:「當初你在這裡的時候可是口口聲聲非要出去的。那現在你知道那倆怪人還在島上嗎?」

水來寶搖搖頭:「我不確定,我沒事也不去那裡,只在這裡待著。」

古晨點頭,道:「明天我們前去棋盤島看看,我找他們有些問題想問清楚。」

水來寶一聽,道:「師傅,我陪你們一起去吧,雷海現在可猖狂了,你自己會雷電,我來保護師娘。」

說著,水來寶看向嚴如意,嚴如意點頭道:「想不到水來寶如此懂事,太感謝你了。」

古晨知道水來寶給倆老者認識,說不定去了更好一些,便也道:「還是你有心,那我們準備一下,明天一起去吧。」

幾個人正聊著,傳送幕上方几道人影緩緩降下,古晨就聽王將軍道:「想不到這裡有個傳送幕,那些異獸界和魔域的很可能就是從這裡進入雲天大陸的。最早的時候天界已經封死破壞了很多傳送幕,想不到這裡還有一個。」

雨神聽見王將軍這麼說,似乎反應過來,道:「那我們是不是派人回去報信,將大家召集到這裡來。」

王將軍低聲道:「我下來的時候已經派人回去了。」

古晨聞聽,心中一驚。一心只顧想著引他們而來確保雲天大陸暫時沒有戰亂,想不到卻在大意中暴露了這個關鍵的地方。但古晨又一想,異獸界和魔域的人好像並不全是從這裡而來,他們應該已經找到了別的入口,只是他們若是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將來從此路過只怕會陷入天界的埋伏中。

一時間古晨也想不了太多,就見王將軍等人已經來到了跟前。

「古天官,原來你真的跟異獸界還有魔域有勾結,那你十有**是真的古晨了,真是想要造反了。」王將軍語氣忽然冰冷。

古晨此刻也不想再掩飾什麼,淡淡道:「不錯,你說的都不錯。天界對外宣稱保護雲天大陸的子民,但事實上都做了什麼,你們自己最清楚。」

「這次異獸界和魔域前來爭奪雲天大陸,給雲天大陸的人們帶來無盡的災難,我們天界正式出手相助,難道你還沒看出來嗎?」雨神道。

「看出來了,我想雲天大陸很多人都看出來了。」古晨冷笑道,「你們做的很隱蔽,蒙蔽了很多雲天大陸善良的人們的雙眼,但你無法蒙蔽我古晨的眼睛。」

古晨眼中冒出犀利的目光,盯得王將軍心中一寒。

雷神道:「古晨,你在說什麼?」

古晨冷冷一笑,沉聲道:「你是誰?」

「我負責布施雷電,叫我雷神就可以。我跟雨神一起負責雲天大陸。」雷神道。

古晨道:「那好,我只說一句話,我曾下過地府,看見了一個血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