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唐萱才注意到,原來這偌大的廣場地面上都是有着顏色和編號的,只是非常的淡,如果不加註意是看不到的。

在這之後,排在她們前面的另一支隊伍也是進行了測試,這支隊伍就比剛纔那支要厲害多了,陣容也是十分強大,除了學員外,也是來了數十位長老助陣,他們的測試結果是黃色五十號區域觀禮。而工作人員對他們也是有了笑容,不再是毫無表情,面色冰冷了。看到這裏唐萱忽然眉頭一皺,對這學院的印象不是那麼好了,這明顯的區別對待,狗眼看人低啊。

在不算長的等待之後,終於輪到了唐萱她們,對於唐萱,那工作人員可能是得到過院長或者三肉道人的囑咐,滿臉笑容的迎了過來,還傳授了一些增加測試分數的技巧。對於這些,唐萱只是笑笑,並沒有和他多說什麼,只是很敷衍的道謝了一下,就要求開始了。

不說王天官帶來的那兩個修爲深不可測的老者,光憑這四大美女,想必名次就不會太低了。也許是因爲唐萱在高端班考覈中名聲太旺,也許是因爲今次北地居然以這種陣容前來參加入學典禮,唐萱她們剛一出現在排位碑前,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其中當然也是包括了司徒掌門在內,他也是剛剛那兩支隊伍測試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還有這個環節,就在他要飄身下去相助之時,三肉道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哈哈哈,司徒兄,你這是要做什麼去呢?”三肉道人一手拉住司徒掌門的胳膊,笑道。

“我要去幫忙啊,你看看你,都不告訴我這些規則,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我在宗門裏的尷尬地位,我這可是第一次參加,你是存心看我出糗嗎?”司徒掌門想要掙脫三肉道人抓住他胳膊的手,可是嘗試了幾次,哪裏可能做的到啊,不禁的面色一變,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司徒兄,淡定,淡定,唐萱真是好福氣啊,你看和她在一起的王者大陸的人,那兩個老者。”三肉道人放開了司徒掌門的胳膊,遙指排位碑那邊。

“哎呀,你這麼一說,這二老的修爲我竟然是無法探查的到,莫非……”司徒掌門看着那兩個目光如炬,太陽穴微微凸起的老者,漸漸收起了想要下去幫忙的心思。

“他們的修爲可是不比我差呢。”三肉道人輕描淡寫的說道。

“什麼?都是分神之上的修爲嗎?這要放在蜀天大陸,可都是一方霸主的存在啊,看來這王者大陸果然如傳言般的厲害啊。”司徒掌門激動的坐了下來,看來這唐萱還真是了不起啊,自己要努力了,不然過不了多久,這師傅怕是要做到頭了,修爲不如徒弟,說出去不讓人笑死了。

另一邊,排位碑前。

“唐萱,我們就光站着看看就好了,測試的事兒都交給二老和四大護法好了。”王天官看着躍躍欲試的唐萱,拿出了一把扇子,很瀟灑的扇了兩下。

“不,我要讓大家感受一下,所有人,哪怕修爲再低,也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爲團隊做出貢獻,不能總是太依賴他人。”唐萱鄭重的說道。

“是呢,我們雖然修爲低微,但我們也會盡全力的,相信總有一天我們也都會成爲強者的。”王朗站在衆弟子的前面,高聲說道。

“對,我們也要一起。”

“大師姐說的對!”

衆弟子也都是附和着。

那兩個一直沒有說話的老者此時也是充滿着讚賞之意的看着唐萱,四大美女更是對唐萱豎起了大拇指。

“蓮兒!”唐萱一臉堅毅的看着碧蓮。

“嗯!”碧蓮點了點頭,‘戰意覺醒’的大範圍形態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隨着術法催動,一頭銀色長髮的宛如仙女般的身影漂浮在了衆人的頭頂,一片紅白之光籠罩在這排位碑前的小場地上,看來碧蓮這種形態下的‘戰意覺醒’也是可以控制作用範圍的。

