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注視下,東方修哲走到了東方鈺彤的身邊……

「小……小五?」東方鈺彤驟然見到東方修哲,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看看三姐!」東方修哲輕輕一笑。

就在東方鈺彤還想再問幾句時,圍觀的人群突然一陣大笑。

「喂,這個小孩是誰啊?他竟然形容杜美沙是傻缺貨,我的老天,逗死我了。」

「這個小孩叫東方鈺彤為三姐,難道是東方鈺彤的弟弟?」

「好小的一個小孩,看起來也就七八歲吧,怎麼那麼毒舌?」

「……」

周圍的這些議論聲,令杜美沙氣憤不已,什麼時候有人敢這樣侮辱過她?從來都是她侮辱別人!

「可惡的小鬼,你……你剛剛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

瞪著一雙大眼睛,杜美沙臉色鐵青,她覺得周圍這些人的笑聲都是在哪嘲笑自己。

「說你傻缺你還真傻缺,難道你還想多聽幾遍不成,好啊,如你所願!」東方修哲突然清了清嗓子,然後大吼著喊道,「傻缺貨,傻缺貨,傻缺貨……」

「可惡的小鬼!」

杜美沙臉上塗抹的胭脂粉都被氣掉了,握劍的手都在發抖。

東方鈺彤雖然很詫異自己弟弟現在的表現,但現在的她來不及多想,感覺到杜美沙身上的殺氣,她忙把東方修哲護在了身後。

「三姐,對付這種傻缺貨,我來就行了!」東方修哲竟然閃躲到了東方鈺彤的前面,一雙眼睛犀利地盯著快要暴走的杜美沙。

「小鬼,我有殺了你!」

大喝一聲,杜美沙舉劍便沖了過來。

這一下,周圍的笑聲立時止住,大家的心都提了起來。

杜美沙是有名的蠻橫不講理,現在的她,還真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大家都為場內的東方修哲捏了一把汗。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所有人都不禁張大了嘴巴。

「咔嚓」一聲,正衝過來的杜美沙,竟然一下子被冰凍在了一塊巨大的寒冰中。

巨大的冰塊在地面上滑出了好幾米才停下。

「這……這是怎麼回事?」

剎那間,所有的人都蒙了,包括場內的東方鈺彤,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整個四周,靜得聽不見一個聲音,所有人的視線都驚恐地聚集在已成冰塊的杜美沙身上。

「冰系魔法,是冰系魔法!」

人群之中,不知是誰喊了一句,立時將大家從驚愕中驚醒過來。

「那個小孩,他……他難道是魔法師,我的天啊,他到底是什麼等級的魔法師?」

能夠瞬間將一個實力不弱的斗師冰凍住,而且還是出自一個小孩之手,這份視覺的衝擊實在是太強烈了。

以至於,所有人的視線都轉移到了東方修哲的身上,也包括東方鈺彤。

「碰!」

就在眾人一臉驚愕地打量東方修哲時,一聲響聲傳出,杜美沙利用鬥氣,成功地打破了寒冰的束縛。

然而,她還沒有來得及從地上起來,「咔嚓」一聲,她的身體再次被冰凍住了。

只是這一次略有不同的是,她脖子以上的部位沒有被冰凍。

「喂,傻缺貨,剛剛你好像喊著要殺了我,那麼我在這裡殺了你應該算是正當防衛吧?」

東方修哲走上前,站在了那厚厚的冰層之上,俯下身子,一臉笑意地看著準備利用鬥氣再次掙開寒冰的杜美沙。

「你這小鬼給我等著!」

杜美沙咬牙切齒,她將鬥氣提升到最大,眼看著冰凍住自己身體的寒冰出現了裂紋,正準備樂一個,可是很快便傻眼了。

寒冰上的裂紋,竟然自動修復了!

「看來你還沒有搞清楚此時的狀況啊!」東方修哲嘆息一聲,手一伸,一根尖利的冰錐赫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看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才行啊!」東方修哲的笑容比這寒冰還要冰冷。

「你……你要幹什麼?」

頭一次,杜美沙有了一點慌張。

「呼!」

尖利的冰錐驟然間向著她的面門刺來,嚇得杜美沙驚叫出聲。

「碰!」

冰錐擦著杜美沙的臉頰刺了過去,接觸到石地之後,立時四分五裂,碎裂的冰塊砸在杜美沙的臉頰之上,頓時紅了一片。

所有的人,都被剛剛的驚險一幕嚇了一跳,如果剛剛的冰錐刺中了杜美沙的臉,那麼結果很難想象。

「這個小孩,難道他玩真的么?」

「天啊,他不會真的打算殺了杜美沙吧?」

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但是臉色最難看的就要說是此時的杜美沙了。

「哦哩,剛剛好像刺偏了,再來!」

東方修哲的手中再次出現了一根冰錐。

「我警告你,你別亂來,知不知道我是誰,趕動我一根汗毛……」

杜美沙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傳來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東方修哲手中的冰錐,赫然穿透了冰層,洞穿了杜美沙的大腿,鮮血頓時將透明的冰塊染紅。

「我也警告你,能不能活到下一秒,還要看我的心情呢!」

東方修哲一雙犀利的目光逼視著杜美沙,他最煩的就是別人的警告!

