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白酒還是啤酒?”葉晨說道。

其他人看着葉晨,都笑了起來,葉晨和他們拼酒,這不是純屬找虐麼?宋婷婷也是搖了搖頭,覺得葉晨十分的輕浮。

宋姍姍沒有說話,雙手有點發緊。

“隨你性子,白酒或者啤酒,我們都奉陪到底。”青年說道,一面鄙視的看着葉晨。看着葉晨,也不像那種經常喝酒的人。

“那就白酒吧。”葉晨無所謂的說道。

聞言,楊偉和他的三個兄弟,相互的看了看,沒有想到葉晨竟然如此爽快,同時,竟然提議喝白酒,雖然他們彼此也能喝一斤多的白酒,但是濃度限制是四十多度。

“好,爽快,我喜歡你這樣的朋友。”一直沒有說話的青年,聽到葉晨話,大感爽快,隨即打了一個響指,對服務員說:“給我們拿十斤白酒。”

服務員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雷鳴,多了點吧?”楊偉一怔的看着雷鳴,這傢伙的酒量難道變得十分的迅猛了?他最多也只能喝一斤多啊。

雷鳴笑了笑,湊到楊偉的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隨後端正的坐回位子。

楊偉聽了雷鳴的話,會意的笑了笑。看了雷鳴確實長進了。

“葉哥哥…”宋姍姍有點委屈的看着葉晨,似乎想要阻止葉晨和他們拼酒。

葉晨舉手阻止宋姍姍說話,然後輕描淡寫的笑了笑,說:“放心吧,沒有事兒。”

“還沒有事兒,假的要死。”宋婷婷瞟了一眼葉晨。

服務員這時端來兩瓶很大的瓶子,每一個瓶子中,端着透明的液體,那就是所要的白酒。

“請慢用。”服務員說道。然後走了出去。

“葉小弟,先說好了,要是你不能喝了,或者喝醉倒地了,還有吐了話,都是你輸,反之,我們也是如此。”楊偉說話的同時,也在慢慢的打開瓶蓋,將白酒倒在七八個杯子中。

“你們?意思你們三人喝我一個?”葉晨說道。

“葉小弟,你要清楚,有時候,你和姍姍出席一些酒會,難免會碰到一些紈絝的人,他們或許和你單挑,同時也可以是幾個人,要是你,連我們都喝不過,我懷疑你能力有限。”楊偉端起一杯酒,遞給葉晨。

宋姍姍緊緊的微皺眉頭,臉頰露出恨意,沒有想到楊偉竟然這麼卑鄙。

“楊偉,你這是明擺着的欺負人,你以爲你這樣,我就會很感激你,對你改觀嗎?”宋姍姍纖細的柳眉微微輕佻。

“姍姍,你誤會了,我們並沒有欺負他,他可以選擇放棄。”楊偉說道。只要自己這四人其中一個在葉晨倒下之前不倒的話,就是贏。

“你…”宋姍姍氣得不行。

葉晨看着氣急敗壞的宋姍姍,按住了她的香肩,說:“姍姍,爲了你,我說過,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也毫無怨言。放心吧。”

當然,葉晨這樣說,只是在演戲,演一場逼真的戲。

宋姍姍心中感覺到暖意,雖然她知道是葉晨配合自己,但是聽起來十分的真。她甚至有點精神恍惚了。

宋婷婷看着葉晨這樣,心中也有點感動,有點嫉妒宋姍姍了。她的身邊,都是一些奉承自己,或者是爲了自己的美色。從來沒有見到有一個男人像對待宋姍姍那樣對待自己。

反而,宋婷婷有點討厭楊偉了,這傢伙明擺着在欺負人。

“好了,別假兮兮的,開始吧。一人一杯。”看着溫情四射的葉晨和宋姍姍,楊偉十分的不爽,他認爲,說這樣的話,應該是自己,而不是葉晨。

“呵,幹了。”葉晨見楊偉的表情,然後露出淡淡的笑意,隨後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白酒,在楊偉的面前一晃,然後一飲而盡。

“我靠。”看着一口喝乾的葉晨,楊偉頓時在心中一罵。葉晨竟然一口就把差不多五兩的白酒全部喝下。

包括楊偉在內的四人,也是一怔,這拼酒也太急了一點吧。喝得太急,容易醉,何況是白酒。

“葉小弟,豪爽。”雷鳴道,隨後也是一飲而盡。他感覺到,喉嚨那火辣辣的感覺,有點難受。

其他的三人,無奈的也只能強制的一口喝完。

一個微微發胖的胖子,喝完後,只感覺眼前昏沉,暈乎乎的。他的酒力不行。

楊偉和之前直接和葉晨爆嘴的青年劉斌,感覺喝了這一杯白酒後,似乎並沒有感覺到什麼。

他們剛剛喝完,葉晨又端起一杯白酒,一飲而盡。然後,笑眯眯的看着四人,說:“你們請。”

