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沒辦法,劇組以信件回覆**市民,保證拍攝時造成的分貝大約只跟公車所發出的噪音一樣。這才漸漸平息了下來。

同時環境保護份子批評片商爲了營造氣氛與視覺效果,租下河岸旁的大樓開了整夜的燈,是浪費能源的行爲。讓諾蘭很是無奈。

最後高宇還是偷偷出手了,擺平了那些瞎嚷嚷的傢伙。當然,還是由****出面聲明的。

不過,另一件事情倒是讓高宇起了興趣。

港星陳冠希將客串《黑暗騎士》,有意思的是,只有三秒鐘….. 再過一年,冠希哥的大名恐怕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許多的屌絲都視程冠希爲榜樣,直言:“冠希哥乃我輩之開模,男人之典範。我等頭破血流,也要向冠希哥看奇。”

當高宇見到冠希哥的時候,着實細細的看了冠希哥幾眼。長得確實挺帥,本身家裏就有億萬資產傍身。難道這就是讓衆女星競相拜倒的“原因”?

2002年參演《無間道》,開始被人們熟知,2006年9月陳冠希在《狗咬狗》中的表演非常成功,在第九屆多維爾亞洲電影節獲電影節亞洲動作單元最佳影片獎,併入圍東京電影節。而後參演的好萊塢電影《不死咒怨2》上映,在北美上映的第一個週末就收穫了2200萬美元的成績。(其實也就是幾秒鐘的鏡頭,港媒們也是沒什麼節操)

這些成績如果看起來似乎很輝煌,知名度也是急速躥升。但更多的確實拜緋聞所賜。藝人靠緋聞炒作那也無可厚非。但是如果偶爾爲之,用來提升自己的人氣倒也算是一種手段。但是成天靠着緋聞在娛樂圈裏名聲大澡。時間長了,本身就會讓其他人懷疑其本身人品的問題。

不過這些問題只是高宇自己在心裏想想而已,對方雖說也是演員兼歌手,但是更高宇那可以說完全就是在一條平行線上。兩人也完全不會有任何的交集。

可這次程冠希的“三秒鐘”參與,竟然被好事的港媒宣稱冠希哥主演了《黑暗騎士》,與弗里曼主演對手戲。號稱是“無間道”的內奸,而且越炒越熱,許多無中生有的事情接踵而來。

好吧,對於港媒這樣的無節操,很多網友表示“無力吐槽”,用一位網友的話來說:這尼瑪三秒鐘的露面也叫主演,也能喝弗里曼大叔演對手戲?

但《黑暗騎士》的劇組,並沒發表任何的看法,用諾蘭的話來說,免費幫我們宣傳着電影,何樂而不爲呢?!

劇情講述的是真正的奸角“小丑”希斯·萊傑打劫銀行得來鉅款,而身處**的一名韓國人專門爲他們洗黑錢,蝙蝠俠的友人弗里曼爲跟對方見面來到**,正好在大廈大堂遇上陳冠希,與目標人物見面前,陳冠希便要求弗里曼留下手機,一閃即逝,連配角都算不上。

真不知道港媒門哪來的信心,睜着眼睛說瞎話。

……

“Action!”

隨着諾蘭的聲音落下,在**的最後一場戲開始了。

最爲一個大廈接待員冠希哥穿着一身深藍色的西裝,造型依舊帥氣,穿插在人羣中,走到弗里曼大叔的面前,:“May I check in your cell phone,sir?”鏡頭停留三秒,這便是陳冠希在好萊塢猛片《黑暗騎士》中的演出。原來他在片中既不是傳聞中的祕密警察,更不是什麼“無間道”內奸。

隨着“小丑”和蝙蝠俠的相繼出現,冠希哥就消失在了鏡頭前,圍觀的羣衆繼續欣賞着拍攝過程。

……

“諾蘭,這個人爲什麼會出現在這3秒鐘的鏡頭內?!” 場中休息,高宇喝着工作人員送來的飲料。走到諾蘭的身後,用“小丑”的口氣,突然問道。

“哦,宇,你下次走到我身邊時,能出點聲音嗎?”諾蘭被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轉身一看,才發現是高宇。

高宇聞言,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有那麼誇張?”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翻白眼的動作,都和“小丑”如出一轍。

