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約翰遜的身軀陡然便被符籙直接彈開,但身軀飛起后,約翰遜卻是又穩穩落地,虎視眈眈的緊緊盯著林白,顯然是剛才的符籙也沒給他帶來太大的損耗。

好強的『肉』身!聽到這詭異的聲響,林白心中不禁一凜,眼眸中的忌憚之『色』也愈發深重。他實在是沒想到,那紅『色』液體給約翰遜帶來的改變居然如此之大,在他進入這辦公室后,雖然已經從約翰遜身上感觸到了天人的氣機,但那氣機卻極為渺小,以那樣的實力,約翰遜根本不該有這樣的手段!可說那紅『色』液體,是給約翰遜帶來了質的飛躍!

可是他的缺憾究竟是在什麼地方?!林白不相信那紅『色』液體就能如此神異,能夠在約翰遜提升實力的同時,不給他造成任何負面作用!只是目光掃視約翰遜的神情面容,林白從他臉上卻是看不到任何異樣,整個人更是充斥著爆炸『性』的力量,端的是古怪至極!

甚至於這詭異的發現,都叫林白開始懷疑起來,那紅『色』液體是否真的就神異到了叫人恐怖的地步,在給人的實力帶來質的飛躍的同時,不造成任何損耗!但林白明白,世上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情,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約翰遜根本不必費那麼多的周章!

一定是有缺憾,只是那缺憾太過隱秘,所以自己現在還沒有發現罷了!

沒有任何遲疑,林白一擺手中符筆,五行氣息登時蔓延而出,向著四面八方彌散開來,不僅如此,他的法眼更是陡然大開,如烈日般掃視著約翰遜,想要找出異樣所在!

「吼!」就在此時,約翰遜又是一聲怒吼,整個人飛撲而起,向著林白便又沖了過去!

總裁嬌妻太撩人 轟隆隆!一聲巨響之後,約翰遜的身軀已然到達了法則領域之外,一擊之下,兩人登時蹬蹬蹬朝後退卻開來,而在兩人之間,地面卻是已經出現了一個深達數寸的裂縫!

退開之後,約翰遜忌憚無比的望著眼前地面上的裂隙,心神劇震!雖然他知道林白的手段絕對非同凡響,但他實在沒想到林白的手段竟然如此神異,自己在服食了那詭異的紅『色』液體之後,竟然還是無法擊穿他設下的防護,不能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但這發現非但沒有讓約翰遜感到失望,反倒是叫他覺得愈發的興奮。如今李秋水和張三瘋在手,這最後一把底牌還捏在他手裡。以他對林白的了解,林白絕無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性』命隕落,只要儘可能的吧時間拖延下去,林白投鼠忌器,絕對會答應自己的要挾。

而等到那個時候,有林白這超強的實力,神盾這個心腹大患自然能夠被林白輕易剪滅,而等到那個時候,不管自己究竟是付出了什麼,都已不再重要。

「再吃我一拳!」怒吼一聲后,約翰遜長身而起,拳頭高高抬起,直撲而下!

身影躍起之後,約翰遜的身形幾乎已經完全被那妖『艷』的紅『色』光芒所吞沒,甚至於望著約翰遜的身軀,林白都覺得自己不是在面對一個人,而是在面對一頭洪荒巨獸!

「找死!」眉頭一凜,林白沒有任何猶豫,手中飛劍陡然抬起,一道華麗而又凜冽到極點的劍氣驟然揮出,猶如銀河倒灌,浩浩湯湯,向著約翰遜疾撲而去!

在那恐怖的攻勢之下,無盡的劍氣已然將約翰遜的身形徹吞沒,似乎這無窮無盡的劍氣,都成了世間的唯一,甚至於都叫人覺得,不管是什麼人,只要碰觸到那劍氣,都要化作血泥!

轟隆!但就在劍氣與約翰遜相遇,兩者間爆發出一聲驚天巨響后,約翰遜的身軀竟然直接沖開了劍氣的封鎖,雖然他的身上被劍氣劃出了數道血痕,但攻勢卻是有增無減!

媽的,這王八蛋現在怎麼這麼抗揍?!看著衝破了劍氣封鎖的約翰遜,林白眼眸微凜,他實在是沒想到那紅『色』液體竟然如此變態,可以給約翰遜這樣恐怖的實力!

