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幾句話,就把人羣的憤怒值壓到了五成。

這時,有個三十多歲,穿着白襯衫的男子,喊道:“我只想要工作,我就要結婚了,可我的未婚妻現在卻不肯跟我結婚了,你讓我怎麼辦?”

人羣再次的喊起。

“我的母親每天都要吃進口藥物,維持生命,我不賺錢了,藥都吃不起了!”

“我有兩個孩子,就指望這份工作養他們,現在怎麼辦?”

“你那麼有錢,你根本不知道我們這些窮人的苦,我們每天都在辛辛苦苦的工作,可我們卻什麼都得不到!”

楊曉紀始終都在安靜的聽着,等到人羣的聲音漸漸的消失後,纔開口說話。

“我知道你們每個人的艱難,因爲我也知道生活不易,每一個今天到這餐廳的人,都有難處,如果你們不缺錢,也就不會來這裏了!”

這話說到了人的心裏,當場就有很多女的哭了起來。

沒有工作,就等於是對生活的絕望,失去了追求的目標。

因爲每個人的肩膀上,都扛着太多人的希望與生活。

楊曉紀跟着笑道:“有的人說,永遠不要去同情弱者的眼淚,但我絕對不贊成這句話,流淚並不表示懦弱,更多的是因爲難受,因爲無法選擇,甚至無法去想象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

本來以爲楊曉紀可能會用強硬的手段,讓他們都滾蛋,卻沒有想到,楊曉紀居然如此的理解人,每個字都能說到他們的心裏。

難怪楊曉紀會成爲超級富豪,憑這份度量,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而楊曉紀又跟着說:“各位,知道我爲什麼讓餐廳準備這麼多好吃的嗎?其實,這是一場歡迎的宴會,就是爲了歡迎各位從現在開始,成爲王者公司的新成員!”

話一出口,全場震驚,鴉雀無聲。

甚至連眨眼的都沒有,因爲怕眨眼,就會讓這美好的夢,忽然的醒來。

他們居然也是王者公司的職員了?

之前丟掉的工作,卻換來了一份更好的工作?

王者公司的薪水,待遇,好過他們之前數十倍。

這就讓很多人,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白襯衫男子首先打破了沉寂,問道:“楊總,您說我們這些人,都可以到王者公司來上班嗎?”

楊曉紀笑道:“當然了,我可不想你的未婚妻因爲這個離開你,等你結婚的時候,我一定給你個大紅包!”

人羣頓時費騰了,跟着響起的掌聲,震顫着整座大廈。

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對楊曉紀的感謝,只能使勁的拍手,讓那股又疼又麻的感覺,深深的印在心裏。

楊曉紀的這個決定,不僅震撼了那些人,連婉妮,錐子他們都是滿心的感動。

同時也被楊曉紀的情商,深深的折服了。

其實楊曉紀是另有想法。

這些人都是各個公司的高級職員,業務能力都很強。

正好投資部與評估部現在是空的,這些人完全可以立刻進入工作模式。

就算是不能去這兩個部門,也可以去別的部門。

其次,這些人都知道這份工作來之不易,也會更加的珍稀。

繩子跟護盾都撤走,楊曉紀跟大家一起吃飯,下午就讓人力資源部,給這些職員進行部門安排。

楊曉紀跟着還召開了一場高層會議,任命雅葵楠爲投資與評估部的部長。

以後所有的投資項目,都要經過雅葵楠的親自評估與考察,之後才交給楊曉紀。

這一天把楊曉紀給忙的,下班之後,想着在沙發上睡一覺,可秦晗雅卻打電話,要跟他吃晚飯,楊曉紀本想推掉的,可秦晗雅卻說,按照慣例,這個月的慈善酒會,輪到鐳火公司搞了。

她想跟楊曉紀研究一下,這個慈善酒會怎麼搞?