隨着碧蓮的術法催動,包括二老和四大美女在內的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自己的修爲被這磅礴的戰意給引燃了。雖然以碧蓮金丹中期修爲下催動的術法對於二老和四大美女這種層次的高手而言提升不大,但他們還是震驚了,要知道那個女孩只是金丹中期修爲啊,她的術法居然連自己這種層次都能夠影響,而且眼看着那些個金丹、築基們的修爲都是提升了一大截,這太恐怖了。

眼下可不是驚歎這些的時候,所有人都是全神貫注的把自身修爲提升到了極致,五顏六色的靈力全部注入到了排位碑之上。此刻整個廣場上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被吸引了過來,都在目不轉睛的看着排位碑的變化。

排位碑在衆人的靈力注入之後,不像之前那兩支隊伍一樣,青光一暗之後就出結果,而是忽青忽暗之間快速的切換這,散發着極爲不穩定的波動。

“不好!”上官院長暗叫一聲不好,一個瞬身來到了排位碑之前,同時出現的還有學院的大長老、赤隊長,三人同時出手來維持着此刻已經顯得不穩定的排位碑。

“唉!”三肉道人一聲暗歎之後,也是出現在了排位碑之前。

在學院四巨頭的協力維持之下,排位碑總算是漸漸的恢復了正常,通體散發出了紅色的光芒,一個大大的零字在上面閃閃發光。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都是感到了無比的震驚,要知道在唐萱她們之前,也不乏有大門派來參加測試,一些底蘊十足的一方霸主們也曾有過兩位分神帶隊參加試練,可是從來都沒有過連排位碑都差點毀了的情況出現。

“哈哈哈哈!”

上官院長哈哈一笑,快步上前對着王天官、唐萱等人恭喜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我們蜀天學院能有你等的加入,真是蓬蓽生輝啊。”上官院長雖然明知是那兩個老者和那四個美女的功勞,但他知道,這些人都是聽命於王天官的,他把這些都算在王天官的頭上了。

“哈哈,院長謬讚了,學生愧不敢當啊。”王天官連忙躬身施禮道。

“好了,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你們快去那邊紅色零號地吧,啊對了,你們不知道零號地在哪。”上官院長笑着和王天官說道,轉過頭又對那因爲院長等人在此,顯得手足無措,不知該怎樣的工作人員說道:“那個誰啊,你帶着他們去紅色零號地。”

“是,院長。”那工作人員恭敬地對着上官院長躬身施禮後,帶着唐萱等人離開了排位碑這裏。

走在路上,王天官放慢了腳步,來到了身後的老者身邊說道:“我說你們倆在搞什麼?差點把那什麼排位碑給弄壞了,不是告訴過你們要低調嗎?”

“啊,少主,這可怪不得老奴啊,都是那個叫碧蓮的女子,她那術法太過詭異,能夠強行激發人的戰意和潛力,我們雖然極力收斂,將修爲壓制在了分神初期,但還是被引出了一些修爲,這才……”其中一個瘦高禿頂的老者有些委屈的說道。

“行了,什麼都別說了,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王天官冷哼了一聲,又快步追上了唐萱的步伐,和唐萱並肩向前。

原來這所謂的紅色零號區域,是在觀禮臺的旁邊一處坐席,雖然談不上豪華,但卻是每人都有座位,這和廣場上站着的那些人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又是一陣無聊的等待,一波波的人去參加排位碑的測試,可卻都是表現平平,轉眼間就已經是到了入學典禮開始的時間了。

“各位同學、還有前來觀禮的各大門派的道友們,在入學典禮前,我有一件事情要向大家通報一下。”

上官院長的聲音迴盪在這廣場之中。 聲音在這原本有些嘈雜的廣場中,顯得有些突兀,大家定睛一看,原來是院長在講話,整個廣場立刻安靜了起來。

“大家都知道,這屆學院招生,和以往是不同的,爲了扭轉我蜀天學院幾千年來的頹勢,我們蜀天學院特別聘請了來自三金聖教的三肉道人擔任導師,特別開立了一個精英高端班。”