胖子有點崩潰了,這麼拼酒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到。端起白酒,有點暈乎乎。

楊偉笑了笑,說:“葉小弟,你的酒量不錯。”楊偉說完,也是再一次的喝完。

雷鳴和劉斌毫無迅速的也是喝完。

胖子看着三人都喝了,滿臉的苦笑,無奈之餘,他也只好硬着頭皮的喝完了。

這一下,胖子直接趴在桌上。顯然是喝醉了。

楊偉開始有點暈乎乎的了,雷鳴到也還沒有什麼事兒。劉斌也是沒有什麼事兒。

不過,下一刻,他們都有點怕了。因爲葉晨這傢伙又端起一杯白酒,在他們的眼前一晃,一個敬的姿勢。隨後又是一口喝完。

楊偉這時有點愣了,難道葉晨這傢伙很厲害?看着喝完三杯白酒似乎沒有什麼事兒的葉晨,他有點愣然了。

“你們也請。要是不能喝的話,就不要強求自己、”葉晨臉色依然平淡無奇,也沒有紅暈。

在一邊的宋姍姍和宋婷婷,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葉晨的酒量,超出了她們的意料。 在葉晨的臉頰上,看到了一股子的凌厲和淡漠,卻沒有看到任何的疲憊和紅暈。

而楊偉幾人,卻不同了,臉頰開始滲出紅暈。胖子直接趴在桌上。

楊偉咬了咬牙,他堅信這是葉晨裝出來的,之前劉斌要了十斤白酒,也只是想要嚇嚇葉晨,讓葉晨感覺到害怕。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葉晨的酒量似乎很厲害。

這樣的情況下,想要裝,也需要實力。

一飲而盡,楊偉不會承認輸,要是認輸,那就是放棄了追求宋姍姍,同時,自己也沒有顏面在見宋姍姍了。

想到這裏,毫無猶豫的喝乾了杯子中的白酒。雷鳴也是笑了笑,然後緊接着喝完。

當然,劉斌更是不服氣。他就不相信自己不能戰勝葉晨。

另外的兩個女生,一怔一怔的看着四人拼葉晨一個。

“葉小弟,你很厲害,我先敬你一杯。”爲了能最大限度的戰勝葉晨,楊偉只能採取步步爲營了。三人輪番的對葉晨敬酒,這樣一來,就沒有必要一起陪葉晨喝了。同時可以爭取一點時間。

隨後,楊偉只喝了半杯酒。

葉晨淡淡的笑了笑,舉起杯子,說:“客氣了。”隨後將杯子中的白酒一飲而盡。

楊偉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葉晨太囂張了,這簡直是**裸的打自己的臉。他自己只喝了半杯,而葉晨竟然一口喝完。宋婷婷也是有點好奇的看着葉晨,酒量難道真的很好?這樣喝也不會醉?

不過,葉晨也是有點鬱悶,之前的時候,他也有點心虛,但是喝了一杯酒以後,似乎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喝了第二杯緊接着第三杯也是如此。似乎就猶如沒有喝的一樣。他感覺到十分的奇怪。

這和自己的異能,有一點相似。但是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特殊的能力是如何來的。

喝下第四杯的白酒的時候,他竟然感覺到渾身有一股充足的力量。緩慢的散發在全身,融合在血脈之中。

越喝越來勁。感覺十分的爽。

他發現,酒,似乎能不斷的提高的自己的力量。

楊偉端起半杯白酒準備喝下去,卻被葉晨阻止:“既然是你敬我酒,你喝多少都無所謂。”

這一瞬間,楊偉有點猶豫了,不過最終還是放下杯子,既然葉晨這樣說,那麼就不能怪自己了。

“葉兄,我也敬你一杯。”雷鳴說道,然後一口喝完。

葉晨也是禮貌的回敬,一飲而盡。

宋姍姍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整整喝完差不多兩斤半的白酒,竟然一點事兒都沒有。而且似乎並沒有喝過白酒一樣。這讓宋姍姍有點吃驚。

雷鳴有點後怕了,葉晨簡直就是一個酒瘋子,不對,比酒瘋子還要厲害的人。他喝下了四杯白酒,相當於兩斤,要是在喝下兩杯的話,他真的就要趴下了。劉斌顯然還要好點。

不過他看到葉晨喝了五杯白酒也似乎沒有什麼事的情況下,不由的有點吃驚。

雖然他見到有喝下五斤白酒的人,純度是六十度,但也只是一個人。

倘若是六十度的白酒,估計楊偉已經趴下了。

“葉兄弟,你的酒量確實很好,要不我們換純度七十度的如何?”劉斌笑了笑,一副沒有什麼事兒的模樣,。

聞言,楊偉和雷鳴一愣,劉斌這傢伙不會也是瘋了吧?不要命了?七十度的容易酒精中毒,這傢伙簡直就是拿生命開玩笑。

葉晨攤了攤手,隨意的說:“只要你高興,隨你便。”

