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坤雖然早就運轉起了金光咒,但即便是如今林坤已經把金光咒練到了圓滿的境界,護體金光在朱雀這種上古神獸面就想不存在一樣,火焰輕而易舉地穿破護體金光,直擊林坤胸口。

“砰!”

火團在林坤胸口 爆炸開來,把林坤以拋物線形的軌跡飛了出去,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沒有辦法, 如今的實力差距太大了,除卻帝司的身份,林坤的實力在這些上古神獸面前根本就不夠看的。

“帝司!”燭龍,楊紫薇,白雨澤幾乎是異口同聲地驚呼道。

燭龍他們根本就沒想到堂堂四靈竟然不由分說就直接偷襲,所以沒有防備,沒來得及保護好林坤。

看到林坤就這麼被自己打飛出去,朱雀露出瞭如釋重負的表情,在他眼裏,林坤永遠是最危險的那個,即便現在的他實力很弱,但是他選擇了首先解決林坤,因爲二十多年前的那場戰鬥,留給他的陰影太大了。

“朱雀!”燭龍一口牙幾乎都要咬碎了,死死地盯着朱雀,眼裏幾乎要冒出火來。

“你殺我崑崙所屬駁獸,綁我崑崙睿君,傷我崑崙帝司,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燭龍怒吼着衝上去,兩人廝打在一起。

楊紫薇眼眶都有些微紅,也徑直衝了上去加入戰團,自己好不容易剛帝司有了發展,現在朱雀就這麼把他打得生死未卜,楊紫薇心中自然是憤恨無比!

朱雀不虧是四靈之一,即便以一敵二,也毫不落入下風,甚至還有點遊刃有餘,三人打得昏天黑地,難解難分。

“呵!”朱雀冷笑一聲,“你們就這個能耐?早些陪你們的帝司去那裏躺着吧!”

聽到此言,楊紫薇與燭龍均是惱羞成怒。

楊紫薇後撤一步,不再有所保留,身後一直巨大的白色狐狸尾巴抽出,頂端還有這一朵綠色狐火,整個瞳孔都變成了綠色,彷彿看上一眼就能攝人魂魄!巨大的天狐尾巴向朱雀砸去!

狐火攝魄!

楊紫薇的最強招數!

“這纔像點樣子。”朱雀一邊輕鬆地應付着燭龍的攻擊,一邊輕鬆地笑着,“但是在我面前玩火,你想什麼呢?”

朱雀極速退後,雙手甩出邪火,瞬間包裹住了向自己砸來的狐尾,順帶涅滅了狐尾之上的綠色狐火。

“砰!”

邪火炸開!

楊紫薇整個人倒飛出去,倒在地上,尾巴上皮被炸開,血肉模糊,顯然楊紫薇已經失去了一戰之力。

“嗯?不對啊!”燭龍看着朱雀的攻擊,心中很是疑惑:“明明是火炁,怎麼當中卻蘊含了雷炁的爆炸力?”

朱雀沒有給他慢慢考慮的機會,邪火像是毒蛇一樣纏了上來:“你們今天,一個都跑不掉!”

“我今天算是解決了一樁心頭大患!”

朱雀心中大喜,他彷彿已經看見自己成功滅殺衆獸的場景了。

“呵呵,要不是我從崑崙回來之後,實力還沒能完全恢復,打你我都不需要動用那種形態!”

燭龍右手一翻,紅燭出現在自己手上,燭心燃,天地黯!

朱雀臉上笑容僵住:“先天至寶太虛燭?!”

燭龍有兩種形態,平日裏都是晝形態,而當紅燭點亮之時,他便會進入夜形態。那時候的他將會變得極爲恐怖,不論是肉身強度還是反應能力,都會得到大幅度提升,更重要的是,他的元炁將會由原本的白晝之炁全完轉換爲暗夜之炁,其威力翻了何止數倍!

看着燭龍朝着自己撲來,朱雀終於開始認真起來,五指化爪,他開啓了獸化,亮出了自己強悍的肉體來跟燭龍肉搏!

雀搏天!

朱雀仰頭鳴叫一聲,氣勢更勝,擺出架勢,雙手處五指利刃鋒利如刀,與撲上來的燭龍交起手。

雙方不愧都是頂級異獸,打得你來我往,洞內塵埃飛揚,就連時不時溢出的戰鬥餘波竟然都能擊碎山洞內堅硬的天然岩石,兩人交手的強度可見一斑。

雙方鬥了十多分鐘,燭龍見自己的暗夜之炁都沒有辦法奈何朱雀,而一旁的楊紫薇,白澤,林坤都負了重傷,心中不免有些着急,心一橫,周身暗夜之炁加速運轉,雙手握拳對錘,閉上了眼睛,祭出殺招。

龍暝之刻!