說時遲那時快,還沒等林白反應過來,約翰遜的身軀已然到了林白撐開的法則領域之上,那高揮起的拳頭已是重重砸下!又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約翰遜的身軀直接被震得倒飛出去。

而與此同時,順著此前拳頭和法則領域所接觸的那一點,卻是陡然有一條條如蛛網般的裂痕驟然出現!不僅如此,那裂痕更是在不斷的彌散,只聽得咔嚓、咔嚓,一聲接著一聲,那雖然薄而透亮,但卻堅固到了極點,更是蘊藏著無窮防禦里的法則領域,竟然直接碎裂!

不可思議,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法則領域被毀,林白登時便受到了劇烈的反噬力,無窮無盡的威亞力量如山嶽般向著他直接壓了下來,叫他接連後退,大口咳血。

「小師弟……」望著這一幕,觀戰的眾人已經完全傻眼了,不管是誰,都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一步,那看起來似乎不怎麼樣的約翰遜,如今竟然會把林白『逼』到大口咳血!

而望著這一幕,再隨著室內空氣的不斷『抽』離,越來越強的窒息感,更是叫張三瘋和李秋水有一種末日將至的感覺!這是他們在有林白陪伴在身邊的時候,第一次生出不祥的預感!

「還剩下五分鐘,我再問你一次,你究竟打算怎麼做!是打算繼續堅持你的不妥協,還是為了你家人和師兄的『性』命,來跟我合作!」望著神情已變得有些蒼白的林白,約翰遜冷笑出聲,寒聲接著道:「他們的『性』命可是只有一次,機會也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不會有了。」

林白聞言默然,抬頭向著李秋水和張三瘋等人所在的位置望去,只見此時此刻,在張三瘋和李秋水的面頰上,已經開始有不健康的紅暈出現,那是缺氧的癥狀,只要時間繼續推移,他們就會因為缺氧而失去『性』命,緊咬牙關,緩緩扭過頭后,抹去嘴角的鮮血,林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緩聲道:「你的竅『門』已經被我看透了,這紅『色』的液體是在吞沒你的生機!」

雖然剛才那一擊叫林白身受重創,但林白還是發現了約翰遜的蹊蹺所在!雖然約翰遜如今的氣息依舊強大,但卻是有一種危若累卵的感覺。而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那紅『色』液體之所以能給約翰遜帶來這樣強大變化,實際上是在以不斷透支他的生命力作為代價!

這狂暴的威力,實際上根本就不是約翰遜所能夠承受的!這樣巨大的威力,就像是無根之水一樣,沒有足夠的水源支持,雖然一時能夠發揮出巨大的效力,但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而且因為這種不斷的透支,這種竭澤而漁的行為,更是會叫約翰遜的身體無法承受,林白相信,只要這時間過得久一些,約翰遜就會因為生機再無法支撐損耗,而導致衰亡。

但讓林白想不明白的是,究竟為什麼約翰遜會這樣決然而然,甚至於去冒著丟掉『性』命的危險來做這樣的事情!難道這一切對他而言,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不錯,這東西的確是在吞噬我的生命,但區區一條命而已,何足道哉。」約翰遜聞言嘿嘿一笑,沒有任何隱瞞,然後對林白輕笑道:「林先生,我再把條件變一下如何!你現在改變主意,幫我對付神盾的人,我放了你的家人,再把我這條命賠給你,你意下如何?」–55789+dsuaahhh+25501449–> 這話是什麼意思?!聽到約翰遜這話,林白眉頭不禁皺起,雖說他見過不怕死的,但是如約翰遜這般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回事兒,說送就要送出去的人,他還是頭一遭遇到。,最新章節訪問:.。念及此處,林白不禁定睛向著約翰遜打量過去,想要從他的面相看出些端倪來。

這一看不當緊,卻是叫林白不禁暗暗吃了一驚,而且也明白了為什麼約翰遜會這樣做。因為約翰遜如今乃是年壽暗如泥,齊孝仁遭失牛;耳朦額暗,韓文公風雪走『潮』陽的面相!