宋姍姍瞪圓美麗的眸子,有點震驚的看着劉斌,然後在看着葉晨,而葉晨的臉頰上,似乎永遠只有兩種表情,淡漠的笑容和憂傷的表情。

“好,果然爽快。”劉斌看着葉晨如此隨性,也是對葉晨充滿了敬畏。雖然之前對葉晨充滿了敵視,但是現在,他覺得葉晨是一個讓自己敬佩的對手。

很快,服務員拿來了五斤純度是七十度的白酒,服務員看着桌子上幾乎喝完的一瓶五斤的白酒,也是有點吃驚,她吃驚是竟然只趴下了一人。

楊偉和雷鳴眼神十分的凌厲,猶如黑幫老大的眼神。

氣氛微緊,服務員送完酒後,直接離開了。這樣的場面,也不是她想待下去的。

“葉兄弟,讓我佩服的人,沒有幾個,你是其中一個,我敬你一杯。”劉斌倒好白酒,酒杯中的白酒,有三分之二。並未倒滿。

“乾杯….”葉晨只是淡淡的一笑,隨後一飲而盡,之後,擦拭了一下嘴脣。將杯子倒立了過來,示意自己酒杯中一滴不剩。

劉斌沒有想到葉晨如此直爽,七十度的白酒,猶如和白水一般的下肚。緊接着,劉斌也是一飲而盡。這時,他感覺到,胃中猶如千軍萬馬奔騰,喉嚨火辣辣的極度難受。但是他強忍了下來。

其他人,看着兩人,雙眸也是不停在葉晨和劉斌的身上徘徊。

葉晨一副波瀾不驚,雖有風,卻依然平靜,臉頰只要那淡淡的笑容,沒有其他的色彩。和宋婷婷在一起的兩個女生,也是被震撼了。

“婷婷,你妹妹的男朋友好厲害,這樣都沒有事兒。”靠近宋婷婷身邊的一個長得還算漂亮的女生,身材十分的好。她從始至終都在關注葉晨,起初,她並不認爲葉晨很厲害,喝酒也肯定不行。

但是現在,她錯了,錯得一塌糊塗。葉晨簡直超出了自己的意料。也算是始料未及。

“米蘭,怎麼,你喜歡他?”宋婷婷也不否認,葉晨確實很厲害,喝了這麼多,竟然好像沒有事兒一樣的。

米蘭微微低頭,然後有點羞澀,說:“如果他不是你妹妹的男朋友,我還真的….”

突然之間,宋婷婷覺得自己的妹妹很幸福,有這樣的一個男人對自己,那豈不是很幸福。宋婷婷搖了搖頭,看着葉晨,這個男人有種讓自己看不透的感覺。

“我敬你一杯。”這次,葉晨倒滿了兩杯酒,遞了一杯給劉斌,自己端起一杯。

劉斌接過葉晨手中的白酒,眼皮有點沉重了起來,有點疲憊。看着葉晨又是一口一飲而盡,他這時,真的有點怕了。但是也強忍着喝了下去。

看着似乎醉了劉斌,葉晨笑了笑,然後又倒上一杯,遞給楊偉,說:“我敬你一杯。”

楊偉苦笑,接過葉晨手中的這杯酒,笑容有點僵硬的說:“葉小弟,你難道沒有醉意?”

“醉意不在異象,而在內心。”葉晨道,然後喝完了杯子中的白酒。

聽得一頭霧水,楊偉皺了皺眉頭,說:“兄弟愚昧,還請葉小弟道明。”

“其實也沒有什麼,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真正的愛一個人,有時候總能激發出自身的潛能,就像我一樣,喝白酒,似乎越喝越來勁。”葉晨看着手中的空杯子說道。

楊偉心中一怔,難道愛一個人又這麼大的力量,自己也深愛宋姍姍,但是並沒有葉晨所說的那樣,能激發自己的潛能,看着葉晨一副無事的模樣,楊偉有點懷疑自己對宋姍姍的愛,是否真的是世人所說的愛。有點精神恍惚的喝完了杯子中的白酒。陷入沉思。

宋姍姍聽了葉晨話,也是愣愣的看着葉晨,葉晨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難道,他真的如此深愛自己嗎?難道,葉晨一直都暗戀自己?

眼眸迷離,宋姍姍的玉手,緊緊握住在一起。

Share:

Leave a comment