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都是一回事,畢竟是那個神二代將南宮情帶走的。

“和我長得很像的神二代?”

隋景山眉頭一皺。

“你也別試圖護着他,咱們這位小主子的性格你也瞭解了……收你一個神二代當狗腿子是你自己無能且丟人,若是再多收幾個神二代,那就不是你一人的問題了。”

蕭寶璣一本正經的說道。

隋景山恍然,一個念頭從他的心裏萌生出來。

有句話叫什麼來着……獨樂樂不如衆樂樂。

“都是從神界來的,憑啥我被人抓起來當了狗腿子,你們卻安然無恙逍遙自在,還要去諸神領域裏尋找機緣?”

這是此刻神二狗腿子的想法。

“他叫隋歌!”

“也是我爹的兒子,不過我是嫡子,他是庶子!”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車廂外的交談,車廂裏面的三人當然聽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當然,如果不是他們實在太吵,江沉也懶得干涉。

“竟然是他。”

慕傾雪與司空明月面面相覷,她們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凝重。

“來頭很大?未來的神王,還是神帝?”

江沉下意識的問道。

“都不是。”

慕傾雪搖了搖頭,“不過卻是一個很可怕的傢伙,以界王之身滅殺神王。”

“就算是霸天,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他斬殺。”

“界王是啥?”

江沉撓了撓頭,對於神靈的等級劃分,他並不瞭解。

“神靈的境界與武者境界相同,同樣是十大境界,一百小境界。”

“初位神,中位神,上位神,天神,域主,界王,神君,神王,神帝,神尊!”

回答他的是司空明月,“界王與神王,雖然隔着神君這個境界,但其中的差距,何止天地。”

“哪怕是最爲低等的神王吹口氣,就能滅殺一百個最爲頂尖的界王。”

能以界王之身滅殺神王者,這已經不能用妖孽來形容了。

哪怕是那個時候,已經達到神王巔峯的熊霸天,在對戰隋歌的時候,也是險象環生,險些殞命在他之手。

“夫君。”

這個時候,司空明月難得一本正經的對江沉說道:“其他事情我都依你,但是這隋歌……絕對不能收爲己用!”

“哪怕是給他喂下鎖心丹,也不保險……一旦遇到他,由我出手,直接將他斬殺!”

江沉還未開口,司空明月就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

江沉苦笑一聲,道:“好,都依你。”

“這個隋歌敢把南宮情救走,就是與我江沉爲敵,該殺!”