楊曉紀勉強的答應她,在私人餐廳見面。

慈善什麼的,跟他真的沒啥干係,楊永天給他的規矩,第一條就是,不能做慈善。 吳海玲給楊曉紀做了一個海鮮湯,本來沒什麼食慾的楊曉紀,湯一入口,胃口大開。

秦晗雅連喝了三碗,還覺得意猶未盡。

從來就沒有喝過這麼完美的湯。

胃口開了,心情也好了,楊曉紀就說:“這次的慈善酒會,我看還是別搞那些拍賣的了,不如就用我的賭船好了,當天所有的收入,全部捐給慈善機構,絕對比那些拍賣效果好!”

秦晗雅聽的直點頭,道:“太好了,這個主意真的是太棒了,既能讓他們開心的遊戲,還能享受出海的樂趣,最後還能做慈善,曉紀,你真的是太聰明瞭!”

話是這麼說,楊曉紀也是有苦難言。

要不是楊永天不讓他搞慈善,能把賭船都用上嗎?隨便扔個幾億,不就好了。

聽秦晗雅說,這次的慈善酒會,被邀請的不僅有花城的慈善家,還有全國各地的富豪,所以,秦晗雅想讓楊曉紀主持這場酒會。

楊曉紀卻搖頭道:“你還是叫別人上吧,我最多就是在下面坐會,你就別給我安排工作了!”

知道楊曉紀的性格,是不願意湊熱鬧。

主要還是他的身份比較高貴,放眼國內,有幾個人的實力能夠超過他?

他肯參加這次慈善酒會,就已經是給足她面子了,換做別人,根本不可能請的動。

秦晗雅摸了摸肚子,笑道:“吃的好飽啊,不如我們走走吧!”

在迷幻的路燈下,閃爍的都市夜色中,秦晗雅親暱的挽着楊曉紀的臂彎,她很享受此時的感覺,就想跟楊曉紀這麼一直走下去。

來到一座購物中心的大門口,正在上演噴泉表演,秦晗雅拽着楊曉紀,也跟在人羣后面看熱鬧。

就在噴泉變換着各種造型的時候,楊曉紀無意中的一眼,卻忽然看見了瞬間穿過人羣的紅衣女郎。

楊曉紀想都沒想,立刻轉身對不遠處的錐子等人,做了個手勢,跟着往紅衣女郎的方向一指。

錐子立刻帶着五個人,消失在了人羣中。

噴泉的周圍忽然響起了動感的音樂,周圍的人都跟着跳動了起來。

平時端莊的秦晗雅,也跟着音樂輕跳而已。

楊曉紀很是欣賞此時的秦晗雅,那慢搖的舞姿,就像搖曳在燦爛夜色中的花朵。

不得不說,有的人跳舞,隨便動幾下都好看,就像秦晗雅,只是幾個隨便的動作,就讓周圍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再看旁邊那個男的,整個就是個受了驚的大猩猩,甩頭搖臀的就要往秦晗雅身邊湊。

可能是覺得自己的舞姿很不錯唄,想通過這種帥氣的動作,去撩秦晗雅這位女神級別的美女。

結果還未靠近秦晗雅五米之內,就被破殺給掄出去了。

秦晗雅的舞只跳給楊曉紀自己看,她有自信,因爲從小就喜歡舞蹈的她,會把最好看的舞姿展現在楊曉紀的面前。

楊曉紀的確很喜歡,看美女跳舞,真的是一種享受,尤其是秦晗雅這樣的女神級別的美女。

校草殿下太妖孽 只是音樂很快就消失了,可秦晗雅簡單的幾個舞姿,依然是得到了周圍陣陣的掌聲。

秦晗雅用秀美的微笑,對大家表示了感謝,跟着就拉住了楊曉紀的手,甜甜的問了句:“我跳的好看嗎?”

楊曉紀立刻拿出吃驚的表情道:“這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舞了,只是音樂太快了,不然我真想一直看下去!”

“那我就一輩子跳給你看!”秦晗雅在楊曉紀的稱讚中,已經幸福到極點了。

就在這時,楊曉紀的耳機裏響起了錐子的聲音:“老闆,我們在香翎路,您還是親自來看看!”