瞑晦視明,吞食風雨,崑崙天君,其瞑乃晦!

但凡見過燭龍這招的敵人現在都已經不在了… 朱雀看到燭龍的殺招降臨,雙爪迅速換回人形,五指虛空一抓,麻袋出現在他的手中:“MD不就是先天靈寶嗎,搞得好像誰沒有一樣!”

正是朱雀的先天靈寶,吞天囊!

朱雀一邊嘴上墨跡着:“要不是我二十多年前被那個混賬重創,打你都用不着這玩意兒!”

一邊全力催動吞天囊,麻袋被催動到極致,飛騰到空中,黑漆漆的口子全部撐開,彷彿真的要吞噬天地,抵擋着燭龍的殺招。

朱雀看出這還遠遠不夠,即便是吞天囊也不一定能擋住久,想要徹底破解,唯有攻擊正在閉着眼睛施法的燭龍。

騰出手來的他一咬牙,一隻由邪火凝聚的微型朱雀再次成型,只不過與上次與駁獸對拼的那隻不同,這一隻,眼處隱約有雷光閃動。看朱雀額頭上微微滲出的汗珠就知道,即便是他操控這招也不是很容易。

微型朱雀振翅飛起,撲向燭龍。

燭龍其實感受到了,但是他覺得就憑這是不足以破開他早就在體表佈置好的暗夜防禦,便沒有理會。

“喀!”

天地黯淡,萬物寂滅!

龍暝之刻即便是吞天囊也沒阻擋住,黑暗迅速包裹住了朱雀。

與此同時,微型朱雀也砸到了燭龍身上。

“轟!”

微型朱雀外表的邪火散開,其中包裹着的雷電炸開!燭龍身上的防禦瞬間便被破開,整個人被炸成重傷!

那邊的朱雀,也被龍暝之刻帶來的黑暗侵蝕狀態雖然不佳,但是比起燭龍等人,他仍然還有着一戰之力。

“原來……是你奪了帝司的火雷,害得……帝司境界倒退……還失了憶!”燭龍受了重傷後迅速反應過來,雖然話說得斷斷續續,但是不難聽出其中的難以置信。

他仍然想不明白,原本令人尊敬的四靈之一的朱雀,怎麼就變成了現在這樣?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哈哈哈,現在就算你知道了又怎樣,今天,你們都得入我吞天囊中被我祭煉!”

“從誰先開始呢?就從這該死的所謂帝司開始吧!”朱雀顫巍巍站起身,踉踉蹌蹌向着林坤走去。

“你給我站住!”之前一直在觀戰的少年白雨澤衝上前去,試圖阻攔。

朱雀隨手一劃,空氣中出現一道弧形火花,直接在他快要接觸到朱雀時一個炸裂,巨大的衝力直接把他炸飛出去。

“今天我就要當着你們的面,用你們帝司的火雷,親手殺了他!”

朱雀雙眼通紅,狂笑着,整個人像是魔怔了一般,運轉着自己還不是很熟練的火雷,迅疾劈向倒在地上的林坤。

“不!”

楊紫薇撕心裂肺地喊叫着,卻全身脫力爬不起來,眼睜睜看着火雷一點點逼近林坤。

燭龍的眼淚已經含在眼中:“帝司大人,屬下失職,沒能保護好您,這輩子是沒機會和您一起再戰崑崙抵禦外族了,希望下輩子……”

燭龍心中正感慨着,回憶着,哀慟着,卻突然發現了異樣。

朱雀臉上不再是瘋狂的笑容,而是略有些驚慌,他發現自己火雷命中林坤後,非但沒有迅速炸開,反而開始不受控制,源源不斷地從自己體內涌出,似乎是乳燕投懷一般一股腦兒地往林坤體內涌去。

朱雀有點懵了:“什麼情況?!”

他想要掐斷,但是林坤體內傳來的巨大吸力使他根本沒有辦法終止。外人看上去是朱雀一直釋放出火雷想要擊殺林坤,而真實情況是火雷在不斷流失。

倒在地上昏迷已久林坤眼睛突然開,一種彷彿來自荒古的氣息開始在山洞中彌散開來:“我的終究是我的,就憑你也想搶?!給我換回來!!”

