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蠱門什麼門派,各種詭異功法齊聚,陸離師弟這回,恐怕也十分棘手…」

鬥武台上,兩方交戰,勢如水火,台下,也是議論紛紛,不絕於耳,

「若是你就只會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我看,你不如直接自裁去吧,」

火焰之中,陸離的話語,冰冷傳來,那兀自施展蠱術,操控洶湧洪流的孫武,臉龐氣息一變,「圍,」

霎那間,只見那些波濤洪流,竟是直接形成了一條闊大的水幕,將陸離的火焰防禦,給報包裹了起來,

一方足足數十丈的靈力大球,中間是火,外層是水流,水火相互侵蝕,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響,

「如此手段,也是不行,」

巨球中心,陸離昂然而立,突然間,一聲咆哮,然後便是迅速出手,一拳又一拳的靈力,直接轟了出來,

只見陸離一拳之下,便是打出了足足數丈之長的寒冰氣流,這些寒冰氣流,直接穿過火焰防禦,激射進入了那包裹的水流之中,

「咔嚓,」

那滔滔水流,雖然在火焰的煅燒之下,猶自能夠堅持,但是,在陸離這寒冰靈力之下,卻是突然凍結,

咔嚓聲響,不絕於耳,

那些水流,在陸離突如其來的攻擊之中,竟然是幾個呼吸之間,完全的變化成了一團冰屑,

「給我破,」

火焰之中,陸離再度一拳轟出,這一拳,完全是靈力的強悍攻擊,沒有摻雜絲毫的花樣,一拳轟出,皆是剛猛無匹的氣勁, 第二百四十章殺孫武,

「嘭,」

轟然一聲,那數十丈龐大的巨球,在這一刻,突然被轟出了無數蛛網一般密密麻麻的裂縫,裂縫蔓延,砰然一聲,化為漫天冰屑,

而其中,陸離收斂火焰,邁步而出,

「花拳繡腿,空有聲勢,」

陸離一朝邁出,直接幾個閃掠,便是朝著孫武電閃而去,

「什麼?!」

孫武攻勢被破,這一刻,臉上表情凝滯,在陸離攻來的瞬間,突然顯出了一抹決然,

「武影攻擊,」

嗡,

孫武咆哮一聲,只見,在陸離拳頭降落到他的天靈蓋之上時,他的身軀,猛然一震,便是有著一道黑色的龐大身影,伸出拳頭,與陸離拳頭重重地轟擊到了一起,

「吭,」

二者相撞,發出了一聲龍吟虎嘯之聲,陸離身形瞬間倒退,

「武影?!」

這一刻,更多的驚呼聲傳出,誰都沒想到,這孫武,竟然輕易地將武影給施展了出來,

須知,一旦武影被廢,那自己也將成為廢人一個,永遠不能修武,

「武影,」

陸離心下驚慌了一瞬,他也是未曾想到,孫武竟然真的是破釜沉舟,將這自己最為寶貴的修武財富給動用了出來,

而這武影一出,也是說明,孫武已經動用了最為強大的攻擊,他必須要十分小心,

武影的攻擊力,超乎尋常,一旦中招,不死即傷,

「桀桀,死吧,雜種,」

這一刻,孫武眼神中的決然,更為濃郁,一聲咆哮,猶如悶雷,然後他全身氣息,突然消失,

全身氣息,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見,

「連這最後的殺招都祭出來了,我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陸離眼神冰寒,盯著那氣息全無的孫武,絲毫不敢懈怠,

「逆蠱之術,武影奔天撞,」

而下一刻,孫武口中,突然一口鮮血噴出,顯然是因為施展這詭異招數,而自身都受到牽連,

輕輕地吐出了幾個字,孫武眼神冰寒,看著自己那高大到了十丈高度的武影,臉龐上,滿是掙扎笑意,猶如惡魔,

「縱使我不能修武,也要你死,」

一句輕聲,緩緩從孫武嘴中說出,然後,只聽得那半空之上,一道呼嘯的尖銳聲響,直接洞穿虛空,朝著陸離撞擊而來,

這一刻,孫武武影裹挾著的滔滔大力,令得虛空升起颶風,強大的威壓,令得周圍的眾弟子,誠惶誠恐,趕緊避開,唯恐躲之不及,而受到連累,

「好龐大的武影,這傢伙的修為,恐怕都能夠與二重萬武影境的強者一戰,」

「未必,你看他的本體,顯然是掏空了所有的能量,」

「陸離師弟,不知道能不能接下這聲勢恐怖如斯的一擊,」

……

眾弟子嘩然之聲一波又一波,眼神中,那猶如惡鬼一般龐大的武影,直接對著陸離身軀掠去,那番攻勢,在他們心中,別說是陸離,就算是二重武影境的長天長老,恐怕都要暫避鋒芒,

