шωш ▪тTk ān ▪℃O

剛剛查房都並不是他和張珂敏管理病號,所以都在最後面,沒人注意到,此時走上前就立刻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力。

此時金遲原本是和教授們站一排,但是卻突然改變了位置來到了張珂敏的身後,張珂敏發現了金遲的到來,嚇了一跳。

而金遲卻笑眯眯的看着張珂敏,張珂敏低着頭避開了金遲的眼神。

此時嚴恆在仔細查看病歷,沒有注意到這一邊的變化。

片刻後嚴恆看完了病歷,擡頭開始查看病人。

(牛可可,男,41歲,因被刀砍傷至頸部、前胸壁流血4小時入院。)

“嗯,不錯,沒有傷及食道,還有縫合非常完美,對皮非常整齊,整個紋身都完美復原,像是在畫畫一樣,誰做的?”嚴恆的讚歎讓所有人吃驚。

因爲剛剛查了那麼久,也有縫合病號,但是嚴恆都沒有誇獎,甚至還有批評。

但張珂敏還沒回答的時候,胖男人,也就是牛可可臉色頓時大變,他在這之前一直就相信了張珂敏說的,傷到了食道,而且會導致各種嚴重問題,嚇的他今天一直擔驚受怕。

此時知道真相的牛可可猛的一轉頭就發現了張珂敏,他語氣不善的說道:“喂,就是你,你說什麼來着?傷到了食道,而且不能吃飯,要被活活餓死!而且傷到了肺,做什麼都要喘氣!他媽的,你個狗骨頭,居然騙我!”

牛可可越說越激動,他長這麼大,第一次被騙,心情十分不爽。

衆人一聽,瞬間就明白髮生什麼事情。

此時張珂敏淡定的說道:“我說了,要是萬一傷到了,我又沒有說一定傷到了,是你自己沒聽清楚,怪誰?”

牛可可瞋目切齒道:“我去!你個死丫頭,居然騙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珠輝區胖哥,你他媽……”

牛可可越說越生氣,突然間就用手推了張珂敏一下。

牛可可那力道完全沒有顧及張珂敏是個女生,張珂敏身形不穩瞬間失去平衡,倒向地面。

還好陳幸及時發現不對,立馬接住了張珂敏。

所以人都驚呆了,那兩個副教授立馬退出了病房,而金遲躲在另一邊,並沒有走。

陳幸瞬間怒火上頭,扶起張珂敏,上前一把扣住牛可可的手。

牛可可被這一扣,弄的直喊痛。

此時嚴恆也沒想到事情會突然發生這樣變化,要是陳幸在病房打患者了,那就麻煩大了。

到時候肯定會被記者報道,想到這,嚴恆離開大喊住手。

然而陳幸此時已經點燃了怒火,完全不顧其他,準備再給這個牛可可一拳。

危機時刻,張珂敏大叫一聲住手,瞬間讓陳幸從怒火中清醒。

牛可可一直被掰着手腕,不停的喊痛。

陳幸冷冷的盯着牛可可,牛可可開始求饒。

“道歉!”陳幸沒有出手打入了,但是他絕對不容許自己的女人被欺負。

“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牛可可立馬道歉,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個男生的力度真大,讓牛可可一下子驚住了。

張珂敏此時離開上前拉着陳幸輕聲道:“我沒事,你快放手吧!”

陳幸冷哼一聲,隨後把牛可可的手解開,牛可可的目光突然轉移到張珂敏身上。

下一刻一陣風吹過,陳幸都來不及阻止了,牛可可卑鄙無恥的朝着張珂敏砸了過去,那拳頭即將打在張珂敏的身上。

牛可可十分得意,他是誰!胖哥啊!胖哥能被別人欺負嗎?當然不能!

可牛可可的得意就在一瞬間停止,嚴恆的大手一把抓住了牛可可。

死死的卡在手裏,嚴恆冷聲道:“這裏是醫院!不是讓你撒野的地方!”

此時牛可可的手仍舊有力,他感受到這個老男人的力氣並沒有剛剛那個年輕人大,他十分囂張的說道:“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說完牛可可就加大了力度,準備突破嚴恆的防守。

然而嚴恆此時也怒了,順便力氣提高,死死的扣住了牛可可的手,瞬間牛可可再次求饒。

嚴恆冷聲道:“知道錯沒?”

牛可可哀求道:“我知道了,知道了,快放開我!”

嚴恆也不好一直這麼下去,打傷患者沒有意義,警告一下就足夠了。

隨後嚴恆把手鬆開了,牛可可迅速收回了雙手,不停的喊痛。

一旁的陳幸原本怒火又被點燃了,準備出手,卻被張珂敏死死拉着。

隨後陳幸看到嚴恆和牛可可的交戰,陳幸突然很佩服這個主任,他突然想起了那天張華死的時候嚴恆一語驚醒夢中人的他。

此時嚴恆語氣十分冰冷:“我告訴你,醫生也是人,請你尊重我們!同時我希望你是努力求生的患者,而不是暴徒!”

牛可可憤憤不平道:“要不是我有傷,我早……哎喲,好痛!”

牛可可摸着胸口,不停喊痛。

嚴恆依舊語氣冰冷:“請你認真給剛剛的醫生道歉!”