“目的呢,就是爲了備戰明年的學院爭霸賽,當然了,想必大家也都已經知道了,我只是再次重審一下事情的重要性。”

“這高端班原本是要招收二十個人的,可是,因爲某種原因……”說道這裏時,上官院長狠狠地瞪了一眼吳道子,雖然隔着很遠的距離,但是吳道子還是感到了脊背發涼。

“現在只有十個人了,一些優秀的人才被比賽規則擋在了門外,譬如西漠白駝幫的歐陽少華……當然了,我也知道硬把他安插到高端班也是有些不好,有些不符合規矩。但是……一切都是爲了學院爭霸賽,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唐萱聽到這裏,明白了,一定是西漠那邊對學院施加壓力了,亦或者是開出了連上官院長都無法拒絕的條件,所以上官院長才同意歐陽少華加入到高端班。當然了,這些都是她的猜測,她不會傻到說出來,況且她和歐陽少華也沒什麼交集,至少不覺得歐陽少華討厭吧。

“既然大家都沒有反對,那麼,先請高端班的學員到這邊來,領取學員徽章。”上官院長見下面並沒有反對的聲音,指着觀禮臺下一塊丈餘高、有着百丈見方的一個石臺說道。

唐萱等人應聲從各個區域中走向了石臺,那歐陽少華也是春風得意的走了過去。

“下面由高端班的三肉導師給大家頒發學員徽章!”

院長的話音剛落,三肉道人已經是瞬身來到了石臺之上,光只是這一手,就已經讓石臺上的衆人看的呆住了,甚至都一度忘記了鼓掌歡迎,最後還是在唐萱的帶動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嗯。”三肉道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右手一揚,十一道光束,從他的手中飛向了身前的是一名學員,在每個人的左胸之處凝結。

唐萱低頭注視着胸前,一個晶瑩剔透的桃花形狀的金色徽章出現在了眼簾,她仔細一看,桃花的下面還有幾個文字,靠的,居然是SVIP。看到這裏,唐萱和王倩同時驚詫的看着三肉道人,可是三肉道人並沒有理會她們的目光。

“好了,大家作爲我高端班的學員,就要聽從我的安排和教導,我們的目標是這屆學院爭霸賽的冠軍,你們有沒有信心?”三肉道人高聲喊道。

“有!”衆學員也是高聲應道,當然不包括還沒有回過神的唐萱和王倩。

三肉道人疑惑的看了看唐萱二人,問道:“唐萱!王倩!怎麼你二人沒有信心嗎?”

唐萱和王倩對望了一眼,雖然不知道三肉道人爲何這麼問她們,但也是默契的同時大聲回道:“有信心!”

“嗯,很好。”三肉道人飄身回到了主席臺,對着上官院長小聲說道:“可以繼續了。”

上官院長微微點了下頭,看着臺下,高聲說道:“下面請獲得學員資格的人也登上石臺,注意秩序。”

各個區域內的學員開始有序的向着石臺之上走來,每個人都是面帶笑容,擡頭挺胸的,雖然他們無緣高端班,但是能夠加入到蜀天學院同樣是讓他們感到了無比的驕傲與自豪,當然這裏也有一些。

不多時,石臺之上已經是站滿了伍佰人之衆,那些參與高端班名額之爭的學員也在其中,最前面一排自然是唐萱等十一位高端班的學員,在她們之後,是那其餘的學員。唐萱粗略一看,原來還以爲司徒掌門說北地這次的名額和其他幾地一樣多是在吹牛呢,原來除了北地是隻有她們一支隊伍參加了高端班考覈外,其餘四地都是悉數參與的。

“好,既然人都到齊了,下面,有勞衆掌門們爲學員頒發徽章。”上官院長說罷,對觀禮臺的工作人員使了個眼色,之後開始帶頭拍起手來。

觀禮臺上的都是大陸上有頭有臉的人物,要麼是一流宗門的掌門,要麼是一方霸主,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和一片熱烈的掌聲中,緩步走向了石臺。這次和剛剛三肉道人給唐萱等人發徽章時不同了,又是一番景象,居然有着數十名穿着華麗的女學員端着托盤上臺,配合着這些掌門給大家頒發徽章。