也難怪諾蘭會嚇一跳,休息時衆人並沒卸妝,作爲劇組化妝最多的高宇,更是不能卸妝了。他的妝畫一次可是不容易呢。

拍攝雖然還沒上映,但是高宇的“小丑”卻深入劇組人心,每次高宇一笑,就會讓很多疼不寒而慄。而作爲劇組唯一的女演員瑪吉·吉倫哈爾深有體會。在劇情中,她可是被“小丑”虐的不輕。雖然是拍戲,但是每次高宇不卸妝和她交談,還是會感到懼意。

要不是衆人相處了幾個月,高宇中間也時不時的請衆人吃個飯,恐怕說個話都要等卸了妝才能說了。

現在高宇站在衆人面前,完全就是“小丑”舉着一罐飲料,笑嘻嘻的看着衆人,不少人心裏面還是會泛起一股寒意,下意識的就想往後退。

看到衆人這個樣子,高宇只能向諾蘭抱怨:“下次休息的時候,打個商量,能把我我的妝卸了麼?!”

諾蘭現在看高宇的眼神,完全就是看一件藝術品的眼神,而且還是古董級的藝術品。沒想到只是偶然的一次相聚,自己竟然找到了一位如此天才的演員。

“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諾蘭眼珠一轉,笑吟吟的說道,只不過,看其眼神,怎麼的都不像是好事。

高宇當然看出來了,自從兩人關係越來越鐵,諾蘭很多不爲人知的性格特點也被高宇所發掘。比如,在外人面前紳士風度十足的諾蘭,也會有腹黑的一面。

最起碼,高宇錢包裏的三軍將士,光請對方吃飯就陣亡了不少。不過高宇也不是吃虧到的主,諾蘭的家裏的那輛悍馬車,現在基本算是高宇的“私人座駕”了。

“你先說條件!” 高宇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就這麼答應了,這個坑有些明顯啊。

諾蘭嘿嘿的笑着,“那你的妝還是一直留着吧。什麼時候一天收工了,什麼時候卸,我們的化妝師畫一次也很辛苦。你也要體諒別人的辛苦啊。”

諾蘭的一番話,說的劇組衆人點頭不已,導演的話說到自己心坎裏,不支持不行啊。

於是乎,高宇悲哀的發現自己被孤立了,這小丑妝要是掛一天,那自己是別想出片場意外的地方了。

咬了咬牙,鄙視的看了諾蘭一眼,“好吧,你贏了。”

“yes!”

諾蘭和克里斯蒂安·貝爾、瑪吉·吉倫哈爾依次擊掌慶祝,看的一旁的高宇目瞪口呆。感情這次坑自己的不止不止諾蘭一個啊。

看到高宇吃癟的樣子,諾蘭就一陣歡快的大笑,想想自己的寶貝悍馬被糟蹋成那副樣子,諾蘭只能痛在心裏,連反抗都沒有。這傢伙武力值太高,自己打不過啊。

雖然《黑暗騎士》的打鬥沒有東方武俠劇那麼絢麗,但是很多動作高宇都是參加設計的,給予了知道師不少的建議。高宇功夫好,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雖然他一直很低調,但是每次開口,現場指導都會虛心聽講,並沒有露出任何的不滿。

這一點,更是讓高宇覺得難能可過,這樣是擱在中國,絕對一頂“不服從安排,多管閒事”的大帽子扣在演員腦袋上了。

“早就聽說中國美食享譽世界,這次來了,怎麼得,你也得請大家吃一次吧。” 諾蘭知道這傢伙有錢着呢,也不怕對方付不起。

其他人一聽是這個,兩眼立刻放光,“中國美食”這四個字就足以讓他們心動了。

“原來導演是爲我們謀福利啊”頓時,諾蘭導演的形象,更加高大了。

高宇摸了摸錢包,“這次又不知道要陣亡多少將士了。”

…… 雖然後來說自己只是開了個玩笑,但高宇還是爲這個玩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吃飯這些個請全劇組就有些誇張了,而且,老外也沒轍習慣。他們更在意的是你做事的態度,只要你有能力,人情手段他們並不看重。