牛可可非常情願,但是看着嚴恆的目光和陳幸那憤怒的眼神,瞬間就慫了。

“不是……我……不是的,我覺得他們好像縫錯了,現在肩膀和胸部好痛啊!”牛可可無奈的辯解着。

然而嚴恆的目光讓他只得選擇妥協。

“對不起!”牛可可說完後感覺十分丟臉,但是好在這裏沒有其他道上的,不然那纔是丟臉到家了。

嚴恆冷哼一聲,飄然離去,他已經沒有興趣繼續看下去了。

這時候牛可可卻又喊道:“醫生啊,我現在真的好痛!給我打嗎啡吧!”

嗎啡是鴉片類毒品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臨牀上常用的麻醉劑,有極強的鎮痛作用,多用於創傷、手術、燒傷等引起的劇痛,也用於心肌梗死引起的心絞痛,還可作爲鎮痛、鎮咳和止瀉劑。

嗎啡的二乙酸酯又被稱爲***。但其最大缺點是易成癮。長期吸食者無論從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會對嗎啡產生嚴重的依賴性,造成嚴重的毒物癖。

然而沒有人理會他,所以人都離開了房間。

陳幸雖然還有點憤怒,但是卻又活生生把怒氣壓了下去,他開始思考爲什麼患者喊痛了,明明已經用了雙氯芬酸鈉止痛,一般來說這種傷口的疼痛,普通止痛藥物就可以了,完全用不到精一類的處方藥。

此時所有教授已經離去,只有金遲還在門外,袁大路等人跟着後面聽從指導。

金遲此時露出厭惡的表情,他對袁大路說道:“真是不可理喻的人,袁大路,記住了,只能給他普通止痛藥,精一處方藥管理十分嚴格,他是混道上的,肯定有吸食那中東西的習慣,估計是來騙藥,千萬不要給,誰給我讓他倒黴!”

說完,金遲轉身離去。

而陳幸卻依舊在思考…… 金遲的身影消失在病房後,袁大路才鬆了一口氣。

“狗骨頭的,還不是看着這個病歷歸你管,才這麼說,到時候出問題了又是老子擔責任。”袁大路忍不住的吐槽着。

在胸外科是分組分病例的,而這類正好屬於金遲管理,所以金遲不想出問題,才警告袁大路,其實意思就是:患者不能用,但是如果真出問題了你擔責任。

然而陳幸卻沒有功夫去思考這些,他的腦海裏卻是想解決胖子爲什麼喊痛。

作爲心內科醫生,他敏銳的感覺到這個病沒有那麼簡單。

張珂敏發現了陳幸一出來,眼神就不對,像是在思考問題一樣。

看着陳幸默不作聲,張珂敏也沒有去打攪,靜靜的陪着陳幸。

此時袁大路也罵夠了,停止了下來,隨後他對張珂敏說道:“你們兩個現在有空就去吃飯,一會晚上要過來上班,早上跟你說的那些是對住院醫師有效的,對了電話換給我吧,萬一真出事情,我可擔待不起。”

這最後一句話纔是袁大路想說的,想想陳幸和張珂敏兩人,單獨把那麼深的傷口縫合好了,膽子也太大了,他最怕這種人。

做好了還行,能被表揚,要是沒做好,受處分的還有自己。

所以袁大路爲了保命,選擇放棄讓陳幸和張珂敏去單獨會診,畢竟別人也就是一個實習醫生而已,哪有本事去會診?

說到底,他這個總住院都沒資格會診,都是急會診纔會去。

張珂敏沒有反對,她也不想這麼冒冒失失,還是踏踏實實的跟着學習,把經驗先累及起來。

隨後她被口袋裏的手機遞給了袁大路。

袁大路接過手機道:“那什麼陳幸,你的呢,快還回來!”

然而陳幸此時卻沒有任何答應。

袁大路十分惱火:“你聾了啊!叫你……”

袁大路一邊擡頭一邊注視陳幸,隨後他的目光也呆滯了。

張珂敏也察覺到異常,隨後把目光轉向陳幸,隨後瞳孔瞬間縮小,露出驚恐表情。

此時的陳幸,雙眼空洞,正式前方……

沒錯,陳幸的幻覺又來了……

“陳幸!”空蕩蕩的黑暗中,傳來一聲叫。

“陳幸!!”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若有如無,讓人感受一陣驚恐。

陳幸此時注意到,自己可以看自己的身體,瞬間陳幸明白了,自己的幻覺又來了。

好了半個月的時間,今天卻突然又過來了,這讓陳幸十分惱火。

他嘗試着掙扎身體,但是身體十分僵直,沒有辦法移動。

一如既往和上次的幻覺一樣。

“陳幸!!!”聲音由遠及近,陳幸感受到呼喚他名字的人似乎在靠近。

同時陳幸不停掃視四周,黑暗的一片,什麼都沒有,像是被放逐了一樣,陳幸瞬間出現了恐懼感。

他很害怕有一天,突然這樣子醒不過來。

“陳幸!”聲音終於靠近了自己,然而陳幸他什麼都看不到。

就在陳幸納悶的時候,四周的環境終於發生變化。

這個環境陳幸十分熟悉,這正是急診科附近的樹林。

此時陳幸終於看清楚四周環境,不遠處一個身影矗立在樹底下。

身影緩緩轉過身子衝着陳幸一笑:“陳幸!”

陳幸隨後發現自己的身體可以移動,但是僵直的感覺開始蔓延,他迅速朝着身影跑過去。

他害怕慢一點,身體僵硬動不了就麻煩了。

隨後他越來越靠近那個身影,隨後陳幸的目光也呆滯了。

眼前的身影正是——王文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