「剛剛你好像對我姐姐做了很過分的事啊!」

東方修哲再次笑著說道。

此時的杜美沙,驚恐地望著這個小鬼,大腿處傳來的刺痛,讓她差點暈過去。

「我……我是不會放過你……啊~~~~」

話還沒有說完,杜美沙的另一條腿同樣被一根冰錐刺穿,讓她後面的話瞬間變成了慘叫。

「說啊,我給你機會繼續說!」

東方修哲將陰陽眼的「地懾」能力施展了出來,頓時使得杜美沙臉色慘白,嘴唇顫抖不已。

「剛剛你好像用了好幾個『魔法捲軸』對付我姐吧,玩得是不是很爽?」東方修哲突然手腕一翻,竟然從納戒之中也拿出了一個魔法捲軸來,「那麼,讓我也玩玩好了!」

說完,他竟然將手中的「魔法捲軸」扔到了杜美沙的腦袋旁邊。

這一下,有很多人都被嚇出了一聲冷汗。

「喂喂,誰快去阻止一下,這一下可真要出人命了!」

「我的老天啊,那是高級魔法捲軸……」

「完了完了,這下要殺人了!」

四周一片大亂。

「小五!」

這時,原本震驚中的東方鈺彤跑了過來。

被扔出去的魔法捲軸並沒有發動,東方修哲又從新把它撿了起來。

然而杜美沙已經被嚇暈了過去。

很快的,杜美沙被人抬去了醫務室,而東方修哲則是被他的三姐給拽走了。

這件事看似結束,然而卻並沒有結束。 東方修哲和東方鈺彤並沒有走多遠,便是被幾個老師模樣的人給攔了下來。

東方修哲好不容易才和三姐見上一面,他都懶得和這些老師多費口舌,順手從懷中掏出了一物,有些不耐煩地道:「後面的事情,找我師傅去!」

這幾位老師看到東方修哲拿出的信物時,臉色頓時一變,什麼也沒有再說,便是這樣走開了。

「想不到師傅給我的這個信物還是挺管用的嘛!」東方修哲笑了笑。

為了避免再發生與南王府摩擦事件,慕榮派特意交給了東方修哲一件信物,並且千叮萬囑交待,只要是在「鐵秦帝國」的範圍,無論遇到了什麼事,都要把這信物拿出來,後面的事有他這個師傅解決!

東方鈺彤並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雖然她此時心中有著很多的疑問,但是什麼都沒有問,只是眼神怪異地盯著這個像陌生人一樣的弟弟。

「姐,我有點餓了,帶我去吃點東西吧!」東方修哲笑著說道。

現在正是中午學院食堂開飯的時候,在東方修哲的強烈要求下,姐弟二人進了一間為貴族學生準備的包間。

東方鈺彤吃飯的樣子有些心不在焉,這個包間的額外花銷,夠她一個星期的伙食費了。

「姐,你有儲金卡沒有?」東方修哲突然問道。

點點頭,東方鈺彤將自己的儲金卡拿了出來。

「姐,最近我賺了一點錢,分你一些!」

東方修哲說著也將自己的儲金卡拿了出來。

東方鈺彤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雖然最近她的手頭很緊,不過學院里的獎學金很快便能發下來了,她不想要弟弟的錢。

在她眼裡,自己這個弟弟才八歲,拿什麼賺錢,估計肯定是平日里積攢下來的零花錢。

不過,東方修哲出手太快了,還未等她反應過來,手中的儲金卡已經到了東方修哲的手中。

「姐,想買什麼就去買什麼,花沒了弟弟再給你!」

東方修哲很快便完成了轉賬,將三姐的儲金卡又遞了回去。

東方鈺彤心中有些感到,心裡猜想弟弟的零花錢應該有個幾千金幣吧。

「咳咳咳~~~」

東方鈺彤一陣咳嗽,她被飯嗆到了,原因是驟然看見自己儲金卡上面多出了長長的一串數字。

「一個億,竟然整整多了一個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