“啊……”朱雀發出慘叫,跌倒在地,原本已經被他溫養祭煉多年的火雷脫體而出,盡數注入林坤體內!

“哈哈哈哈!帝司成功奪回火雷,我們有救了!!”燭龍樂開了花,扯着嗓子叫道。

火雷漸漸佔據了林坤整個心臟部位,與腎臟部位的水 雷遙相呼應,水 雷火雷不斷交融又分離,似是多年沒見的老朋友相互打着招呼。

與此同時,林坤氣勢不斷攀升,整個人發生着翻天覆地地改變,淮北市山區整個天空都一半火紅一半天藍,雷聲大作,轟鳴不斷,仿若末世降臨。

……

淮北吳家。

金烏望着北邊的天空,長長地嘆出了一口氣,似乎是要將這些日子心中的鬱悶不快通通吐出。

他轉過身,對着一旁的那日攔截林坤等人的吳家少女吳媚香道:“我要出去一段時間,若是有人上我吳家興師問罪,你們就說我外出有事,你們好生侍奉着人家,不管人傢什麼態度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希望那人不會自降身份對我吳家出手吧……”

吳媚香櫻桃小嘴微張,想要問些什麼,最後卻只吐露出一字:“是!”

因爲她彷彿看見老祖眼中隱約有淚花閃爍……

金烏點點頭,走出了院子。

吳媚香望着老祖的離去的背影,不知道爲什麼,正值壯年的老祖背影此刻看上去竟有些佝僂……

……

朱雀強行支撐着自己站起身來,死死地盯着林坤:“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把火雷搶回去?!”

朱雀難以接受自己好不容易奪來的火雷就這麼又物歸原主了,他好不容易剛剛能運用,他還沒能用火雷來達成自己的目的,結果就這麼被拿了回去……

朱雀無法接受,凝聚火炁,向着林坤撲去:“把火雷給我!”

可惜此時的他早已經是強弩之末,哪裏還翻得起什麼浪花。

林坤翻手間,水、火雷齊出。

“轟!”

朱雀一個照面便被掀翻!

雖說朱雀如今是處於重傷狀態的,但是林坤如此輕鬆便將他制服能看出重獲火雷後的林坤實力已經足以與這些異獸相媲美,以後他便再也不用躲在楊紫薇和燭龍身後看着他們幫自己在前面開路了!

而反觀朱雀現在的狀態可以說是自他誕生以來的最低谷,體內苦心孕養的火雷被林坤奪回,全身上下處處都是傷口,甚至還有幾處致命傷口! 朱雀知道今天自己是走不掉了,趴在地上,顯露出龐大的朱雀真身,一雙雀目半眯着,就這麼看着林坤,眼中盡是怨恨。

林坤緩緩地走到他身邊,俯視着他,隨着火雷迴歸,實力恢復,林坤的記憶也恢復了一部分,一些往事自然而然地出現在林坤腦中。

“你還在等什麼?不快點動手是想要羞辱我嗎?”朱雀雖然戰敗,但是身爲四靈的傲氣不減,傲骨仍在,現在只求林坤給自己的一個痛快。

“朱雀,你後悔過嗎?”林坤蹲下來,看着他。

朱雀被問得一愣,眼神迷茫,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往事……

當年他們四個貢獻巨大,被尊爲四靈,萬獸崇敬,加上他們本就是上等的高貴血脈,講道理就這麼走下去本應該是前途無量,當個首領,統領一方異獸自然不在話下。

但是偏偏在此刻,那個女人出現了,那個不知道究竟是異獸還是人類的強大女人被尊稱爲西王母,她找上了當時身爲天之四靈的朱雀,青龍,白虎,玄武,請他們去爲自己做一件事情,她聲稱這件事情如若辦成有利天下蒼生,四靈當時胸懷遠大,以天下事爲己任,聽到這話自然當仁不讓地接受了。

然而西王母只告訴了他們這件事的好處,卻沒有告知他們這件事完成過程之艱難,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諸多意外,事情非但沒有成功辦成,他們各自反而受了不同程度的感染。

朱雀的陵光陽火,白虎的監兵庚金,青龍的孟章凝木,玄武的執明黑水,都因爲感染髮生了異變,四靈覺得自己事情沒有辦成,自己的能力盡數變異,已經不能再統御衆獸,於是便各自悄悄找了個地方了隱居。

至於後來……

朱雀回過神來,眼中又盡是憤恨:“我後不後悔管你什麼事,我就是不服,憑什麼你們在崑崙享福,我們四靈卻要在塵世各處遭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