所謂年壽,便是人鼻子中間的兩個部位,俗稱為年上和壽上!在面相學之中,這兩個部位主管的乃是一個人的疾病,也叫疾厄宮。所謂年壽暗如泥,便是說,年上和壽上這兩個部位顏『色』暗淡,且有黑氣盤踞,假如人出現此種狀況,那便預示著大病即將來臨。

至於耳朦額暗,那就更好理解,便是耳朵沒有了鮮明的輪廓,額頭氣『色』發暗。在面相學中,耳朵是一個人的元氣所發之處,如若無了輪廓,額頭出現烏黑暗黑之『色』,那便意味著擁有這兩種特徵的人,壽祿已經到了即將乾枯的地步,說的通俗點,就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

尋常人若是只出現上面的一種情況,也許還有法子可解,但這兩種面相出現在同一人的臉上,那就說明這人怕是要死得不能再死,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挽回不了他的命數。

這話說得簡單點兒,也就是說,如今的約翰遜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將死之人,而且就林白根據他的面相所做的推算,此人怕是連半個月都活不了了,如今再服食了那詭異的紅『色』液體,透支了生機,恐怕能不能再多熬三天,都是一個未知數。

這世上能夠悍不畏死,把自己的『性』命完全不當回事兒的,要麼是厭世成疾的人,要麼就是如約翰遜這種活不了多久的主兒!而就林白看來,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約翰遜才會布下種種謀划,試圖把自己牽入局中,讓自己給他當槍使。

因為就算是有這詭異的紅『色』液體,以約翰遜如今的身體狀況,怕是至多這次一使用,以後就不用再想著用了。所以他必須在死之前,另謀出路,想到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會直截了當的告訴林白,只要林白能夠接受他的條件,他就會放了李秋水和張三瘋,順帶毫不猶豫的再把他自己的『性』命賠給林白。

念及此處,林白望向約翰遜的目光中不禁多了些同情之『色』,緩緩道:「你已病入膏肓,恐怕壽元就只剩下半月之期了,以這樣的情況,你還不去多陪陪家人,而是苦心積慮的擺布這麼多事情,難道就不怕死了之後,心中留有遺憾?」

「華夏相術果然神異,這都能被你看出來。世間事有得有失,為了大家,就顧不得小家。」約翰遜嘿然一笑,自嘲了一句后,目光中寒『色』重現,沉聲道:「林先生,你覺得我這個提議怎麼樣,要不要考慮接受一下?只要你幫了我,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如果神盾真是罪不容誅,一個個都是罪大惡極,我也許會幫你,但真實的神盾,卻和你了解的截然不同。用一個所謂的不穩定因素,便將他們從這世間抹去,我林某人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林白聞言緩緩搖頭,接著道:「我雖然同情你,但還要殺你!」

「那就是徹底沒得談了!」聽到林白這話,約翰遜凄厲一笑,深吸一口氣后,閉上了眼睛,沉默片刻,緩緩睜開雙眼,殺機畢『露』的望著林白道:「既然林先生你意已決,那我就只能拚死一搏了,就算是拼了這條命,也要把你拉下水!」

話音落下,約翰遜猛然嘶吼一聲,整個人魚躍而起,向著林白便撲了過去,而且撲起之後,他全身上下瀰漫著的紅『色』霧氣更是驟然又濃烈了幾分,顯然是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再不去憐惜自己的生機,打算就算是拚死一搏,也要讓林白不順從自己的安排而付出代價。

全力出擊之下,約翰遜的攻勢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他的身影就像是一道璀璨的血『色』光華一般,直接破開虛空,向著林白便衝擊而去,猶如是一團光在進行攻襲!

如金鐵『交』鳴般鏗然之聲不絕於耳,若不是周圍沒有四濺的火『花』,恐怕剛聽到這聲響的人,還會以為如今這場內已經變成了一個打鐵爐子。各種狂暴的氣息如颶風般席捲而出,數不清的術法『波』動衝出,兩人『激』烈『交』鋒不止,以『肉』眼已經完全看不清他們的形體。

抬手成局,每一拳的揮出,就像是徹底掌控了力量法則一般,每一擊的釋放,都給人一種純粹力量『波』動的巨大威壓感,那狂暴的氣息,叫人覺得約翰遜已不是人,而是一頭虯龍!