到底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並沒有厚此薄彼,去不顧秩序先給自己門下弟子發,而是井然有序的按順序給大家發放,普通學員的徽章就比高端班學員的小多了,也不再是金色,而是銀色的,下面也不再有SVIP字樣了。

整個頒發徽章時間只是持續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下結束了,石臺上又是隻剩下了新入學的學員們。

“下面我宣佈,入學典禮第一個環節圓滿結束,接下來將進行第二個環節,那就是……新生挑戰賽。”上官院長見衆掌門們都回到了觀禮臺,起身高聲說道。

“什麼是新生挑戰賽?”唐萱聽的一頭霧水的,看了看一旁的王天官,卻沒見碧蓮和王倩都是沒好氣的瞪着她。

王天官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是不知道。

在他們疑惑的時候,臺上的其他人也都開始有些騷動了。

“新生挑戰賽?以往沒有聽過有這個環節啊。”

“是啊,我也沒有聽宗門說起過呢,挑戰誰?導師嗎?還是老生?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既然是比賽,會不會有獎勵啊,真是期待呢。”

“……”

其實不光是臺上的人感到意外,就連觀禮臺和各個區域中來自各門各派的人也都是疑惑不解。

“好了,大家靜一靜!都別討論了,這新生挑戰賽在以往是沒有的。”上官院長擡起右手向下一壓,做了一個讓大家收聲的動作,繼續道:“因爲這屆我們有着優秀的高端班學員,所以纔會找來上一屆的精英學員,和我們的高端學員進行一場較量。”

“如果我們的高端班新學員勝了嘛,所有學員都可以有機會去藏經閣獲取一卷功法,一天的期限,至於能獲得什麼,那就要看大家的造化了。當然……這是以獲勝爲前提的,我們的老學員也是賭上了榮耀和驕傲的。”

“上官院長!學生有話說!”唐萱聽到這裏,又習慣性的插嘴了,她這個人就是有話就要說,不會憋在心裏的。

“嗯,你說。”上官院長面帶笑容的看着唐萱,緩緩的說道。

“既然是老學員和我們比賽,會不會有失公平啊,畢竟他們都至少在這學員中學習修煉了百年了……”唐萱認真的說道。

“這個嘛……你請放心,當然我不會爲難你們的,我不會讓元嬰級別的學員和你們對戰的,我只排出學員金丹榜上的前一百名和你們對戰。”上官院長似笑非笑的說道:“好了,除高端班學員之外的所有人退出石臺。”

上官院長的話音剛落,不論是臺上臺下,都安靜了,大家都不明白了,金丹榜前一百和高端班新生對戰,這上官院長沒喝多吧,是想要挫一挫新生的銳氣嗎?就算如此,有必要用這麼多人嗎?

當普通學員陸續的退出了石臺之後,在觀禮臺的另一側,一道古樸的石牆慢慢變得透明化了,漸漸的露出了一個很大的空間,裏面足有數千人,原來老學員都在那裏關注着這一切。在那透明化的石牆裏走出了一百個人,在出了石牆之後,馬上幾個起落,登上了石臺之上,很隨意的站立在了唐萱等人的對面。

唐萱定睛一瞧,這一百個人無一不是有着金丹巔峯的實力,可就算是同樣的金丹巔峯,實力也是有高下之分的,有的是剛剛踏入金丹巔峯,有的是已經有些超出尋常金丹巔峯的範疇了。心中暗想,怎麼排名前百之人居然都是金丹巔峯,莫非這元嬰層次真的這麼不好突破嗎?她在思量着上官院長是出於什麼目的要進行這場新生挑戰賽,比賽規則又會是怎樣的呢?