正宗的中餐,在國外那可都是非常昂貴的。全劇組三十多號人,雖說高宇不缺錢,但也沒必要爲了吃飯,在上一次娛樂的頭版頭條。

這兩天,**的媒體可是在劇組周圍活躍的緊,更是有狗仔隊出沒。

最後和高宇吃飯的,也只是幾位私交關係不錯的主演、和劇組的幾個負責人。前者高宇本來就是想請的,後者怎是完全看在諾蘭的面子上。當然,也有自己個人的原因。

以後打算在好萊塢發展的話,認識一些優秀的電影人總是沒錯的。

……

當派人把瑪吉·吉倫哈爾送回酒店後,在座的也就剩下高宇、諾蘭兄弟倆、克里斯蒂安·貝爾四人。

人喝了酒之後說一些事總歸方便了許多,諾蘭的話也漸漸的多了起來。讓高宇感興趣的是,諾蘭竟然談起了自己的新電影。

“貝爾,《黑暗騎士》結束你有什麼打算?!” 諾蘭說這話的時候,一邊閉着眼品嚐着正宗的茅臺酒。喝慣了西洋酒的他,還是第一次和東方的美酒。

只不過沒想到,只是第一次接觸,就讓諾蘭深深的愛上了這酒。雖然沒有洋酒那清香,但是從侯間一劃而過的甘醇與滑潤還是讓諾蘭體會到了別具一格的感受。

“唔,你知道的,約瑟夫都跑到**來找我了,我實在無法拒絕。”貝爾說這話的時候着實有些不好意思。

他知道諾蘭兩兄弟已經創作了新的劇本,也曾和自己商討過,想要邀請自己繼續擔任下部電影的主演。說實話,貝爾已經考慮好了,就要答應。

但是沒想到半路上殺出個約瑟夫·麥克金,說起這人也是個有恆心的傢伙。愣是不厭其煩的邀請者貝爾,而且前前後後達數次。每次都是帶着誠意來了。大有“三顧茅廬”的精神。

而這次更是爲了得到貝爾這位優秀的演員,大老遠的跑到了**,再次親自邀請貝爾參演其新作《終結者2018》,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導演在全世界都是少見的。連高宇聽了都對其有了絲敬意,能放下身段,三番五次的帶着誠意求一個演員。

一方面,這演員足夠的優秀,而另一方面,怎是其個人魅力的體現,不拘小節,禮賢下士。這樣的導演,那個演員不想合作?!

當然,諾蘭在對待演員方面也是沒的說。但是高宇可不相信,這傢伙會三番五次的去求一個演員。

貝爾開始並不是很願意接這部電影的。衆所周知,《終結者》系列的電影已經完全成爲了一個系列,而《終結者2018》是完全獨立於前面幾部的新的故事。

阿諾·施瓦辛格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克里斯蒂安·貝爾在這個時候接拍《終結者》系列電影,壓力可想而知。所以,他並不是很願意參演這部電影,成爲別人的影子。不過,最終,約瑟夫·麥克金的誠意終於打動了貝爾,最終,貝爾答應了對方,拍攝其新電影。

有時候,不得不感嘆世界的神奇,《終結者2018》的劇本,也是出自諾蘭兄弟的手。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話,貝爾還是在和諾蘭兄弟合作的。

“是嗎?沒想到你已經答應了。不過也難怪,約瑟夫那傢伙確實誠意夠大,連我都被感動了,不過你拍的劇本還是我們寫的,這樣也不錯。你也應該嘗試其他的角色。”諾蘭聲音悶悶的,看起來還是有些不開心。

也難怪,這兩人是合作了十多年的夥伴,都熟悉了彼此的套路,而一直以來,克里斯蒂安·貝爾也成爲了克里斯托弗·諾蘭電影的一個符號,一個標誌。

這種標誌從蝙蝠俠開始正式最大化。

喬納森·諾蘭就坐在哥哥的身旁,聞言,只能笑着搖搖頭,“看來我們只能另尋他人了。”不知道是不是高宇的錯覺,他發現對方說完這話的時候,眼睛卻有意無意的瞟了自己一眼,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真是抱歉了,我想你們還是能夠找到其他優秀的演員,我很遺憾不能參演這樣的優秀的作品了。”克里斯蒂安·貝爾臉上流露出一絲歉意,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他想看到的。但作爲演員,他總要面臨許多選擇的。