香翎路可是在五公里之外,楊曉紀很是吃驚這些人的速度,幾分鐘而已,居然幹出這麼遠?

讓魔眼跟曼陀羅先送秦晗雅回家,他跟其他人,來到香翎路一座高層住宅十七樓的房間。

錐子坐在沙發上,很是深沉的抽着煙,面前的桌子上,還放着一個時間爲零的定時**,以及一個紙條。

楊曉紀拿起紙條,上面寫着:“現在不是見面的時候,別勉強我,也別再讓你的人煩我,再說一次,我不是你的敵人,這次的**是假的,下次就是真的!”

原來紅衣女郎是故意出現在他眼前的,就是想通過這個方式,讓他知道,現在都是在她的控制中,他楊曉紀只能是被動的接受。

這時,錐子跟着說:“我們衝進房間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個蒙面人,看身材,是女的,給我們豎了箇中指後,輕鬆的跳出了窗戶,在沒有繩子,固定器的前提下,順着窗戶一層一層的跳了下去!”

“她還豎中指給你們?”楊曉紀忽然想笑,能想到錐子看到那根中指的表情。

而此時的錐子,越是面無表情,楊曉紀就越是想笑,可錐子還是說:“要不是穿的西裝,我也能跳下去!”

楊曉紀道:“我肯定不懷疑你的能力,但她不想見我,就是給你坦克都沒用!”

火舞就問:“老闆,那我們只能等着了?”

否則還能如何?而且楊曉紀也給約翰遜打了個電話,叫他終止所有關於紅衣女郎的任務。

約翰遜雖然不明白爲何會如此,可他還是聽命楊曉紀的安排。

既然現在不是見面的時候,楊曉紀就等她來見自己。

第二天上午,衡阿陽就來公司報到了,見到楊曉紀,就笑道:“曉紀,俺把娘接來了,她看了你給我們的屋子,高興的都哭了,一定要請你去吃飯,俺把菜都買好了,您要是有空的話,就去嚐嚐俺孃的手藝!”

楊曉紀問婉妮:“晚上有什麼安排嗎?”

婉妮立刻拿出工作安排看了看,道:“老闆,晚上你要去花雨號給禹嘉佑他們,佈置慈善酒會的工作!”

“那就推後兩個小時,先去吃飯,之後再去!”

老人家的一番心意,如果楊曉紀不吃這頓飯,他們娘倆的心裏肯定過意不去。

雖然只是家常便飯,而且這‘家鄉口味’還特別的重,但楊曉紀還是勉強吃了幾口。 楊曉紀實在是接受不了那‘特別’濃郁的家鄉味,但在衡母的熱情招待下,還是勉強的吃了幾口。

衡母笑道:“我在鄉下生活了大半輩子,做夢都沒有想過,能住上這麼好的屋子,看上那麼大的電視,我兒子阿陽真的是遇見好人了!”

“大姨,只要住的開心就好,平時去小區的花園走走,對身體好,有什麼需要,就讓阿陽跟我說!”楊曉紀知道她纔來花城,可能會住不習慣,就讓阿陽多帶她出去走走。

說話的時候,楊曉紀發現衡阿陽的食量極大,一個人吃十人的飯,都沒問題。

能把他養這麼大,可見衡母也是特別的不容易。

衡阿陽的父親死的早,一直都是衡母當爹又當媽的拉扯他。

在他五歲生日的那天,這衡阿陽說要吃魚,就自己去河裏摸魚。

想想看,五歲的孩子而已,在沒脖深的水裏摸魚,在別人看來,那是極不可思議的。

可衡阿陽在水裏卻穩如泰山。

這一幕就讓一位在山裏採藥的老頭看到了,他跟着衡阿陽回到家,就對衡母說,這孩子是天生神力,百年難得一遇。

當時衡母不相信,後來通過觀察,發現這孩子的勁真的特別大。

他六歲的時候,過年要殺豬,幾個成年人都摁不住的一頭二百多斤的豬,他一個孩子,就把那豬給摔的都懷疑豬生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