林白雙手輕舞,劍氣千絲萬縷爆『射』而出,化作一道道流光,與約翰遜的拳影撞擊在一起,釋放出震天巨響,直從此處傳到大樓之外,但即便如此,依舊叫人心驚不已。

這是一場極為慘烈的戰鬥,約翰遜已心無死灰,再沒有其他念想,只想拖延林白的時間,拉著李秋水和張三瘋等人的生命為其陪葬。而這種已經抱定了必死的心態,這種瘋勁兒,即便是有著一往無前戰意的林白,都一陣陣的發『毛』,心中暗罵不止。

不僅如此,約翰遜吞服的那詭異血紅液體實在是太過詭異,在這氣息的催動下,他整個人幾乎趨向於狂暴的態勢,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在流淌著紅『色』的霧氣,釋放出詭異威壓。

即便是強悍如林白,在約翰遜這不要命了般的攻勢之下,雖然已經儘力躲閃,爭取不和他正面對戰,但還是被擊中了幾次,每一擊下去,都叫林白身軀遭受重創,皮開『肉』綻,血流骨折,甚至於就連臟腑都被震『盪』的有所偏離,開始叫他順著嘴角溢出鮮血。

到底那該死的紅『色』液體是什麼東西,怎麼會給人帶來如此巨大的改變!越是『交』戰,林白便越是心驚,他從來沒聽說過,這世上有如此神異的東西!即便是他曾經服食過的不死『葯』頭頂的那幾顆朱果,恐怕都沒有這種詭異的功效,能夠叫人的威能以幾何倍數狂漲!

一『波』接著一『波』,猶如『潮』水般的攻擊,更是叫林白心中生出一種絕望感,而且他的目光更是無法離開關押著李秋水和張三瘋他們的密室。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空氣的流逝,李秋水和張三瘋的情況越來越差,尤其是李秋水,已經隱隱約約趨向於到了昏『迷』的邊緣。

不行,不能再跟這瘋子糾纏下去,必須要儘快找出解決他術法的竅『門』!否則的話,若是時間繼續拖下去,一旦空氣徹底流干,李秋水窒息而亡,那時候自己就真要追悔莫及了。

但想歸想,讓林白所發愁的是,他實在是想不出來,有什麼能夠針對約翰遜這如瘋癲了般的攻勢。這玩意兒在如今心如死灰后,直接就變成了一塊狗皮膏『葯』,雖然他的攻擊製造的創傷還沒到能要自己『性』命的地步,但也不能置若罔聞,由著他去折騰。

最要命的是,雖然發現了那紅『色』液體實際上是在以消耗約翰遜的生機為本錢,來『激』發他的潛能,提升他的實力,但林白實在是想不出能夠阻止這種作用的辦法。

在那紅『色』液體的作用下,這約翰遜的身體就如同是金鐵鑄就般,皮厚如城牆,劍氣雖然,但擊打在上面,卻是連一道白印子都難以在他身上留下。而且就算符籙威勢驚人,爆炸起來的時候,更是會有各種恐怖氣息滋生,但對於約翰遜的身體也完全起不到半點兒作用。

此時此刻,這貨如今彷彿已經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完人,水火不侵,刀槍不入,不管自己用什麼手段,都根本無法對他的身體造成分毫損毀。

一定有漏『洞』,只要他還是人,就一定還是會有漏『洞』的!雖然心中驚懼,但望著李秋水和張三瘋他們的模樣,林白還是不斷的在心中給自己打著氣,穩定自己的心神,勉力讓自己儘力去逡巡,去尋找出約翰遜身上的漏『洞』,然後一擊斃命,解決掉這個心腹大患。

「死去吧!」而就在此時,似乎察覺到了林白的心思,約翰遜一聲怒吼,全身上下的詭異紅『色』氣息驟然如一陣紅霧般,直接席捲長空,將場內的一切都盡數淹沒。

無數的霧氣在室內徘徊不止,就像是一條長長的血河,自其中更是有一股濃烈到了極致的血腥氣味。不僅如此,在這紅『色』霧氣彌散開來后,林白更是覺得在這些霧氣之下,自己的身軀就像是墜入了泥沼中一樣,難以挪動分毫,全身上下更是受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壓迫。

這是一種恐怖的事物,一種林白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東西!但偏偏讓林白感到古怪的是,雖然不明白這東西究竟是什麼,但林白卻是從這東西裡面感受到了兩種極為熟悉的氣息,就像是自己曾經是在什麼地方見到過這種東西一樣,那種感覺更是叫林白覺得詭異莫名。