而在人群中,一位少女的玉手,緊緊握住,最照顧你喃喃自語,

「我知道你定能將這傢伙搞定的,因為在我心中,還未見你失過手…一定要贏,」

「呼呼,,」

疾風,

颶風,

高大十丈的武影,猶如一片黑色的巨大陰雲,當頭降落,整個武影,竟是沒有伸出拳腳,而完全是想要靠著身軀,向著陸離撞擊而來,

「破釜沉舟了么…」

陸離銀牙一咬,頓時間,整個人直接化為了一道淡金色的光影,迎向了那籠罩而來的黑色武影陰雲,

「咚,」

一聲清響,只見,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陸離身軀,直接在黑色武影中消失了,

就像是一道金色光線,穿雲破霧,瞬息之間,從那高大武影的後背指出,穿了出來,

「哼,正合我意,死吧,」

而就當陸離從武影背後展翅而出之時,誰都不曾看到,鬥武台上的孫武,手掌一番,一個黑色光團,直接投射進了無影當中,

「爆,」

下一刻,那高大的武影,突然間,猶如炸藥一般,竟然爆炸而開,

武影自爆,

孫武當真是破釜沉舟,竟然要花費這麼大代價,令得自己武影自爆,

這是最後的一招,情非得已之下,無奈的選擇,

「轟隆隆,,」

黑色武影,爆發成了漫天黑雲,黑色的雲朵,分崩離析,

那狂暴的能量漣漪,直接將下方的鬥武台,都生生炸出了一道道深深裂紋,無數弟子,被這股颶風掀飛了過去,有些修為低下者,竟然都是口吐鮮血,

「嗯…」

這一刻的突變,令得霓裳懸著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好卑鄙,」

此刻,就連霓裳,都不自覺地自內心咒罵出聲,

他的美眸,十分緊張,盯著半空之上,那一片片炸成了黑雲的武影,在那裡,淡金色的身影,已經被徹底淹沒,

「桀桀,死啦么…這就是得罪於我的下場,」

這一刻,孫武猙獰的臉龐之上,顯出了十分狠毒的笑容,

而同樣地,見到那空中,被淹沒而去的陸離,沈蒼長老,也是老臉之上,閃過一抹冷笑,

陸離這塊心頭肉,終於讓他割去了,

下方的整個廣場,在此刻出了風聲還是風聲,無數目光盯著那爆炸的地方,似乎想要看看,那陸離的身影,倒地在水面地方,

不過,在這番等待中,十幾個呼吸間,那方空中,竟然是絲毫沒有發出一絲的動靜,

「真的完了么…」

無數人心中,都發出了一聲嘆息,

武影自爆,那番能量的爆發,可不是平常人等所能夠承受的,況且孫武的武影,榨乾了本身的所有力量,那種能量的衝擊,就連沈蒼自己,都不能夠抵禦,

所以,在沈蒼等人心中,陸離的所有,似乎已經畫上了一個句號,

那黑色的濃雲之中,依舊是毫無一絲生息…

陸離自從進入天鷹門,陸離便是一個令人矚目的武者,修為進境十分神速,不過此刻,卻是隕落了…

霓裳的拳頭,突然動了一下,

「你這傢伙…怎麼會死,」

霓裳一聲嬌喝,突然,整個人化為了一道紅色的影子,竄到了台上,「我來為你報仇,」

「我要為你報仇,兄弟,」

與此同時,只見,那人群當中,突然幾道身影同時掠上高台,一拳爆轟,便是將那靈力消耗無幾的孫武,給震死了過去,

正是張小胖,周翎,曹銘等師兄弟,

此刻,這幾人知道,陸離極有可能已經被那雄渾的武影爆炸,給轟成了碎片,臉龐上,都是湧上了無比的憤怒,盯著那已經暈死過去的孫武,十分不甘,

「兄弟,」

不過,突然間,在那高天之上,卻是突兀地,傳出了一道喝聲,

「這傢伙的命,我來取,」

「嘩,,」

人群再度陷入嘩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