就在唐萱思量着比賽規則的時候,上官院長的話音又響起了。

“這些人,是你們的學長,人太多了,在這裏我就不一一介紹了,下面我還是說一下規則吧。”上官院長站起身來,摸了摸下巴,高聲道:“如果要是一對一的話,有些人肯定會認爲老生是在進行車輪戰,不公平。所以,新生挑戰賽以團隊戰的形式進行,直到一方全部掉落高臺下爲止。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能殘害同學,比試過程中,不可打死打傷同學!”

“對了,剛剛只是說了高端班新生獲勝的獎勵,現在我宣佈,老生如果贏得了比賽,最後能留在臺上之人,全部加入高端班。”上官院長補充道。 上官院長這句話一下讓這些老學員全部都沸騰了,他們在學院時間也不短了,可卻是一直未能突破到元嬰修士,因爲那龍吟塔始終沒有開放,而他們也早有耳聞龍吟塔會對高端班開放,這次比試等於給了他們一個突破到元嬰的機會。而那些牆壁之後,沒有排名前百的人也是唏噓不已,在他們看來,這場穩贏的比賽,自己沒能參加,真是和元嬰修士失之交臂。

唐萱等人聽罷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唐萱就差點沒罵街了,上官院長要不要臉啊,還好意思說什麼車輪戰不公平,這幾乎是十個打一個了,而且各個都是金丹巔峯,這是個什麼破榜。心裏雖然這麼想,可是嘴上並沒有說什麼,雖然她不瞭解這些學長裏是否有天賦異稟的人,可就單憑他們始終無法突破到元嬰,而院長又沒有從他們之中挑選人進高端班,就知道他們是什麼貨色了。

“那下面……”

上官院長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石牆後面衆老生的叫喊聲給打斷了。

“院長!我也要參加比賽,這等好事,只讓排名前百參加,太不公平了!”

“是呀,院長!能不能讓我也參加啊,我可是卡在金丹巔峯近千年了!”

“院長……”

這聲聲叫喊,聽的上官院長的臉是紅一陣白一陣的,真是丟人啊,上官院長低下頭來,面沉如水,半晌沒有說話。

不說來此參加入學典禮的各大門派作何感想,如何議論,單說唐萱這裏吧,唐萱此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了,這都是些什麼人啊,還有沒有點下限了,都太不要臉了吧。

“萱姐,這些人好過分啊!”一旁的碧蓮聽的皺起了眉頭。

“唐萱,你看吧。”吳道子也是在一旁苦笑道:“修仙路上就是這樣的,哪裏有你那麼多公平啊,想當初我在高端班考覈中使用的人海戰術,沒想到現在這種事情也讓我遇上了。”

“你那只是人海戰術那麼簡單嗎?”剛剛加入到隊伍的歐陽少華冷哼了一聲,顯然對於被吳道子擺了一道的事兒,他還在耿耿於懷。

唐萱什麼都沒有說,躍上了早已經巨大化的丸子頭頂,望向主席臺方向,等着上官院長的態度。

“啊,這個……”上官院長環顧左右,顯得很爲難的樣子。

要是上官院長直接拒絕這些學員的無理請求,唐萱還會對他高看一眼,可是這老傢伙居然在這吞吞吐吐的,唐萱右腳一跺,怒道:“上官院長,你讓這些‘學長……’都上臺來吧,不論多少人,我們都接着就是。”唐萱也是很不爽了,特意把學長二字拉的很長,丸子在她腳下倒黴的讓她一跺,疼的眼淚差點沒下來,但卻是不敢之聲。

“啊……這個,不太好吧,你們畢竟……”上官院長心中有些犯嘀咕,他雖然知道唐萱和碧蓮的能力,所以之前纔想着多一些老學員,想給唐萱她們壯壯聲勢,在他認爲,這些都是在唐萱的承受範圍內的,可明顯此刻唐萱有些生氣了,不會是在鬧情緒吧,這幾千學員都上場的話,可不是鬧着玩的,雙拳難敵四手啊。

“院長,唐萱師妹都沒什麼意見,您快下令吧!”

“是呀,院長,我們要上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