江沉確實想要將這個隋歌拿下,當成自己的狗腿子。

但是司空明月卻說,鎖心丹都不保險,這樣的不穩定存在,還是早些滅了爲妙。

而且,在聽到隋歌這個名字的時候,江沉的心裏也有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

馬車繼續向南,大御風光好,一路風景如畫。

雲滄江是大御第一大河,自西方高原而起,延綿三萬裏,一路浩蕩奔流入東海。雲滄江以南的江南之地,是大御最爲富饒之地,魚米豐收,人傑地靈。

剛過年關,江南依舊農忙。

雲滄江畔的‘滕王城’是江南第一大城,北臨雲滄江,東望浩瀚無盡的東海。

滕王城既是江南第一大城池,同樣也是整個大御最大的出海港,若想要離開神州大地,進入無盡的東海,滕王城的海港是第一選擇。

解決了隋歌和南宮情之後,江沉就會從滕王城的海港出發,前往東海大洋深處的麒麟世家。

此時,江沉一行人在這裏停下,並不是因爲南宮情在這裏,而是……

按照司空明月與慕傾雪重生前的軌跡,滕王城將發生一次滔天災難。

三日之後,東海妖族攜滔天巨浪登陸,一舉摧毀整個滕王城,讓這方富饒的魚米之鄉,化作修羅地獄。

到時候,滕王城內外餓殍千里,伏屍百萬。

妖族禍患,足足持續了十年之久。

而這十年間,恰好就是司馬御征戰神州,除掉神州大地武道宗門的十年。

誰也沒想到,司馬御竟然這麼狠,藉助妖族肆虐,武道宗門放鬆警惕之際出兵,絲毫不管國內憂患,集中全部力量抹去了武道宗門。

當然,東海妖族的下場也是極其悽慘。

大御一統神州之後,緊接着就出兵東海,血染妖族……那一戰,浩瀚的東海都被染成血色,東海妖族三十六王族一夜覆滅,其餘妖族更是死傷慘重,幾乎滅族。

留在神州最後一支妖族傳承,就這樣消亡在歷史之中。

後世,史學家對這段歷史的評價並不是很高,這一次東海妖族登陸,摧毀滕王城,是大御人皇司馬御的一場陰謀。

當然,知曉事情真相的司空明月,更是要杜絕這件事情的發生。

司馬御同東海妖族達成協議,以大御江南爲條件,換取東海妖族對大御的支持。

大御鐵騎橫能掃神州,東海妖族功不可沒,它們以妖族特有的方式,爲司馬御提供幫助,切斷了神州大地各大武道宗門之間的聯繫,被大御鐵騎逐個擊破。

……

剛剛過了年關,滕王城中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揮汗成雨。

這裏的繁榮氣象,比之金陵城更有過之。

“這裏真是熱鬧,比金陵城熱鬧多了。”

江沉手裏拿着一串糖人,有一口沒一口的舔着。

金陵城號稱大御第一城,但那裏是全國的政治中心,城中雖然繁華,但就商業發展來說,比之滕王城差了不止一個層次。

江沉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但來到滕王城之後,依舊歎爲觀止。

“讓讓,讓讓!”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嘈雜以及雞飛狗跳的聲音。

江沉猛的回身,就見到一個錦袍少年策馬揚鞭,在城中疾馳而過。

江沉嚇了一跳,他趕忙朝着一旁躲了過去。

城中策馬?

這是江沉最喜歡做的事情了……不過自從他的那匹駿馬因爲靈渠公主事件殞命之後,他就好久沒有享受過這種感覺了。

“那錦袍少年也是我輩中人啊!”

江沉看着少年離去的身影,眼神裏滿是欣賞。

紈絝和紈絝,自然惺惺相惜。

“夫君是看上她了?”

司空明月在一旁似笑非笑的說道。

橙花小主有點甜 “啊?看上誰?”

江沉有些沒反應過來。

“看上剛剛過去的那少女呀。”

司空明月笑道:“那可是這一代滕王的小公主,滕梓楽。”

滕王王爵,世襲兩千年,滕王城便是以滕王爲名。

滕王是異姓王,卻並不是大御的王,既不對大御稱臣納貢,也不進京朝拜。

兩千年前,是一個羣雄並起的大時代。

神州大地上不僅僅有第一代武功府府主慕長生,更有第一代滕王滕淼。

滕淼便是力戰妖魔於東海之畔,戰死於此……滕王后人便在這裏建立滕王城,兩千年的風雲變幻,王朝更迭,滕王城一直屹立在這裏。

滕王后人,也受到追封,繼承祖上滕王之名。

當然,最初的滕王,並非是王爵,而是……神武境中的最強者,封號神武。

滕淼的封號,便是滕王。

滕王掌控着大御境內最繁華的一座城池,甚至這八千里江南魚米之鄉,幾乎都成爲大御的國中之國……司馬御借妖族之手摧毀滕王城,也完全符合他的性格。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女的?”

江沉眨巴了一下眼睛,“紈絝公子哥兒我見得多了,這紈絝小姐……嘖嘖嘖,倒是頭回見呢。”

“確實罕見。”

慕傾雪也笑着附和。

神州禮教嚴格。

一般女子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三從四德,極少拋頭露面。

哪怕是慕傾雪這樣身份特殊的武道天才,在出門的時候,也大多是面罩輕紗……傾慕她的人,也大多都是知曉慕傾雪的名字,卻沒有真正見過她。

當然,這都是重生前的老黃曆了。

但這滕王府的小公主,倒是有些另類。

一身男裝,鮮衣怒馬,縱馬城中,活脫脫的紈絝作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