而在這紅『色』霧氣的覆蓋下,約翰遜身軀變動的速度更是陡然加快了無數倍,就像是一個幽靈一樣,只是短短瞬息間,便有千百拳對著林白揮出。那呼嘯的拳影,組成了一片浩瀚的幕簾,就像是要把林白完全吞噬,在拳影中化作飛灰一般!–55789+dsuaahhh+25501450–> “州牧大人裏面請,我們詳談。”領頭的職業導師將李易迎接了進去。

至於其他玩家,則是被請出去,還有就是跟着李易前來的侍衛,將整個謀士轉職場所包圍起來,防止一些人傷害李易。

“速速離開,不然殺無赦。”領頭的李法,怒斥一聲。

然後那些圍觀的玩家全都逃開,感受那些士卒的氣勢,一個個都十分驚訝。

在他們眼中,最強的不過是驍勇級士卒,但是這些士卒的氣勢更強,至少是驍勇級的數倍以上,難道驍勇級以上還有等級?

這一消息,也是傳遞了出去,讓所有勢力都是衝入書院,查詢關於士卒等級的信息。

一下子,因爲李易的轉職,讓整個玩家團體忙碌起來。

一些等級臨近的,則是去快速衝擊,至於一些等級太低的,則是瘋狂去刷副本和做任務。

總之,玩家們的激情起來了,就連各大諸侯的戰場上,玩家們的身影也是市場出現,以他們悍不畏死的精神,去完成一個個在諸侯以爲不可能文成的任務。

讓原住民對異人的態度大大改變,從以前的不死炮灰,變成了如今的普通士卒。

雖然還是入不了強者之眼,但是總算有點用處了。

……

“州牧大人請上座!”謀士導師們擁簇李易,來到書院之內,然後將首座的位置讓給李易。

至於他們,則是站在李易的面前,等待李易的訓斥。

可惜,李易是來領取任務的,不是來視察的。

“咳咳,將任務給我吧。”李易咳嗽一聲,然後說道。

“這個,敢問州牧大人,完成什麼難度的任務?”距離李易最近的導師開口了。

並且李易的面前出現一個選項,上面詳細的列舉了五種難度的任務。

分別從難度一到難度五,依次排列,看上面任務的難易程度,李易很滿意。

這些任務,都是前世相同等級最簡單的任務,都是玩家夢寐以求的,如今,他的面前可是隨意出現,並且可以挑選。

至於完成哪一種,那還用說,當然是最難得。

“我選難度五。”李易開口了。

並且系統的提示也是傳來。

“叮。玩家一天條件滿足,領取轉職任務,請一月內完成,不然任務失敗。”

轉職任務(難度五)

一月之內,消滅窺視的鮮卑族,讓他們不敢侵犯幽州。

任務詳情,因爲公孫瓚的死去,鮮卑一族燃燒起野心,對幽州虎視眈眈,又因爲幽州現在的州牧是異人,所以更是大膽,經過商議,決定今年秋天對幽州試試掃蕩,你的任務就是去打探他們的虛實,並且給予他們迎頭痛擊……

任務成功,轉職完成,獲得四轉加成,並且獲得聲望一億,隨機道具一件。

任務失敗,轉職未完成,半年之後無法領取,聲望減少一億。

看着任務,李易冷笑一聲。

在他的心中,鮮卑始終是心頭大患,雖然劉虞手下的大將一直沒有出現,但是不代表他們不出來。

前世他們可是給了公孫瓚致命一擊,那就是勾引鮮卑,突擊幽州。

後來還是曹操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成功剿滅,就算剿滅了也是讓曹操元氣大傷。

而今世,他佔領了幽州,就算劉虞帳下大帳不勾引鮮卑進攻幽州,但是鮮卑仍舊會侵犯幽州,只是方式會發生變化,前世是劉虞手下勾引鮮卑,今世是鮮卑勾引劉虞手下。

讓他們帶路,好在最薄弱的地方殺入幽州。

“大人是否不滿意?不滿意可以換!”謀士導師一看,立刻開口道。

李易可是他們的的州牧,可以一句話就撤換他們的存在,招惹了他人還有活路,但是招惹李易,連幽州你都是走不出,就算逃出幽州,也是無法在李易的追殺下生活。

所以聽見李易的冷笑,還以爲是不滿意任務,十分驚慌。

“無事,我很滿意,好了,我走了,等我完成任務,我在來,你們忙吧。”說完,李易就站了起來。

在衆多士卒的擁護下,離開了謀士導師這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