“好吧,這次就放過你。不過要是蝙蝠俠出系列的話,你可一定得是蝙蝠俠。”諾蘭也不是扭捏的人,既然都這樣的,他也只能祝福老朋友了。

不過這新作品的主演又成了空檔,又要頭疼了。

“大哥,我覺得現成的男一號就在我們眼前啊。” 這時,喬納森·諾蘭突然插話。並且笑着超高宇揚了揚頭,意思很明顯。高宇就是這個完美的人選。

“宇的演技,想必我也不用多說了,這些天大家也有目共睹。別的不說,這次“小丑”的表演絕對會讓世界大吃一驚的。”

“我也覺得喬納森說的不錯。”克里斯蒂安·貝爾也跟着說了起來。“一般反面人物是最難表演的,而宇能把“小丑“展現的如此淋漓盡致,絕對是這麼多年來少見了,重要的是,他還那麼年輕,擁有着無限的潛力。”

克里斯蒂安·貝爾如今和高宇的關係已經從普通朋友演變爲了好朋友。既然自己沒有機會了,還不如讓給自己的好朋友。

高宇在一旁聽得練練苦笑,知道自己很優秀,可被這麼些好萊塢大腕這麼誇着,還是覺着有些不好意思。

“你們說的都沒有錯,宇確實很優秀。” 百日新娘:全球通緝替身妻 克里斯托弗·諾蘭終於開口:“我也相信他能演好任何的角色,但是……”

說到這,諾蘭把目光拋向高宇,“我得確定他到底是不是‘小丑’纔是。如果,他還沒有“、走出來,那麼抱歉,這個角色我不能給。”

“嗯?這是什麼意思?!”

諾蘭的一席話,說得喬納森一愣,不過克里斯蒂安·貝爾倒是若有所思的看了高宇兩眼,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是說,他還沒從‘小丑’中走出來?!”喬納森這會也反應了過來,都是好萊塢頂級編劇,這點素質還是要有的。

“貝爾,你和他演對手戲,你感受應該最深吧。”諾蘭看了看貝爾,笑着說道。

“唔…… 你這麼說,我倒是有感觸。”克里斯蒂安·貝爾看了眼高宇,發現對方只是苦笑看着衆人。

“但我相信只要給他點時間,這個應該不是問題吧,更何況,時間還早的很!”

“喂,你們幾個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完全聽不懂!” 高宇實在受不了自己像個空氣一樣,被拋棄在旁邊。

似乎,自己被誤解了?!

…… “你們在說什麼我是不是“小丑”啊?“高宇看着面前的三人,“你們這麼當着我的面,把我當空氣啊。作爲朋友,你們這麼做,可就不夠意思了。“

高於指了指面前的餐桌,“更何況,你們還是吃我的。”

“哦,那要是這麼說的話,我的那輛悍馬你把它變出來。” 諾蘭看都沒看高宇,淡淡的說道。

“呃…… 算我什麼都沒說。” 聞言,高宇只能縮了縮脖子,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不過,宇你真的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諾蘭似乎並不打算放過高宇,看着高宇。

“呵呵,你說呢?!” 高宇舉起酒杯,扯出一絲微笑,像極了小丑。“這個世界缺少了太多有趣的東西,我覺得我應該做點什麼。” 舔了舔嘴脣,全身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陰冷的氣息,籠罩向衆人。

這次高宇並不是普通的演技,在說話的同時,偷偷地將自身的氣勢放出,壓向四人。但是表面上還是一副笑盈盈的樣子。不過旁邊三人就沒這麼輕鬆了,一個個臉色憋得通紅,而且這種趨勢愈演愈烈。

一分鐘過去了,喬納森第一個堅持不住了,幾乎是低頭起身,就想往出跑。其他兩人也沒好到哪,一個個緊握着拳頭,似乎在做着劇烈的抗爭。

正當幾人就要堅持不住的時候,高宇收回了自己的氣勢。要是再不收回,這幾人估計就要的崩潰了吧。

那種無助的感覺真的是不好受啊……

“呼….” 第一個緩過來的竟然是 克里斯托弗·諾蘭,這倒是讓高宇沒想到,不過也是一副虛脫的樣子,額頭上,汗水順着臉頰流下。

第二個緩過來的是克里斯蒂安·貝爾。

兩人表情也是各不相同。諾蘭臉上是流露着錯愕與苦笑。而貝爾則是完全見了鬼一樣的看着高宇,那樣子,就像是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一般,讓他感到恐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